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熱線直播】 打壓法輪功的包袱 中共還能背多久?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熱線直播節目。十年前的1999年的4月25日,上萬名的法輪功學員前往北京的國務院信訪辦去上訪,他們向政府講述法輪功是什麼?他們如何受益於法輪功,並且要求政府糾正對法輪功的不公對待。當時法輪功學員的和平理性秩序和尊嚴令國際社會刮目相看,也讓「法輪功」在一夜之間走上了國際的舞台。三個月之後,也就是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了全面的對法輪功的鎮壓。那麼在十年的今年,4月25日很多全球各地都開始了對4.25的紀念活動。那麼很多人會問,4月25日前後到底在中國發生了什麼?法輪功學員為什麼要去上訪,中共為什麼要去鎮壓法輪功?十年來在法輪功的真相得到了愈來愈多的人明白之後,國際社會在不斷譴責中共鎮壓法輪功的時候,那麼中共鎮壓法輪功的包袱還能背多久?今天我們是熱線直播的節目,歡迎打我們的熱線號碼,發表您的高見,或者向我們的現場嘉賓法輪功學員提問,我們的熱線號碼是646-519-879,中國大陸的免費號碼是4007087995-8991160297,您也可以通過Skype和我們聯繫,Skype地址是RDHD2008。很多觀眾朋友如果您當時在1999年4月25日的時候,在北京也許看到這個現象,可能記憶猶新。對很多人來說在1999年4月25日那天到底在中南海前、在信訪辦前到底發生了什麼?您可能都不太清楚,我們先播放一下短片讓大家了解當時的情況。(影片播放)張鑒康律師向本台記者表示,當年法輪功學員4.25的和平請願活動是和平而理性的,甚至是祥和的,完全合乎人類公益的行動,具有重大的意義。張鑒康:我認為這是在中共當代歷史上,非常具有重大意義的一個事件,它是中國公民理性的和平請願行動,這個是完全合乎於人類公理的、理性的,這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事件,這是中國式的非暴力運動。張鑒康進一步表示,任何一個文明的國家和政府都應該接納並認可這樣一種理性的行為,而中共當局卻以國家暴力鎮壓這些修煉人,十年過去了,法輪功已經遍傳全世界,這更說明了中共當局對法輪功鎮壓是錯誤的。張鑒康:法輪功可以說遍地開花,甚至呢他們的創始人,還有其他的一些法輪功學員的有貢獻的人士都紛紛獲獎,這些都說明了什麼呢,就是從1999年4.25以來,中國政府對法輪功所做的是完全錯誤的,是背離世界文明的。張鑒康指出,高智晟律師幾次上書為遭受殘酷迫害的法輪功修煉人鳴不平,開創了中國維權運動的新局面,目前已經有更多的中國律師為法輪功弟子辯護,雖然中共當局使用各種手段對這些正義人士進行打擊迫害,其結果反而使這個維權陣營更加擴大。(影片播放結束)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打壓法輪功的包袱,中共還能背多久?」十年前就是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的法輪功學員,到北京的國務院信訪辦去上訪,要求政府給法輪功一個公正。今天我們是熱線直播的節目,您可以打我們的熱線號碼,告訴我們您當時看到什麼?如果您在現場的話。首先向各位介紹一下我們現場的兩位來賓。這位是法輪功學員也是新唐人評論員楊景端博士,楊博士您好,另外一位是新唐人特約評論員章天亮博士,章博士您好。對於4月25日很多中國人是說,因為當局宣揚說是法輪功圍攻中南海,很多法輪功學員我們採訪之後是說,其實當時他們是去國務院信訪辦就是在府右街那邊,而後來是被警察帶到了中南海前面,好像造成一種在外面的人看是圍了中南海。到底是說當時法輪功圍攻了中南海?還是對法輪功的構陷呢?章天亮:說起這個話題我是比較感概,因為十年前就是這個時候,我就是在中南海的府右街前面站著。其實剛才在錄像篇中大家都看到了,法輪功學員他們只不過是在那兒靜靜的站著而已,就是不存在什麼攻的問題,因為攻擊是一種進攻性的有動作的,但是你看到法輪功學員僅僅是站在那個地方。其實在4.25當天,就是江澤民給中央政治局寫了一封信,這封信後來在大陸出版了叫《江澤民文選》,在2006年時被收在《江澤民文選第二卷》叫做《一個新的信號》。裡面江澤民用了最重的詞也只不過是靜坐,也沒有提圍攻這件事情。因為江澤民當時已經下定決心要鎮壓法輪功的時候,他也沒有用圍攻這個字眼,他也是用靜坐。所以你就從當時的反應來說的話,大家看到法輪功學員都是非常和平的,不存在攻的問題。其實法輪功的事情就是說在江澤民鎮壓法輪功之前,有兩個人其實是一直想對法輪功進行鬥爭,就是要把法輪功進行一定程度的打壓。一個是宣傳部門的,是原來中宣部的副部長徐光春,從1996年的時候透過光明日報發表文章就開始誣蔑法輪功了。還有一個就是政法委書記羅幹。一個是槍桿子,一個是筆桿子。羅幹是想要通過打壓法輪功,來撈取政治資本。所以整個4.25這個事情從徐光春當時在光明日報發這個誣蔑法輪功的文章開始,1996年的時候開始一直不斷延續到1999年,羅幹就做了這麼一個局,形成這樣一個局面,最後激怒了江澤民。主持人:很多人說您們法輪功當時不去上訪不去中南海的話,可能就不會有之後對法輪功的打壓。法輪功學員當時為什麼要去上訪呢?楊景端:我覺得有這樣想法的人,可能是屬於那種心地比較善良,可能不會想像中共能做出什麼樣的事情。我覺得上訪有兩個,一個是表層的原因,表層的原因簡單講就是維權,就是維護我們修煉信仰的權利,就是要求給一個公正的待遇,所以這是一個簡單的。但是深層的理由實際上是勸善,因為參加上訪的人都是在中國經歷過各種運動的,甚至目睹過六.四,知道中共政府在這種情況下有可能做什麼,並不是說這些人很天真的去上訪。其實我覺得法輪功修煉真善忍,而政府在做一件非常錯誤的事情,甚至要危害國家的事情,那麼他要去幹麼?他就要去勸善,希望不要犯錯誤,不要做錯事。我覺得這是法輪功上訪比較深層的一個原因。主持人:很多法輪功學員在外面煉功,這可能大家都見過,真善忍大家都聽說過,但是對法輪功是什麼,大家都還不是太了解。您能不能給我們觀眾大概介紹一下法輪功到底是什麼?章天亮:法輪功其實可以說是佛家氣功修煉方法,因為對於中國人,氣功是一個源遠流長的東西,承傳了幾千年,氣功和佛家、道家一般來說都是有關係的。比如像少林寺的易筋經就是一種佛家的氣功;像太極拳就是道家的氣功;還有一些民間的氣功像五擒氣就是民間的氣功。法輪功也是佛家的氣功修煉方法,在1992年的時候是由創始人李洪志大師開始向社會傳授。他原來是歷代單傳,就是師父選徒弟一代一代傳下來。到1992年時,李洪志大師就把他向社會公佈了。很多人就是通過修煉法輪功,他們會發現自己的身體,包括自己的道德都會得到很大的改善,身體變的健康了,道德變的高尚了。中國大陸其實是非常嚴厲的一個社會,那個時候,我們知道大陸沒有新聞自由,所以很多事情,不是說你想做廣告,你想在媒體上宣傳就能夠做的起來的。法輪功當時傳播基本上是一種口耳相傳的方式,就是一個人他煉了功一下子身體變好了,甚至可能是被醫院判了死刑的人很快就奇蹟般的煉法輪功就變好了,他的親朋好友都會看的到,鄰居同事都會看的到,他們就會覺得這個功很神奇,他們都會來煉,他們煉了之後也會受益,然後他們再告訴他們的親朋好友。就是這樣通過了七年的傳播,法輪功1999年當時傳到了全世界三十多個國家,大概在中國大陸,因為法輪功本身是沒有花名冊的,因為連人員的統計也都沒有,因為他沒有會費,也沒有登記,所以法輪功學員到底有多少人,法輪功自己的說法都是引用中共官方的調查的說法,就是中共官方調查說當時煉法輪功的有一億人,大概就是這麼一個情況。主持人:看一般的基督教或是其他的宗教都是有人去傳道佈道這種傳福音,然後可能就有新的教徒進來。對法輪功來說,法輪功也沒有教堂,法輪功也不像佛教有廟可以去朝拜,或者是大家一塊兒團契這種活動。法輪功為什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幾年間就可以在中國,官方報導說有上億的人修煉法輪功?我們也知道在法輪功被鎮壓之後,這十年在世界各地有越來越多人煉法輪功,這是為什麼?楊景端:我覺得中國人畢竟是中國人,中國人雖然經過了幾十年共產黨的運動,文化革命,我想中國人的心靈深處,他還是一個中國人,中國文化還是有很深的連繫。所以當一個正統的中國文化出現的時候,他們能夠從心靈上感覺到,特別是當這個東西出現的時候,他是一個非常正的東西,又不是賺錢的,又能夠給你帶來身心健康的東西,那麼他是很快使人容易接受的。而且在那個時候中國已經流行氣功流行了二十年,所以人們對氣功有一定的認識。但是人們認識之後就想知道更多的道理,那麼法輪功就在這個時候做一個完整的條煉方法應運而生。在這種情況下,很多煉其他氣功的人,通過修煉法輪功後,他馬上就認識到這不是一個一般的氣功,而是一個上乘的佛家修煉方法。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法輪功的傳播可想而知是非常快的。主持人:再回到4.25當時。4.25之後政府說不會去追究,你們可以去自由的煉功,也可以去出版法輪功的這些書,還有這些讀物可以去買,也把天津的法輪功學員放了。後來7.20為什麼突然又開始鎮壓法輪功?之間都發生了什麼了呢?章天亮:你剛才這個說法並不是很準確,就是說在4.25這個事情發生的時候,因為那天我在府右街前面站著,我離中南海的正門非常近,我是親眼看到朱熔基出來。朱熔基出來的時候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細節,就是他出來的時候他沒有帶保鏢,他是一個人從中南海走出來的,因為他離我很近,我可以看到他臉上的笑容。他橫過馬路要走到法輪功學員面前的時候,才從中南海跑步出來兩個人,也沒有帶槍,也不是保鏢,就是工作人員跟著朱熔基出來。這說明什麼問題?這說明朱熔基非常了解法輪功學員是和平的。當時朱熔基路法輪功學員談過之後,立刻就把天津市的法輪功學員放掉了,放掉之後本來這件事情就算解決了,這樣就是一個皆大歡喜的局面。但是江澤民就執意要鎮壓法輪功,因為他看到這麼多人站在那兒的話,他感到有一種恐懼。在1999年4月25日當天晚上,江澤民給政治局寫了一封信,就是剛才我說的這封信後來被收錄到《江澤民文選第二卷》,在大陸出版叫做《一個新的信號》。江澤民當時就決定鎮壓法輪功,就是在4月25日當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在一個多月之後,在1999年6月7日的時候,政治局開會,江澤民做了一個要抓緊處理法輪功的報告,這個報告決定要成立一個專門處理法輪功問題的小組,當時是任命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當組長,還有一個丁關根政治局委員,還有羅幹也是政治局委員,丁關根是中宣部部長,羅幹是政法委書記,就是槍桿子和筆桿子,他們兩個人來做副組長,這是6月7日定下來的。然後在6月10日的時候這個小組就正式成立,在這一天下設了一個辦公室,因為是6月10日成立的,就叫「610辦公室」。610辦公室它是統籌一切跟鎮壓法輪功有關的事項,但是有一個很有意思,就是中共的陰謀,就是在6月14日那天。610辦公室成立之後的4天,江澤民通過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向全世界發了一個通告,這個通告是在中央電視台、人民日報及所有的報紙,全國各大報全登了,這個聲明叫《接待部分法輪功上訪人員,中辦國辦信訪局負責人發表談話》。這個談話裡面談到:第一,沒有要鎮壓法輪功;第二,有煉功的自由。當然他講得很長,我覺得就這兩個意思,在第一段和第二段就講得非常明白,講了之後,大家就認為不可能鎮壓法輪功。結果就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出來煉功,這個時候江澤民正在做準備,因為它再6月10日成立這個辦公室的時候,他就在6月14日搞了一個像引蛇出洞那樣,不用鎮壓大家都出來煉功吧!然後他開始蒐集法輪功學員的名單,看哪個煉功點上是誰拿著錄音機讓大家來煉功的。同時他還做了一個準備,就是製作了一個詆毀法輪功的錄像片,這個錄像片做好了之後,名單也蒐集差不多了,在7月19日晚上,江澤民開始拍板鎮壓正式抓人的時候是7月20日凌晨,一般認為「7.20」是鎮壓的開始,基本上中間三個月是這樣一個過程。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打壓法輪功的包袱,中共還能背多久?」,十年前的4月25日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中共要打壓法輪功?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發表您的意見或者是向我們現場的嘉賓提問。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中國大陸的免費號碼是4007087995,再撥8991160297;您也可以通過Skype和我們聯繫,Skype地址是:RDHD2008。今天我們現場有兩位嘉賓,剛才我們談到很多人認為說,如果你法輪功不去上訪,中共也就不會去鎮壓你。那麼剛才我們問了楊醫師他為什麼要去上訪。現在我們來談一下,據說當時在常委中,有很多人是不同意鎮壓法輪功的,因為法輪功學員在社會不同階層,只是為了做一個好人、鍛鍊身體這樣而已,那最後為什麼要對法輪功大規模鎮壓呢?楊景端:我個人是這麼看的,實際從表面上看,大家看到的是「4.25」上訪,其實「4.25」上訪是整個事件的延續,像剛才章天亮說的,從96年中共就開始對法輪功進行各種各樣的誣陷、騷擾、構陷,希望有一天能找出一個理由來迫害他。「4.25」實際上是這樣一個迫害思路的延續,通過天津的事件,然後再把法輪功學員支到北京,再製造出這樣一個場面,再用這個場面把嚇唬江澤民。實際上江澤民他之所以在4.25做出這樣一個決定,我認為他本身對他自己的地位感到非常的空虛。尤其是在朱鎔基妥善的處理這件事情得到國際社會的讚揚的時候,我認為江澤民的妒嫉心,或是他會擔心,就像人家說你功高震主,他對自己的權威非常沒有信心。所以江澤民實際上是利用鎮壓法輪功這件事情,要樹立他自己的威權,那麼這是他的動機之一。那麼至於後來的4.25到7.20之間發生的事情,也是整個事件的一個自然延續。也就是說江澤民這樣一個妒嫉心很強,疑心很重,又加上中共有這樣一個邪惡的政權和機器供他使用,那麼他自然就做出鎮壓法輪功的決定。主持人:那麼中共歷來講說要集體領導集體做出決定,如果當時大部分的常委說,不要這樣去對待自己的老百姓,不要這樣去對待人民,這樣會把人民跟這個黨敵我矛盾化了。為什麼沒有人出來阻止這件事情呢?章天亮:其實中共在江澤民那個時候,仍然是一個「個人獨裁」的時代,當時鄧小平把江澤民扶上,鄧小平跟李鵬的勢力還是挺大的,江澤民就跟李鵬說,不要不服氣。所以當時江澤民很快的就擔任了軍委主席,就是把整個軍隊交到江澤民的手裡,那麼當然江澤民通過他提拔幹部,在軍隊裡換血,基本上是把整個軍隊的領導重要的位置都安插了自己的親信。所以對中共來說,誰能夠在軍隊裡真正能調動軍隊的話,其實就是誰說了算,因為他並沒有一個民間輿論,也沒有選舉或者民間獨立的司法來制約它,所以這個時候有槍就是草頭王,所以江澤民他拿著全國的槍在手裡面的時候,當時他要做這個決定的時候,其他別的常委就沒有敢去阻止他。其實那些常委他們是不想,7個常委除了江澤民之外,其他6個常委都是不想鎮壓,因為他們有家屬在煉功,我知道他們有家屬在煉功。我聽北京的朋友講,其中有一個常委他的兒子得了病治不好,是煉了法輪功才好的。所以就是說他們對法輪功是有相當多的了解,包括我剛才談到朱鎔基為什麼出來見法輪功學員的時候,不帶保鏢,是笑容滿面的走出來,就是他們對法輪功有相當很多的了解,但是他們沒有阻止這件事情。剛才楊景端醫師講到的這個事情,我再順便說一點,其實羅幹從很早以來,就在97年的時候,就很想把法輪功定成什麼什麼教,當時就是派了很多特務去搜集法輪功的情報。因為政法委的這個職位是在社會越動動盪,管政法的人就越重視,所以羅幹他沒有事也要找一些事情出來。就像明朝的時候,明憲宗設立了西廠,是一個特務組織,提拔了一個了太監叫汪直。這個人在幾天之內就搞很多大要案出來,其實全是他羅織出來的東西。明憲宗一看,發現這個汪直真很好用,在這幾天之內這麼多危險就被他挖掘出來,就給他更大的權力。其實對羅幹也同樣存在這樣一個問題。所以說從97年的時候羅幹就要鎮壓法輪功,一步步魔化,到了99年4.25之前江澤民還沒有要鎮壓,當時羅幹已經籌劃了幾年,但當江澤民一看到法輪功學員出現的時候,江澤民一下子就害怕了。當天晚上江澤民給常委寫了一封信,有一句話非常有意思,這一句等於洩露江澤民鎮壓法輪功重要的原因,江澤民是這麼說的,對這種已形成為全國性組織,涉及相當多黨員、幹部、知識份子、軍人和工人、農民的社會群體,卻遲遲沒有引起我們的警覺。我為此深感內疚。你看這是什麼話?他是說煉法輪功的人很多,卻遲遲沒有引起我們的警覺,意思就是說,只要人多的話,我們就要警覺,就要鎮壓,這個就是他的邏輯。所以在鎮壓之後,很多人說為什麼江澤民要打法輪功?就是你會聽到很多法輪功學員都講說,因為煉法輪功的人多。江澤民這封信裡面的話,其實就是確認了這一點。楊景端:其實其他政治局常委並不是說不反對他鎮壓,但是為什麼反對不成呢?就是因為江澤民他打出了共產黨這個東西,他說什麼法輪功是在跟我們共產黨爭奪黨員。一旦把共產黨這個東西搬出來以後,所有的人,雖然他是共產黨的高級幹部,雖然這些人還有良知,還有良心,但是大帽子一旦扣上誰都不敢說話了了。因為它不管怎麼樣共產黨的意識型態,它是不能夠允許任何其他的信仰系統存在的,所以它也是利用了這一點,所以其他的人也是為什麼,我覺得到後來法輪功學員要推《九評共產黨》,要促三退,就是因為共產黨這個東西是讓江澤民迫害能夠大行其道的根本的原因。主持人:那麼在鎮壓開始的初期,中共對法輪功採取什麼樣的手段呢?章天亮:它當然在最開始的時候,是以文宣的這種方式,一般來說的話共產黨在搞政治運動之前,都要做各種輿論準備。當時在北京的時候是一天24小時不停的就是播誣衊的片子,當時在短短的一、兩個月之內,大陸各大網路報紙上污衊法輪功的文章就有十幾萬篇,就是鋪天蓋地的轟炸,媒體的轟炸。同時開始抓人,其實抓人不是從7.20開始的,是從6月份的時候就抓走一些人。空軍有一名少將,是中國第一代的飛行員英雄叫余長新,他在6月7日的時候就被捕了,然後送到軍事法庭,有一些法輪功學員已經開始被捕了。到了7.20的時候才是大規模的抓人,那個時候剛在抓人還只是拘留,很快因為法輪功學員很堅貞的信仰,非常的堅定,所以中共就開始馬上動用各種慘無人道的酷刑來折磨他們,很多的法輪功學員是被折磨致死的。主持人:您說到文宣,我想有一個叫「天安門自焚」的片子,這麼一個片子是中國人可能甚至是在海外的人都知道、都看過的,那麼這個片子最後做成一個叫「偽火」影片。這裡面分析了很多可疑之處,現在請觀眾朋友看一下,這個「自焚真相」的短片。(影片播放)疑點之一:自殺還是他殺?新華社說,劉春玲自焚死亡,她是死於燃燒的火焰,還是其它原因?如果把鏡頭放慢,可以看見當她正在火焰當中掙扎,有人在背後丟出物體猛擊她的後腦,劉春玲立即倒地。打擊用的物體反彈,從死者腦後飛出數米遠,以極快的速度從空中落下,沒有飄動感,不像是衣物等,看上去是一件重物。那麼誰是凶手呢?如果把那時的鏡頭止住,可以看見揮動的手臂接近劉春玲的頭部,一位身穿軍大衣的警察正好站在出手打擊的方位。疑點之二:演戲乎!滅火乎?新華社報導,王進東首先點燃火焰,四名警察立即取出滅火器,不到一分鐘,迅速的撲滅了火焰。在天安門自焚史無前例,廣場上沒有滅火器,警察也不會揹著滅火器巡邏,怎麼可能四個人立即拿出幾個滅火器,說明警察事先做好了準備。王進東右邊那個拿著滅火毯的警察,像是為了拍照而擺好了姿勢,沒有緊急撲火的運動感,顯得很悠閒。他拿的滅火毯是靜止下垂的,好像是個照相道具而不是滅火的工具。這樣的鏡頭、場面發生在整個突發事件一、兩分鐘以內,說明攝影記者和警察是事先有準備的,可能是在演戲。再仔細觀察一下,在王進東兩腿中間,還放了一個裝滿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在高溫下卻完好無損,可能是玻璃缸製作的,也可能是擺放在那兒,做為一個道具。疑點之三:真假王進東從官方提供的王進東自焚前的照片,可以看出王進東的臉頰消瘦,小骨架,而自焚的王進東卻是大臉龐,大骨架,齊刷刷的頭髮邊緣,比例失調的面部像是戴了假髮或面具。難道有真假兩個王進東?疑點四:破喉而歌?這四名傷員當中,都有不同程度的吸入性損傷,隨時都有窒息的問題。所以在搶救大面積的燒傷同時,最主的一條,我們馬上要做氣管切開,把呼吸道通暢。自焚者身上著火,周圍空氣溫度很高,當人吸入灼熱的氣體會燒傷聲帶和氣管。但是電視上,王進東卻能聲如洪鐘的叫喊;劉思影做了氣管切開,還能聲音清脆,底氣十足的接受採訪,令醫學專家感到費解。記者:妳到了什麼世界?劉思影:美好的世界。記者:美好的世界啊?劉思影:嗯。記者:那世界是什麼樣啊?劉思影:阿姨,我是這樣想的……疑點之五:郵報記者的發現劉春玲在自焚中死去,她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嗎?這個問題出現了疑點。著名的華盛頓郵報的記者菲利浦.潘(Phillip Pan),追蹤到她的家鄉開封,當地人說從來沒有人見過劉春玲煉過法輪功,她是外地來的三陪女。(播放完畢)主持人:剛才大家所看到的就是震驚中外的「天安門自焚案」,大家看到的一些疑點。今天我們的話題是「打壓法輪功的包袱,中共還能背多久」?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發表您的意見,或者是向我們現場的嘉賓提問。我們首先接一下明尼蘇達州劉蔚先生的電話,劉先生您好。劉蔚:安娜好,章天亮、楊景端好,我是《喚醒國人》的作者劉蔚,說到中共還能背負多久,過去十年法輪功學員和中國困苦的民眾堅持不解的講真相,中國民眾做什麼的問題已大部分給解決了,那就是結束中共的統治。現在中國的民眾就需要具體的辦法,為此,我們提出了「全國軍民起義的4項主張」:一、機槍並舉法;二、民眾起義法;三、全民學軍法(軍指的是軍事,不是指共軍);四、鄰近指揮權。我們相信13億人、多數人會贊同我們的主張,也願意13億人一人一票進行表決,當全國多數人在談論並表示認同這些起義主張的時候,共產黨會在一年之內就垮台,謝謝。主持人:謝謝劉先生,我們現在再接一下洛杉磯王女士的電話,王女士您請講。王女士:我覺得從共產黨統治中國六十年的歷史看,它是不可能做任何的反省,也不可能做任何政策的改變。記得胡溫新政開始的時候,還對它抱有一點幻想,但從他們執政以來,看起來他們完全繼承了毛澤東的極左路線。所以中國從共產黨統治以來,從反胡風運動、反右、大躍進、大饑荒、文革、六四、西藏問題一直到法輪功,我覺得它會把這個包袱背著,一直到它走向滅亡,所以我並不是很悲觀的想法,在它沒有走向滅亡之前,它不可能把這些包袱解下來的,它一定要跟它捆在一起走入歷史。主持人:好,謝謝王女士。主持人:各位觀眾,今天我們的話題是「打壓法輪功的包袱,中共還能背多久」,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發表您的意見。剛才有兩位觀眾發表他們的意見。我們現在再接一位觀眾朋友的電話,休士頓的汪先生您請講。汪先生:我是想說中國人的劣根性,很會坳。因為它不會退縮的,只要你是和平抗爭的話,永遠沒有用。台灣陳水扁也是很好的例子,他說他是合法的他也合法,你就不能說從監獄裡把他抓出來幹掉,所以他就讓你去亂。但是你去抗爭的話,幾個月下來或幾天下來、幾個禮拜下來,你就吃你的、喝你的、你睡和拉撒都成問題,久了你自然就疲了。他吃定你不敢武力造反,就讓你去搞。韓國的總統曾經問過,陳水扁像這樣的情況他怎麼能不下台,就是硬坳。我覺得共產黨也是一樣。共產黨你看它迫害中華文化、中國的傳統,它到今天還抱著馬列思想不放,它就這樣子硬坳,所以我覺得不用革命的手段是沒有辦法把它推翻的。主持人:謝謝汪先生。那剛才三位觀眾都發表他們的意見,能不能先回應一下剛才他們三位的意見。楊醫師。楊景端:我是覺得中共它作為一個本質上比較邪惡,崇尚暴力和謊言的這樣一個組織,的確是像觀眾朋友所說的,儘管法輪功學員明明知道它們的本質,明明知道它們有可能幹出什麼樣的事情,但是還是本著最大的善意,抱著最大的犧牲精神勸善,也就是「4.25」的上訪。希望共產黨能夠改邪歸正、希望它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確是給它一個機會,而且在這之後很多年來都是一直希望中共能夠放棄它的邪惡的本質,能夠改邪歸正。那麼你想修行是為了救度眾生,修煉的人他也是希望一個不好的生命、不好的東西變成好東西。所以法輪功學員從上訪到後來的反迫害,整個的過程都是這樣的一個過程。所以希望大家能夠理解法輪功學員為什麼這樣堅持不懈的去上訪、去講真相,表面上看他們是在反迫害,但實際上他們在勸善,希望共產黨不要做害己、害人,做禍國殃民的事情。主持人:那很多人說法輪功這樣做是為了喚醒中國人人性中好的一面,那麼都認識了共產黨之後,也許共產黨就被解體了也就不存在了。您怎麼看剛才幾位觀眾朋友的提問?章天亮:其實共產黨裡面的黨員,他們也有他們人性的一面,也就是說他們也是勸善的對象。其實法輪功學員在2004年之前就應該已經認識到共產黨的邪惡就是不可救藥的,但是還是一直在給共產黨機會。那麼到2004年的時候,我們看到大紀元時報開始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這時候的話就不再給共產黨這樣一個意識型態或者是共產黨這樣一個組織機會,而是把這樣的機會給了共產黨員。給了他們什麼樣的機會?就是讓他們通過退黨的方式達到一種自我良心的救贖。共產黨再怎麼樣的話是由黨員組成的,如果它的黨員都已經離開它了,那麼共產黨它這個組織的話也就和平的解體了。所以我其實比較同意剛才洛杉磯王女士的說法,她說共產黨打壓法輪功的包袱,包括其它別的政治運動的包袱會一直背到死,這個我們毫不懷疑。所以《九評共產黨》其實已經指出了這個問題。所以共產黨是不可改良的,但是我覺得休士頓的汪先生可能有點悲觀,他就是說好像只要你和平抗爭的話就永遠不會有結果,不是這樣的。我們看到就是說像古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迫害了300年的時間,你只要一直堅持下去就會有希望。因為我覺得就是說一個人他對這種信仰的堅貞,他不是說世俗的東西能夠改變的,剛才他提到說沒有吃、沒有喝,你過2天就疲了,那是因為你在爭取一個個人的利益。那麼有的時候你就想我為了這個利益我幹麼吃這麼大的苦,這個利益得不到就算了。但是那個信仰是不一樣的,因為信仰的話他爭取的是精神上的自由,所以他就是願意為這個信仰來付出,我們看到基督徒被迫害300年,為什麼能堅持?因為他就是一種信仰。中國古時候也有三武一宗滅佛的時候,為什麼佛教還能傳下來?就是因為他是一種信仰。所以說我覺得法輪功他做為一種信仰的話,他的這種生命力是非常旺盛的,他肯定會長過共產黨的。我們覺得共產黨現在已經到了一個風雨飄搖的時候了。楊景端:其實我還想說,就是說很多人認為要暴力革命或什麼的,其實你想想,共產黨它就是暴力的老祖宗,它就是搞暴力、謊言,你幹這些東西你是幹不過它的。但是恰恰是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讓它日子越來越不好過,那就說明你真正必須要解體共產黨或者你必須有一個更高的道德的準則才能夠達到這樣一個作用。主持人:我們先接兩位觀眾朋友的電話。第一位是紐約何先生,何先生您請講。何先生:主持人好。主持人:您好。何先生:為什麼這個共產黨要鎮壓這個法輪功,我記得去年關貴敏先生在電視台講過,他跑過世界很多地方,中國人是一盤散沙。那麼這個一盤散沙是共產黨最歡迎了,看到4.25法輪功這些人在那裡上訪以後,看到法輪功的很齊心,不是一盤散沙,所以才要鎮壓,他就怕你們齊心。剛才嘉賓講,當時鎮壓因為江澤民是個獨裁,那麼江澤民都下台了,現在胡錦濤上台了,為什麼現在還要鎮壓呢?胡錦濤也是個獨裁。主持人:好。謝謝何先生。我們再接德國陳先生的電話,陳先生您請講。陳先生:您好,主持人好,兩位嘉賓好。我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就是說在江澤民時代有很多這個常委不贊同鎮壓,現在胡、溫兩位對法輪功的態度怎麼樣,還有第二個問題就是高智晟律師為法輪功說話,胡、溫兩位對高智晟律師態度怎麼樣,有沒有打算什麼時候釋放高智晟律師,這是我的問題。主持人:謝謝陳先生。可不可以請章博士先回答一下陳先生的這個問題。章天亮:當時江澤民鎮壓的時候,胡錦濤確實是不贊成鎮壓的。但是到胡錦濤做總書記的時候,這個事情就有一些變化。因為我覺得因為江澤民在鎮壓法輪功的這個過程中,使用的手段太殘忍了,犯的罪太大了。胡錦濤若是承認江澤民做的這個錯誤的話,結束的就不僅僅是江澤民的問題,不僅僅是江澤民個人政治生命的問題,還有共產黨整個都會因為江澤民鎮壓法輪功而被葬送掉。那麼我想人在利益當中的時候,有時候就很難權衡,就是說到底你是用你的良知來做主導,或者是說在這個時候你能夠果斷的拋棄共產黨,還是說要把這個罪惡延續下去。那麼在胡、溫剛剛上台的時候,江澤民雖然下去,但是他的這個勢力還很強勢,所以迫害法輪功的這個事情一直延續著。那麼等到江澤民勢力越來越弱的時候呢,就是這個事情已經到了病入膏肓不可挽救的時候,所以我想如果胡溫想要結束鎮壓的話,只有一種可能,就是他們能夠下決心拋棄共產黨,否則的話他們是不可能去結束這種迫害的。楊景端:我同意這樣觀點。共產黨就像是一個金箍咒一樣,罩在他每個人的腦袋上,他如果不拋棄共產黨的話,他無論想做什麼,他都做不成。主持人:那麼我們看在4.25的時候,法輪功學員是到國務院去上訪,等於還是相信政府,信任政府能夠去解決這個問題。那麼最近我們看這幾年來,法輪功學員開始傳《九評共產黨》這本書,而且就是勸人去「退黨、退團、退隊」。那麼這之間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呢?章天亮:其實這中間沒有什麼變化,法輪功從1996年當時,就是說中宣部副部長徐光春在光明日報上誣衊法輪功那天開始,一直到今天已經十幾年的時間。你看法輪功學員做了很多事情,比如說辦報紙或者辦電視,或者是做很多事情,包括法律起訴。其實概括起來就是三個字「講真相」,96年的時候他們就是說有幾十萬封信的群眾寫信給光明日報,後來這個事情就被停下來了。否則的話從96年開始,可能中共對法輪功大批判就開始了。那麼到97、98年一直到99年4.25都是這樣一個情況,只不過是法輪功去講真相,有的時候是面對面的,有的時候是通過媒體來做這個事情。到今天為止,到了2004年出《九評》的時候也是為了講真相,因為對共產黨這種邪惡,很多人還對它抱有幻想,比如說有很多人還有一種黨文化的思維,就是指望共產黨平反,或者指望共產黨內部出了某個開明的人士可以做些什麼樣的好事。但是法輪功學員也告訴世人,共產黨是沒有任何希望的。這麼多年以來,共產黨的迫害,它的罪惡已經到了不可饒恕的程度,因為有的時候並不是說一個大家讓一步的問題,而是在正義面前的話,必須要匡扶人類最基本的正義。所以說到了這一步的時候,共產黨是沒有什麼希望,因此法輪功傳《九評》也是在講真相。主持人:章博士談到了法輪功講真相,我們知道從4.25一直到現在,法輪功學員如果在國內講真相的話,風險是很大的,可能被抓或者被關到派出所,甚至被判刑或者被勞教、被虐待等等。那麼您覺得對法輪功來說,或者對中國人來說,甚至在國際上來說,講真相起到什麼樣的作用,它有什麼樣的意義呢?楊景端:其實法輪功學員他之所以是法輪功學員,就是因為他信奉「真,善,忍」這樣一個原則。「真是」什麼?講真話。政府褒獎的時候、鼓勵的時候,他說法輪功好;政府說要鎮壓的時候,他也在說法輪功好。他是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他都不會改變的。第二個就是「善」,善是什麼?善不是說你好我好大家好,善就是說這樣一個好的修煉方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事情,你一個國家要傾全國之力來迫害他,來禍害他,你犯了這麼大一個罪,你不是害人害己嗎?所以他有這樣一個善心善念在裡面,他當然是不顧一切的要跟你講。最後就是「忍」,很多人對這個「忍」字,有誤解。說你這個法輪功不是忍嗎?在家待著吧!人家誣衊你啦,說你不好啦,你就別吭聲,就算啦。他不理解這個「忍」的涵義,不是說你是為了保護自己忍氣吞聲。因為他修真、善、忍,他更多想的是別人,所以這種情況他的忍是放棄個人利益和舒適,甚至犧牲自己的生命,為了讓這麼好的一個修煉的功法,能夠讓所有的人,特別是那些還沒有機會認識他的人,體會他的人得到。所以在這種情況下,「真、善、忍」這樣一個念頭下,他才這麼做的。剛才天亮說的是無論是4.25上訪也好,到後來的講真相也好,到後來的傳《九評》促三退也好,他做的沒有別的,就是三個字「真、善、忍」。他完完全全是為了別人在做。主持人:好,我們再接下舊金山方先生一個電話,方先生您請講。方先生:我覺得你們評論員有些講話都不太公理,我覺得一個國家你要就維持著,你不要一再過分的傷害它。我生長在日本,我們沒有一個日本人在外面過分批評日本,我在韓國也待過,沒有一個韓國人批評自己國家。我想每個國家都有問題,美國更有問題,美國表示說是現在一家民主國家,完全完全都和我們一般想像都不一樣。主持人:好,謝謝方先生。聽懂您的的意思了。他剛談到說每個國家都有問題,中國有問題,美國更有問題,您能不能回應一下剛才方先生所說的意見。章天亮:方先生這個問題很有意思,說一個國家要維持它,不要過份傷害它,其實真正傷害我們國家的是共產黨,如果你要看共產黨的所作所為的話,共產黨的獨立政權之後,中國失去300萬平方公里的領土,一個是外蒙150萬平方公里,這是當時毛澤東割讓出去。而且毛的御用文人還在人民日報上寫了大量的文章,鼓吹外蒙獨立。再有一個的話,就是中國共產黨對中國人民的殺害,大概有8千萬到1億人是被共產黨迫害致死的,這個也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反人類的罪行。共產黨從領土到人民已經傷害夠嚴重了,其實更嚴重的是共產黨對我們文化和道德的破壞。今天大陸為什麼會出現毒奶粉?為什麼會出現那麼多的有毒食品?為什麼那麼多的孩子死在豆腐渣工程,在四川地震,多少個孩子被豆腐渣學校壓死。因為什麼?就是因為人道德不行了,道德敗壞了。這些事情其實不用別人告訴你,你自己難道不知道做一個毒奶粉,會吃死人嗎?他為什麼敢做,就是因為在共產黨這種沒有任何約束,放縱人惡的一面,讓人不擇手段去致富。同時,共產黨本身又是黑社會性質的這樣一個組織,縱容人惡的一面。我覺得這是共產黨對中國人民造成最大傷害的地方。所以當法輪功指出共產黨這些罪惡的時候,並不是為了仇恨,也並不僅僅只為了爭取個人權益的問題,我覺得深層原因是框扶正義,就像剛才楊景端醫生講的,完全是為了別人好。所以方先生如果去看一看共產黨罪惡的話,你就會知道法輪功學員才真正在維護這個國家,在愛護這個民族,也在傳承我們的文化,重建我們的道德。楊景端:對,我也是這麼想,因為方先生看來就是說,我們實際上在這裡批評的是共產黨的政策和共產黨對迫害中國人民的這樣一個做法,並不是在批評中國或中國這個國家,因為我們愛護這個國家,所以我們要把共產黨在這個國家對這個國家的人民,對這個國家做的有害的事情,我們要把它揭露出來,所以我想我們這樣做呢,是真正的愛護中國。章天亮:其實我覺得從法輪功十年的堅持,我們真的看到了一個希望,就是中國人是有良知的,中國人是有勇氣的,中國人是能夠堅持自己的信念的,中國人是可以堅守自己的道德的。前兩天我看到明慧網上公布法輪功的一個網站,公布了明慧網對國內法輪功學員一些情況的統計,我真的非常感動。因為在共產黨這樣一個嚴厲的制度下,哪怕當時在「六‧四」之前百萬人天安門大遊行,「六‧四」槍聲一響起,三天之內所有人銷聲匿跡,基本上聽不到反抗的聲音。但是法輪功經過十年的迫害,在今天依然屹立,明慧網上說每天大陸就有4千萬的人可以直接看到明慧網的消息,大陸有20萬個的真相資料點,每天都在運作,不斷的把真相傳播出去,讓周圍的人能夠看到真相,所以我覺得在十年的過程中,我們看到共產黨越來越衰弱,真理的力量已經越來越清楚的顯現出來。主持人:您認為法輪功對中國人,乃至世界有什麼樣的影響呢?楊景端:我覺得法輪功學員所提倡的和提供的,恰恰是中國社會和乃至於全世界需要的一個方向。今天的世界為什麼有這麼多的問題?就是因為他們背離了「真、善、忍」這樣的一個道德準則。主持人:好,謝謝二位,今天我們是一個關於4.25的特別的節目。非常感謝各位收看我們這一期的節目,如果你有什麼意見的話,也可以寫我們的反饋郵箱jiuping_feedback@ntdtv.com,謝謝各位的收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