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海漫遊】人形雕塑家-游曜鴻 (下)

【新唐人2006年2月22日】一分天才,九十九分的努力。

【藝海漫遊】(119) 人形雕塑家-游曜鴻 (下)

  在所有的雕塑藝術中,以人形的塑像最難,在比例上、在造型上稍有偏差,一眼就可以看出來。游曜鴻走過無師自通的苦學過程,認為沒有可偷機取巧的,只有不斷的練習才能做出好作品來;就像他說,等做了一萬顆人形雕塑的頭部之後,就自然有了十分熟稔的技巧。

工作室中所陳列琳瑯滿目的作品,不但貫穿古今,而且還可以稱得上是一個小小世界的縮影,游曜鴻說那是因為教學的關係,要多方位的呈現,這樣看起來很豐富,才會刺激學生的喜愛;但是,他最喜歡做的還是神、佛方面的作品。

人形雕塑家-游曜鴻:我去過大陸好幾趟,就是為了想要去看一下敦煌的感覺,我比較喜歡中國人物。就像彷彿回到我小時候看到菩薩的那種感覺,相互輝映,我小時候看的是現代人做的作品,現在長大了,看到好幾千年做的作品,那種色彩真的很讓我感動。

千年的敦煌佛畫、雕像讓他無比的感動,於是呼應著從小在心中潛藏著神、佛形象的景仰之心,游曜鴻做出了飛天和羅漢系列的作品。

人形雕塑家-游曜鴻:介紹我這一組十八羅漢,我擷取其中比較有特色的羅漢跟各位講解一下,我手上拿的這個羅漢它叫做智慧羅漢,那種得道的高僧,那種表情一臉智慧的樣子,我的特色就是表現牙齒,整個沒有牙齒,剩下皮包骨,肉整個像老人家整個揪在一起的感覺,還有它的衣褶,表現出它垂度的感覺,它老人家駝背,這幾個特色。

人形雕塑家-游曜鴻:這個我們它做成好像準備要東渡一樣,準備去取經,準備去弘法,等於把它做成在行走的姿態,它背著經文,那種表情就是很愉悅,然後它這皺褶跟之前我所介紹的皺褶完全不一樣,它是採印度式的方法,所以你看它完全沒有袖口的感覺,它是一塊布,整塊布纏起來,所以它皺褶會比較流暢。

游曜鴻走過無師自通的苦學過程,所以他對學生一直強調,這種手下見真章的技藝,完全沒有可以投機取巧的地方,只有不斷的練習才能做出好的作品來。人形雕塑難以創作,而臉上的五官更難,因為要做得像、要做得自然都很難,更不用說要做出生命力、做出豐富的表情了。工作室中繁複、多樣的人形創作,每一個都是游曜鴻用雙手捏製出來的;而這種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可以說神乎其技的技藝,他說是經過了將近二十幾年的不斷學習,才把這種既快、又好的絕技琢磨出來的。

人形雕塑家-游曜鴻:有了素描基礎再來我這邊學會比較快,另一方面,我一直講說勤能補拙,這種技術的東西沒有什麼投機取巧或走捷徑。如果說你沒有那方面的天份或手腳比人家遲鈍的話,你就要花比別人更多的時間去練習,這種就是多做才會熟練。

我會給自己留一點自己創作的時間,因為畢竟本身你還是不斷的要學習,不斷的要創作。

保持不斷學習和創作,讓學生感覺到老師的身上永遠有挖不完的寶,除了刺激學生的學習意願之外,也因為這樣不斷的自我砥礪,游曜鴻才能做出這樣讓人驚嘆的作品來。

學生:剛開始的時候我做出來的都很醜,比方小孩不像小孩,仕女不像仕女,所以看不順眼大概就會丟掉,而且失敗率剛開始滿高的。

人形塑像有多難,問他們就知道,但因為已經挑起了極大的興趣,只有備足勇氣,抱持著接受挑戰的心繼續學習下去。學生:其實老師是把他這幾十年來的經驗濃縮起來,然後用最有效率的方式教導給我們,只是說每個人能夠領悟的程度不一樣,不過他是很公開的,甚至讓學員都能夠拿攝影機自己拍攝,可反覆這樣看,所以是很open的,不會說好像很迅速帶過,然後怕你看到這樣,他不怕你看就是讓你完全錄下來都沒關係,只是說個人的程度就要靠自己去下功夫。

在老師的指導下,可以節省很多自我摸索的過程,但是,不管是學問或者是技藝都一樣,只有自己紮紮實實的下功夫,才能學到真功夫。

人形雕塑家-游曜鴻:有幾個目前都有開紙粘土工作室,目前就有三個而且他們都很投入,而且以我的觀察來看,他們都是以紙粘土當作生命一樣的,非常的喜愛,所以我當初來這個教室也是非常感動的,因為那時候我是覺得說,怎麼社會上有這麼多人這麼喜歡這個工作,因為我們在外面都看不見。

因為很美,所以很喜歡,學生們投入了全副精神學習;游曜鴻說他在教學相長也得到了很多的啟發和助益,在工作室中,隨時可以看得到他們師生之間愉快融洽的氣氛。

人形雕塑家-游曜鴻:那我可能以後會在我的故鄉宜蘭,我會成立一個人形博物館,因為我看到現在台灣的博物館裡面,人形的好像從來沒有過,就是針對人形的。

把這些作品給大家看,認為說世界上沒有一生下來手藝就很好的人,也沒有什麼天才,天才是九十九分的努力只有一分的天才而已。還是要靠自己,我之前也是有做過比較不成熟的作品,也是慢慢、慢慢,才有成熟的。

游曜鴻是個認真而且又不藏私的老師,當被問到要具備什麼條件才能從事人形創作時,他說:『勤能補拙,你要比別人更用心,前題是只要你喜歡,沒有什麼做不到。』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