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侃侃而談"漫談黨文化(21): "發展是硬道理"嗎?

【新唐人】方菲: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漫談黨文化」節目,很高興又和您見面了。金然:我們這回要談談黨文化中的一個現象叫做「發展是硬道理」嗎?我們還是先看一個場景。----------------------------------------------------主持人﹕下面請我們的市委陳書記來給大家講話。陳書記:最近下麵有些說法﹐搞得人心不穩的,搞些什麼小動作﹖我給你們透個底、只要經濟上搞上去、成績攤的出,百姓不鬧事,我看在經濟上搞一些特殊,在生活上出一些小問題,我陳書記是會保的。有什麼了不起的?什麼二奶、三奶、小蜜啊,誰沒有﹖!我看是小題大作﹐別有用心,還是那句話「發展是硬道理」,你們記住我的這一點,永遠不會錯。----------------------------------------------------方菲:剛才場景中談到這個「發展是硬道理」,我想很多中國大陸的人,可能都非常熟悉。 金然:而且認可。 方菲:對。橫河先生,我想請你先談一談這個「發展是硬道理」這個口號,它是怎麼提出來的? 橫河:「發展是硬道理」這個口號是1992年鄧小平南巡的時候提出來的。當時的背景是在「六四」以後,中共的意識形態基本上是破產了。 那麼在這之前是用意識形態做為其合法性的,所以它又要尋找新的合法性基礎,既然在精神領域上不行了,所以就轉而到物質領域裏面去找。這就是92年提出的這個「發展是硬道理」的背景。 金然:中國其實這個社會在文革之後有很大的動亂,老百姓一直在過苦日子,那在這個之後你提出這樣的口號,可能很多人都會很自然的接受,因為大家都想能夠穩定,日子能過得好一些,是不是這樣? 橫河:這個口號聽上去,本身你一下子還聽不出特別大的問題。但是它是領導人講的一句話,後面就沒有下文了,所以這並不是一個可執行的政策。在具體執行上這個「發展是硬道理」成了有權有勢的這些人掠奪財富、為個人謀取最大利益的一個理論基礎;在另外一方面它又成了剝奪人民信仰自由、精神追求和民主自由最大的一個藉口。 方菲:您為什麼要說這個口號,是權富、權貴階層追求財富最大的一個理論基礎? 橫河:是這樣的,特別改革開放以後,有權有勢的人掠奪了大量國家的財富,它的手段,主要有兩個。第一個,主要是早期的“國有資產私有化”,它是以國企改造的名義進行的。在這個私有化的當中,根據國內的權威人士估計,在90年代,每年流失的國有資產是八百到一千億人民幣。這個錢就有相當一部份,是通過國有資產私有化的過程落到了那些人私人的腰包裏面去了。這是早期。 到了中後期主要是在房地產開發方面,通過拆遷、圈地、賣地,地方政府搞錢。這裏也有一個數據,從2001年到2003年這三年時間之內,房地產開發,地方政府的收入是九千一百億,這就相當於差不多2005年國家預算的三分之一左右。那麼有多少落到官員的腰包裏面去呢?中國沒有一個統計數字。但是有一個房地產業內的一個估算,就是說它的賄賂成本,光是「批地」這一項就占到整個房地產地價的百分之三十。那麼這個賄賂成本就全部落到私人這裏去了。也就是說在這九千一百億裏面,至少有三千億是落到私人口袋裏面去了。 國家監察局還有一個統計數字,有問題的高級官員,百分之八十和土地有關系的。那麼國有財產私有化和房地產的開發,這兩點都是以「發展是硬道理」這個理由在進行的。 金然:橫河先生,你剛才在舉的是在「發展是硬道理」的口號下,出現的兩個腐敗的例子。但是從表面上來看中國的經濟確實也是在發展,而且很多老百姓也能感受到:我日子比以前好過了。難道不是這樣嗎? 橫河:這就看怎麼樣去看“發展”了,因為中國在中共的領導下,所做的這個發展,它是一種「殺雞取卵」式的發展。 這裏我可以舉個例子,在內蒙古草原上,當地引進的山羊遠遠超過了當地的土地能夠承受的、草原能夠承受的能力,所以很快的,山羊就把草全部都吃完了。不僅把草吃完了、還把草的根都吃完了,然後山羊沒有東西吃了,就互相吃對方的毛。為了防止山羊互相咬毛,牧民就把山羊穿上衣服。有個人到內蒙古拍了很多照片,其中有一些照片就是山羊穿著衣服所拍的照片。 那麼這個牧場的草、連草根吃完了以後,牧場就很快的沙化了。而且草原一旦沙化了以後就永遠也不可能恢復了。其實中共它自已也認識到這一點,它並不是不知道。在《人民網》上理論欄目裏面有一個黨課的內容,裏面就說到了:很多人把「發展是硬道理」看成了「增長是硬道理」。其中就提到GDP——就是我們剛才說的「國民經濟總產值」,GDP拜物教的這個迷霧籠罩了各級決策者,所以他把官員的政績就體現在GDP的增長上面,幹部考核也是以這個為中心,導致GDP的增長不計方式、不計代價。 方菲:鄭義,就是一位作家。他前一陣子出了一本書叫做《中國生態環境崩潰報告》,裏面舉了很多例子,都是非常怵目驚心。 橫河:另外,中共中央宣傳部有個理論局,有一個研究文章裏面提到什麼呢?就是許多人把「發展是硬道理」理解為「經濟增長是硬道理」。那麼以經濟增長,經濟指標來論英雄。追求一時經濟增長速度,結果造成什麼?就是盲目上馬各種項目,辦企業、引進外資,搞的是什麼?搞的是形象工程、什麼亮麗工程、夜景工程,結果造成大量低水準的重複建設。所以每一任官員都給後任者,還給當地的老百姓,就是留下非常沉重的負擔。 金然:有沒有什麼例子呢? 橫河:這裏有個例子:就是大規模的建設。山東棗莊這個地區是個三百多萬人口,年產值四百億的一個比較窮的山區。因為當地的官員要發展,但城市已經沒辦法發展了。所以在二十三公里之外建立一個辦公區,非常豪華的辦公區。為了讓官員從市區到辦公區上班方便,修了一條二十三公里長的公路,這條公路比長安街還要寬,是世界上最寬的通勤公路。 這個事情還不是一個地區的。河南省省委書記徐光春召集河南省的官員說:你們都不把你們的城市建設的漂亮一些,建議你們到山東棗莊去參觀參觀。回來要大搞建設。 這是省委書記對全省官員這麼說的。而河南省是個什麼地方呢?是個非常非常貧窮的地方,當年為了脫貧,當地政府鼓勵農民去賣血,造成了河南現在是由賣血所感染愛滋病最嚴重的地區。 金然:確實。國內我看到一些文章在提到「發展是硬道理」的時候,那種說法就好像是不管你是哪級官員,你只要把經濟搞上去,物質生活好了其他都可以犧牲,甚至可以不管的。 方菲:大家也都是這麼認可的。 橫河:其實他也不僅僅是不管,對自然環境、對自然資源它是不管,但另外一個層面上,就是對於精神和信仰層面上是極力打壓。其實它的打壓是它最主要的目的,那麼為了打壓找出一個理由,給你經濟發展。 在打壓方面它叫什麼——「穩定是壓倒一切的」。所以對官員的評價它是兩方面:一個是發展率,另外一個是政治上的打壓,結果最後導致一切為了經濟發展,然後用鎮壓來解決所有社會矛盾。 方菲:那是不是中共打著「發展是硬道理」的旗號做了很多壞事?但是這個口號本身它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橫河:不!這個口號本身其實也是有問題的。為什麼呢?因為人的生活它是由多種因素綜合決定的,並不僅僅是物質的。它除了基本的物質需要以外呢,它在精神上、在信仰層面上都應該是有發展的。另外還有生活的安全感,還有司法的公正等等各種各樣的方面。 方菲:你說這些也是有道理,但是不是物質生活是基礎?因為你看過去中國古代有個管仲他說「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這意思就是說你要先物質生活吃飽了、喝足了,你才有更好的禮節吧! 橫河:你要說古人的話,那孟子也說了「飽暖思淫欲」。就是說物質生活的提高,本身不會必然或自然帶來精神文明和道德的提高。但你如果不去重視精神文明和道德的提高的話,片面強調經濟帶來的效果往往是相反的。 這裏我們可以舉個例子。王力雄曾經舉個例子,西藏有個縣的公安局局長告訴他:說是以前公安局有三十個員警,整天沒事幹!為什麼呢?因為西藏它靠信仰,維持了社會的穩定和人的道德至少有一千多年的歷史。 那麼中共來了以後,便片面的要發展生產,另一方面壓制人們的信仰自由,不准人家去信,這樣很快的生活水準提高了,但是犯罪率也上去了。就同樣這一個縣現在有七十個員警,整天辦案忙不過來。 所以「發展是硬道理」就變成了摧毀人的道德、人的信仰堂而皇之的理由。 金然:也是。現在我們走到外面去一看高樓大廈,外表都很鮮亮很時髦。但是好像心理的安全感還不如以前了。總覺得買東西怕它是毒的,帶錢多了你又覺得不安全。 方菲:怕搶劫。 橫河:人的欲望是無止境的,如果沒有道德的約束、沒有信仰的約束那真是無止境的。所以整個社會經濟數據增長了以後,其實社會並沒有更穩定,社會矛盾反而加深了。 這裏我們以國家統計局的數據為例,從1993到2005年國民經濟總產值增長了五倍。在同一時間公安部公佈的群體事件,就是各種沖突事件,幾個人以上多的就到幾千人的群體事件從1993年的一萬起發展到2005年的八萬七千起,是八倍多。參加的人數從三十萬人增加到大概四百萬人左右,增加了十三倍。這充分說明經濟數據的增長,特別中國的這種增長方式反而加深社會矛盾。我們舉例子:93年正好是「發展是硬道理」提出來的第二年。即使中國的高官他也知道這一點,這就是為什麼所有的高官都紛紛把財產和子女轉移到國外去。 方菲:那我想中共本身它應該不是不知道這些問題,但是它為什麼在這麼長的時間一直在提倡這個口號?而且在政策上還鼓勵執行呢? 橫河:這就是關於中共統治一直存在一個合法性的問題。中國古代皇帝的權利,古代是君權神授,所以皇帝叫天子,他的權利是天授的。 現代的民主國家是政權民授,是民選的政府。所以這兩個它的合法性都沒有人會質疑的,都不需要再用別的方法來證明他的合法性。但中共在這兩點上它都沒有,所以它必然要找它的合法性。 在「六四」之前它主要以共產主義這種意識形態作為它的合法性基礎。當然也有經濟方面的,比如說「大躍進」那時也是講經濟的,但是當時經濟沒有那麼重要。 「六四」以後經濟就變得非常重要了。因為在意識形態上已經沒人相信它了,它必須在物質經濟層面找它的合法性。這就是為什麼這麼多年來它一直在經濟上,把“發展”作為這麼重要的議題來提,而且它不會改變。 方菲:非常感謝橫河先生今天精采的評論。我們節目時間又到了。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謝謝觀眾收看。 ----------------------------------------- “侃侃而談”漫談黨文化之二十一 攝製組名單: 策劃:金然 方菲 主持人:方菲 金然 特約嘉賓:橫河 導播:JIMMY SONG 片頭設計:小米 後期製作:志傑 文稿聽打:淑汝,鑫鈞 攝像(嘉賓):吳瑋 化妝(嘉賓):西林 場景組: 陳書記:項威 主持人:林海 導演/剪輯:林杉 攝影/燈光:馬文良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