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粵語時事節目 焦點速遞 2008年5月3日 (15分鐘)

不一樣的女孩--魏凌--杜克大學新生王千源一夜之間聞名世界。有人罵她為漢奸、賣國賊,也有很多人稱讚她是獨立敢言、美麗勇敢。--宗延--據《杜克大學紀事》報導,杜克大學新生王千源在4月9日介入親西藏和親中共示威者的衝突之后,已成為美國國內和國際媒體報導的焦點,引起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和美國國家公共電臺(NPR)的大篇幅報導。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4月17日把她的故事放在頭版,郵報週日發表了她寫的專欄。到底王千源是怎樣的一個人,我們嘗試和大家一起追縱。--魏凌--王千源原名叫王佳妮,1988年2月20日出生在山東青島一個普通工薪家庭,父母都沒上過大學,父親在港務局外輪理貨公司工作,母親是稅務所的會計。在有名的青島二中念高中,據說王千源一直是成績頂尖的學生,組織社交能力也很強,一直是優秀學生幹部,例如高二時她競選成為二中學生自治會秘書長。--宗延--2006年高中畢業時,她以優異成績拿到了波士頓大學這樣五所美國大學的全獎錄取通知書,但她竟然放棄了這些很多人求之不得的好機會,而選擇了在家自學,非要考上哈佛大學。哈佛夢來源於她初中時讀的一本叫《哈佛女孩劉亦婷》的暢銷書,從此投身哈佛成了王佳妮的夢想。2006年未能如願考入哈佛大學的王佳妮,為了再次報考,自己做主把名字改成了王千源,當時她還只是個18歲。--魏凌--青島早報先后兩次報導了她的故事。採訪中她講述了自己之所以鎖定哈佛的原因:她要成為一名政治家,因為這個世界需要好的政治家。國家間關係的錯綜與複雜,國際局勢的緊張與緩和,經濟全球化的趨勢與進展,這些事牽動著她的神經。她的理想就是從事政治,人生百年,應該成為有益於社會的俊傑。--宗延--2006年10月的英文託福考試,她只錯了兩道語法題,考了670分的高分。她還4次到香港參加美國高中生進入大學必須SAT的考試,並取得了幾乎滿分的成績。作為文科生的王千源,她考了SAT中的物理、化學等所有理科科目,沒有老師,僅憑幾本從美國、香港託人帶回的書籍。--魏凌--2007年6月,王千源以優異成績考上了美國排名第五的杜克大學,並獲得了每年4萬9千7百美元的全額獎學金。儘管沒有被哈佛錄取,但離哈佛更近了,因為到了杜克大學后,她還有兩次轉學的機會。--宗延--4月9日傍晚,杜克大學教堂的臺階上站著10多名該校人權聯盟的學生,臺階下卻站著200多名從北卡三角區各地趕來的中國留學生。臺階上幾乎全是西方人,他們手持西藏雪山獅子旗和支持人權的標語橫幅,臺階下五星紅旗招展,噓聲一片。而站在兩者之間是一個身穿黃衣的中國女孩,她就是王千源。--魏凌--在燭光守夜的過程中,王千源曾嘗試做英文演講式發言,但由於現場嘈雜無法繼續下去,后來部分中國留學生圍著她辯論,最后在警員護衛下她離開了現場。--宗延-對於當天事件的過程,網上流傳多個版本,有的稱王千源支持“藏獨”,有的稱她在兩方調停等。--魏凌--杜克大學人權聯盟的活動組織者AdamWeiss說,“她(王千源)試圖調解雙方。她要我答應和中國留學生對話”。--宗延--王千源本人接受採訪時表示,“其實我當時沒有考慮過西藏的問題,考慮的是中國,當時人權團體組織的整個集會當中,沒有一個西藏人。大家討論的問題是西藏人權,不是獨立不獨立的問題。” --魏凌--王千源在當天深夜寫了封公開信,解釋她當時想說的是:她反對西藏獨立,但呼籲寬容和對話。FOOTAGE 片段--宗延--面對那些中國留學生,王千源表示當時就是想提醒國人,他們那麼不理智的行為很容易造成backfire(回火),這種回火現象是始料不及的,對自己的危害會非常大。FOOTAGE 片段--魏凌--幾天后,一個經過剪輯的杜克大學當天現場視頻在網站廣為流傳,王千源的個人資料,包括身份證號碼、出生日期、在大陸的學校及父母姓名、家庭住址、電話號碼等,也通過杜克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的網站傳到了世界各地。很快的,大陸網站掀起了數十萬人聲討“漢奸”、“叛徒”王千源,要把她“碎屍萬段”的“人肉搜索”和“宇宙通緝令”。同時王千源收到了上千封的謾罵電子郵件甚至死亡電話威脅。--宗延--4月17日,一個以“最醜陋的留學生”為題的閃畫視頻出現在中共中央電視臺的網站首頁。裏面列出了王千源的幾條罪狀,一是在藏人支持者背上寫下西藏自由的字樣,二是作出了“經過改造的‘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的手勢”,三是接受了美國公共廣播公司NPR的採訪。一時間王千源和她父母遭到了文革式的待遇。王千源認為最可怕的是,這次是人民文革。FOOTAGE 片段--魏凌--王千源表示4月9日的中國學生抗議事件,是由中國學生會組織和操控的,而且他們還叫了其他一些並非這個學校裏的人。杜克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DCSSA)的手法,已經受到各方關注,目前杜克警方已著手調查DCSSA的行動,矛頭還指向中國學生會和中領館的關係。FOOTAGE 片段--宗延--對於中國學生會抗議人群的心態,王千源認為,“有些來這裏上學的中國人,是官方派來的,他們的英語不是很好,聽課也有些困難,很多活動都不能去參加。他們也是每天都憋著一肚子火,所以都很積極加入中國人自己搞的各種活動。”--魏凌--“還有的華人,是中共高官后裔,在國內在共產黨的保護下,順風順雨,他們基本上就是,跟共產黨是一條船上的人。他們在中國吃得開,但是到美國之后,他們只有聚在一起,才能夠維護自己的利益。這種利益,在美國是不受保護的,所以他們只有互相保護自己。所以甚至在中國都覺得不認可的思維,在這裏可能反而會保留更長的時間。”--宗延--不過:“其實,相當一部份並沒跟他們走。一些在這裏上學、真正有能力的人,基本上都沒有去參加這個活動,或者在旁邊看,沒有說什麼話。很多人也是非常反感他們這種做法,但是沒有在公共場合表示,是因為有各種擔心。” 這點在學生組織副主席丹尼爾口中也得到證實。FOOTAGE 片段--魏凌--同王千源有類似想法的中國人可能也有不少,只不過他們的聲音很難被聽到。FOOTAGE 片段--宗延--很多人對王千源面對鋪天蓋地的“口誅筆伐”的處理表現很驚訝,原來據王千源說她一直在讀《易經》,還有老子的書。並且深信中華傳統文化的中庸之道,不正常的事情一定會回到正常。哪怕在最苦難的時候,也會知道,轉機馬上會來。--魏凌--對於未來王千源表示:“無愧我心”,“實話實說,沒有什麼可害怕的。”她說:“我父母對我的教育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心如止水。不管別人怎樣,我現在的態度就是:任爾東西南北風,只要沒有做錯事,我就沒有必要擔心。她強調說:“不要由於害怕而扭曲自己正確的思維,信心特別重要,不是別人說你好你才有信心,別人說你不好就沒有信心。”講到這,時間又差不多了,同底王千源是愛國或是叛國,留給大家自己下結論了,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