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黨文化(3):對共產黨要一分為二嗎?

【新唐人2006年5月2日訊】“侃侃而談” 漫談黨文化(3):對共產黨要一分為二嗎?

方菲: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您收看“侃侃而談”新的系列節目“漫談党文化”。金然:大家好!最近有觀眾朋友反映我們對嘉賓不尊重。方菲:有嗎?金然:當然,人家說你們嘉賓請過來一點都不介紹,那我們就從這一集改正好不好?方菲:好啊!今天我們新請來了嘉賓章天亮先生,章先生我想大家都很熟悉,他是中國問題專家,他也在大紀元上發表作品,發表很多文章,大概現在有近百万字了吧?章天亮:其實字數多少倒沒有那么重要,主要是講話要有道理。金然:那我們這一集就看一看章先生說的是不是有道理。我們這一集談什么呢?章天亮:我們先看一個場景。-------------------------------辦公室里,一個男子A拿著大紀元在看,另一個中國男子B走過來。中國男子B:還沒吃飯,看什么呢?那么入迷?中國男子A:大紀元時報。中國男子B:大紀元啦!中國男子A:我跟你講,這報紙真不一般,盡報人家不敢報的新聞,把共產党干的坏事儿,揭個底朝天。中國男子B:大紀元嘛,原來我也常看,可是呢這一說共產党,一點儿好事儿沒有,你說這也太不客觀了吧?中國男子A:反正我挺愛看,人家報的可都是事實啊!中國男子B:你別誤會啊,我沒說它說的是假話,誰都知道這共產党不是東西,可是它不會一件好事都沒做過吧?你說這什么事儿不得一分為二不是?-------------------------------金然:很多觀眾看了這個場景可能會樂了,因為這确實是很多人在下面的想法。方菲:是。其實,我覺得乍听下去有點道理,因為很多事情它都有好坏兩面,即使是坏人他也應該有一些优點,章先生您怎么看?章天亮:對!這個事情就是像你說的,乍一听很有道理,但是仔細琢磨的話它是有問題的。比如說,我們在日常生活中都有一個常識,假如說有一個殺人犯,他在法庭上受法官審判的時候,他絕沒有權利跟法官說“法官大人我要求你對我一分為二,我小時候曾經參加公益事業,植過樹什么之類的”。(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因為當他犯下殺人罪的時候,殺人償命,按照法律來說,就已經可以給他定性了。金然:但是,章先生我有個問題,我覺得這個例子好像以一個單人的殺人犯的例子和一個几千万人的政党好像還不能類比。比如有人就會說共產党特別是近二十年,它對經濟發展的貢獻,以及我們最近外匯儲備很高,再有也确實是有一部分人富起來了,您怎么看這個問題?章天亮:首先一點,我想如果是國家和政党來進行類比的話,我想可以類比一下二戰以前的德國。因為我們都知道一九二九年到一九三三年的時候全球經濟大蕭條,當時有很多國家的人甚至都餓死了。在一九三三年的時候,希特勒成為德國的元首,成為德國元首之后,以他的經濟政策,就使德國的經濟連續多年以每年百分之百的速度增長,速度非常快。由于這种經濟成長的拉動,使得德國的失業率從百分之三十降到百分之零。等于說每一個德國人都有工作可以做,而且德國當時的國際地位大大提高。因為在一戰以后德國是戰敗國,英法列強對德國是很歧視的,要收它的賠款,但是希特勒當了元首之后,德國成了歐洲的強國,特別是一九三六年成功地在柏林舉辦了奧運會,使得很多國家對它刮目相看。希特勒還有很多很好的經濟政策,比如當時德國高速公路的修建,都是可以起降戰斗机的,非常好的基礎設施建設。當時德國很多地鐵的挖掘都是希特勒完成的,而且希特勒當時說要讓德國的每一個家庭,都有自己的轎車,這就是德國當時建Volkswagen,即“德國大眾”,Volks就是德語的人,Wagen就是車。它是德國大眾。希特勒要讓每一個家庭都有自己的汽車,所以我們可以看到當時希特勒在對德國經濟的推進速度事實上是非常高的,但是不管他在經濟上做了多大的努力,在軍事上取得多大的成功,有人說他是個軍事家或是經濟學家,這些都不重要了,因為他發動了第二次世界大戰造成了全球九千万人的傷亡,造成了四千億美元的損失,同時他在集中營里面對猶太人殘酷的屠殺,有六百万猶太人因為二戰在集中營里失去生命。這些事情就足以給希特勒定性了,所以今天你要是到德國去的話,沒有人說我們要對希特勒進行一分為二,而且包括現在你有納粹的標志,或者對希特勒崇拜都是違法的。金然:這倒讓我想到一個例子,我看過一個電影,是德國的,它的主角也是一個猶太人集中營的一個監獄長,這個人本身是一個很有名的大孝子,因為他教育孩子也很正統,對婦女很紳士,修養很好,但是他一回到集中營就是因為他覺得猶太人的种族有問題,他就可以非常殘酷的去殺那些人,所以,我覺得确實是,你怎么對他一分為二。章天亮:是這樣。如果說德國還是离我們比較遙遠的話,因為在二戰期間德國跟中國沒有直接開戰,我們再拿日本人做一個比喻。我們(國內)在去年針對日本都有大游行,要求日本對二戰罪行進行反思。我們可以看到日本在中國不僅僅是殺人,尤其是在東北三省,它辦了很多實業,辦工厂,開礦業,一直到中共奪取政權之后,當時東北三省的老工業基地,很多都是日本人留下的底子,包括當時東北三省是全國鐵路网最發達的地區,都是日本人弄的。包括南京大屠殺之后,日本在中國也搞了很多文化活動,比方說盂蘭盆會,我們到南京秦淮河兩岸看一看那也是花柳繁華、溫柔富貴的,大上海那也是朝朝飲宴、夜夜笙歌的地方。那么我們要不要感謝日本人對經濟發展作出的貢獻呢?我們好像沒有人這樣想吧?因為日本人有南京大屠殺,有“七三一”部隊,有“三光政策”,而且這場侵華戰爭造成了中國兩千万軍民的傷亡,就這些事情本身就足以給侵略戰爭定性了。所以回到共產党這塊儿,我們看到共產党在奪取政權之后,它造成了中國八千万人非正常死亡,其中四千万人是被它屠殺掉的,四千万人是活活被餓死的,這個屠殺的數量超過納粹德國法西斯的十几倍,超過日本人四倍,另外一方面,共產党又出賣了數百万平方公里的領土,所以就這兩件事情本身,就足夠給共產党定性了。方菲:我覺得剛才章先生您說的這些都是滿有道理的,我自己想,很多人他認為一分為二,還是因為他對共產党做的事不太了解,或者不太認同你說的殺人什么的,或者他看不太清,所以我覺得他的想法可能認為,即使共產党做了一些錯事,但是他還是做了好事,而且甚至是有改良的可能。章天亮:其實很多人有這樣的想法主要是因為自己生活變好了,這是經濟發展的原因,但是我們要看到共產党這种經濟發展,它存在著很多問題。首先中國的經濟發展与其說是共產党管理的結果,不如說是共產党不再管理的結果。金然:怎么說呢?章天亮:比如說,在改革開放初期的時候,首先是在農村搞家庭聯產責任承包,實際上就是共產党放棄對農民的管理。因為在改革開放之前,農民种地种什么,都是共產党說了算,還有一個就是統購統銷,就是糧食銷售完全是國家統一來包辦。實行聯產責任承包之后,等于說你愛种什么种什么,你愛賣什么賣什么,等于是對農民不再做束縛的時候,農民自己就富裕起來了。在城市改革的時候,當時有兩個詞很流行,一個叫“政企分開”,一個叫“簡政放權”。說白了就是說,政府不再干預企業,就是共產党不再干預企業,讓企業自己決定怎么生產,怎么進行銷售,這樣城市經濟就發展起來了。所以在這一方面是共產党松綁,造成經濟發展。另一方面中國的經濟發展帶來的是巨大的道德成本和巨大的生態成本。從道德成本來講,中國經濟現在有藍色經濟,就是海洋走私;有白色經濟,就是毒品;有黃色經濟,就是屬于色情產業;有黑色經濟,就是由地下黑社會操縱的娛樂業。這些都對中國的經濟“貢獻”很大,但是它帶來人的道德水平的下降,這個道德成本也是很大的。在另外一方面就是生態成本,實際上很嚴重,生態問題專家鄭義先生曾經做過一次計算,中國的GDP假如說每年有十万億到十四万億,它的生態成本卻是三十万億。所以改革開放十几年之后,中央曾經有一次開會,他們就討論,他們說即使是把現在所有改革開放以來積累的財富全部投回去治理環境,也買不回那個藍天碧水。就是這個生態污染非常嚴重。所以當時申奧的時候,北京是說我們要花一千億美元去洗藍北京的天空。你想光洗藍北京一地的天空要一千億美元,你如果把全國的天空全洗藍的話,你需要花多少錢?你把水污染都治理掉需要花多少錢?所以中共的經濟發展它是以犧牲后代子孫的發展空間為代价的。方菲:而且它這個好事其實不是它做的,因為我想很多外資去中國投資,它是看中了中國的廉价勞動力,實際上也不是共產党本身的什么功勞,是大量的人口在那。章天亮:對,是這樣子。在另外一方面來講,共產党它自己做事情它也常常不一分為二,它常常把事情做絕了。比如它在鎮反的時候,你為什么不對原來國民党的官兵一分為二呢?你在迫害劉少奇、打倒林彪、鄧小平的時候,你那時候怎么不對他們一分為二呢?你今天鎮壓法輪功的時候,我怎么一句好話都沒听說,听到的全部都是詆毀法輪功的話呢?所以從它的表現來講,我們覺得它所謂一分為二,實際上是為它自己維持它的統治所找的一個伎倆,讓大家對它有一定程度的認同,采取的這樣一种策略。金然:好像它對自己有時候是講一分為二,比如說毛澤東那個三七開。章天亮:對。金然:不過章先生有一個問題,你剛才說的是事實,但是我們回到一分為二這個本身來說,難道您不認為一分為二作為辯證法來說它是一個很正确的方式嗎?章天亮:如果從中國傳統文化來講的話是沒有辯證法的,它是一個西方哲學的概念,中國能夠跟辯證法對應起來的概念叫做相生相克。這個是道家的一個看法,因為道家認為宇宙的產生是由陰陽兩气的相互作用產生的,万事万物在產生的時候都有陰陽,表現在表面的話,比如有好看的有不好看的,美和丑、善与惡,這個事情是難還是容易,這個東西是高還是矮等等,這個老子在《道德經》里面講的很清楚,但是即使按照中國傳統文化相生相克道理,在有些方面它也沒有一分為二的,它是有一個嚴格的界線。金然:什么界線。章天亮:比如說按照中國佛家的理論來講,我們都知道在佛教里有個詞叫作“十惡不赦”,什么叫“十惡不赦”就是說當這個人做坏事做到十惡不赦的程度的時候,那就是絕對要把他打到地獄里面,甚至銷毀掉的。就是它一旦罪行犯到不可原宥的程度、十惡不赦的程度,就不再一分為二,這個是符合中國傳統觀念的。方菲:其實我覺得不管是辯證法也好,相生相克也好,這些理論的東西從老百姓的角度出發,比如直覺的,我看到一個人老是在殺人害人,做了很大的坏事,确實對我來說他的底子就是坏的,我即使把他分成二了,其實兩個都是坏的。金然:看來我們講的一分為二還不如方菲的不分為二。觀眾朋友您怎么看待這個事情呢?歡迎您來信跟我們討論,我們的電子信箱是talk@ntdtv.com方菲:好,我們今天非常感謝章天亮先生做我們的嘉賓,我們也謝謝觀眾朋友收看我們的節目,希望下次再和你再見。金然:再見。================“侃侃而談”_漫談黨文化之三攝制組名單﹕策劃﹕金然 方菲 主持人﹕方菲 金然特約嘉賓﹕章天亮片頭設計﹕小米後期製作﹕志傑 文稿聽打﹕鳳雲室內組﹕導播﹕龐忠燈光/攝像﹕JIMMY場景組﹕導演:林杉演員:方四海,鄭亦民音響:林杉攝影╱剪輯:馬文良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