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貫通三才的神器--古琴(上)

【新唐人2009年5月2日訊】世事關心(99):貫通三才的神器--古琴(上)

主持人:1977年9月5日,美國發射了“旅行者1號”太空探測飛船,到茫茫宇宙中尋覓知音。飛船的側面各用幾枚精製螺栓固定著一個鋁制封盒,盒子裏裝有一個瓷唱頭、一枚鑽石唱針和一張直徑12英寸的鍍金銅質唱片。這張唱片是地球人帶給外星智慧生物的禮物,稱為“地球之音”(The Sounds of Earth)。在這張60分鐘的金唱片上需要選出能代表地球上人類最高水準的音樂。當時被推薦的有德國的巴赫、 貝多芬,俄國的柴可夫斯基等西方古典音樂家的作品。一位美籍華人推薦了中國的古琴曲《流水》。在27首選出來的樂曲中,最先確定入選的是《流水》。專家們一致認為這首古琴曲表現的是人和自然、宇宙交融的思想,而不是征服世界、駕馭宇宙。

那古琴是一種怎樣的樂器,古琴音樂又是一種怎樣的音樂呢,使得它能代表人類最傑出的文明出征宇宙?這就是我們接下來要關注的內容。

旁白: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君子的藝術修養被概括為琴、棋、書、畫四個方面,即是所謂“君子四藝”。這既是中國古代教育理論中的審美教育和藝術教育的內容,又是文人士大夫們交遊、結友的重要途徑。音樂的修養在古人心目中具有極端重要的位置。孔子曾說:“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論語-泰伯第八》),音樂的成就,標誌著人格的成就。所以琴、棋、書、畫四藝中,以琴居首。這個琴,就是指七弦古琴

旁白:古琴的發明有一個美麗的傳說,相傳中華民族的祖先伏羲巡視天下,到西山桐林,見鳳凰落於梧桐之上,輔佐他的木神句芒向伏羲進言,鳳凰是有德的神鳥,它所棲息的樹也必然是非比尋常的靈木,可伐取此木制做樂器。伏羲聽此言大喜,向那株梧桐施禮一拜,說道:“皇天降祉,施民以樂”。然後令人將此梧桐截為三段,取中間一段浸在清水長流之中八九七十二天,然後請妙手神工打製成琴,於是人類有了音樂。

後來,西王母在天宮瑤池宴請天神,特取來伏羲所創造的樂器當場演奏,諸神因在天宮瑤池見到這物件,故稱其為“瑤琴”。

文昭:正體漢字的“樂”字,就是木上張絲,絲間留白。就是古琴這個樂器的會意字。古琴是個很有意思的樂器、同時含有深意,從它的外形、聲音、音樂風格都具體而微了體現了道家的宇宙觀。琴長3尺6寸5分,合一周天365度;前闊八寸、後寬4寸,合4時8節之數。琴上共有13個徽記,是音位的標誌,像征一年12個月,加閏月共13個月。從上到下各部位的名稱是:額、腰、足,像征一個人的體形。整個琴體是個狹長的音箱,背後有兩個音孔:叫龍池、鳳沼,因為池、沼是天地間靈氣彙集之所在。古琴最早只有五弦,分別是宮、商、角、止、羽,表示土、金、木、火、水五行。就是現在所說的:哆、瑞、咪、索、拉, 沒有“發”和“西”。後來文王又加一根弦“少宮”、武王加一根弦“少商”。這樣琴的音樂表現力就大大提升了。這種七弦的制式就延續下來,幾千年來未有改變。雖然後來九弦、十弦的改良,但一直沒有流行開來。所以古琴又稱為“文武七弦琴”

主持人:這樣小小的一張琴上就體現了天文、地理、人體、五行這麼多的文化元素,可以說是“法天象地”的一個小宇宙,僅從外形上講,它就超出了一個樂器“發聲”這個簡單的用途,而是彙集了許多意義於一身的一個文化載體。而且,它不僅在外形上象徵了天、地、人三才。在聲音上也有體現。

文昭:古琴有三種基本的聲音形式。一種是右手撥弦所產生空弦的聲音,比較厚重,叫散音,也叫“地音”,象徵大地。象名曲《高山》,一開始的幾個音節,為了表達高山厚重安穩,就是以散音開始的。(演示一下);第二種是泛音,右手撥弦,左手輕輕的觸摸琴弦,這種聲音清空靈,又稱為“天音”。古琴曲經常以泛音開始、並以泛音終結。比如名曲《鷗鷺忘機》(演示一下)。第三種是右手撥弦,左手在琴弦上滑動,這可以說是“天地人和”,代表“人”與“和諧”的那一部分(演示一下)

關於古琴的發明,除了伏羲制琴之外,還有另一個傳說。就是由上古時代的帝堯所發明,帝堯制琴以後,由於人間有了音樂、人們的情感和行為能通過音樂加以影響和薰陶,天神十分高興,就傳授了帝堯一首琴曲,叫《神人暢》。這首琴曲一直流傳至今,可以說是現存的傳說最久遠和最古老的音樂了吧。

《神人暢》,顧名思義,就是神與人皆得歡暢,琴曲的名稱直接就是天人合一這個思想的體現。由於是來自神傳的,天上來的,所以這首曲子一開始大篇幅地使用泛音,就是天音,清靈活潑。(演示一下第一個樂章)

主持人:古琴作為中國最為古老的彈撥樂器,在幾千年的流傳過程中它的外形、製作的工藝、樂器性格基本沒有什麼變化。現存的琴曲有三千餘首,從南北朝至明清,流至今的琴譜百餘種。它承載著歷代文人的喜、怒、哀、思;圍繞著她,有種種的傳奇、人物故事和雅聞逸事。

旁白:最為膾炙人口的當屬伯牙子期,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故事。這個故事最早記載在《呂氏春秋-列子篇》中,俞伯牙和鐘子期是好朋友,伯牙是琴中國手,鐘子期琴也彈得很好、更善於領會琴曲的意境。伯牙給子期彈琴,一曲終了,子期說:“峨峨兮若泰山”;伯牙再撫一曲,子期聽後說:“洋洋兮若江河” 後來,鐘子期去世了,伯牙悲痛異常,將自己心愛的古琴也摔碎了,從此不復彈琴,表達了對失去 知音的強烈痛惜之情。

文昭:《高山流水》原為一首曲子,但最遲在唐代的時候就分為〈高山〉和〈流水〉兩曲。其實還有人們經常談到的《陽春白雪》也是這樣,後來分為《陽春》和《白雪》兩首。人們熟知〈高山〉這支曲子是因為伯牙子期的故事,但實際上《高山》是用音樂的方式演繹《詩經-小雅-車轄》:“高山仰止,景行行之,雖不能至,心嚮往之”。是借用高山這個物象,表達崇高品德的嚮往。雖然我達不到那麼高層次,但我內心一直景仰、追尋。在中國文化中詩歌和音樂密不可分,詩歌、詩歌,它既是詩又是歌。是歌就是用來唱的,就要有伴奏。用什麼伴奏,就用這個古琴。所以《詩經三百篇》,其詩留下的都是唱詞,伴奏的音樂都失傳了,這是一個很大的損失。

主持人:中國的音樂和書法、繪畫一樣,非常強調意境,強調氣、韻,強調領悟。伯牙和子期的故事之所以這麼膾炙人口,不是僅因為伯牙彈琴旋律優美,更因為他們心意相通,能夠領會音樂的意境。那個韻和意境是如何通過古琴來表達的呢?

文昭:人們常講弦外之音,琴弦之外還有什麼聲音呢?就是指這個韻。音樂和意境之間有個聯繫,就是韻。大家看(演示),我右手撥弦所產生的聲音是實音,而左手在琴弦上滑動所產生的就是韻,也是虛的音,這就是中國美學“虛實相生”這個範疇在音樂上的具體表現。

而意境應該是在“虛”的那一部分裏,而不是在“實”的那一部分裏。

古琴重韻、而不重聲;重意、而不重形;重虛而不重實,這都是道家的性格。我記得美國神韻藝術團的李維娜老師在講解中國舞的時候說,演員開始的時候是訓練節奏感1、2, 1、2,對動作的位置要求精確,後來就加了很多過程中動作。過程就講求圓潤,欲前先後、欲左先右。想往前,要先從後面過;要往左,要先從右面過,這個過程中就出了韻味了。在音樂中也同理,這種滑弦的聲音,在西洋音樂中是比較忌諱的,可是古琴的妙處就在這兒,因為左手在弦上滑動,在這個過程中,一些手上的小動作就帶出了韻味。

旁白:《尚書》中說:“舜彈五弦之琴,歌南國之詩而天下治”,可見古琴最早是五弦,後來演變為七弦。從先秦時起,古琴就主要在士、及以上階層中流行。從春秋戰國時起,古琴的獨奏音樂就有了很強的表現力。當時比較有名的琴師有衛國的師涓、晉國的師曠、鄭國的師文、魯國的師襄等,是當時極有造詣的職業藝術家。聲律在古人心目中有神聖意義,由於宮、商、角、止、羽五音對應土、金、木、火、水五行。所以對音樂的深徹領悟也就等於宇宙奧密的領悟,能帶來“感通天人”的神妙。

文昭:古人把一個完整的8度分為12個半音,稱為“12律呂”,對應一年中不同的節氣,這樣音樂和曆法就直接聯繫在了一起,音樂也就被賦予了特殊的意義,成了和宇宙氣息溝通的媒介。《千字文》開篇就說:“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張。寒來暑往,秋收冬藏。閏余成歲,律呂調陽”。《千字文》是蒙學著作,小孩子以前都是要背的。“閏余成歲”指曆法;“律呂調陽”,就是指12律呂,就是指音樂了。在古人眼裏,音樂和曆法有同樣的意義,聯繫在一起。“律呂調陽”是說音樂能溝通天地之氣,達到和諧的結果。

旁白:《列子》中有一個故事,說:師文找魯國的師襄學琴,學了三年也沒能彈成一首曲,師襄說:“看來你是天生的音盲,沒什麼天份,回家去吧。”師文說:“老師,我之所以彈不出曲調,不是因為手笨,而是沒有領會音樂的內涵奧妙。不得之於心,不應之於手。請您再給我些日子吧!”

過了些時日,師文再次找到師襄,說:“我已經領會了音樂的內涵奧妙,請讓我演奏吧”。於是他隨心彈奏起來,他先是扣響“商弦”以召南呂,就是代表8月的那個音律,只覺琴聲挾著涼爽的秋風,似乎草木都要成熟結果了。

接著他又撥動“角”弦以奏“夾鐘”,就是代表2月的那個音律,隨之又好象有溫暖的春風在遊蕩,引來一片花紅柳綠,一派春意盎然。

然後他又撥動“羽弦”奏響黃鐘,就是代表11月的那個音律,不一會兒,竟使人感到箱雪交加、江河封凍,一派肅殺景象呈現眼前。

再往下,他又叩響了“止”弦以奏“蕤賓”之音,就是代表5月的那個音律,又使人仿佛見到了驕陽似火,堅冰消融。

最後他叩響了五音之首的宮弦,總其四弦,使其與其他四弦產生和鳴,頓時“景風翔、慶雲度、甘露降,醴泉湧”。一派天人合一,生機勃勃的景象。這時早已聽得如癡如罪的師襄興奮異常,當面稱讚說:“你的琴真是演奏得太美妙了!即使是晉國的師曠彈奏的清角之曲,齊國的鄒衍吹奏的律管之音,也無法與你的琴聲相媲美呀!他們如果能來此地,我想他們一定會帶上自己的琴瑟管簫,跟在你的後面當學生哩!”

主持人:喜、怒、哀、樂是人的情緒;春、夏、秋、冬是天地自然的情緒。喜、怒、哀、樂是人體氣息的流動;雨、雪、風、霜是天地間氣息的流動。音樂如果能感人,當然就能夠感天;音樂能夠調節人的心志,當然修煉到很高層次時,就有為天地協理陰陽的神奇造化。這就是古人天人合一的邏輯。正因為此,音樂與推演陰陽的曆法,在古人那裏是等量齊觀的。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