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大流感如何牽動國內外政局

主持人:各位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甲型H1N1新型流感向全球蔓延。短短兩個星期,世衛就已經把警戒層級提升到了第五級,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大流行。在科學技術高度發達的今天,為什麼一個小小的病毒株一出世,就可以搞的天下大亂。那麼甲型流感對現在世界的經濟、政治和外交領域,是不是已經造成了影響呢?對於新型流感的蔓延,中國是不是做好了準備?從歷史上來看,大瘟疫的流行有可能改變人類發展進程嗎?我們今天請資深評論員李天笑博士為我們做分析和評論。天笑博士您好李天笑:主持人好。主持人:當人們還沒有從全球的經濟危機中喘過氣來,現在來勢洶洶的H1N1的新型流感又已經開始席捲全球了。到目前,新的這個病毒的發展趨勢是否有了緩解的跡象呢?還是說世衛組織有可能還再進一步的提高警戒層級?李天笑:現在總的情況來看,現在仍然是向北美之外發展。但是問題在於現在主要的疫情和病例集中在北美。全世界現在已經擴展到17個國家,證實的共有787 例,死亡是20例。目前墨西哥、美國、加拿大,加總起來占整個已證實案例的94%。也就是說目前案例集中在北美。但是世衛訂的這個五級的涵義是說,流感會繼續大發生的規模。所以只要他的警戒沒有撤銷之前,這種可能性都是存在的。為什麼現在講美國和墨西哥病情有所緩解呢?昨天美國的衛生部長出來說,一般來講美國每年大概都有20萬人感染流感,其中有3萬6千人死亡,這個比例是比較高的;現在按照美國來說,160人感染甲型新流感,只有1個人死亡,1/160的甲型新流感的死亡率還低於一般的流感。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美國感到並沒有想的那麼可怕。問題就在於現在這個病毒的發展以及毒性的變化等等,在第一階段是很難預測的。世衛組織也估計全世界會有1/3的人感染,大概會有700萬到1千萬人死亡。當然這是在一開始的時候的預計,後來會根據疫情的發展進行修改,但是總的來說,我想不應該放鬆警戒。主持人:我想最主要是對這個病毒到底是怎麼產生的?它會發生怎麼樣的一些突變,可能對這方面的認識還是有限。李天笑:現在的情況就是說,各方面的病毒專家、還有各種免疫專家、生物學家包括農業畜牧的傳染流行病的專家,都在進行各種各樣的解釋。但現在問題是這個病毒本身是一種新的病毒,既不是說原來所講的在豬身上流傳的這種病毒,也不是禽流感,也不是單純的人類病毒,它是三種病毒合成的,具有這樣一種特徵,所以是新的病毒。現在情況是世衛組織講要到4個月到6個月才能夠發展研製出疫苗。但3個月以後,到底是什麼情況,現在還很難預料。主持人:到現在為止,讓我們感到比較慶幸的就是中國還沒有傳出來有案例感染的報導。這次好像是從高層的胡溫都表現得是非常的重視,而且衛生部長陳竺還出來貢獻了防流感的一個秘方就是茴香燉豬肉。從媒體上來說,好像也是做了很充分的準備,老百姓好像不用這麼擔心這個流感。可是另外一方面,香港的病毒專家管軼反而說,如果這個病毒一般要是到了中國的話,那就肯定會發生大流行。他為什麼是這樣的一種論調呢?李天笑:到底現在中國有沒有案例?到現在為止,這是一個懸案。但至少來說,如果香港是中國的領土,至少中國加上香港這樣應該是有1例。現在情況是在香港這個班機上,在上海方面已經有48位旅客被隔離觀察,廣東有41例、香港有13例。這個當中會不會被證實是有A型的新流感,這個很難說。那麼我想管軼所講的是,一旦新型流感發展到中國大陸以後,因為大陸基本衛生設施特別差,特別是在基層。所以疫情流行的可能性就要比發達國家情況要更嚴重。主持人:再加上人口特別密集。李天笑:第二個,現在中國政府就是採取一些措施,比方它在機場還有其它公共場所,特別是機場對外用各種測試查得非常嚴。但是對內,它卻查得比較鬆。中國前階段就發生過一些疑似病人的案例,世衛組織也知道,但中國並沒有做出更進一步的說明。主持人:中國基本上是否認的。李天笑:基本上是否認在國內有病例出現。它把著重點放在它的形象工程跟宣傳上面。主持人:什麼叫形象工程?李天笑:就是現在中國的外交部、農業部、衛生部,還有各種媒體大力宣傳是兩點,一個就是中國到現為止,沒有1例新流感發生。主持人:沒有疑似病例。李天笑:再有一個,這是從外面傳來的,從墨西哥這裡傳來的。在這種定論的情況下,就很難讓老百姓感到危機,所以就沒有危機意識,認為病毒離我們這裡很遠的。甚至有的醫生、護士都這麼看,都這麼想。那麼問題就有些嚴重。至少你沒有防護措施,這是人的心裡狀態。比如說我很注意,出去時要戴口罩,回來的時候要洗手等防禦措施。再有一個,實際上在北京已經有2例疑似病例,已經住院隔離了。但是政府對此封鎖消息,對外來說基本上都不談。去調查的話,人家也不談這個事情。這個情況跟SARS初期的情況有所相似,但是我們現在不能肯定,中國是不是有,目前情況還是不明。所以在這一點基礎上,如果不明的話,我想對民眾的健康,及整個瘟疫的流行能不能制止,這是不利的。主持人:SARS是因為隱瞞了疫情,這個後來也被證實了。但是就是因為有了那件事情,而那件事情給中共當局實際上造成很大的被動。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反過來講,這一次的瘟疫,中共的什麼人還敢去冒天下之大不韙,再一次的去隱瞞這個疫情嗎?這種懷疑難道有什麼根據嗎?李天笑:我想這個懷疑本身應該是有根據的。首先中國政府並沒有說明這些疑似病例根本的原因在什麼地方,是不是由這個病毒所產生的,這個沒有調查。那世衛組織說:如果是你們中國政府要求我去調查,我會調查。但中國政府沒有要求它調查,所以世衛就沒有調查。這個問題就是一個懸案,到現在為止沒有結果。再有一個,就是前一階段有大量的死豬,比如在陜西及其他福建、兩廣、安徽等地,都有死豬。那麼這個死豬,中國政府講,死豬本身都沒有問題,可以吃。所以政府官員現在就是吃豬肉,就像毒奶粉時候喝奶,哈爾濱毒水的時候喝水。就是這種情況,就給社會上造成一種印象,就是中國還沒有病情在傳,這個本身也是人們加劇懷疑的原因之一。因為SARS的時候也是這樣,那個時候張文康講,可以放心的在北京工作,北京沒有SARS,後來證實是假的。現在也是這樣,那麼老百姓有理由懷疑。再有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就是中國工程院一個院士陳煥春,他是中國很有名的一個家畜傳染病學專家。那麼他在參加北京會議之前,他就談到說他和他的團隊已經非常關注研究了這個問題,而且也研製出了疫苗。那麼很有趣的就是這個事情,後來新華網就有一篇三頁的報導,那麼在這裡面非常詳細的談到這個疫苗的形成,怎麼從豬到人之間傳染的問題。但是到了第二天,很多的媒體再去追查他的時候,他就完全否認,說是因為當時電話聽不清,講錯了!這就非常有趣,他在採訪的時候,講出這麼多跟疫情相關的進展情況,然後第二天又突然否定。到底是受到了政治上的壓力反悔了呢?還是他本身造出來的?或者是隨口說的?是不是真的沒有聽清楚?這就引起人的懷疑,所以說現在的事情懷疑是有根據的,到底有沒有還沒有得到證實。主持人:這個流感其實還帶來了一件好的事情。台灣就是因為這次流感使得有機會成為世界衛生大會(WHA)的觀察員,這是台灣一直以來爭取了很多年都沒有能夠得實現,而這次卻有機會,被台灣認為是一次外交上的突破。您怎麼來評價這件事情呢?李天笑:我覺得對台灣來說,他們可能會覺得是因禍得福,因為台灣連續12年來爭取到世衛組織當觀察員,但是沒有機會,這次列席世衛大會觀察員,對台灣來說,他認為是可以為自己爭取國際空間獨立的地位得到某種程度的承認。但是這裡面有幾個原因:一個是實際上這次台灣的要求,中共是同意的,為什麼呢?第一個原因是馬英九政府跟現在中共主要著重經濟上和貿易上的連繫,政治上的馬英九的調子逐漸放低;再有一個是世衛組織的總幹事陳馮富珍,實際上是中共花了大量的金錢極力推薦進去的。胡錦濤甚至親自給這些組織裡面的成員寫信,所以能夠把她推薦上去。這樣的話陳馮富珍這次讓台灣進入世界衛生大會是得到了中共的默許,這也就是統戰的一部份,而外界的評論基本上都是這麼認為。主持人:您們常提到1918年的大瘟疫,從歷史上來看的話好像這種大瘟疫對社會的發展進程,對於政治經濟各方面,會有什麼影響?李天笑:這個影響是很大的。尤其在歷史上瘟疫往往是改朝換代,甚至是文明轉換替代的一個媒介。主持人:改變歷史進程。李天笑:對!比方說當時的東羅馬帝國的時候,因為一次瘟疫整個崩潰了。另外在明朝後期李自成那時候也是有瘟疫;另外還有古希臘也是綜合了各種各樣的瘟疫,使得古希臘文明的衰弱,然後轉換成一種新的文明。特別是在古羅馬,當時兩次傳染病造成古羅馬衰弱最後滅亡等等。這個實際上說明瘟疫本身它造成的影響,要比其它的天災人禍,比方說戰爭對人類造成的影響更大,特別是社會制度的變遷。從這次墨西哥的情況來看,墨西哥馬上要面臨中期大選,墨西哥現在的執政黨能不能真正在這次的疫情應對當中做的好,也是一個關鍵點。當然這次世衛組織它比較透明,這點受到國際上的公認。但是特別在中國現在的情況下,中共政權因為之前有SARS的前科,在這個情況下,世界和中國人民都在觀察中國政府在這件事情上會採取什麼樣的態度?是不是非常透明的讓世衛組織跟它連繫?會不會向老百姓講清目前疫情的發展狀況,採取有效的措施?特別是在基層在農村地區怎麼樣來控制疫情的發展?我想這些方面,世界上認為中共政權主要著眼點還是在政權本身,能否保住它今年不會通過瘟疫本身造成一種對社會危機的綜合的爆發。因為對今年中國是一個特殊的年,叫做抗議的多發年,因此我想中共在這次瘟疫當中,它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以及老百姓對它的態度,這些對中共政權的穩定有很大的關係。主持人:不管怎麼樣,我們還是希望這種瘟疫不會對人的生命造成太大的損失。非常感謝您的分析,我們節目時間也到了。各位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節目,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