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海漫遊(164) 童話繪本-郝廣才

【新唐人】近十幾年來,「繪本」在台灣蓬勃發展,幾乎在很多書店的書架上都占有一席之地;繪本在歐美已有一百多年歷史,已悄悄的在台灣登陸,它在這裡擁有很多忠實的讀者。我們請到台灣知名的出版家郝廣才先生,在節目中,他將詳細的為我們解釋什麼叫做繪本;年輕時曾經到漢聲出版社去打過工,在那裡才發現一個很寬廣的世界--童話繪本;心動之餘,馬上行動,這一路走來已經進入二十個年頭了;我們中國人說萬事起頭難,但郝廣才說,每一個事情都會很辛苦,開創的時候並沒有特別的難,凡而是隨時要面對時代社會的變遷及考驗時才比較難。

圖文並茂的繪本相當的吸引人,幾乎是很多小朋友的最愛,那麼我們不禁好奇的要問,這些繪本到底起源於那裡呢?得到的答案眾說紛云,很難去做詳實的考據,但其中有一種說法,認為繪本源起於古時候中國佛教的經書,根據這種推測,我們再回過頭來看看敦煌的石窖裡,一千多年前的「經變畫」。

所謂壽經變,在敦煌藝術裡面的意思是說,"經"是佛經裡面的內容,能夠做一些宣導或傳經意,給大眾知道說,有時候很多人是不識字的,不瞭解文字,所以就把它改變成經變,所謂經變就是以圖畫的方式,來呈現這個佛經的內容。像這個是在敘述,釋迦牟尼在說法,中間的釋迦牟尼,和兩邊的協侍菩薩,一位是大勢至菩薩,一位是觀世音菩薩;然後在西方的極樂世界裡面說法,西方的極樂世界亭台樓閤,還有畫棟雕樑,還有這種樂伎舞樂仙樂菩薩等等,畫得非常琳琅滿目,同時透過釋迦摩尼的說法渡化,讓人們解除痛苦和苦難。

如果不用經過文字敘述,單單透過圖像就可以把其中的訊息傳達出來,依照這樣的說法,現代的繪本果然和古老的「經變畫」確實有幾分神似的地方;沒想到從歐美流行到台灣的繪本,竟然跟古老的中國也有不解之緣。在出版家郝廣才的眼中,這些精采的繪本,之所以能夠吸引人的地方,可不只是光靠那些美麗精緻的插圖而已,它的背後更有深層的意義。

我們現在教育上有很大一部分是很缺的,就是圖像思考的能力,所以我們大部分是用語言在思考,比如說我現在從高雄來臺北,這樣子就到了,可是如果你是這是語言思考,很簡單;可是如果是圖像思考,他就會豐富起來,比如說,中間會經過幾個交流道?有幾個紅綠燈?有沒有流浪狗?有沒有檳榔西施?有沒有什麼來著?它就會豐富起來。那繪本其實是孩子從很小開始看,它是用圖去了解故事,那這個時候,圖在裡面的結構也好,在他腦袋裡形成的脈絡就會不同,那這一部分,對於將來他的創意也好或是什麼會有很大的啟發。有很大一部分人類的思考跟創意來源,不是只從文字構成的,而且文字原來是為了傳遞語言,語言有一個很大的功能還是為了描述那個圖像。那很多能力要很小時候奠定,過了就會漏掉,所以我會建議家長在孩子小的時候,這個繪本是不可或缺的。

在兒童繪本的天地裡耕耘了二十年,郝廣才被稱為台灣重要的繪本推手之一。他的出版公司網羅了來自全世界三百多位優秀的插畫家。

我們基本想的還是這樣就說一本一本書,就這本書怎麼做好,哪一個畫家合適做,哪一個故事合適的,基本上不去想說他是哪裡來的,同樣的也是一樣,就是說莎士比亞不是英國人的,你讀了就是你的,托爾斯泰也不是俄國人的,馬克吐溫不是美國人的,你讀了就是你的,你不讀就沒有,如果一個美國人他不讀馬克吐溫,他就沒有,不會因為他是美國人所以馬克吐溫是他的,沒有,同樣的,我們不讀紅樓夢,搞不好外國人讀了,他就比你了解,你就不懂,對,所以有讀就是你的所以你不需要把自己限死在哪裡。

童話故事沒有國界,只要是好看的、動聽的,小朋友都喜歡;在這兒,好像是一個小小聯合國,來自世界各地的插畫家、寫故事的高手攜手打造出這一座童話王國。

對!就是全世界養分你都應該可以吸收,吸收的就是你的,那反過來,如果你沒有吸收到全世界的養分,你也很難創造出更高的東西來;好像我們現在說李安,拍出這麼好的電影來,他不可能只看過國片,就能拍出這個東西來,他受了訓練還是很龐大,長期電影的題材,他也不可能只看美國的電影,他一定所有義大利的、俄國的、英國的,全世界電影他都看過,才能醞釀出他這樣的、這樣、這樣的好的導演來,也不可能致外於哪一種好東西。

在台灣不只是兒童,有一些新生代的人們,他們的童年也曾經隨著美麗的繪本起飛;不受時空侷限,打破區域間隔,郝廣才更樂於和大家一起遨遊童話天地。

中國人說畫如其人,常常把畫面經營的明朗、溫馨,在台灣朱里安諾的繪本深深的得到的孩子們的喜愛;去年六月來台中國美館時,毫無保留的,把他的技術、經歷完全和喜愛插畫的人們交流;他甚至於告訴他們,要推銷你自己的東西,就是多參加國際書展。

去年來台灣台中市的國美館舉辦了一場大型的插畫展,義大利籍的朱里安諾,也是郝廣才特約的插畫家之一,那一場展覽造成不少的回響。

第一個就是他在台灣的知名度都很高,因為書賣的非常好,那小朋友都很喜歡;第二個我們就是感覺說,他的特有的那些能力,很適合台灣,大家要了解繪本的時候,一個很好的,怎麼講,路子或者很好的橋樑,他是個很好的指標。我看過他在國外做的一些,效果也很好,而且他有趣的地方是,他跟大人溝通和跟小朋友溝通,障礙都很低。

我們有辦了一個是插畫高手來過招的一個活動,那很多國內的青年學子他帶他自己的作品,然後在我們資料中心三樓特別的現場就是畫出他自己的作品,然後請朱里安諾來指導他。那這個活動的項目非常有意義。

那他的畫風也屬於,怎麼講?非常柔和甜美,它有很強的東方水墨的味道在裡頭,雖然他完全是用西方的技法,那他的技法理面也有很多很特殊的地方,是一般人如果沒有知道說他是怎麼做的?其實光看看不出個道理來的,尤其他暈染的部分,對水分的掌握是很神奇的。所以我們就想說,跟國美館也希望這樣合作。那麼把它的畫引進進來,讓小朋友還有其它想要做繪本的,有製作插畫家的同學們或著年輕人可以親眼看到原畫,那可以更清楚知道說,喔!那個書是怎麼呈現出來的,那順便邀請他來做一些,就是一些工作坊,他可以把他的技術和他做書的想法,可以有一些交流,有一些經驗可以傳遞,那這樣的話,就是你剛才提的那個教育的功能就會比較大,所以這次更要感謝國美館可以安排這樣的機會。

那我想補充的是說,像我們在參觀的時候其實不只大人,不只小孩,其實像很多學校的老師他們都很高興,然後也安排學生來這邊做參觀這樣子。

聽說很多喜歡插畫的人跟他都有很好的互動。

是!是!因為他就是…應該怎麼說,大家對於他技巧方面的好奇,那他其實都也不藏著,就是這是我的祖傳秘方,我個人研發,不給你知道!不需要!就是跟你講也沒關係,就是很多事情就是說,我是怎麼寫這樣故事的,或是我是怎麼樣做書的,就像我寫「好繪本 如何好」一樣,我是就把他講出來,講出來有什麼關係呢?講出來如果你有慧根能心領神會,就會超越我們,你就會做出更好的書,這世界有人做更好的書是大家的福氣,或著做更好書的人他也會拿來給格林出,我們能出更好的書當然是更好。

朱里安諾很厲害的,就是他用眼睛去跟你觀察、用眼睛跟你溝通。所以他非常有條有理的,告訴我們台灣有意從事繪本的一些年輕人,他說:你畫不在乎你畫多少,可是你要非常用心、用眼睛去觀察、去感受,然後畫出來。

他最最厲害的部分其實是這樣,他的圖做出來以後,你拿出來給小朋友看圖說故事,不要把故事放進去,沒有字。大部份孩子看這個圖,大概就可以把故事講出來了。就是跟你原來要表達的故事是差不多的。就表示他在運用圖畫說故事這件事情上,技巧是非常好的,非常成熟,也很容易掌握小朋友的心理面和他們邏輯思考的線路,這個是最厲害的。

所以朱里安諾的東西,基本上不需要太…,像以前我們可能要媽媽陪著看故事,其實展這個東西時,有很多小朋友來,我有時候不用講故事,小朋友會講。

那後來你看他的風格,就是非常溫暖,但是他溫暖又不只是因為明亮或者是有強烈的顏色,很討喜而已,不是。他其實是還有在可愛之外,還有一點深度在裡頭,譬如說他畫可愛的東西,乍看之下是非常可愛,可是你仔細看他還有比較深的人文關懷,就是他對水份的掌握各方面,都有很上乘的功力,你就可以看出一個東西要可愛到深入人心是不容易,其實他能掌握很好的技巧,然後他有一點很重要,就是他為什麼會得到大家的喜愛,他畫風上非常幽默,就他常常會安排一些幽默有趣的小細節在畫裡邊,所以孩子尋找起來,就會有很好的發現的樂趣。

他這是非常融於生活的那種方式,而且很純真的沒有任何…很直接的,就像小朋友純真反應的那種方式去做,我覺得是很重要在這裡。像「當我們同在一起」,他也是把一些常態的東西一點一滴慢慢的鑲嵌在每個故事、每個小段落裡面、每個圖畫裡面,你真的用心去看,媽媽用心去看的時候,他很容易從裡面找到,很多讓小朋友去學習的一個榜樣。

那他是一個滿有赤子之心的創作家。

就很多人會認為做兒童書,可能很需要赤子之心,我其實要講,做任何事都需要,那赤子之心也不能誤會成兒童畫,很多人說他很有童心,童心的那個部份是說,你願意用比較天真或善良的態度去關照這個世界,他未必是幼稚,有時候大家會誤會這個事情,那做任何事情都應該有這份純真,否則你做事就做的很辛苦,我相信失去赤子之心的人,比如說做兒童書,做任何事情都會非常辛苦,因為他會很痛苦,他做任何事,他不會從天真善良角度出發。

看來這也是郝廣才處事待人的處方籤,時時懷抱著真誠良善的心,那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會感到幸福快樂。

就像人家對你很有好意,人家給你一個恩惠,有赤子之心的人就是感恩,將來幫助別人,沒有的人就想說:他到底想要幹嘛,他對我這麼好,是有什麼其他的意義在裡頭嗎?他想怎樣嗎?那有天真的人,他做任何事能夠幫助別人,能幫人一把就幫人一把,很自然的,沒有的人就想我幫他有沒有好處,幫了會不會反而怎樣,就是,我的意思是說,失去赤子之心的人,做任何事,比如說做圖畫書,做任何事都會很辛苦,那個人生真是痛苦不堪。

人或多或少都擁有赤子之心,只是很多人沉溺在名利世界中,漸漸的迷失了這份純真的本性;也許郝廣才和朱里安諾一樣,他們的赤子之心保留的多一些,才能和孩子站在同樣的高度,一起看世界。

節目中,我們遇到一位插畫家,她說由於台灣沒有插畫這個科系,所以只好到美國去留學;她給喜歡插畫的人一些很好的建議,第一個當然作品要好,那作品要好的話,那一定你要多練習,讓腦中儲存很多影像,你想要畫的時候,就可以把它表現出來;再來呢,要多看很多繪本,知道說繪本整個編排,和它的一些感覺,然後就是要很努力,要不斷的自我學習。

把兒童繪本打開,我們看到的是精緻唯美、引人入勝的圖畫;然而,一本繪本的產生卻也是煞費苦心的,集合大家的力量,共同把它創造出來。

就是重點還是這樣,你還是要用平等的態度來對待孩子,因為大家不要誤會說,兒童書雖然是給小孩子看的,但他不是簡單的東西,他基本上要做到那個美,還有好的程度要到達那個位置,跟其他東西是相對一樣難的。

所以兒童書不是很多頁冊的,可是他也是非常用心的去營造那個氛圍,包括那個轉折的地方。

因為它能呈現的範圍更小,所以你就變的要更精密,你中間有一點點漏掉就完蛋了。

這樣的畫要畫多久?

這個我大概畫了半個月左右吧!插畫,他們說插畫跟純藝術不一樣,是插畫是比較有一點,商業的成分在裡面,像我今天是要follow這個故事,去做配圖,而不是我可以隨心所欲的,畫我想要畫的東西,很多東西我還是要顧及故事內容,和它基本要的一些原則在。

因為這是圖跟文之間要配合,所以要不斷的弄到那個齒輪最緊密的程度,不管是創作者,畫家想出來的,還是作家想出來的,通常是這樣先有一個故事,假設一片披薩一塊錢,故事先跑出來,然後開始先把故事分鏡,分段落,大概做十四個鏡頭,然後這個鏡頭分好以後,開始打,就是分鏡表,這樣打出來,打出來以後再看有沒有地方要再調整,最後才去修,最後才做成草稿,草稿以後再看一次,大概字沒問題了,才開始去畫,全部畫完以後,故事再重寫一次,這個不管創作者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人合作,大概都是這個基本的過程。

故事還沒開始之前,就是表現牠們從北方飛來,很賣力的飛了兩個禮拜到台灣,所以就感覺一直飛、飛、飛,然後到了主頁的第一頁故事的時候,牠們到了台灣。然後再來故事這裡,就是牠們到了,然後小朋友很開心說:我們要出去玩、去探險,然後一系列介紹台灣的這些,七股特別的一些景色,牠們黑面琵鷺牠們檢樹枝的方式……。我在國外唸插畫,然後就回來台灣,就直接進到這個行業,插畫也算是藝術學院裡面的,對 一個專門的科系,插畫系這樣子,那在學校裡面教的東西,就是基礎都有,會針對插畫,比如說有初級插畫,或是雜誌裡面的配圖,或是繪本各式各樣的都有。

因為整個台灣的教育這一塊是缺的很厲害。像國外,他們在繪本是在學校是一個獨立的課系,也有獨立的繪本學校。所以他們常常培養出很大量的人才來。那我們這裡不是,我們這都混雜在一起,大家在系裡面。然後你反過來,你的教練也不夠。沒有師資,所以你很難培養出大量的人才。畫圖這件事,當你要變成職業也是,你要有很大數量增加才有意義,因為他有一個門檻,就你要到這一級才能變成職業,好像有亞運的標準,奧運的標準,你才能去。

就是還專門的,讀多久?

四年,跟一般的大學一樣,對 就是大學 大學課程,那插畫的話會不會媒材涉及很多,有 就是在前面的一、兩年,都會教 各式各樣的媒材,那最後還是看學生自己去探索,老師把基本的教給你,那剩下的你有功力自己去試,一開始也是從寫生,對 對 素描都要教,因為我以前在高中,就已經有在學畫了,所以就一路一直在畫畫。

身為插畫家,抱持著隨時面對挑戰的心,從來沒有畫過黑面琵鷺的龐雅文,接到這個主題之後,就去找很多黑面琵鷺的相關資料,甚至於到台南七股,做實地的探訪,去感覺一下那邊的地形,那邊的氣候,那邊的感覺。

因為缺乏師資,所以在台灣很難培養出繪本的人才;郝廣才編寫了一本【好繪本如何好】,書中很詳實的介紹什麼叫做繪本?以及要如何欣賞?經由展覽和書本的出版,有一天或許就像種子一樣,在台灣這片土地上綻放出美麗的繪本園地來。有關繪本介紹到這裡全部結束,歡迎您再度收看。藝海漫遊,我們下次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