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還原歷史 4.25中南海大上訪(上)(【特別節目】)

【新唐人2009年4月26日訊】【世事關心】(98)【特別節目】還原歷史 4.25中南海大上訪(上)

1999年4月25號,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彙集在北京的國家信訪局所在的府右街和西安門大街附近。事件的發生地點緊鄰中共的政治中心――中南海,所以後來被稱作“4.25事件”,也被稱作“中南海事件”。這一事件並被認為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導火索。法輪功學員為什麼要聚集在中共的政治心臟附近?他們有政治訴求嗎?“4.25事件”是導致中共下決心剷除法輪功的根本原因嗎?今天,讓我們回到10年前的4月25號,看看那一天到底發生了什麼?它為什麼會發生,這一事件的發生,對於當時和今天的中國,又意味著什麼?

大法開傳各界褒揚

「今天一大早,上海體育中心人頭攢動,本市近萬名愛好法輪大法的煉功者會聚一處進行推廣表演。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師父于92年向社會公開傳功講法,受到廣大群眾的歡迎。六年來,此功法以煉功時不受場地、時間的限制以及無需意念引導等不同於其他氣功的全新內容令人耳目一新,獨樹一幟,到目前為止,包括港、澳、台在內的全國各地都有了自發性的群眾煉功組織,並傳遍歐、美、澳、亞四大洲,全世界約有一億人在學法輪大法。這是本台記者報導的。」

這是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大法之前,上海電視臺1998年12月播出的一段新聞。今天很多人看到這一段新聞的時候,也許會大吃一驚。事實上,一直到1999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大法之前,法輪大法不但在中國大陸廣受歡迎,中共政府部門、甚至是政治局高層也對法輪功早有了正面的瞭解——儘管這其中有一部分中共官員一直想利用法輪功製造事端,從而為自己撈取政治資本。

1992年5月13日,李洪志先生在長春開辦第一期法輪功學習班。隨後,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向李洪志先生頒發了氣功師證書,1993年又向北京的法輪功研究會頒發了「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直屬功法登記證」,正式表明法輪功研究會的類別為「學術性團體」,業務範圍分為「理論研究,普及功法,諮詢服務」三大項,活動地域為全中國。

1993年8月31日,公安部所屬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致信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對李洪志大師表示感謝,感謝李洪志先生為全國第三屆見義勇為先進分子表彰大會的代表免費提供康復治療。1993年9月21號,中國公安部主辦的《人民公安報》刊登報導《法輪功為見義勇為先進分子提供康複治療》,稱公安部見義勇為先進分子「經調治後普遍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1993年12月27號公安部所屬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授予李洪志先生的榮譽證書。1993年12月在93年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上,李洪志先生獲博覽會最高獎「邊緣科學進步獎」和大會的「特別金獎」,以及「受歡迎的氣功師」稱號,在該屆博覽會上李洪志先生是榮獲獎勵最多的氣功師。

1998年下半年,以喬石為首的部份全國人大離退休老幹部,根據大量群眾來信反映公安非法對待法輪功煉功群眾的問題,對法輪功進行了一段時間的詳細調查、研究,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於年底向江澤民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

國家體育總局也於1998年5月對法輪功進行了全面調查瞭解。9月由醫學專家組成的小組為配合此次研究,對廣東12,553名法輪功學員進行表格抽樣調查,結果表明祛病健身總有效率為97.9%。同年的10月20號,國家體總派到長春和哈爾濱的調研組組長發表講話說:「我們認為法輪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錯,對於社會的穩定,對於精神文明建設,效果是很顯著的,這個要充份肯定的。」其間,大連、北京等地對法輪功功效的民間調查也得出了一致的結果。

1999年2月,美國的一家權威性雜誌《US News and World Report》發表文章談到了法輪功在健身方面的好處:「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說:‘法輪功和其他氣功可以使每人每年節省醫藥費1000元。如果煉功人是一億人,就可以節省一千億元。朱鎔基對此非常高興。國家可以更好地使用這筆錢」。外界認爲,中共在1999年4.25萬人上訪之前,並不了解法輪功,這其實是中共爲了開脫責任故意造成的一種誤解。

法輪功在祛病健身方面的奇效,在提升社會道德水準的巨大作用,以及在修煉其他方面超越人們常規思維的事實,讓許多人改變了固有的觀念,甚至跳出了原有意識形態的框框重新看待宇宙人生。然而,中共畢竟是一個依靠嚴厲控制全民意識而維持的政黨,絕對的唯物主義是中共意識形態的根本;法輪功在中國大規模的迅速傳播,也引起了中共的高度警覺,從而被中共視為在意識形態領域有可能的挑戰力量,這為日後大規模的迫害埋下了導火索。

風雲突變 山雨欲來

1996年,中宣部副部長徐光春召集十個中央大報的總編開會,要光明日報刊登詆毀法輪功的文章,並要其他各大報轉載。隨後,中宣部管轄的新聞出版署向全國各省市新聞出版局下發內部文件,以「宣揚迷信」為由,禁止出版發行《轉法輪》、《中國法輪功》等法輪功書籍。

1998年7月,公安部一局發出公政[1998]第555號《關於對法輪功開展調查的通知》,先是把法輪功定罪為「邪教」,緊接著又提出:「要掌握活動內幕情況,發現其違法犯罪的證據,各地公安政保部門要深入開展調查。」

但是,羅幹的兩次「調查」,還是對一些地區的法輪功修煉者造成了嚴重傷害。

比如,遼寧省朝陽市公安局,向所屬公安部門發出《關於禁止法輪功非法活動的通知》,導致有的法輪功輔導員被數次罰款,累計金額達4000多元。有的不給收據單,有的只給白條。由此引起40多人到公安部上訪;1000多人聯名投訴朝陽公安局侵害公民的合法權益。

1998年7月21號,公安部一局再次向全國公安部門發出《通知》,再度引發新疆、黑龍江、河北、福建等地基層公安部門強行驅散煉功群眾,並對這個修煉群體展開一連串的非法抄家,私闖民宅,沒收屬於個人的私有財產等侵犯人權問題。

因為羅幹等人執意想打壓法輪功,圍繞法輪功的政治空氣也越來越敏感。在這期間,既有敢講真話、正面支持法輪功的媒體記者、政府官員;也有見風使舵、乘機大撈政治資本的小人利用各種機會誹謗、誣衊法輪功,為日後的全面迫害制造事端。

科痞開道 顛倒是非

何祚庥因為無法繼續在北京刊登誣衊法輪功的文章,就到天津教育學院的雜誌上,於1999年4月11日發表了《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一文,暗示讀者修煉法輪功會出大問題,甚至導致亡國。許多法輪功學員感到,如果不能澄清事實,不但學員們的合法煉功權利會受到威脅,煉功群眾還可能被別有用心的政客硬拉入骯髒的政治鬥爭中去。

於是數千名法輪功學員自發陸續前往編輯部釐清說明事實。4月23日,天津市突然出動超過300名的防暴員警,不但驅散自發前往編輯部的法輪功學員,還毆打逮捕了45名法輪功學員。天津市政府也表明,鎮壓是北京的命令,並鼓勵他們去北京反映情況。

震驚世界的「4.25」事件自此拉開了序幕,這一事件深深影響了此後的中國社會。在下集節目中,我們將向您完整呈現1999年4月25號在中南海全面展開的這一歷史性事件,並深入探討這一事件對中國社會在政治、法律和道德層面的深刻影響。

(上集完)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