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場白﹕結石奶粉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您收看一周經濟回顧節目﹐我是東方。去年﹐不少美國的寵物吃了從中國進口的寵物食品之後得病死亡﹐引發了全世界對中國產品質量問題的再認識﹐從寵物食品﹑牙膏﹑玩具﹑咳嗽藥水﹑到玩具含鉛塗料﹐一時間﹐中國製造成了偽劣產品的代名詞。在國際社會的壓力下﹐由鐵娘子吳儀帶頭﹐在全中國整頓產品質量﹐根據中國官方媒體的報道﹐整頓質量取得了長足的進步。當時本開場白對中國產品質量提高的前景並不樂觀﹐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國工業結構還遠遠沒有達到集團划﹑規模化的地步﹐還是以家庭作坊的形式為主。在美國﹐平均一件產品從無到有只要經過3 道工序﹐而在中國﹐平均要經過17道工序﹐從原材料﹑運輸﹑批發﹑零售﹑來料加工﹑包裝﹐要經過無數的中間人和承包商﹐中間只要有一道程序有質量問題就會影響最終產品的質量﹐所以當時本開場白下結論說﹐中國產品要提高質量沒那麼容易﹐不是殺一個鄭筱萸就能解決的﹐也不是吳儀雷厲風行的整頓一把就能提高上來的。早在2004年﹐新唐人電視臺和一些海外中文媒體就開始報道了中國大陸偽劣產品的現狀﹐如果假煙﹑假酒讓你生氣﹐那假藥會讓你七竅生煙﹐如果傷害的是成年人的健康還能忍受﹐那把嬰兒的生命當兒戲就不是憤怒能形容的。早在2004年﹐中國就出現過大頭娃娃假奶粉事件﹐殘害了上百名嬰兒﹐但這僅僅是安徽阜陽地區的局部現象﹐是當地鄉鎮黑心企業的個別行為。四年之後的今天﹐有毒奶粉不僅僅局限于安徽﹐而是遍布中國大陸﹐甚至出口國外﹔制造商是中國的知名企業﹐幾乎所有的知名奶製品公司無一例外都有添加三聚氰胺的行為。在中國大陸﹐在食品中攙假已經不是事故﹐而是降低成本的捷徑﹐奶製品添加三聚氰胺已經是行業的普遍行為﹐只是這次三鹿集團加太多被逮著了。有壞人的社會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好人無法生存的社會。有奸商的經濟環境也不可怕﹐循規導矩的商人無法生存的經濟環境才是可怕的。還有更可怕的呢。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道﹐今年三月﹐三鹿集團就接到有嬰兒吃了奶粉得病的報告﹔五月﹐有嬰兒死于腎結石﹐事後的檢查發現﹐這是三鹿奶粉造成的﹐當時發生四川大地震﹐三鹿集團還為四川災區捐獻了價值8百80萬人民幣的奶粉﹔7月﹐又有一名嬰兒死亡﹐三鹿集團的檢驗發現奶粉中含有三聚氰胺﹔8月2號﹐三鹿集團董事會收到了有關報告﹐董事之一的新西蘭恆天然公司要求向社會公開消息﹐三鹿集團向當地政府作了彙報﹔8月6日﹐也就是奧運開幕前兩天﹐三鹿集團要求各地回收奶粉﹐但是沒有說理由﹔9月5號﹐新西蘭總理接到有毒奶粉的報告﹐她要求新西蘭駐北京大使向中國政府彙報﹔9月8號﹐地方和中央政府官員透露﹐收到了有毒奶粉的報告﹔9月11日﹐北京政府把三鹿奶粉造成嬰兒腎結石的消息公佈于世。一時間引起軒然大波﹐胡錦濤說幹部麻木不仁﹐溫家寶說政府監管不力﹐企業沒良心。兩位說得沒錯﹐但為什么麻木不仁﹐為什么沒良心﹐為什么政府監管不力呢﹖更重要的是﹐怎樣解決問題呢﹖一個沒有法律約束﹑沒有道德底線的社會﹐怎能和諧呢﹖再進一步說﹐中共能給中國帶來和諧嗎﹖當北京的鳥巢運動場﹐幾千人排出和字的時候﹐千千萬萬個嬰兒正在喝著含有三聚氰胺的奶粉﹐這就是中國特色的和諧社會﹖前幾天打開冰箱﹐看到有幾罐中國產的酸奶﹐味道和口感都遠遠好過美國產的酸奶﹐看來又要恢復喝美國酸奶了﹐雖然味道和口感沒那麼好﹐但喝了結實﹐中國的酸奶﹐怕喝了結石。這是今天的開場白。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