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侃侃而談"漫談黨文化(9):你要管我,你自己先做好

【新唐人】金然:大家好 ,又到了“侃侃而談”的漫談党文化系列了,我們這一集呢還是和章天亮先生——“大紀元”的專欄作家一起做這個專題。方菲:那我們還是按照慣例,在聊天之前我們還是先看一個場景。----------------------------------場景:(家中)男子A在打電話:嘿哥們儿﹐有些日子沒聯系了,怎么著啊?在美國混得怎么樣啦?男子B回電話說:還行,這不也快畢業了。唉,你那邊怎么樣啊?男子A:哎呀,國內嗎,就混嘛。男子B:我看哪你也快出來算了,國內啊,不好呆呀。哎听說了嗎?美國最近出了一個“中國人權白皮書”,這里邊啊可列了不少條啊。男子A:我跟你說,就沖這個啊,我也不去美國,瞧美國那樣儿,動不動就給人出個“人權白皮書”,自個儿還在那邊虐囚呢,逼著人家伊拉克戰俘學狗爬,你說自個儿問題一大堆吧,還總跟別人說三道四的。---------------------------------章天亮:剛才這個場景是一個非常典型的思路,我們經常看到這樣一個情況,但是這一集,我們不談中美兩國人權實際上的比較,我們只是談一下這种思路。他這种思路的話呢,說白了就是說是美國自己沒有做好,你就不要來管我,是這樣一种思路。他這种思路實際上跟我們日常生活中的常識是違背的。為什么呢?就是說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我們都知道交朋友啊,我們都希望交一個推心置腹的朋友。我們有了优點的時后,給予真誠的贊美;當我有缺點的話,能夠直言不諱的指出。在交朋友的時候呢,孔子講過有一种朋友是不能交的,什么朋友呢?就是叫“友善柔”。這個叫“損者三友”,就是交這种朋友對自己是有損害的。“友善柔”什么意思呢?就是說整天從早到晚不停地夸你,屬于很諂媚的這种啊。這种(朋友)肯定是有問題的。而恰恰能夠指出你的缺點的朋友,這是屬于一個值得信賴的朋友。所以說當美國指出中國的問題的時候,首先如果我們有這樣的問題的話,那么我們應該感謝美國把這個問題指出來。那么同時就是說,如果我們有這樣的問題,我們應該能夠改正過來,這才是一個正常的思路吧。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在中國這個傳統的文化中有一個成語叫做“聞過則喜”。當別人指出你的過失的時候,你要高興,因為這是給你一個改正自己缺點,提升你的人格魅力的一個很好的机會,所以如果說我們知道人權有問題,特別當別人指出來的時候,如果我們真的把人權給改善了,那么無論對于我們這個國家的形象,政府的形象,包括對老百姓實際的生活都是非常有好處的。中共它在被別人批評的時候,它的說詞是說你美國沒有管好,你憑什么來管我。這個里面存在一個非常嚴重的錯誤,直白來講,我們把這句話翻譯過來的話,就是它半推半掩的承認了它确實有問題,它說你沒做好你別來管我,意思就是說我确實有問題,但是說你先別來管我。那么為什么你別來管我呢?更深層的意思就是說它不想改,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這就是為什么在多年受到人權批評之后,我們看到中國人權,在美國的人權報告或者是自由之家的評估中,它都是在不斷的后退。恰恰就是掩飾自己,甚至指責對方的這樣一种思路造成的。在這個共產党國家中,人們形成這樣的一個思路,就是說你沒有做好,你不要來管我,但是你要知道中共它本身只是在為自己辯護的時候才會有這种思路。金然:怎么說?章天亮:怎么說?我給你舉一個例子啊。中共它們在大陸出版一本書,在2003年的時候,叫做《貪官忏悔錄》。什么叫做《貪官忏悔錄》呢?就是中國有很多地位非常高的官員,我們知道原來江西省的副省長胡長青,他是一個貪污犯,后來被槍斃了,那么還有一位公安部副部長叫李紀周,這個人也是因為貪污受賄的原因,判了死緩。就是這樣級別的貪官一共選了二十二個,把他們在被查處,被判刑之后的言論,弄成了一個文集,叫《貪官忏悔錄》。那按照中共來講,這個忏悔錄講的什么,大概就是你不要像我這樣貪污,因為這當然是他的錯啦,他的忏悔。那中共這個時候為什么不說:唉,你是一個大貪污犯你有什么權利叫人家不貪污?它就沒有這樣講是吧,它就把它們集成一個文集。2005年的時候,南京青年晚報它也是把很多貪官的言論集成一個集,就是說我們貪污很后悔,大家就不要貪污了。我們中國有一句話叫做“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是吧?一個殺人犯假如說他被槍斃了,就是判了死刑要被槍斃了,人死之前那個忏悔,常常是一种人性發現的表現。那么會告訴別人不要像我這樣殺人,或者不要落到我這樣的一步,不要像我這樣做坏事,那么人普遍的思路并沒有說你是一個殺人犯,你憑什么說讓我們不要做坏事。方菲:一般都不會這么想。章天亮:所以我覺得,這种思路就是說,如果這個社會中每一個人都考慮到,因為我們沒有一個人是圣人,我們都有各种各樣的缺點,如果說我們考慮到自己有缺點,我們就不能指出別人的不足,甚至是連看到別人犯的很大的錯或是罪行的時候,你都不敢指出的話,那么這個社會就完了。金然:你剛剛說的道理我也認同,是很有道理,但是就像你剛才舉的孔夫子的這句話,我也記得孔圣人有說過,正人先正己,那如果從這句話來看不就有這個意思:就是說你先把自己管好,你再去管別人,再正別人,是不是有這意思?章天亮:這句話實際上...孔夫子的原文他這樣講的,他說:“苟正其身矣,于從政乎何有?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他這個意思實際上是給君王的,如果你要看上下文的話,他是講給這個統治者听的。他說如果你做一個君王,你行為不端正的話,你怎么去端正別人?當然孔子在他的書中都有這樣的說法,當時有一個人叫堯,就是堯、舜、禹,五帝之一,他說“万方有罪,罪在朕躬”,就是說你們大家有罪的話,其實就是我有罪,是因為我自己沒有做好,他都有這种上梁不正下梁歪啊,他們都有這种思想。但是這里面有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我們管它叫做“主客易位”。什么叫“主客易位”呢?我們以前講過的就是“向前看”這個問題,一個基本寬恕權的問題,作為一個加害的一方你沒有權利說我們算了算了,我們團結一致你向前看。做為受害的一方,你可能才有權利說OK,你傷害了我,我可以原諒你,把過去忘掉,然后我們一起向前看,你才可能有這樣的權利。而這個權利是在受害者一方,而不在加害者一方。是吧?那么同樣的道理,像我們上次談到另外一個問題就是說,這個自由到底是不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是不是可以在一夜之間降臨的過程,我們爭取自由的一方我們才可以有這樣的想法,我們要很努力爭取甚至是要經過很艱苦的一番努力,但做為統治者來說的話你不存在這個問題,你只要下決心你一夜之間就可以把自由開放,就可以開放自由。同樣道理,“正人先正己”這個說法我們不能說他是錯的,但是他是——在我可以這樣說,但是你不能這樣說,當我要指出你的錯誤的時候,我要自己先想一下我有沒有錯誤我要改,身教胜于言教等等,我可以有這樣的想法,但當我指出你的錯誤的時候,你不能這樣說:哎你還沒有做好,你別來管我。這就是我講的“主客易位”的關系問題,所以就是說,你如果說被別人批評了,你要看一下自己,是不是有這個問題,你哪怕做不到“聞過則喜”,就是听到別人說自己不好很高興,你哪怕做不到這一點,首先你可以做到很慚愧,對吧?很慚愧的話就是你改掉錯誤的開始。方菲:是,那天亮我覺得你剛才講的這個道理啊,能不能舉一個通俗例子,因為我想有很多人可能不一定能夠完全听懂。章天亮:我們再說一說一些經驗,你比如說:我們教育子女,我們每一個人都不是一個完人。是吧?我們都不是圣人,我們很難說我們一輩子都沒有撒過謊,我們一輩子都沒有跟人吵過架,一輩子沒有跟人家起過急,我們一輩子都沒有憤怒過,我們都不可能做到這一步,但是我們在教育子女的時候說:唉呀,你不要撒謊啊,你要跟小朋友和睦相處啊,你不要搶小孩的東西啊,你不要妒忌啊什么的,就是都在這樣教育他,在這個時候做為我一個家長來講的話,我可以有這种身教胜于言教,正人先正己,我可以有這樣的條件來約束自己,讓自己做得更好,但是呢我們都看到我們并沒有因為我們做得不夠完美,我們就不教育小孩做得好,所以就是說我們是有義務讓這個小孩做好的。方菲:嗯。這一說我听懂了,我想起來我自己有的時候好像挺謙虛的,我覺得我做得不好我就別去說別人了,其實這個從某方面也是反映了剛才說的那种思路,但我這想法還沒有那么錯,因為至少我沒說:唉,你都沒做好,你就別來管我。章天亮:對,是這樣。金然:可是我現在有個問題,我們別忘了我們現在談的是党文化系列,剛才你說這個思路它跟“党文化”有什么關系,跟共產党有什么關系?章天亮:我們之所以把它叫“文化”,是因為在中國現在普遍存在一种現象,可以說是一种文化現象,當這個共產党說你沒做好你別來管我,你人權不好你美國人不好,你不要來批評我的時候,大家都很認可這個東西。我們之所以把這個現象,跟某一個人連起來或者跟某個組織連起來,只有兩种可能性:一般來說,一种是你是這句話的發明人,就是“你沒做好,你別來管我”,共產党是不是這句話的發明人這個我們不做考證,但是還有另外一种情況,我們會把一個概念和一個人連起來是因為這個人非常好的實踐了這個概念。我舉一個例子,比如說 “義”這個字,三國演義的“義”這個字,是孔子提出來的,“仁義禮智信”做為五常,做為儒家最核心的一种思想內容。但是呢當我提到“義”的時候,你可能想到的并不是孔子。你想到誰?你想到關羽。為什么想到關羽呢?是因為關羽從桃園結義開始就是一個“義”字是吧,然后屯土山約三誓,后來白馬之圍、到過五關斬六將,一直到最后走麥城,叫:義不屈節、父子歸神。他整個這一生非常好的實踐了“義”這個字,所以當你學到“義”的時候你想到的是關羽而不是孔子。那么回到這個問題,就是說你沒做好你不要來管我,你沒有權力來說我,也許不是中共發明的,但是中共非常好的實踐了這一點,以至于說它在中國實現了一個文化現象。前一段時間在网路上有一個丑聞,講趙忠祥的這個“丑聞”,我們先不討論這個丑聞到底真實性如何,但是大陸有很多人是相信的,那么我們可以看到在网上就有大量的這樣帖子,就是幸災樂禍。這個幸災樂禍的話是說:喔,中共最后的一個道德楷模倒下了。他的這种想法意思就是說從此之后再也不配有人來跟我們講道德的問題。但是你要知道,比如說有人寫了很多的書,講關于家庭夫妻之間怎么樣和平相處,怎么樣能夠恩愛的,也可能這個人是個离婚的人,但是并不妨礙他講這個問題是我們需要注意的,對我們社會的和諧是有好處的。金然:只要他講的是有道理的。章天亮:對,這個人做的不好并不表示這個道理本身是錯的,這個道理本身的話還是人應該遵循的一個普世的价值。金然:那我想問您一句,這個可能有點那個......就是你剛才說的那個道理我承認了,但是反過來講如果按照這個道理的話,美國給中國一個人權白皮書,那共產党馬上反過來給美國一個人權白皮書,是不是這個做法本身也沒有問題啊,因為共產党做得不好但是它也可以指出美國的不好。章天亮:當然。即使共產党人權再惡劣的話,它也同樣有權力指出美國的不好,但是這里面反映出一個什么問題呢,就是當美國指出中國人權問題的時候,恰恰是中共极力掩蓋的問題,比如說在勞教所的虐待,比如說計划生育用非常不人道的手法強制墮胎等等,它有很多的見不得人的很嚴重的罪行,而中共在指出美國的人權問題的時候,通常情況下它所拿到的那個資料,都是美國那些基金會的研究報告,或者是美國本身他們在媒体上已經炒的沸沸揚揚的東西。這好比是什么呢,就是說你臉上有塊臟東西,你不知道的時候我告訴你,這是有意義的,你可以把它洗掉。如果你已經知道而且已經努力去洗的時候,我再告訴你臉上有一塊臟東西,這個就意義不大。另外一方面來講的話,我想就是一個正統的文化,就是孔子他關于這個問題啊,當被別人指出問題的時候,他有一句話叫做“見賢思齊,見不賢則內自省也”。這句話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說當我看到別人做的好的時候,我要向他看齊,見賢思齊嘛,我看到別人比我賢明我要向他看齊,如果我們看到美國人權确實在某程度上比我們中國好的話,那么我們真的是可以努力做到的。那么在另一方面“見不賢內自省也”,就是看到別人不好的時候,那么我們要反省一下我們是不是有同樣的錯誤,如果有同樣的錯誤的話我們要把它改正,這才是一個正統的(文化),被別人指出問題的時候一個正統的思維方式,是正統文化的思維方式。不是現在這樣,你一說我不好我馬上就跳起來跟你斗爭的樣子。方菲:我發現很多正統文化的思維方式,在我們的思想中慢慢的都淡化了,因為慢慢都被中共的那些文化,那种斗爭的思想代替。章天亮:特別是中共搞那种“主客易位”,明明是對甲方的要求,一定要放到乙方的頭上。這些方面就是剛才我們談的,過去做的這几集,我們不斷的看到這樣的一個邏輯錯誤。金然:各位觀眾您怎么看待這個問題,歡迎您來信和我們探討,我們這一集的時間又到了。下次同一時間再見。方菲:謝謝您的收看,再見。章天亮:再見---------------------------------------------------“侃侃而談”_漫談黨文化之九攝制組名單﹕策劃﹕金然 方菲 主持人﹕方菲 金然特約嘉賓﹕張天亮導播﹕龐忠片頭設計﹕小米後期製作﹕志傑 文稿听打:雅淇場景組﹕演員﹕李言 李云飛導演 / 剪輯:林杉攝影 / 燈光:馬文良----------------------------Email: talk@ntdtv.com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