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傑地靈】穿越生死-王玉芝(3)濁世清蓮

【新唐人】穿越生死-第三集 濁世清蓮這次被關押以後, 有許多我的很多朋友都來看我, 都聚集在我們的家。 他們有的同情我 ,有的在埋怨我。 有的人說如果我要是中國當權者江澤民我也會鎮壓法輪功; 有的說社會上如果都煉法輪功人心都變好了 道德都回升了 這個社會治安也穩定了。 有的朋友就說那道德值多少錢一斤 那我當時聽到這話的時候呢 心裡很不是滋味。人們被這個電視這種假的宣傳矇蔽得很深 我要去印刷大量的講法輪功的真相資料。 我就到處去尋找房子 我就找到了一家半地下室的地方。 有一天我在印刷的時候 這個墨粉就灑到我身上 因為我穿的是淺色的衣裳,我就把它清洗 就是很難把它清洗乾淨 它總最後留一些痕跡 同時我就想到了中國有將近十三億人 這個電視和廣播對法輪功的這種仇恨 這種假的宣傳 使得很多民眾對我們法輪功都產生了一種歧視 仇恨 這樣我們要是把民眾這種思想當中這種觀念 這種不好的的東西要把它清理掉 要將花多大的力氣呢? 儘管是這樣我想繼續承擔這個責任去講真象 那麽我每天就大量的去印這個真相資料 。 我記得在2OOO年的那個十月一的時候 , 我就開始準備印十萬張傳單 這十萬張傳單當中 有的是直接就是揭露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十大罪狀 然後還有一些中共高層對迫害法輪功的一些內幕 有很多高官就不同意鎮壓法輪功 而這個江澤民一意孤行的要發動迫害這場運動。 我都把它整理出來 從網上載下來以後整理出來就開始印製 當時我覺得很多民眾都在過十月一啊,當時松花江邊上有很多的遊人 但是當時我的心裡面已經早就沒有這個節日了 我只想把真相資料更快的做出來 我記得當我印出來將近 十萬張傳單的時候我就開始裝到車裡。 我也就出去尋找,看看有沒有人來幫發這個資料。 不長時間陸陸續續就有學員來了。這個傳單從哈爾濱市一點一點就擴散到黑龍江的周邊的城市,就開始散發 有的呢都發到公安的家屬 有的發到學校 有的發到勞教所的附近的一些居民住宅樓裡頭 。 事隔不長時間呢這個十萬張傳單也就發完了, 有的外地的一些同修就被抓了。 抓了以後警察就刑事逼供這些學員。 因為我頭兩次被抓也是因為印真相資料。可是事情真的就是有人把我認出來了。 那以後他們就把我的照片和名子都貼到電線杆子上。 上面寫著我王玉芝的名子家庭住址 如果誰要抓着我呢他們就賞款五萬從那以後我就開始流 離失所 我有一次我回到家裡,回去 在家裡收拾東西。 可是我就聽到樓下就有警察警車那個笛聲,哇哇的直響 那探照燈就照到我家。 後來我呢就開開我們家的後門, 從後面順著警車的後面我就逃走了。 我記得那天呢外面也是下著大雪 我走了一個多小時,肩上都有很厚的積雪 這個肩膀子上,後面,身上都已經濕了。 我就不知道呢我將來會走到何處, 能走到哪一天。我走了以後家裡就被撬 撬開以後他們看我的家甚麼都沒有了。 那就開始追補我 有一次我跑到了瀋陽的一個親屬家 當我剛到我那個親屬家不長時間,我就看到那個門口有一個警車 ,黑龍江省公安局的一個汽車牌子。 我一看事情不好,我就從樓上下來,我就趕緊跑到別的地方去了。 之後呢我就往北京方向走,我就坐著火車往上上。 有一天我在坐火車的過程當中,突然閒來了一邦警察就往這個車上跑。 我看不好 我就後后門跑下去了。趕上那個火車正好冒著那個白煙, 然後我就走脫了。 大難一個接一個的躲過去了 那我後來就坐著這個火車就到了北京 到了北京的時候, 仍然有很多的法輪功學員在北京天安門上訪 打橫幅啊 向遊人講真相 我當時買了一個照相機 我在天安門廣場就開始拍照 我記得呢我一邊拍照一邊就有警察來回追。 我都是按上這個快門對著遊人。然後呢, 遊人一走我就把這個鏡頭對著法輪功打橫幅這個啪的下拍照。 我左一個按一下快門右一個按上來。 我就積攢了很多的這樣的照片。 之後我就把這個傳到國外的明慧網上。時隔不長時間, 我就聽說我們有一個法輪功學員在北京天安門打橫幅被抓,之後被帶到哈爾濱萬家勞教所 。被判了三年, 之後啊被折磨呀,酷刑啊然後就死去了 我想呢既然這個中國政府一直在抓緊的迫害法輪功啊。 那我一刻也不能夠停止, 我也要堅持去向民眾們去講真相。 從北京回來以後我又回到了哈爾濱。 因為哈爾濱那個時候也是冬天,很冷嘛。 我就聽說呢何祚庥呢又要到哈爾濱去, 聽說他去了以後,我們也就製作了幾萬張不干膠。 上面就寫著:哈爾濱人不歡迎何祚庥。 我們就製作出來了很多的這個不干膠。有的不干膠製作出來寫:法輪大法好! 法輪大法金剛永存 ! 我們就陸陸續續的都把它貼到了各大賓館, 尤其這個北劇場,最大的那個劇場的門前,都把它貼上了。因為晚上貼嘛,沒有人,都看不見。 到了第二天早上的時候, 被警察被政府機關都發現了。 那麼他們呢非常驚恐 何祚庥第二天向民眾做這個假宣傳呢就沒有在北方劇場, 就挪到了一個大的展覽館裡頭。展覽館外邊就都有很多很多的警察還有警車,他們都拿著槍啊 就到展覽館的外邊和會場的裡邊 它就怕我們法輪功學員在現場上,喊一聲法輪大法好。 有一次我從北京很遠的地方回到了哈爾濱。 我還沒有回到家呢, 我的家門被撬了 鄰居就跟我說呢, 你走了以後公安機關經常的到他家去 她跟我說, 他們說如果你看到這個王玉芝回來以後呢,你們就馬上報告我 你們不要告訴別的民警 要告訴我 就是我會給你獎金的。 我鄰居這個老媽跟我說呢 她說現在的下崗的工人 農民吃不上喝不上的,沒人管 妳看現在這個警察吃喝嫖賭的 殺人放火的更沒人管了。 放著這些事情不管呢就有這個精力去抓法輪功。 她說就給我多少錢我也不會幫他的。 事隔不長時間呢因為我流離失所又沒有地方住 我就租了一個房子 也是既能夠藏身又能夠印印一點兒這個資料 我記得就是在大年三十的時候 我們正在準備印一些資料。 就聽說呢電台廣播了法輪功學員到天安門去自焚自殺。 那看完了以後我就非常 吃驚 中共怎麼能夠炮製出來 這樣的事情? 我到了晚上之後我就很難受, 因為從鎮壓法輪功以來 一直 是在民眾頭腦中對法輪功沒有好的印象。 那又泡製出來學員自焚自殺 做為我們修煉的人呢 殺生都是不允許的, 自殺那更是不是我們應該做的。 我想這一定是他們中共當權者做的手腳。 我躺在床上一邊想著這個事情我就一邊的流淚。 我一邊流淚的時候,我睡覺的枕頭和枕巾都濕了。 我想怎麼辦呢這麼多的民眾, 又有一批人要受到這個電視宣傳的毒害。那我就找到一些同修 有同修就看到了這個 自焚自殺在天安門啊, 他們偽裝的。 就包括這個劉春玲的死呢 是被警察用這個就象電棍或是木棍給打死的。 警察身後都背著一個滅火器。 那從這個建國以來, 這個天安門上警察也沒有說背著滅火器的。 那怎麼就在那個功夫,三十晚上,那五分鐘的時候他們背著滅火器呢? 所以有很多很多的疑點 那就根據這種情況呢我們就開始 就是把這些它製造假案的這個傳單我們就製作起來了。 這樣我們就開始大面積的去散發 我記得那次呢一次就印了幾十萬張的這樣的真像傳單, 有的坐火車運到外地去。 我記得有一天我出門 因為我們只是印作嘛 我一出門我自己租的那個房子的門外也貼著這個傳單 當時我看了之後我心裡很高興啊。 我就覺得這傳單已經撒遍了。 目地呢也就是說洗清民眾被中共毒害的這種謊言, 也是想喚醒更多的市民的良知最終停止迫害這個法輪功 由於大量的法輪功學員流離失所 加上我們沒有生活來源 真像資料也都發光了沒有資金了 有一天我就到了黑龍江省中國銀行去取錢 我到那以後呢他們看到我銀行上還有將近二十萬美金 我已經取走了十萬 當時他們就不允許我走了。警察就把我抓住了。 在這個同時呢那一天也是我丈夫的生日 事情也真巧。 我最後這兩次被抓的日子都是七月十六日都是我丈夫的生日。 那個時候呢我丈夫正在家過生日 過生日來了很多很多的朋友都去了 都聽到說我被抓 那我的孩子還有我的婆婆就是一邊吃著飯,一邊就是流淚啊。 因為我這次再抓,已經是第三次了 我的員工也都去了 他們說修煉法輪功以來, 我的身體也好 我的生意也做好了 我的家庭也和睦了。 有的時候我的公司呢 我寧可虧了自己也給員工開獎金 所以他們就是很不理解政府這種作法 最後大家就不歡而散就都離開了。 這些警察他們連夜的就給我送到看守所裡。 之後他們就開始審訊我, 你印出來這些傳單你都給誰了 讓我把這些法輪功學員供出來。 我想我不能夠供出一個法輪功修煉者 後來他們就說我你不供出來人家都把你供出來了你還不供人家 你們這是修真善忍的,修真的人,連真話你都不敢說。 有一天他們審訊我的時候就跟我講, 說妳知不知道妳如果再不供出來,我就給你上刑 妳別看妳現在絕食 妳看著我會怎麼收拾妳。 然後他就跟我講你知不知道,你們法輪功學員有一個懷孕了七個月我們照樣的讓她上刑。 那個上刑的真事 有一個法輪功學員懷孕了七個月也是因為散發真相資料 被警察抓住以後呢,給她上 在棚頂上橫樑上面有一個橫杆, 橫杆上有兩個繩子 這兩根繩子套在這個法輪功學員的身上 然後兩邊又有兩根繩子是空檔的,一拽這著繩子這個學員就上到空中了, 然後這繩子一放呢,這個學員一下就蹲到地下。 因為她懷孕嘛 他就這麼折磨她 折磨她就逼她放棄修煉, 然後供出其他學員來。 他不僅這樣,他們又讓她的丈夫在旁邊看著 這警察就跟我說你還那麼有剛, 這樣的人我麼都 這樣的刑你都得上,就是那意思讓我供出來 之後我說這些事情我都知道 我說呢我在外面發傳單的時候我都寫過,我們都寫過這樣的傳單 , 我們都知道這樣的情況。 但是我說你放心 我也不會供出一個人。 這警察多次著審訊我, 他們看我也審不出來任何東西了, 那麽他們只能是通過灌食來折磨我。 有一個五十多歲的獄頭他叫王樹申, 我三次關呀都是他指使的管教打罵我。 後來他就說你頭兩次你來了你沒絕食, 這次你犯了甚麼毛病,開始絕食, 妳看我怎麼收拾妳。 之後他就把一些販毒的,賣淫的,還有一些強搶的, 還有一個是殺人的, 然後組織一個小團隊,十幾個人, 開始輪著來折磨我。 首先每天早上起來開始第一噸灌時的時候呢, 他們偷偷的把門打開,趁我不注意的時候一擁而上,抓著我就開始按到地上,把腿和手都綁住了, 然後就往外抬。 因為他們只要讓我知道了呢,我就不會讓他們這樣做。 那個監獄�前後有那個鐵籠那個柵欄, 我就用手拽住那個柵欄 ,我死死的拽住,我不允許他們給我灌食。 他們每天偷偷的,前面看看,後面看一看,看我不注意的時候一擁而上的就抓住我。 然後我要一但要喊出來:法輪大法好! 法輪功是千古奇緣! 他們一怕這聲音出來, 首先把那個抹布堵在我的嘴裡頭。 不讓 我出聲 之後他們就火速的往外抬呀, 就象抬那個屍體似的那麼快。 然後就把我綁到 木板子上,這木板子就是人要是死了以後, 就用這個木板直接順到棺材裡頭 他就給我都準備好了那個木板子 然後呢就綁著兩個手腳,按著,掐著脖子。 然後我就緊緊的咬著牙不讓他們灌。 他就開始拿著那個鋼鉗子撬開我的牙。我這的前面這兩都是假牙,就開始撬, 撬開以後呢。 因為撬開之後我還要閉上嘛, 他就用那個鋼鉗子撐著我的嘴。 鋼鉗子太小還有管子嘛 他就用撐那個馬口的那個鉗子。 有的時候就用生孩子那個器具掙開。 掙開以後就用膠皮管啊。 那個煤氣管道那個粗管子呀,往我嘴裡插。 他開始的時候他不給我綳著眼, 他讓我看, 那我每一個人的面孔 我都著到了。 插不進去的時候我就說, 我說你們每一個人我都知道, 我將來會起訴你們的。 他害怕, 他害怕就把我的眼睛全部蒙上了, 蒙上以後留著一個口,就開始灌。 人站在兩米高 , 那盆子裡都裝的是玉米麵。 玉米麵摻上水。 然後一邊灌,那個醫生就一邊說:“我現在這是在救你,在搶救你。” 有的時候他給我灌的時候灌不進去,因爲那個食物裡邊什麼都有,糟爛的東西往�灌。然後他灌不進去就把那個膠皮管拔出來, 膠皮管拔出來之後一定是帶血嘛。 噴得我滿身啊,還有這個犯人的身上,打我的人身上。 所以他們一看這拔出來又沒灌進去,他們就更恨我了。 他就把我的身體給我翻過來 翻過來之後,就這麼用手這麽使勁鎚我呀。 他不用給我灌食就這麼折磨我, 我這個喘氣都上氣接不了下氣的。 之後 灌進之後我就往外噴 , 就往外噴都吐出來了,根本就灌不進去嘛 。 然後我就說你讓我坐起來 我坐起來我跟你們講 我就跟那個醫生啊跟他們說 我說你們說剛才用這種辦法救人 你們是真的是救我嗎? 是真的是來救我嗎? 你這不屬於在殘害我嗎? 我說全世界哪個醫療機構 哪個國家的紅十字用這種方法救人 然後他們看我一句話接一句話的質問他, 我就跟那個醫生說, 我說你將來你會因為你這樣折磨我你會後悔 我說你不要這樣折磨我 也不要用這種辦法來救我 你要知道我在這裡絕食就應該立刻放了我。 後來這個醫生啊每次灌都灌不進去 然後我就跟他講 ,後來他就挺感動的。 他知道我 後來他就問我你是甚麼學歷? 他就知道我是原來在工廠是大學生,工程師。 後來我又自己作生意 後來他也覺得,這個對我太殘忍了這樣做。那天他又給我灌食他自己就說我不給他灌了, 陸陸續續有三四個這樣的,就下去了 就不給我灌了。 不給我灌了呢?這獄頭就更生氣了。有一次他們把我又按到那個木板上, 灌一灌的時候, 整個上面那個管子啊,一邊灌,一邊插的時候就脫了, 就掉了。 掉了之後到了晚上他們又接著灌又沒灌進去。 他們如果再不灌, 他就怕我死在那裡頭,我死在裡頭呢。 他們審訊又審訊不出東西來, 很多法輪功他們又抓不到, 他還不甘心。 之後就把我抬到那個監號裡頭, 他們抬我的時候, 一邊抬一邊掐我的大腿呀。 我這身上啊, 因為是夏天嘛, 青一塊紫一塊的。 然後抬到那個房間裡四五個人往這地上砰一拽, 把大鐵門哐一關人就走了。唉呀我ㄧ個人在那個監牢裡, 真的是痛苦啊。 人心受到摧殘,肉體上受到折磨。唉呀,真是像這個, 我真的體會到中國的竇娥冤。 我就說千千萬萬法輪功比竇娥都冤 有苦無處訴 有冤無處說 ,這個挨打受罵,在那裡就像家常便飯一樣 。很多犯人他們就勸我說:唉呀,你就吃飯吧 ,你要不吃飯他們會折磨死妳。 有一個犯人跟我說, 我一定出去,之後我首先跟我的家屬講 ,跟我的朋友講。 我記得我剛抓進去的時候,他們要往我們身上打針, 打那種預防針 我們跟他講我們身體沒有病,我們哪來有病呢? 我們修煉法輪功身體都非常好,都非常健康的,不用給我打預防針。我們也不知道他們給我打了什麼東西, 我們都拒絕, 有一個站到我前面的一個女同修, 能有四五十歲吧。 她就拒絕打針, 然後這個獄頭抓著這個法輪功學員往地下摁 然後用腳踩著她的頭, 用腳那麽輾。唉呀,我時常說這樣的話:木頭都為之悲哀,石頭都為之落淚。 我們不知到中國法輪功修煉者, 他們為什麼對我們這麼殘忍。 物極必反,越是他們這樣殘酷的鎮壓, 法輪功學員越不屈服, 越不向邪惡妥協!我有的時候在被折磨的時候,我甚至在奄奄一息的時候,我在背書,背師父的法,我說:生無所求,死不惜留,蕩盡妄念,佛不難修!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