【透視中國】中國社會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新唐人2005年6月21日訊】 (新唐人電視臺波士頓記者站報道) 2005年5月14日楊景端醫生應邀在哈佛大學, 燕京“中國論壇”作了題爲《中國社會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演講。他以一個醫生的獨特視角,分析了當今中國社會“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症狀及其病因。【林丹】精神疾病是一類以認知、情感、意志、行爲異常爲特點的常見複雜性疾病。世界衛生組織的研究報告顯示,它已成爲二十一世紀危害人類的主要疾病之一。據2004年中國衛生部發佈的統計資料顯示,精神障礙在中國疾病總負擔的排名中位列榜首, 中國媒體驚呼中國已進入到了“精神疾病時代”。造成一個人精神疾病的原因主要有三個:一是遺傳因素; 二是生物學因素, 三是環境心理因素。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就是由於環境心理因素所造成的精神疾病。楊景端是美國費城傑弗遜大學綜合醫學中心,精神和行爲醫學主治醫生。《中國精神健康觀察》雜誌主編。他曾多次應邀在美國精神病學年會上作專題演講。下面就請您欣賞楊景端醫生的演講《中國社會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楊景端】醫生嘛,只能談病,談別的都是外行。其實說來說去,共產黨玩槍桿子也好,玩筆桿子也好,其實它最會玩的就是人,所有一切的一切,最後就是落實在人心上。我講兩個故事: 第一個是丁玲的故事,她是早期有名女作家。1958年百花齊放時,她也放了一下,結果被打成右派,右派平反後,她很奇怪的。別人都覺得她應該對共產黨頗有微辭,她不但沒有微辭,而且還爲共產黨反右作辯護,她的言詞比中共內部的左派還要左,所以大家都覺得很奇怪。第二個故事呢,也是一位女士,她叫滕春燕,是大赦國際在全球營救的紐約一位針灸科醫生。她是因爲去中國想要了解法輪功學員在精神病院的情況而被抓。抓了以後判刑,全球都在營救她,結果出來了。出來之前上了中國大陸電視臺,她說:“我真是捨不得離開這個地方,這里的管教對待我就像親人一樣”。她是戀戀不捨呀,她說我沒有受到任何虐待啊。當時大家都愣了,國際大赦也傻眼了,很多人都想她一定是被逼迫才這樣講的。其實我告訴大家,不是的,她真是這麽感覺的,真是這麽想的。 她們真的病了嗎?她們真的是病了。她們得的什麽病?叫作“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其實這個現象,很早以來就有。但是一直到1973年8月23日,在瑞典斯德哥爾摩突然闖進了兩個全副武裝的綁匪,對著一家銀行一陣狂掃亂射,一邊射一邊說Party(晚會)開始了,就有三男一女的店員被抓,並被扔到地下室黑房子里。六天以後,這幾個人不但拒絕外面的營救,而且他們認爲營救她們的警察要害她們,而綁架她們的人是在保護她們。爲什麽? 因爲在這幾天當中,綁架她們的人,除了對他們的生命進行威脅外,而且還讓他們相信隨時都可以開槍打死她們。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沒有打死她們,沒開槍,他們已經感激不盡了。不但如此,綁匪還給他們食物,給飯吃。啊呀,這幾個綁匪一下就變得像神一樣的。 所以這是一種在生命受到威脅的情況下,強烈的求生的欲望,使她們認同了綁架她們的人,甚至綁匪喜歡的,他們就喜歡;綁匪討厭的他們就討厭。結果他們被營救出來時,你聽不到他們對綁架者的控訴,相反的是,一位女士說:他們倆個根本就不是壞人,她還和其中一個訂了婚。還有一個乾脆在全世界爲其中一個綁架者籌款,還建立了一個爲綁架他的人辯護的基金會,這時候全世界都傻了,這個病名就産生了,叫作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産生的四個條件 【楊景端】要人産生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必需有四個條件。第一個條件,是要你切實感覺到你的生命受到威脅,讓你感覺到,至於是不是要發生不一定。然後相信這個施暴的人隨時會這麽做,毫不猶豫;第二個條件是這個施暴的人一定會給你施以小恩小惠,最關鍵的條件。如在你各種絕望的情況下給你水喝;第三個條件是除了他給所控制的資訊和思想,任何其他資訊都不讓你得到,完全隔離了;第四條,讓你感到無路可逃。這四個條件下,人們就會産生斯德哥爾摩綜合症。那麽這個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製造者,既可以是一個綁匪,兩個綁匪,也可以是一個組織,當然也可以是一個國家機器。受害者可以是一個人,兩個人,三個人,也可以是一群人,整個國家。這就是我講的中國社會造就了群體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因爲中共是製造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大師。 讓我們一條一條來對照,第一條,它對生命的滅絕和迫害,從中共一開始,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一直到鎮壓法輪功,每一次政治運動它都在告訴人:我會毫不猶豫地對你下手,這就是鄧小平所說的“兩手都要硬”,要槍桿子;第二條,它有給你小恩小惠的權力,它控制了你的所有生活資料,給你分房子,給你提級,給你平反!所有的這些好處都是在恐怖的框架之下。所以呢,我如果跟你講:人最大的人權是生存的權利,你可能聽得還挺舒服的。但是如果有一個人拿著槍站在你的背後,對你說,嘿,人最大的人權是生存的權利,你是什麽感覺?你就會感覺到是生命在到威脅。這就是爲什麽共產黨最愛說一句話:“人的最大的權利是生存的權利”,讓你們時時刻刻感覺到,你的生存就在一念之間”。 第三條,爲什麽要控制輿論,就是讓你的思想除它之外根本接觸不到第二種資訊,除了它給你的,你不會相信任何人跟你說的話。所以它要控制筆桿子,控制輿論,這對它來說就是生命線,就是製造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一個重要條件。所以這就是我們爲什麽從小就要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現在我們絕大多數中國人相信如果共產黨垮掉了,中國就完了。所有的輿論都在給人灌輸:只有共產黨才能將中國管住。最後一條就是說它就是讓你感到絕望,無路可逃。就把你的一切讓你覺得根本沒有希望。 社會環境與精神病症【楊景端】說了這麽多那麽最後的前景對中國來說到底有什麽影響呢?我對中國未來的前景我有兩個感覺。 第一,很不樂觀。爲什麽不樂觀?因爲中共實在是既殘暴又狡詐。他既會動刀殺人他也會小恩小惠,那他是高手。他就這樣把這個強大的國民黨玩到臺灣那兒去了,又把這個落魄的國民黨玩回大陸。 第二個是我們的人民和老百姓社會是反覆受到了創傷,反覆創傷。一次次的運動我們都受到了創傷。所以毛澤東很清楚,說每隔三五年我們就要來一次運動。爲什麽?就要讓大家反覆地強化感受到這個恐怖。讓這個“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永遠不得康復”。第三個問題很重要。在海外的人都知道,當你要跟在大陸的人講一些海外的消息的時候,他不愛聽,他甚至跟你吵,甚至還很生氣。費城自由鍾大陸官方代表團一撥一撥的,自由鍾嘛,你到這兒來拿一份報紙的自由可以吧,說句話的自由可以吧。他不僅不接他還躲,甚至你要真給他一張報紙他罵你跟你吵。這是什麽現象?(有觀衆回答:斯德哥爾摩綜合症)。這不是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錯了,這是“認知分裂症”。這不是我編出來的名詞。這是1957年,里奧夫.德塞斯基教授發現的一個現象,這是社會心理學上的一個重大改革。它描述了一個什麽東西呢?描述了一個現象。當一個人,它有兩個互相對立的資訊放在面前的時候,你馬上很不舒服。怎麽不舒服呢?看到的不一樣啊,特別是資訊感到很殘酷,他不舒服。人嘛,都是想舒服的嘛,他就本能的就要減低他不舒服的程度,他就必須要否定一個,然後進一步的強化合理化另外一個。他怎麽取捨呢?就看哪一個對他來講更安全。如果他生活在中國大陸,他就一定要相信中國大陸對六四的鎮壓,對右派的鎮壓,對法輪功的鎮壓是正確的,這時候他就會很舒服了。但是他如果接受你說的這一套,他很痛苦,他又不能做什麽,他一做的話馬上他的生命就有威脅。中國有句話你幹啥都行別煉法輪功。因爲馬上你的生命就存在威脅。所以你跟他講的時候他就不要聽。還有一個呢,就是大家感覺咱中國人確實很麻木,對自由很麻木,他回避政治問題。你跟我談啥都行你別跟我談政治,一談政治就害怕。這是一種什麽症狀?猜一猜?這叫慢性創傷後應急綜合症。因爲這個創傷以後人都是很痛苦的,所以他就不願意回想它,他就回避任何會使它引起回憶的東西,他就感到很麻木。因爲他如果要是去感受,他就很痛苦。我們人誰願意痛苦?不願意痛苦。 面對這種情況你有三條出路。第一條像老舍那樣找個地方去自殺;第二條,像丁玲一樣去患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第三條,就是像胡平先生這樣流亡國外。 我們怎麽樣應對這個問題?這兒還有一個重要的問題。這些人面對創傷以後他産生到強大的憤怒。但是這個憤怒他是不敢對著共產黨發的,那還了得,但這個憤怒總得有地方去呀,當然他只能回家去發,對他老婆發火。但是這個東西就像一時埋藏在那兒,只要有個機會,給他一個機會,他就會把它發出來。比如說這一次要組織一下,政府發現要給日本人一點壓力,轉移一下大家對九評啊對黨的注意力,搞一下反日活動。這個反日活動是什麽?把大學生組織起來搞點什麽。好傢夥,一看這一下機會來了,那火,怒火全上日本人哪兒去了。很多火不知道從哪兒來的,也許是從拆遷房子那兒來的,也許是從共產黨那兒來的, 最後燒到日本人那兒了。結果馬上就失控。一看失控了,趕快收,趕快抓,要把他疏開。所以這個民族主義是很危險的。就說很容易産生 。這麽多的憤怒壓在心理上,只要給他一個理由甚至也能引起大禍。所以這對中國危害是很有影響的。處方 對策 出路【楊景端】那麽怎麽樣對策呢,希望在什麽地方呢? 第一我覺得我們中國人即沒有瘋也沒有病,我們中國人只是太熱愛生命了,太想活著了。否則我爲什麽要得這“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綜合症”啊?我不就是爲了活下來嗎!是吧?我們中國人太想活了,只有順從共產黨我們才能活下來。所以這就是中國人現狀。不是中國人傻,中國人麻木,或中國人膽小沒有脊梁骨。從我這個醫生角度來看,我只能說我們中國人太熱愛生命了,太想活著了。這沒有錯呀,這沒有錯。 所以第二,我覺得我們對我們的中國同胞,特別是大陸的同胞,不管他現在對你的說法做法是什麽樣的態度,我們對他們都不能夠責備,嘲笑,謾駡,或者是失望。因爲你這樣做適得其反,不能給他施加壓力,我們千萬不要這樣做。我們要讓他始終感覺到我們在支援他們,我們理解他們,我們千方百計地想要讓他知道真相。至於說他願意接受到什麽程度,那就應該要讓他自己有一點時間和空間來做。第三,我們一定要揭露這個施暴者的邪惡和他的僞善,特別是僞善。因爲施暴不行,它必定是有小恩小惠來控制。這個小恩小惠才把人徹底改變了。所以我們一定要揭露他,讓所有的人中國人都知道,你給我發工資是應該的,這本來就是我這兒的錢,你給我分房子,那房子本來就是我的,你分什麽?要讓他知道這不是你的權利,你沒有權利來殺我! 最後一定要讓咱中國人感覺到最殘暴的人就是最虛弱的人。我們認識到這一點:害怕的應該是這些殘暴的人,他們會有報應,而不是我們。所以我們一定要想方設法讓我們的同胞知道:我們沒有理由害怕,我們不應該害怕,那些施暴的人才是最膽小的人,最虛弱的人,才是應該害怕的人。 講這麽多。我感到接下來是很光明的。爲什麽?第一,民主自由是世界潮流。正所謂“浩浩蕩蕩,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我講這些大家可能都能夠看到。第二,互聯網,大家想沒想到,互聯網的發生你想控制資訊已經控制不了了。從這個《九評》就可以看到,它爲了擋住這個九評,它不惜玩國民黨,不惜玩日本人,它要讓大家不要看《九評》和退黨的事,這就是它真正的目的在這上。它已經感覺到,一百三十萬人退黨。很了不起啊。這說明什麽?說明越來越多的人拒絕做 “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患者啊。所以我覺得未來很有希望的。我覺得大家應該多有一點信心。謝謝大家。【林丹】觀衆朋友們,在瞭解了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症狀及其病因後,不妨對照一下,看一看我們自己是否感染了斯德哥爾摩綜合症。觀衆朋友們,《透視中國》節目將開闢專欄,邀請專家學者從社會心理學的角度, 爲當今社會的中國人,診病開方,對症下藥. 請您注意我們的節目預告。透視中國網址:http://ntdtv.com/xtr/gb/prog13.html透視中國信箱:insidechina@ntdtv.com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