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直播】解開法輪功洪傳世界之謎

【新唐人2009年5月17日訊】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熱線直播節目。5月13號是法輪功傳出世界第17個年頭,也是世界法輪大法日的 10週年,還是法輪功的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華誕。自從1992年法輪功在中國傳出以來,至今已經有一百多個國家、不同種族、不同背景、不同年齡和族裔的人都在修煉法輪功。那麼法輪功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功法,為什麼有這麼多的人修煉法輪功?而且為什麼被這麼多人接受,法輪功都是一群什麼樣的人?那麼在今天的節目中,我們請了3位嘉賓和大家一起來分享他們的感受和看法,歡迎打我們的熱線來發表您的意見:熱線號碼646-519-2879、中國大陸的免費號碼4007087995-8991160297,您也可以通過Skype和我們聯繫 RDHD2008。首先向各位介紹今天現場的3位嘉賓,第一位是法輪功的發言人張而平先生,另一位是中國和平負責人唐柏橋先生,另一位是精神科醫師也是法輪功學員楊景端醫師,您們好。法輪功從1992年在世界上傳出,到現在已經都17年了,在1999年之前,中國大陸有很多人煉,我們在公園也都能看到他們在煉,而且有很壯觀地煉功場景。 1999年之後,中共開始打壓法輪功,形勢就完全不一樣了。但我們看到的是更多的法輪功學員在街頭發傳單,在中國大陸發資料或在海外進行退黨活動甚至是神韻的演出。那我想問一下,為什麼在這樣不同的環境下,現在仍然有越來越多的人走進法輪功,而且過去很長時間煉法輪功的人也都這樣堅持不懈呢?楊醫師。楊景端:我覺得首先因為法輪功是一個非常好的性命雙修的功法,不管你是什麼樣的文化背景、什麼樣的社會階層、出於什麼樣的原因,當你接觸了法輪功以後,特別是通過親身的體驗,感受到各方面的好處之後,那麼他就成為你生活的一部分,你就很難放棄他。至於說為什麼在中共打壓以後……因為實際上在中共打壓的過程中,恰恰讓法輪功正的、好的、善的一面體現出來了,也把中共邪惡不好的一面暴露出來,那麼對於親身體驗過法輪大法的好處的人,他就更加珍惜這樣的機會。所以在整個過程中,可以講這17年以來,大家一開始希望更多人來修煉法輪功,直接從中得到好處;到後來去上訪,不希望政府做錯誤的決定,讓更多的中國人能夠得到好處,在修煉法輪功中受益;到後來向更多的中國民眾直接去講真相,希望他們不要被政府誤導,從而失去這樣的機會;再到最後呢,就希望大家認清共產黨本質是什麼,因為共產黨在用各種各樣的手段來阻止他們了解和認識法輪功。那麼再到最後,法輪功要把中國正統的傳統文化、價值觀念展現在中國人面前。總之,至始至終就是希望中華民族、中國人民能夠有這樣的機會,了解自己的文化和自己的精神信仰的根源,我們中國人是有佛和道的傳統,要能夠和傳統接軌,因為在中共迫害以後,我們這些文化都被割斷了,那麼在這樣的過程中,讓中華民族有一個偉大的復興。主持人:我們知道現代很多人是越來越聰明、智慧了,要讓人相信什麼東西是很難的,說服一個人也是很難的。那我們知道法輪功從92年傳出之後,短短的7年,據當時官方媒體報導,就有上億人在修煉法輪功。那麼一種學說或一個宗教或一種思潮被人接受,尤其上億的人,在這麼短的時間接受,在歷史上有沒有先例?張而平:據我們了解,在這麼短時間內,這麼多人去學、煉,我們還沒有看到這種先例。這裡有很多原因,剛才楊醫生也講到了,特別是經過文化大革命,經過六四剛剛搞過政治運動鎮壓,從 1949年以來,中國老百姓是經過了風風雨雨。他若不是一個真正很美好的東西,他不會自己煉,而且也不會讓自己的家人去煉的。那麼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煉呢?每個人剛開始煉法輪功可能都出自不同的想法,比如說年紀大的人也好、年輕也好,很多人就是從袪病健身開始,那麼也有很多人他煉法輪功是出於一種對傳統文化的認同感,對真、善、忍這種價值觀的認同。那麼剛才講到說法輪功怎麼洪傳這麼快,而且那麼廣泛地傳到世界上114個國家和地區,那是由於這個打壓實際上是把法輪功推到國際舞台上了。在1999年鎮壓法輪功之前,海外學法輪功的人數還是比較有限,而且對法輪功有了解的人也非常有限。那麼這場迫害實際上是幫助了法輪功,讓國際上更多的人有對他了解的機會,同時這個鎮壓也使很多中國大陸對法輪功沒有認識的人,進一步了解法輪功。所以它這個迫害實際上是雙面刀,對法輪功來講是一種不正義的迫害,但反過來它也確實使法輪功在全世界得到更廣泛的認識。主持人:從1999年中共開始打壓法輪功以來,到現在已經10年了。當時江澤民說兩、三個月就要消滅法輪功,因為他看到煉法輪功的人很忍,奉行真、善、忍,不會有什麼事情。但你也看到這10年來法輪功學員那種堅忍不拔,他們只是在煉功點或者在景點煉功,進行示威抗議或者是請願。然後大家就覺得說怎麼這麼多年,這些人不但好像沒有被打倒,而且好像愈來愈多。好多新的人都加入法輪功,他開始比較好奇,然後慢慢他了解之後就加入法輪功了。那在中共執政史上,有沒有一個團體這樣大規模的用這種和平非暴力的手段去抗爭,來維護自己的權利的?唐柏橋:這答案其實很簡單,它肯定沒有。但是你要是把它細節化以後,你會發現它有些情況是有程度上的不同。有一個最戲劇性的例子,就是50年代有個一貫道,一貫道以前我們不知道,小時候我就聽說什麼一貫道是反革命的會道門,所以就有一個專門在治理這個的東西,我們以為它是十惡不赦的,後來我們長大以後才知道現在台灣還有一貫道。它就是一種信仰而已,它是五教合一(或稱三教合一),也就是基督教的、耶穌的、甚至佛家的,宇宙這些主它都相信,所以這就是一種信仰。但是當時在大陸上直接被滅掉的可能有50萬人,也就是說從肉體上滅掉的可能就有這麼多。然後基本上這個宗教就完全被撲滅了。但他們當時勢力是非常大的,這是中華民國時期的時候,那現在在台灣還是有很大的勢力。法輪功在1999年的時候,如果可以跟一貫道的勢力相比的話,一貫道在短短的幾個月或一年就被撲滅了,那法輪功10年沒有被撲滅,這裡面就有很深的內涵,我等一下再講。第二個比較明顯的例子,就是1999年以後被迫害的不僅僅是法輪功這一個團體,所有跟修煉有關的團體都遭到了打壓。其中還有一個明顯的例子就是中功,大家可能聽說過「中華養生益智功」,當時號稱是2千萬人口,他們的資產可能在很多方面都超過法輪功,他們有一個養生基地,他們的師父前兩年就遇害了。他們也是很快就遭到打壓,而且一旦打壓以後,他們幾乎連一個反迫害的歷程都沒有,不要說經過幾個月以後,一被撲下去就沒有了。第三個例子就是六四,我們當時是學生,可以說至少有上千萬或是幾百萬,有高自聯還有工自聯,而且知識分子基本上是站在學生這一邊。但他們一經開槍、短暫的兩、三天開槍,然後國務院發言人出來講話,6月8號以後基本上這整個團體就散了。我們後來在海外也搞過「天安門一代」,那都沒有任何義意了,就有點像清朝末年的保皇會,在美國也搞保皇會等等。一直到50年代,美國還在搞保皇會,那都沒有任何義意,中華民國被共產黨統治了,它還搞保皇會保護清皇帝?這是三個例子。當然還有些例子比較特別,但都跟法輪功不能類比,我們必須把事情擺在這裡,讓人們看到法輪功他的真正生命力在哪裡。第四個例子就是達賴喇嘛領導的西藏民眾反迫害,這時間很長,有50年了,但是它跟法輪功是不能比的,因它是一個民族,民族的凝聚力是天然的。另外,達賴喇嘛是他們的精神領袖和政治領袖,所以一開始國際上就給予極高的同情,因為在西方社會是這麼認為的,等於中共對西藏民族進行了清洗和屠殺,所以他的反抗也是強有力的,但是他沒有形成法輪功這種鋪天蓋地的規模,深入到每一個角落,這第一。第二、他在國內沒有任何聲勢了。基本上在過去50年曾經也化為行動等等等等,去年,有些西藏人也開始反抗,但是都沒有大規模的。而法輪功從99年開始到現在,整個在海外和在國內都是大規模的在抗爭,比如說現在講三退、傳《九評》,沒有一天國內的法輪功學員停止過。我經常聽到從國內出來的朋友說,法輪功真是太神奇了,舉個例子,經常有這種情況,某個機關單位早上一打開門,還有家家戶戶都發現收到《九評共產黨》的CD,或者收到三退的一些傳單。他說這讓你很震撼,這簡直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我還可以舉個極端的例子,曾經在我們湖南株州,當時的市長、市委書記、政協主席、人大主任四個領導人,他們的辦公桌上同一天早上發現《九評共產黨》的CD,結果被當作大的重案來處理。據說是由江湖上的俠義人士幫助他們做的,所以說明這件事情是史無前例的,等會兒我們可以探究是什麼原因形成這種情況。主持人:那大家對法輪功的印象都覺得是一種氣功。那氣功就是袪病健身,那法輪功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功法呢?楊醫師。楊醫師:其實法輪功就是傳統的一種修煉方法。人修煉他就不僅僅是為了袪病健身,因為人他本身有個精神文明,他希望得到精神上的覺悟,一種對生命的永恆真理的追求。所以在這個修行的過程當中,他不僅使身體得到健康,在精神上也得以昇華。法輪功對我來講,最大的好處是他非常的簡單易行。比如說功法,那麼這五套功法,兩個小時你認真學也就學會了。我當年學太極的時候,學兩個月才把一百一十八式學的差不多,那麼這五套功法你很快就能學會。另外,煉起來非常方便,效果也非常好。那你說「真」、「善」、「忍」這三個字,你走到哪兒這三個字都跟著你,他非常簡單,非常明瞭。你做的事情,你說的話,你有很清楚的標準,你用不著去背那些枯澀的經文、經書,也不用去理解複雜的東西,這三個字他的涵義非常深刻,但也非常直白,在生活中,他很容易指導你修行。所以我個人覺得煉法輪功哪有什麼,沒有什麼。就這兩個,一個就是在生活當中,按照「真」、「善」、「忍」這樣的原則來做事、做人。那麼第二個就是有時間的時候,煉這五套功法,讓你身心健康。主持人:那張而平先生作為法輪功的發言人,我想大家也都很好奇,您是怎麼接受法輪功、開始修煉法輪功呢?張先生:我也是在偶然的情況下。以前我煉過陳氏太極拳,然後煉少林寺的易筋功,我有一個學位是心理學學位,我當時在美國南方做心理諮詢。心理學中有一個專業叫Parapsychology(超心理學),就是講人的特異功能,當時我就比較好奇。1994 年我回北京的時候,外交部有一個官員就跟我大力推薦法輪功。當時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樣的功法,那時辦公室坐了很多人,我看那麼多人閉著眼睛在那兒煉功,我還不知道是煉功,還以為他們在睡覺,說怎麼上班還可以睡覺?他們說我們在煉功。煉什麼功法?說是法輪功。然後給我看一個,我記的很清楚是北京協和醫院和北京國家體委搞的一個健康報告。這個健康報告是對北京西郊的一個紫竹院公園,他對1萬2千個煉功人,跟蹤了一年,然後做出了一些調查和報告。那些醫學上的辭彙我看不懂,就是各種健身指標,說對袪病健身有多麼好,反正就是很厚一本。我當時大概翻了一下,我就說,這就證實了這個確實是很好,因為中國國家機關都在宣傳這個功法。那麼當時我就覺得很好奇,因為你搞了個群眾性的體育活動,甚至在外交部裡也做這個活動。後來我回到美國後,我發現當時紐約總領事館還協助辦了三期法輪功交流班,交流會在留學生服務中心,第十一大道還是第十二大道那邊。當時紐約總領館裡面有一些官員也在煉,而且他們也當作在對西方宣傳中國傳統文化,所以很多留學生都來參加這個班,我也參加了。當時不光是我們這些人,很多留學生都在學,就像楊醫師講的,煉這個功法很簡單,入手很快,而且對個人袪病健身確實有很好很快的功效。主持人:唐柏橋先生您不煉法輪功,您是怎麼聽說法輪功的呢?因為我知道您說法輪功挺好的,但現在好像還沒有入門,還沒有去修煉?唐柏橋:我半隻腳踏進去了,但是也不能算入門。我是99年聽說法輪功的,我現在跟法輪功學員在一起講真善忍,我必須講真的。我是99年知道的,就是法輪功 4.25那天知道的,之前不知道。我有個好朋友叫封從德,他還跟我提過這件事情,98年的時候,他說你要注意,以後法輪大法在中國可能會有很大的影響。說實話,那時候我忘了。真正有印象就是4.25,我當時太震撼了,因為我是一個從事社會活動的,我那個時候差不多對中國社會絕望了,天安門開槍以後,經過了10年,我們天天在喚醒,在搞64紀念活動,但沉睡的人越來越多,醒來的越來越少,這是一個負成長的關係,好像這個運動沒有希望了。突然有一天有幾萬人趕到中南海去,而且用這種溫和的方式,你看他們的表情,有一張照片有一位女士走過去,從她的表情你看到那種堅忍不拔,那是中國人精神中沒有的。我們中國以前有俠有義,但是沒有這種感覺,所以我就覺得這個東西必須要關注。最早是7.20被鎮壓,大概在7月11號,我們「中國和平」就發表聲明譴責江澤民,從那以後就跟法輪功結下了緣份。所以剛才張而平先生說中共鎮壓法輪功,幫法輪功洪傳,這是一個鐵定的規律。因為你看耶穌基督也是如此受迫害,若沒有受迫害,祂這個真理也會傳播但是沒有這麼快。而且這之間是不是有客觀的規律或是有某一種天意,這種東西很難講。但我想法輪功這麼大規模的受迫害,這是史無前例的;傳播又這麼廣,也是史無前例的。現在這個社會,你剛才說人民更有智慧,我覺得應該不是更有智慧而是更理性,所謂「理性」就是崇尚科學的20世紀,宗教和某種信仰能夠這麼廣泛的傳播,這好像是一個反常的現象,實際上有他的客觀規律在裡面。我們現在看到很多東西已經顯現出來了,沒有信仰這個社會還是不行的。所以我是從99年才知道的。主持人:從92年傳出到99年鎮壓,再到現在10年之後,您覺得法輪功在洪傳的時候,如果從99年作為分水嶺的話,那有什麼不同呢?楊景端:我覺得最大的不同就是一個和平的修煉環境被破壞了。我在中國大陸的時候,我們家裡的人,我叔叔我媽媽我姐姐他們,那個時候都可以非常自由的修煉,精神也很愉快,身體也很健康。99年鎮壓以後,首先是一片恐怖,整個修煉環境不存在了。我記得我的叔叔在6個月之後就過世了,因為煉功和修煉對他來說真是維持他生命的。這是一個情況。第二個情況,這次迫害使更多中國老百姓當中還不了解法輪功的人,以及沒有機會在法輪功修煉當中受益的人,失去了這樣一個機會,或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這樣的機會。換句話說如果不是法輪功學員在這之後堅持不懈的去講真相的話,不去上訪的話,很多人就更沒有機會。但是也有很多人想修煉卻由於中共恐怖的政策,很多人就望而卻步了,它使很多人失去這樣一個機會。這主要是國內的情況。對國外來講:國外的法輪功學員他們有一定的條件,所以在這時候就開始發起了講真相,向國際社會講真相,向大陸政府領導人講真相,向大陸民眾講真相,這是99年以後一個最大的變化。但是萬變都不離其宗,他們就只有一點,希望更多的人有機會修煉,更多的人能有機會了解真相,至少不做迫害修煉人的事情,所以他完全是從為別人的角度出發的一些行為。主持人:好的,謝謝。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法輪功為什麼能洪傳世界」。法輪功到底是什麼?什麼人在修煉?法輪功對人的身心健康有什麼樣的好處?為什麼在中共打壓之下,仍然而有這麼多人堅持不懈的講真相、傳《九評》、促三退?我們今天有3位嘉賓在現場和您一起來分享他們的想法和他們的體驗。我們有一位張而平先生,他是法輪功的發言人。剛才談到了您是怎麼樣修煉的,我相信在法輪功的學員或弟子中有很多很多人他們都有各種不同的體驗。我也看到有一些故事說他修煉以後身體發生奇蹟,或是羅鍋可以直了。反正就是有很多這些事情,您能不能跟我們觀眾介紹一下?張而平:其實我覺得最明顯的就講我自己家人,我媽媽在40歲時病退,她心臟非常不好,當時醫院也沒有特別好的治療辦法,所以就強迫她回家,說句不好聽的話,我們也不知道她能活多久,在家的話,重活也不讓她幹。後來她在94年開始學煉法輪功之後,很快的,她不僅白天很少需要休息,能做飯、幫助維持家庭,而且也能夠出門了。以前很少能夠出門,就在家裡待著,因為她怕吹風,天冷了不行,熱了也不行。所以當時我們家所有的人對我媽媽的情況都非常緊張。她後來就完全正常了,也可以坐飛機也可以旅行,完全和常人一樣。所以她的情形對我們整個家裡來講是很大的觸動。為什麼?我爸爸是個教授,我哥哥也是個教授,我們家全都是知識分子,要說崇拜科學來講,我們家是書香門第,世世代代都住在大學校園裡的,對所謂超自然的現象都一直持懷疑態度。但是當這個事情發生在我們家裡的時候,我們大家都是有目共賭的。主持人:事實勝於雄辯。張而平:記得我爸爸還在國外講學的時候,經常給國內帶一些海外那種特殊的心臟病藥,反正能試的全都試過了,全都不管用,唯一真有用的是煉功,那你要問轉變過程病到底怎麼轉的,我們也不清楚,反正煉了就好。因為這是發生在我自己家裡,特別我哥哥這個人是很頑固的,對任何修行什麼的,他很少看這些書。但是我媽媽這個事情,他確實非常震驚,認為這可真絕了,因為我哥哥的太太就是位醫生,他們行了各種辦法都不好使。所以這個事情我想也發生在很多人身上。主持人:法輪功跟治病這個問題很多人一直在說,有的人也不是很明白。那我們知道當時中國官方說法輪功不讓人看病,也不讓人吃藥,有了病也不去看。另外還有一種現象,比如有人說我身邊就有煉法輪功的,我看他好像就是感冒症狀,但是他說他沒有病,那麼法輪功和治病是一種什麼關係呢?楊景端:是這樣的,人如果從身體這個角度來看的話,在我看來,他至少有三個層次:第一個層次就是我們能看得到、摸得著的層次,什麼肌肉、骨骼啊、器官、血管、神經等這個層次;第二個層次就是中醫講的經絡、氣這個層次,那就更微觀了,現在的醫療儀器、人的眼睛都看不見,也就是科學技術還沒發展到能看見的程度,這是第二個層次。第三個層次就是更微觀的一個層次了,這個層次實際上就是人們講的靈魂、業力、人的德,這些都在這個層面上。人的一生是一層一層從最裡面表現出來的,所以人身體的任何疾病和衰老都是從人最深一層開始,再表現到經絡、氣這一層,然後再表現到肉身這一層。那麼你如果有了問題以後,就看你找誰了,你要去找醫生,醫生只懂神經、血管,他就懂這一層,他只能看到這一層,所以他就給你吃藥、打針、開刀、化療、放療啊,這是他知道的手段。主持人:像我們中國人說的「肌之表」這一層對吧?楊景端:對,這你不能怪他,因為他的認識就在這個層面上。但是你如果去看中醫,中醫就說你這是氣血不通、陰虛啊,他有中醫那一套理論,他看到的是那個,那他就給你扎針、吃藥,教你煉功等等這個層面。你要去找修行的大師,說我為什麼得這個病,那修行的大師看到的就是你更深層的問題。他就跟你說:你這些東西根本的原因是在於有不好的業力,這些不好的業力真正要想袪除的話,根本上要解決的話,你只能通過修行來解決,這就是修行的方式。所以西方有句話,你如果是槌子的話,你看什麼都是釘子。西醫他能看到的就那麼多,就是吃藥打針;中醫就說你要扎針什麼的;你要碰到真正的大師,他能告訴你疾病根本的原因是什麼,他就會告訴你修行。所以這完全不是說你要不要吃藥,而是說你選擇在什麼層面上對付你的疾病,是在最表面呢,還是在最深層,這是有區別的。主持人:那我們知道,煉法輪功的學員或弟子有的像剛才張先生談到的,他母親一煉好了,也許就像您說的是在修煉這個層次上。那比如我現在沒煉法輪功,我有感冒癥兆了,我就說我在修煉的層次上,我說那不是病,那我能好嗎?楊景端:在修煉的層次上看,你這個表現就是一種業力。主持人:那我要做什麼我才能好呢?我只想我是個修煉人就可以了嗎?楊景端:你要想修煉的話,實際上在我個人的認識,必須有3個條件人才可能修煉:第一個條件,你必須要有一個真正的老師,他能夠把一個完整的修煉系統原封不動的告訴你,而不是道聽塗說來的,不是大家傳來傳去傳了幾千年的東西,而是要原原本本的把一個完整的修煉系統告訴你。第二、這位師父、大師呢,他還能夠把你身體造成疾病、不幸等等很多不好的業力去掉,替你承擔下來。就像當年耶穌一樣,他要救度人的時候,要把人家的罪給承擔到自己身上,他要去受難,是一個意思。他必須要有這種能力,他也願意做這個事情。第三個,那就是你自己了,你能不能夠認識到這是一個能夠讓你的生命得到永遠昇華的機會。主持人:就是說你要相信,是吧?楊景瑞:就看你能不能信。你想想,今天的基督徒那麼多,可是當年耶穌在傳法的時候,有幾個人相信他,有幾個人跟著他走?是很少的。所以呢,第三個因素就是你。法輪功也一樣,不可能大家都修煉,甚至擺到你跟前你都不一定認識他,所以你必須修煉,這樣才行。當然,法輪功告訴你一個完整的修心方法和修身的方法,他很具體,很容易做。你要是按照這樣去做的話,那麼你就……像我們修煉以後,這十多年從來不需要吃藥打針,也不需要打什麼疫苗這個那個的,都不需要。張而平:那我想補充一個,我當時看到中共造謠說法輪功不讓吃藥的時候,我還把所有法輪功的書一頁一頁的仔細看了一遍。其實你整篇看完之後,你沒有發現書裡有講說不讓你吃藥,不讓你去醫院。我記得小的時候參加過批林批孔的運動,當時我是紅小兵,三好學生當過,五好學生也當過,反正林彪的時候搞五好,後來又是搞三好。批林批孔運動時,我跟黃帥是一屆的,當時我們反潮流嘛,我們那時候可以批判孔子,那時候不叫孔子叫孔老二,因為他排名第二,或者叫孔丘。我們那時候批判孔子,還可以看《四書》、《五經》去對照,你可以找出哪個地方不好,你可以批。那麼現在中國批判法輪功它是這樣的,它這個政府是一言堂,它說你是怎麼樣就怎麼樣,但是它又不把《轉法輪》這本書發給你,每人一本來找,對照來看哪個內容不行咱來批判。它現在是把這本書全給你封了,我想這就絕了,過去我們批判孔老二或是孔子的話,至少你給我《四書》、《五經》讓我看,我可以找出個東西來,找出內容來,我看哪兒不舒服我可以批。現在好了,書你都看不到了,你批什麼你都不知道,政府說什麼就是什麼。所以現在很令人感到壓抑的是什麼?它對法輪功的誣陷和詆毀批判是完全在愚昧中國老百姓的情況下,在新聞封鎖的情況下。比如最近我還跟一個北京來的朋友談到天安門自焚事件,大家一提就說,哎呀,你們法輪功的人好像到天安門廣場自焚去了,我說這個事情當時對我震驚比較大,因為這個事情剛一出現的時候,記得一個駐北京的美國記者就跟我打電話,問法輪功對這件事情的看法。那我當然說我所看到的法輪功書裡是不許殺生的,按照任何佛家的功法都不許殺生的。他說他也奇怪,他說我們當時想報導這件事情的時候,只有中央電視台、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國日報可以去採訪倖存者。在天安門廣場上,當時自焚的有一個母親還有女兒,所有的西方記者都不許採訪,而且西方記者跟中國當局說,我們全會說中文,我們駐北京這些外國記者全都會說中文,如果你讓我們採訪的話,這事情要是真的我們替你來宣傳還不好嗎?這是最簡單的一件事情。那它們不幹,而且還捉迷藏,讓這些人躲著迷藏,一下子在北京郊區、東北郊,一會兒轉到其它地方,所以這些西方記者全都見不著。那麼最後,華盛頓郵報有個記者叫菲利普.潘(Philip P. Pan),他等這個事情平靜過去,他自己一個人跑到開封、河南,採訪了這對母女的鄰居、親屬,全採訪過了,最後發現這兩個人從來沒煉過法輪功。這個報導登在星期天的華盛頓郵報上,從那以後,中國對海外宣傳再不提自焚這件事情。現在中國大陸提不提我不是很清楚,但至少它完全是靠對你的詆毀而且完全靠新聞封鎖。所以如果現在國內很多中國人對法輪功的認識還有一些誤解的話,完全是由於中國一言堂的媒體所造成的。主持人:唐先生您說99年開始知道法輪功,您也接觸很多法輪功學員,您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有甚麼樣的印象呢?唐柏橋:法輪功,在沒入門的人以外,我應該算是比較了解的。因為我曾經在過渡政府發布會上說,我至少認識幾百個法輪功學員,那時還有人質疑我,你能不能說出名字,我聽了覺得很好笑。那麼我對法輪功的認識要像楊醫生那樣很深刻,那是不可能做到的,但我個人的理解,他一定有他存在的深刻的道理,不僅是一般的,這是第一個。第二個,有很多東西肯定是我還沒看到,這是佛教裡面講的,緣分可能還沒到,就像基督教跟我傳教一樣。其實我是個有神論者,但我是一個很真誠的人,首先我要做個真誠的人,然後我看到或者我信了,我就堅定不移。如果我沒有信也沒看到,你就是把刀脖子壓在我頭上,我也不會信。信仰這東西是最崇高的,最真實的,我覺得要真誠的去對待。所以今天為什麼說我半個腳踏進去,原因是什麼?因為對法輪功的很多東西,我比一般人理解得更多。比方說我看過好多遍《轉法輪》,像剛剛張而平先生提到吃藥的事情,我真的犯過,還不是那樣講,而是像楊醫師講的,你不一定要通過吃藥的方法去解決,根本就不需要。所以他並不是要你不要吃藥,就像戒菸那樣,法輪功的書裡面沒有說你要煉了法輪功,就逼著你不能抽菸,而是說你可能就不想抽菸了。那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但是中共卻把他偷換概念了。所以法輪功裡面講的確實有很深的道理,包括一些佛學的道理,這是我對法輪功的認識,我覺得他不僅是個修,不僅是個煉;是一個煉功團體,也是個修的團體。他接近於一個宗教概念,是一個信仰的概念,所以他有很多關於信仰層次的理念和思想,那我也是比較認同的。至於煉方面,剛才楊醫師也講過了,我自己不是一個修煉者我沒辦法說,但是我也認識汪致遠,還有很多很多人他們的親身經歷都跟我講過,我相信這些人沒有一個是會撒謊的,經過10年或者8年的接觸,他們不可能撒謊。所以我也相信像今天張先生講的這些話,他親人的事他也不可能來跟我講不實的話。所以在這個角度來講,我對於法輪功有這樣一個認識。所以我希望更多人來了解,像我一樣的來了解他。可能有一天緣份到了,我可能比你們還要真誠,還要虔誠,真的是這樣,這是第一個。但是對於學員,我覺得學員跟法輪功是不同的,比方說我們看基督教和看基督教徒,你不能說基督教等於基督教徒,那不是。我可以簡單的講,基督教徒裡面有很多不好的,法輪功裡面有沒有很多不好的,我不知道,但基督教徒有很多品性不好的。比如我們在民主運動裡面,常聽到有些人說,咦?這人這麼壞,但這人又信教。我說你不能說他信基督他就不能壞,這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因為很可能他信教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很壞,他要拿這東西去騙人,說他信教,其實他根本不信教,這樣的人自古以來恐怕也很多。有時我和一些民運人士交流,有人也會這樣講,說他走火入魔了。他就說,因為耶穌說了「人有原罪」,所以我現在信了教以後我反而心裡踏實了,我幹了壞事我心裡也很踏實,我去贖個罪,我跟祂懺悔一下然後接著再去幹壞事。普通人你幹了壞事你還心裡不踏實,那這種就是走火入魔了,也就是他理解偏了。但是我對法輪功的看法,跟耶穌、基督教跟基督徒的看法還有點差別。所以我為什麼對法輪功有這麼深厚的感情,包括這些學員,因為自從我接觸了數以百計的法輪功學員……當然,最近我發現一個,但法輪功學員認為他不是學員。也就是說在這之前,在最近幾個月發生的一些事件之前,我還真沒有接觸過哪一個學員是沒有按照法輪功所主張的或者教義去做事,比方「真善忍」。我所理解的是這樣。很多人都問我,你為什麼跟法輪功學員接觸?我說法輪功學員有幾個特點,第一個,他友善,主要就是善良,這個你可以看的出來,一眼就看得出來法輪功學員跟一般人的不同;而且外國人也看得出來,外國人看法輪功學員也覺得他比一般外國人善良,所以你更不要講中國大陸、台灣或者香港了。這第一個。第二個,他文明,他非常文明,從說話的音調到舉止行為,比起大陸所謂的「五講、四美、三熱愛」好得太多了,這是第二個,你跟法輪功學員在一起感覺非常舒服;第三、他有一種精神境界,這種境界已經超過一般的層次,比方說他在面對10年共產黨的迫害,世界上最邪惡的迫害,用最殘暴手段迫害的時候,他仍然保持有禮有節,保持一種很高的境界。比如一般沒有修煉的或一般的民運人士……我舉個例子,比方說共產黨對有些民運人士好一點,那麼他罵的聲音就小一點,結果明天對他壞一點,他罵的聲音特別高,甚至於主張武裝革命,但過兩天又主張和平了。他就根據共產黨對他的態度來決定自己反抗的態度,這就是境界不夠高,主要是他有很多個人成份,而不是為國家民族大業。法輪功學員不是這樣,他一步一步地,比如傳《九評》、退黨這些東西,到現在為止都屬於人類最高的境界。所以從這個角度講,我呼籲更多的非法輪功學員來關心法輪功這個團體,來關心每一個法輪功學員,跟他們交朋友,來了解他們,哪怕你有不同的看法和誤解,先來看這本書,你先看這本書你再批評他,你沒有看你有什麼資格來批評他?就像我們現在講一個電影,你說這部電影不好看,我第一句話先問你,你看過這個電影嗎?他說我沒看,我說你先別批評好不好?你先看完這部電影你再來批評。他說我批評的原因是很多人也批評,但很多人批評不見得就對,因為很多人不是搞電影專業的,關鍵就在這個,你先看看,看看你再批評,如果我是搞電影的我就知道你是不是搞電影專業的。(待續)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