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史論兵》第五集:孫子攻楚之戰(下)

【新唐人訊】公元前506年秋,西元前506年秋,經過多年的準備,吳國攻楚大軍的戰車終於隆隆起動了。吳王闔閭以伍子胥為將、孫武為軍師、王弟夫概為先鋒,聚集水陸精銳三萬多人,按照孫武事先謀定的方略,避開吳楚邊界的正面,溯淮水西進,取道蔡、唐兩國,從北部突入楚國境內!吳、楚兩國宿世交惡,兩國在邊境地區都有實力較強的邊防軍,而楚國北方與弱小的蔡、唐為鄰,防禦薄弱,故而吳軍舍舟登陸後,一路兵不血刃,以極快速度突破大隧、直轅、冥厄三道隘口,直抵漢水東岸,兵鋒直指楚國都城“郢都”。多年深藏的寶劍一朝出鞘,果然寒光四射,令天下震驚!楚國君臣在極端的驚愕中倉促布防,楚昭王急命令尹(相當於宰相)囊瓦、左司馬沈尹戌等人率兵赴漢水西岸布陣,與吳軍對峙,阻止其渡江。左司馬沈尹戌是一個老到的用兵家,他看出了吳軍孤軍深入的軟肋??因為吳軍戰略的核心在於,在楚國龐大的人力資源動員起來之前,將其迅速擊倒。因此吳軍作戰的第一要點是速度,時間對楚國有利而對吳國不利。為了趕時間,吳軍免不了孤軍深入,後方空虛。沈尹戌建議主將囊瓦在漢水西岸拖住吳軍,勿與之交戰,他本人則北上方城(今河南省方城縣)徵集那裡的楚軍,繞到吳軍後方,燒燬其留在後方的舟船,再重新阻塞大隧等三道隘口,前後夾擊。圍殲吳軍于漢水之濱。可是囊瓦是個心胸猛狹窄的小人,他一開始聽取了沈尹戌的意見,可是當後者離開後,他又害怕沈尹戌搶了他的頭功,所以不待沈尹戌的迂迴運動完成,就主動渡過漢水尋求與吳軍會戰。如此一來正中孫子的下懷。他先假意撤退,在大別、小別之間拖著楚軍兜圈子,害得楚軍筋疲力盡、士氣低落;再於11月19日在柏舉(今湖北麻城)一帶與囊瓦進行決定性的會戰。楚軍果然一戰即潰,囊瓦隻身逃往鄭國。孫子馬不停蹄,緊追楚國逃兵,終在於在清發水(湖北陸西的?水)追上逃敵,用“半濟擊”的戰術再破楚軍;此後孫子率軍晝夜兼程西進,在湖北京山西南三破楚軍;與此同時與沈尹戌回援的部隊幾番激戰,擊潰楚國援軍;再渡過漢水,一路激戰,直抵郢都。楚國君臣在雷霆般凌厲的打擊下,根本來不及調動大軍,敵人就已兵臨城下。楚昭王倉皇出逃至隨國,11月29日吳軍攻入郢都。 史稱孫子率領吳軍“千里破楚,五戰入郢”。孫武,不僅憑其《兵法》十三篇奠定了其軍事理論家的不朽地位;而且憑藉破楚一戰,證明他是貨真價實的千古名將!孫子攻楚之戰,是運動戰、癱瘓式作戰的傑出示範。孫子的吳軍三萬多人,經前後五次大規模會戰擊破楚軍二十萬之眾,靠的就是快速運動,在優勢敵人匯集起來之前各個擊破。與此同時孫子在選擇會戰時機、具體戰術運用(比如“半渡而擊”)等方面也留下了不朽的示範。孫子在戰役中忠實地履行了他刻在竹簡上的每一句話,孫子用兵,正是“其疾如風,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動如山,難知如陰,動如雷震!”(——《孫子兵法 軍爭篇》)請和賀宇博士、文昭一起跟隨孫子攻楚之戰的步伐,領略大軍事家孫子的戰爭藝術!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