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此岸 彼岸

【新唐人】世事關心(15): 此岸 彼岸

主持人:7月的一個炎熱的下午,我們開車穿過了大半個紐約來到了法拉盛的一個普通民宅的面前。房子十分簡陋,剝落的石灰牆,窄小的二層樓,似乎關不緊的大門,這一切都默默的立在街邊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當我站在門前打算舉手敲門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的心怦怦跳個不停。我能夠想像的是在這扇破舊的木門後面的一個貧寒的家庭,一個善良、敏感、聰明的孩子。我不能想像的是這個15歲的孩子可能擁有的愛,無私與勇氣。他的名字叫高宇航。在紐約長島湍急的海岸邊,他因為奮力救助四個同學而失去了自己的生命。旁白:我們來到宇航家的二樓,開始我們的採訪。宇航生前是紐約市明星學校布朗科技高中的學生。6月24日,宇航和十幾個同學約好到紐約長島的海濱去游泳。宇航媽媽:我沒有感到任何異樣,早上我還叫他起床,我說:孩子你怎麼還不走?這就是我心裏面…等於是,他上路我還有意成全他。旁白:當天下午,正當宇航和同學們在清涼的海水中盡情遊玩的時候,原本平靜的海面上忽然翻起層層浪花,海浪一個高過一個,滾滾而來。孩子們在水中掙扎著奮力游向岸邊。記者:當時宇航已經回到了岸邊,但是因為看到他的朋友們還在水裏面掙扎,所以,他又回去拉起來好幾個孩子,最後一個孩子是一個韓國裔的同學,他是用自己的身體把他頂到一個岩石上面,就是那樣的岩石,可是他自己卻因為不是很會游泳被巨浪沖走了。主持人:6月24號下午3點56分左右,14個回到岸邊的孩子打電話到長島警察局,報告了宇航失蹤的消息。在員警、救生員、海岸衛隊和直升機的全力搜尋之下,4 : 43分,不省人事的宇航被發現漂浮在防波堤以東100英尺左右的海面上。在人工呼吸無效後,他被緊急送往長島醫療中心。5 : 25分,宇航被宣佈死亡。宇航媽媽:當時我的感覺就是五雷轟頂,我的頭的一下就麻掉,然後我還是叫我的父親。宇航外婆:真是晴天霹靂一樣,當時我就哭天喊地的哭啊。我說怎麼讓我過這麼大的關呀。宇航媽媽:我就一直給他理頭上的沙子、手上的沙子,這就是我所能做的,我一做這個動作就不停的接近我兒子,我一直是我做的,我不停的做這個動作,儘量的多摸他的手,因為我知道這種機會不多了。那怕是聽他的body、聽他的聲音也是一個機會。宇航媽媽:從來沒說過謊,這個孩子,就是說,他這一點特別好。原因有多種了,但是我媽媽讓他去(學習)真、善、忍,學法輪功,還有他成為一個虔誠的基督徒,這也是他這一年變化最大的原因。同學:每次老師需要有人要幫忙他的化,John(宇航)會是第一個舉手。宇航外婆:他媽媽處於工作上的壓力,脾氣常常不好,發脾氣。可是他呢,他能寬容啊,有時候吵得我們大家都離開了,只有他來聽他媽媽吵。有一天我就跟他講我說:航航啊,婆婆真為難,我也不知道怎麼解決,你每天都這樣聽到媽媽訴說,很吵。我說:你怎麼忍受?他說:婆婆這也是你的不對了。他說:你知道媽媽多難嗎?她沒有丈夫,她生活又那麼困難,她心裏那份苦她說出來你們都不聽,公公走了,把飯攤子一拆,你也走了,你聽不下去,那總要人聽呀,所以我就只能在這聽。有一天他就跟我(說):婆婆啊,你知道,在你那個紙盒子下邊壓了一個東西,是我送給你的,你看過沒有?沒有啊。我放了好幾天你都沒看見?沒有啊。我拿出來,是個粉紅色的信封裏面裝了一個賀卡,我說:我又不懂英語這個送我幹什麼?他說:那是情人節的賀卡呀。我說:孩子,你怎麼這麼傻呀,航航,婆婆是婆婆,只有情人才會送這個東西。不,婆婆,那要送的。他心裏當中婆婆就是(他的)最愛。主持人:在我們採訪結束之後,宇航的外婆一再確認我們把這張賀卡還給了她,並且把賀卡放在了一個妥當的地方。我想,這可能是她這一生中收到的最特別的一張情人節卡片。擁有一個像宇航這樣的孩子是幸福的,但是正因為這幸福,所以使失去他的痛苦也變得更加剜心透骨,無邊無際。幸好,這並不是這個故事的全部。宇航去世後,他的親人們經歷了種種難以用常理解釋的情境。而這一切就象一種神奇的力量,悄悄的撫平這個家庭的傷痛。宇航媽媽:我那天的心情非常的消沉,就是想要自殺,跟著我的孩子走吧,我覺得我的孩子太孤獨了。我這個母親沒有必要活在這個地球上。我就走,走到剛好水的邊緣的時候,一下浪打來觸到我的腳跟的時候,我就覺得那個水非常涼,當時心整個就狂泣,我就一下子全部趴下去。我就對著海喊:“John(宇航)你到底在那裏?你要不要媽媽跟你去?你告訴我你在哪裏?我現在馬上就進去。”就在那一刹那,突然我就看到一些很奇怪的、非常奇妙的景像。起先我是看到那個水一浪一浪的捲過來,然後我看到那個水一下子全部退過去。逆我的方向退,我自己也被拼命的往後拉。拉以後呢,然後我就看到那個水退的速度非常快,我自己的身體也被拉傾斜了,我覺得非常奇怪。然後,同時我又看到一個很亮的世界,那個世界亮的程度,比當天那個sunny day(晴天麗日)還要亮得多。看到以後我的情緒馬上就去專(注),用我的眼睛專注地去看,然後就沒有了,大概過了幾秒又出現了那個景像,一模一樣的景像,就是我自己被拉,那個水急速的退去,然後那個世界很亮。就那兩幕,我到現在還非常記憶猶新。然後我就馬上回過神來,其實也就是我的靈魂回到我的身體來,我一下看到我周圍的那些人,一下看到我現在在的那個世界了。我一轉過去我那個朋友在那,我就問他,他是美國人,我說:“Did you see something?”他說“沒有,沒有。nothing”我說你看到這個水了嗎?看到水這樣退去嗎?看到明亮的世界嗎?我說剛剛你有沒有這樣拉我?他說他什麼也沒有做,他說我就是這樣子直立的站在那裏。我的中心意思是說神啊你讓我看到了你的世界了,你讓我看到我的孩子John(宇航)在哪裏,我的宇航在哪裏,我不想再自殺了。我當時馬上就沒有想自殺的念頭,我說我不會再自殺了,我不會再難過了。旁白:宇航的媽媽是一名基督徒,她在海邊的經歷使她更加相信自己的孩子現在一定是和神在一起。可是,對於不信神的人來講,她的經歷或許會被解釋為人受到重大打擊的時候產生的幻覺。記者:你知道有些科學家就是心理學家,他們對這種體驗有一種說法,他們就是說有可能是人的幻覺,說人在那種非常痛苦的情況下會有一些幻覺,但也有可能他們是真的見到了上帝。宇航媽媽:那我就可以反駁他們的說法。回到家了,我回來以後特別高興。如果是我的幻覺,那只能是淚擦了,那我的心情不能陡然一下從非常消極變的非常積極,我的心理狀況按理說回來以後照樣是很悲傷的,但是我的心情突變,這是神的力量,絕對不是我的心理作用。至於那個是否是幻覺,我可以用另外一個事實來證明。我回來以後一直都很高興,跟我的朋友聊天,他都說,哎呀,為什麼我會變的這麼高興,他都覺得不能接受那種高興。我沒有想我自己高興,我甚至覺得我自己高興的不正常,那我就高興了,就這樣,就是說不出來的高興,發自內心的。回到家我就給我的朋友打電話,我就跟他說你知道我今天在海灘看到了什麼?我就跟他把整個解釋一下。他怎麼說,他說:I don't believe it. 我不相信。我說你怎麼不相信我的話呢?他說我不是不相信你的話,我不相信你描述的情景跟我的祖父死的時候描述的情景是一模一樣。他的祖父就曾經得心臟病死了兩次,第一次給救回來了,他說,他祖父就是一下全身輕飄飄的了,然後就是感覺自己身體不再沉重了,本來心臟病發很難受的,不再沉重了,本來黑壓壓的一個世界,然後變的很明亮的一個場景,然後立刻就消失了,然後自己又會來了。我就是說,如果是幻覺,他祖父這個死跟我這個失去孩子的傷痛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對不對,然後我從來沒有見過他的祖父,我根本就不知道他還有個祖父,就這樣子,我就說如果是幻覺怎麼會這麼巧合呢?旁白:然而神奇的經歷不僅僅出現在宇航的媽媽身上。宇航有個3歲的弟弟。在我們採訪的時候,他要麼興奮的跑來跑去,要麼專心的玩著他的玩具坦克,好像全然不知道家裏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就是這個似乎還不太懂事的孩子,在全家人到醫院去看已經離去的宇航時,說出了一段令人十分驚異的話。宇航婆婆:你怎麼講?告訴阿姨你怎麼講。弟弟:怎麼天上有個哥哥,怎麼睡這有個哥哥呢?太奇怪。記者:那天上的哥哥在幹什麼?弟弟:天上哥哥在飛,飛起來了。他坐個蓮花。記者:他跟誰在一起?弟弟:跟師父在一起,哥哥就是要這個師父。主持人:小弟弟所指的這張照片是法輪大法的主要書籍《轉法輪》一書中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照片。法輪功是一種古老的佛家修練大法。自從1992年李洪志先生把他公開向社會傳出後,目前已有6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不同種族、不同語言的人群在修煉法輪大法。宇航生前曾經修煉過4年法輪功。宇航也曾經是基督徒。記者:哥哥高不高興?高興,那麼哥哥在幹什麼?弟弟:哥哥開汽車,開火車。旁白:宇航和他的弟弟是同母異父。宇航的父親在宇航9歲來到美國以後一直留在中國大陸。宇航是他唯一的孩子,也可說是他生命的支柱。父親:因為,他當時頭幾天,就是父親節的時候打了個電話給我,打了一個小時,打的相當長。說他想我,明年放假的時候他回大陸來看我,因為他相當的喜歡我,相當的愛我,因為我從小把他帶大的,我們感情比較深。所以,我心裏當時相當接受不了,相當難受。旁白:宇航的父親萬萬沒有想到這竟是他最後一次聽到兒子的聲音。當他從中國大陸來到美國參加宇航的葬禮時,更出乎他意料的是,宇航的弟弟,這個和他毫無血源關係的孩子卻與他異常的親近,而且還說是他哥哥讓他這樣做的。弟弟:我睡覺哥哥來了,他喊我起來,他說喜歡叔叔。主持人:小孩子是最純真的,這也許就是為什麼從某種程度上講,他們可能比我們更接近宇宙和生命的真相。宇航走了之後,全家只有小弟弟整天還那麼開心,當然他只是一個孩子,他應該還不明白死亡到底意味著什麼。但是從另一方面來講,他可能覺得哥哥根本就沒有消失,哥哥在天上玩的很開心。而對其他人來說,面對生死以及超自然的力量,人們很可能會重新思考生命的意義,並且以真正虔誠的心面對神佛。宇航的一生雖然短暫,但是他的善與勇氣,以及他離去以後出現的神奇現象觸動了很多人,改變了很多人。記者:你相信宇航是跟神走了嗎?宇航父親:這個我相信,我到現在我感覺我這個兒子還是活著,因為他本身做這件事情一般的人是做不來的。婆婆:那我是絕對相信的,我相信他是到最好的地方。宇航媽媽:我就相信我跟我的孩子沒有永別,我一定能到神的世界,法輪功的世界也是神的世界,一定能看到我的孩子,這是我堅信不移的。完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