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訴江澤民第一人千萬富翁朱柯明的故事(下)

起訴江澤民第一人千萬富翁朱柯明先生的故事-下集

主持人:今天的節目繼續向您介紹起訴江澤民的第一人,曾是大陸企業家,香港的千萬富翁朱柯明先生的故事。

朱柯明和王杰於2000年9月7日夜間,即發出訴狀兩個星期後被秘密抓捕,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他們的家人不知他們身在何方。朱柯明和王杰的境遇如何呢?

朱柯明:我一共去過三個看守所,第一個看守所是北京市房山區燕山看守所,那是一個秘密的看守所,給我抓到那裏。關了有一個月。給我關了一個月以後,說是要放我了,我還挺高興,說讓我簽字,我簽字以後還以為真的要放我呢,結果出了看守所他沒有放,這邊簽了字說放了,那邊就給你戴上手銬了。我說怎麼又給我戴手銬了?他說你得監視居住。給我拉到一個私人的賓館裏邊,給我監視居住。從抓我到監視居住,我們家人都不知道我去哪了,找不到我,我的朋友也找不到我,任何人不知道我去哪了。

段巍:房山給他媽打電話,說放了,他媽去接他的時候已經沒有了。他媽給我打電話:沒有~!結果他們是這邊放、那邊就夾走了,已經押走了。

話外音﹕就在朱柯明和王杰被非法逮捕不久,即2000年9月28日,明慧網刊登了由知情人發出的朱柯明和王杰寫的訴狀。同時明慧網收到許多目擊者和知情人發來的消息。有消息告訴明慧網:抓捕朱柯明和王杰“是江澤民、羅幹直接抓的”,“任何人不許過問,不許講情。”

段巍:一直打聽的時候,還是高官,很多高官也是親自派女兒去北京打聽,因為他們的電話,他們的寫信、手機也都是被監聽的,所以他們派女兒直接去了北京,一打聽,是江澤民和羅幹親自抓的,這個案子任何人不許干涉,誰也不能說話。而且這高官也是直接管的,都不能管。就說了一句話,說我們救不了。就只是講這個。

話外音﹕消息還披露了王杰入獄後所受到的非人折磨。沒有審訊,只有猛烈毆打與酷刑。因為王杰是中國大陸公民,受到的迫害更為慘烈。

段巍:王杰是92年跟我一塊兒親自聽師父傳大法。王杰是人民大學學法律的,是學民事法的。跟我做家俱生意,我就把王杰給接過來了,從跟他父親沒幾年就一直跟著我,像我的兒子似的,我也是疼這孩子,特別疼。真的是非常優秀的孩子,比如說你下臺階,你上哪哪哪,他都是攙著你,其實也不老,但是他特別懂得尊重,無論是對老人家還是街坊四鄰,沒有看見他跟人吵過一句嘴,從來沒有,也是非常乖,在單位也是。

話外音﹕朱柯明也談到了他的夥伴王杰那悲慘的遭遇。

朱柯明:一個月以後令我非常驚訝的地方是,一百五六十斤的小伙子,一下變成七八十斤,瘦得都尖嘴猴臉,牙都往外呲了。他是讓員警穿著便衣在裏面給打的。把心肝脾肺腎在一個月內都打壞了。一絲不掛蹲在涼水池子底下,用水龍頭澆,九、十月份北京山區是非常涼的,就這麼澆,澆得渾身打哆嗦。把心肝脾肺腎全打壞,他怎麼打?他兩個手,員警拽著他肩膀,用膝蓋使勁頂他胸部,王杰說當時疼得肺都要吐出來了。然後再拽著他後身,兩個手還是拽住他肩膀,用膝蓋頂他後腰,把雙腎打得壞死。雙腎壞死沒有辦法了,他們怕死在看守所承擔責任,就送到公安局醫院去治理,昏迷了一兩個月,昏迷一兩個月的情況下,還是手和腳都吊在床的四角上,昏迷的情況下還這樣。人基本是懸空起來的。王杰醒後要求把自己隱諱部分蓋住,因為一絲不掛,那護士都沒有人性,說:蓋甚麼蓋!都昏迷一兩個月了,還蓋甚麼蓋!吃喝拉撒都在這上面,還蓋甚麼蓋!最後他們怕承擔責任,一個星期洗兩次腎,花很多錢,怕死在監獄裏邊,主動找王杰的家人,說取保候審,讓他們接走,出來沒有多久就死掉了。

段巍:最後武警醫院診斷是雙腎壞死,然後已經不能呼吸了,最後有五個員警到他們家去,他爸爸當時沒接,讓我妹妹去擔保接他出來,接出來一看,到監獄去接的時候,他弟弟說,九姨,那是我哥嗎?那是我哥嗎?整個面目皆非,沒有一點王杰的樣子,王杰是個小白胖小子,你看那相片挺斯文的。一出來已經牙也呲了,嘴也唑了,才七八十斤,全部不認識了。再有就是,最後一出來,兩天三公斤的胖,為甚麼?毒出去,不能小便,因他雙腎壞死,後來沒幾天就開始出現噴射狀,就是吃飯噴出來。我們做醫生知道,如果是噴射狀吐肯定是動了中樞神經了。而且他腳踝骨那塊那我看,整個有戴銬露出骨頭的印。有幾天用涼水沖他,他一絲不掛在水泥地上,十月十一月的時候北京是真的很冷,他在水泥地上坐著,用水龍頭先澆他,然後把水龍頭關的特小,滴答滴答的讓他坐了好幾天,他就一天到晚冷。實質他是磕壞了,腎臟全部都磕壞了,他噴射狀突出的東西,最後不是血塊,是爛的像番茄汁,我們講這是溶血或者是肺破了,才會出現這種癥狀。

最後坐在那裏大便也留出來,後來不能呼吸了。等於從開始到我那兒,到走,三十六天。本來第二天要燒,後來乾脆解剖,晚上就聯系醫生,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印尼如果醫院要解剖一定要通過警察局,警察局就通知(中國)大使館了。那天就趁著晚上的關係,認識醫院的一個人,連夜解剖。那時沒有通知外面,只是認識醫院的人就臨時給錢,兩百多塊美金,就給他解剖。解剖後醫生一出來就說了,哎呀,心臟都已經纖維化了,已經比常人大出一倍多,怎麼這樣還能活著?他們就奇怪,全部纖維化。單位說解剖結果出來要一個禮拜。等一個禮拜找他的時候,醫生出國了,等再一回來,所有的指標全部變正常了,連心臟多大也沒說,纖維化也沒說,腎臟在武警醫院診斷都是腎臟壞死,也沒說,等於全正常,就是心肌梗死,突然心臟病發死了,來這麼一個診斷,其實一個禮拜出結果,他一個月才出,證明共產黨已經伸手干預了。

朱柯明:在海澱區法院審判,我五分鐘就能念完為我自己辯護的辯護詞,法官三次打斷,他說與本案無關不讓念。沒有我們家人參加,沒有朋友參加沒有外人參加,不是公開審判,是秘密審判。

我就問他,我說做的事情都是符合中國憲法給予公民合法的權利和自由。我說我沒有犯法。他問的我都給駁回去。我說你明知道我沒有犯法,你明知道我做的全都是符合中國憲法給予公民的基本權利,你為甚麼要判我刑?他沒有話講,他說一句,誰讓你是法輪功的?他跟我說這麼一句,那個廳長說誰讓你是法輪功的?就說這麼一句判我五年刑。我說,你別認為你判我刑我就認罪,你判我刑我也不認罪的。

主持人﹕就這樣朱柯明被判5年監禁。法庭上朱柯明將所謂的“指控”一一駁回,得到的答復是“誰讓你是法輪功的﹗”那麼這5年朱柯明是怎樣度過的呢﹖

朱柯明:監視居住在小的賓館裏面,他們跟我找一個軍用的鋼絲床,晚上睡覺用手銬把我銬在床上,員警睡在大床上,輪流看守我。那是燕山看守所,呆了一段時間。

接著是北京市公安局下了逮捕令,有給我轉到北京市看守所,那是七處的看守所,

在北京市半步橋,那地方是專門關重型犯了,戴著手銬腳鐐,都是要槍斃的犯人,

把我和他們關在一起,全都是要槍斃的犯人。最後又把我轉到海澱區看守所,在比較偏遠的地方。正好是冬天,他讓你在室外洗澡,零下十幾度,外面很涼,用洗臉盆從屋裏打涼水,冰冷的涼水,端著涼水到“風圈”裏,風圈是露天有鐵閘的,有風吹著讓你洗澡。還沒洗,毛巾往裏一沾,毛巾就硬了,表面已經結了一層薄薄的冰,拿毛巾沾到水裏後往身上擦,就像拿砂紙打一樣,跟砂紙磨一樣,還沒洗完盆邊就出了那麼長的冰溜,凍了這麼長的冰溜子,洗完澡以後半天還不過來。在燕山看守所的時候我沒有地方住,他抓我的時候我說,你等一等,我把我的行李拿著,我的刷牙用具等帶些東西,他說你不用帶,那甚麼都有。我沒進過監獄,沒有和公安局打過交道,我還以為那裏甚麼都有,去了以後才知道甚麼都沒有。我問道我的地方和被子,別人都快打我,大黑天三點鐘,說哪有你的被子!都是私人的!我住的地方旁邊就是廁所,人在一米多高的地方解大便,我在底下睡覺,那種環境非常惡劣。

說這裏是北京市監獄的十三分監去,急先大隊,你將在這服刑。讓四五個人把握給帶過去,他怎麼帶啊?我皮帶也沒有了,穿著一個很邋遢的棉褲,幾乎到腰以下,鞋都不許系鞋帶,躺著。四五個犯人騎著你,頭按到幾乎挨到褲襠了,按得很低,壓得很低,幾乎是讓你腳半離地的情況下往前走。過一個門踹你一腳,讓你喊報告。

我想喊甚麼報告,他說都是這樣,你必須喊報告,你報告喊小了還不行,讓你大聲喊報告,過一個門喊一個報告過一個門喊一個報告,頭低得很低很低。上了樓以後,用電棍電了我一個下午。

話外音﹕朱柯明還談到在大陸監獄裏,所謂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真相。

朱柯明:監獄裏把所有的犯人集中起來培訓,對所有最混最壞的人培訓,怎麼培訓?

共產黨那些誣蔑法輪功的影片,看誣蔑法輪功的書,培養出對法輪功的仇恨以後,

讓這些人轉化法輪功。他們要不轉化法輪功的話,他們可能在監獄裏要幹很重很累的活,但是轉化法輪功就不幹活了,那些活由我們法輪功來幹,他們只是看著。而且受到很好的待遇,所以他們很願意幹這些事情,能夠提前回家。我們見不到員警,他們在管理著,讓你站你就站,讓你坐你就坐,讓你脫得一絲不掛你就脫,讓你甚麼時候睡覺你就甚麼時候睡,都是犯人在管。打你就打你,罵你就罵你,幹嘛就幹嘛,都是他說了算,根本就沒有甚麼人性,沒有甚麼人道。

朱柯明:戴著手銬腳鐐,有的人還給手銬腳鐐之間,還用鐵鏈子栓上,這種情況還不算,給你按在地上,把你的手再銬在暖氣上,或者大桌子腿上面,多少個員警踩住你,十來根電棍、七八根電棍同時電,一直電到沒有電為止。

話外音﹕朱柯明在獄中受盡了酷刑和折磨﹐牙齒被打掉了九顆﹐罔顧原告的法律訴求並把原告打死、判刑,這種事情,不論在任何國家的任何時候,都會毫無疑問的受到譴責,甚至法律制裁。但是在中國,由於江氏犯罪集團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這種公然踐踏法律的強盜行徑卻一直進行著,使得法律變成了迫害法輪功的兇器。

香港美國的法輪功學員得知消息後,呼籲營救要求釋放在北京被被非法抓捕的香港居民朱柯明。美聯社、BBC、法新社、《明報》、《網上行報》、《蘋果日報》等海外媒體都曾予以報導,朱柯明的故事傳遍五湖四海。

因為朱柯明是香港居民,經外界營救於2006年終於回到香港。

今年,即2007年6月28日,朱柯明和另一位被中共迫害入獄三年的香港女法輪功學員傅學英,在香港高等法院,再次控告前中共掌權者江澤民,及前副總理李嵐清及特務機構「六一零」辦公室頭目羅幹三人,迫害法輪功,犯有非法監禁、濫權、“酷刑”“群體滅絕”“反人類”等罪,要求被告民事賠償。法院受理了這樁起訴案。

香港高等法院於今年8月9日批准了“在司法管轄區外送達的許可令狀”,即根據大陸與香港的協定通過大陸高級人民法院向三名被告送達起訴書。

朱柯明:很多的民眾還不知道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我也理解他們,他們認為你法輪功怎麼老跟共產黨過不去?是真的迫害到這種程度,你們要抓住這些人繩之以法,還要說不管天涯海角你們都要把他抓回來,不管時日長短也不放過這些人,你們是不是有點不太慈悲?要從我這兒解釋,還是這些民眾不了解法輪功被中共迫害的真相。現在被揭露出來的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由於中國政府的打壓封鎖,很多真相還沒有出來,很多真相還沒有出來,真正出來以後,我想這些民主就不會說這樣的話了。還是剛才講那些,如果你瞭解到這些人,因為他們的作用,由於他們的官職、他們的政策,導致這麼多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被迫害得致瘋致殘致死,甚至奪取寶貴的生命,甚至還有活體摘除器官,瞭解到有這麼惡的人,誰也不會放過他們的。他們(民眾)也會理解,其實不是法輪功不慈悲,也不是我們這些修煉人不饒人不讓人、沒有講善,不是不慈悲,這樣的人留,天理不容,真的是天理不容,那好人怎麼辦呢?這人類社會怎麼辦呢?是不是?

朱柯明:2000年8月在北京向中國的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第一次遞交申訴狀訴江以來,再加上我在獄中先後六次,向中國的最高法院遞交申訴狀,要求中國的最高法院繼續受理我們於2000年8月的申訴狀以來,在香港高等法院對江澤民等迫害法輪功元兇的控告,已是第八次了。我真心希望全世界的各界人士,都來關心和關注這持續將近八年之久,並付出慘痛代價的訴江案的進程,同時也真誠的希望胡錦濤、溫家寶政府,能夠客觀勇敢的面對法輪功在中國遭受鎮壓和迫害之一全世界都在關注的問題,迅速抓捕和法辦江澤民等一切迫害的元兇,徹底結束對法輪功持續八年之久的鎮壓和迫害,還法輪功一切公道與清白。

主持人:觀眾朋友,朱柯明的故事到這裡就暫告一個段落了,在這裡我用法輪功學員的一段話作為我們節目的結束。我們必然會贏回本應屬於我們的信仰和言論的權利,必然會把江氏犯罪集團送上良心、道義和法律的審判台!當人們可以在不受迫害的情況下行使自己信仰的權利時,那時中國才會是一個真正的國泰民安的中國。

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今天的節目,我們下回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