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中共媒體: 炒作豬流感最安全

【新唐人2009年5月18日訊】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5月初爆發的「甲型H1N1」流感,儘管目前全球感染病毒的人數還在持續上升,但是西方媒體特別是美國的主流媒體,對其關注程度已經大大的降溫了。與此相反的是,儘管中國大陸到目前為止只發現了3例外來的病例,但是其媒體卻持續高調的關注這一事件。美國的媒體為什麼對流感的肆虐視而不見?中國的媒體是從SARS中吸取教訓開始關注中國老百姓的生命了嗎?中西方的媒體在報導流感時,為什麼會有這樣大的冷熱差異呢?今天就請我們的資深評論員杰森博士來為我們作分析。杰森博士您好!杰森:林雲妳好!主持人:最近《中國青年報》出了一份評論,題目叫作「流感肆虐,美國的媒體卻裝著看不見」。其實我們好像也感覺到,雖然說現在這個流感還沒有過去,還有報導人數一直還在上升,但是美國的主流媒體真的好像不怎麼關注這事了。那是不是像《中國青年報》的這篇報導裡面說,說美國是出於這種國家經濟利益的考慮,媒體才不報了呢?杰森:其實我自己倒沒有很直接的感覺,因為我們都知道美國的媒體它是獨立運作,不在政府控制之內的。當然它可能有商業利益的考慮,比如說,是不是這個事件還是百姓的關注點,因為一般的新聞它本身有48小時的關注點,如果過了這個關注點,觀眾收視率下降,可能媒體它會有這樣的考慮。主持人:就是說它的媒體最主要是要看觀眾的關注點?杰森:在媒體關注點這個問題,當然西方媒體它也有一個職業道德的問題,他們也坦承,也知道媒體不光是吸引老百姓來看的問題,它還有一個教育老百姓,給老百姓提供信息的問題。確實這個豬流感爆發最開始的一週,比如說4月底、5月初那個階段,我們也看到西方各大媒體確確實實在最初黃金時段,作為最主要的新聞在報。主持:對,鋪天蓋地的在報。杰森:大概報了一個星期。後來因為對於豬流感的報導,因為它本身發展到已經進入一種情況是只要沒有整個菌種的變異,目前只是人數的增加,本身在美國發現這個病很溫和。而且整個狀態已經進入了,不是說你可以控制,它已經在人群中蔓延,而且又很溫和的在蔓延。那麼這個時候基本上媒體已經從最關鍵的教育老百姓那個階段,變成了一個本地的行為。我們知道在紐約市最近皇后區又關了3個學校,這個已經是本地的行為,但是在全國性的比如CNN,在這樣的新聞裡頭它就不再追。主持人:其它的地區影響就沒有那麼大了。杰森:對,不再那麼關注了。實際上美國媒體他們是有討論的,就是說前一段時間,美國NPR就是美國國家廣播公司它對於這次有關「豬流感」的美國的表現,做了一個評分,他們說這個表現還滿好的,就是整個來說,美國媒體的報導是負責任的。從報導上很理性,而且從內容上很科學,相對來說覆蓋面很大,然後持續了一個星期,整個來說達到了教育老百姓的目的,準確的教育老百姓的目的。實際上整個來說,西方媒體在這個運動中還是滿理智的。主持人:就是整個西方社會對豬流感的這種恐慌好像已經過去了。杰森:事實上是這樣。最開始也沒有很大的恐慌,因為這次在墨西哥以外,流感本身的死亡率非常非常的低,比如說在美國,數以千計的只有3例的死亡案例,這3個死亡案例,其中1、2例還是直接從墨西哥轉過來的。而且本身這個流感很多的症狀表現是非常弱的,很多時候就是說有的人得了,好了都沒有發現。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很多科學家在4月底就預測說,這個流感雖然是新變種,潛在的威脅很大,但是它目前展現出來的威脅,還不如一般季節性的流感威脅那麼大。主持人:但是就是因為它是一個新的流感,人們對它的認知可能只有一定的侷限性,那麼現在如果這些防範措施包括媒體的報導如果不及時的話,會不會導致未來的…比如說像現在中國發現的3例病例,就是從北美的加拿大和美國傳過去的。那會不會因為美國這邊重視不夠,而會危害其它的地區呢?杰森:實際上在美國這個地方,按國際衛生組織來說,已經是到了流感在人群中傳播的程度了。事實上這種豬流感在人群傳播的現象,某種程度跟每年發生的季節性流感在人群中傳播的概念沒有很明顯的區別。我們知道每年在全球大約有5%到20%的人會感染每年季節性流感,全球每年死於這個的大約有50萬人。而這次豬流感在美國傳播的方式,其實跟季節流感已經沒有什麼區別了,不管是爆發傳染的速度和傳染的危害性等方方面面,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美國政府已經到了不是我把幾個人隔離起來就可以解決問題的程度。基本上美國媒體遵循的是國際衛生組織的建議,國際衛生組織的建議就是在一個已經開始流傳的國家,基本上重點放在防治而不是隔離,所以這次美國政府並沒有說我們要斷絕跟其它國家的往來。主持人:所以這次流感從一開始就沒有隔離,是不是?杰森:沒有隔離的措施。主持人:所以這次有留學生回到中國帶去這種病例也不奇怪了,因為人家沒有說一定要防止這個東西。杰森:事實上這個事情本身,如果說有的時候過於單方面的防治,比如我不同美國人來往,我把所有關注點都關注在來自美國、來自加拿大、來自墨西哥那樣的旅客,事實上對於一個國家的防禦不一定有很大的好處。因為第一,你關注點極強的話,對於患者本身造成的社會壓力很大,這個人本身就醫的勇氣就會多一些。另外的話,現在國際上人員流動很大,每個病都有幾天的潛伏期,在這流動過程中,有可能這個人本身已經在中國居住了,居住的過程中如果你的關注點集中放在只是海關的關口這樣的地方,事實上把整個人群忽略了,對於整個人群本身危害也很大。某種意義上來講,在全球三十幾個國家流傳,數以千萬人感染這個病毒的情況下,國際衛生組織的標準是:第一,不建議隔離旅行;第二,盡可能把關注點放在現有人群的治療上。甚至美國這邊要求,如果你病很輕,你最好別到醫院去,因為病很快的就會過去。甚至病很輕它都不建議你吃藥,為什麼呢?吃藥會造成病毒的抗藥性。就是過份的宣傳造成恐慌性的應對媒體,比如說一有問題就到醫院隔離,一有問題就趕緊吃很猛的藥,事實上對整個病毒的控制不一定有好處。主持人:那麼現在中國的情況就很奇怪,因為儘管它只有3例外來的病例,但是它的媒體對於這個的關注程度好像非常強烈。像我們國內的親戚打電話來一定問:「你上街要不要帶口罩啊?」就好像很擔心你會不會被感染了。中國的媒體是出於什麼樣的考量這樣報導呢?杰森:事實上我們知道有很多原因,本身來說國際共識說流感發源於墨西哥或美國,整個看到各地的攜帶病源者也都是來自美國、加拿大或墨西哥這樣的地區。所以對中國來說,它這個是非常安全的媒體報導方向,第一,就是絕不會牽扯到中國有任何的責任。而且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政府這個時候努力的報導這件事,把這事報導的很熱,讓每個人都知道所有中國患病的都來自美國和加拿大,事實上一方面它可以顯示出政府和政府媒體對老百姓關懷的姿態;另一方面也可以造成一種潛在的暗涵意,我們更關心老百姓,而美國給我們帶來了這樣一個病毒。主持人:老百姓會覺得中國政府跟SARS的時候不一樣了,現在這麼重視這個流感問題了。杰森:對,這跟SARS不同,我們知道在同樣的問題上,比如手足口病、禽流感這樣的問題上,在中國確實是存在的問題,但是中共在報導中,因為它們來源於本地,而且中共也很難控制,所以基本上它處於一種低調處理。我們知道北京有很多幼兒園現在在發生,但是媒體的報導根本不能和這同日而語。在危害的程度上,威脅老百姓更大的應該是禽流感,因為禽流感的死亡率是60-70%,而豬流感目前死亡率最高是千分之四,事實上是有兩個數量極這樣的區別。但是對於禽流感,目前中國的報導遠遠弱於豬流感的報導,主要的原因是禽流感更多是來源於中國國內的問題,而豬流感更多來自於海外,那麼海外問題報導起來對媒體來說比較容易,怎麼說都不過份。主持人:對於媒體來講,它報導社會的熱點,應該關注什麼樣的熱點問題?有什麼衡量的標準?有什麼原則?杰森:事實上媒體應該有一個概念,叫做「媒體關注度」,它是有一個價值概念在裡頭的。媒體本身是一個社會資源,現在社會信息的獲取幾乎主要都來自於媒體,如果媒體報這個事,這事對你好像就很關注、很重要。為什麼美國這邊親戚打電話,我們反倒沒感覺,中國為什麼覺得美國這邊豬流感已經很可怕了?事實上現在人生活在媒體創造的環境之下,中國舖天蓋地的報導,給人的感覺美國這邊已經不得了了。但是這個東西基本上是雙面刀,媒體對一個方向過份報導的話,有兩個作用:一方面浪費了媒體資源;第二個是掩蓋了其它很多普遍應該關注的問題。主持人:您認為它這次高調的在報導豬流感這個問題,是有意的一種安排嗎?杰森:我感覺也許中共沒有一個統一的指揮,但是在目前很多敏感問題聚焦的時期,做為自律的中國媒體,在中國相對來說能符合中共要求的媒體,目前能做的最安全的事就是豬流感這個事。主持人:因為這個怎麼報導都不過份。杰森:不過份,因為我們知道上一週是四川地震一周年,我們知道海外媒體普遍在討論數以萬計的孩子為什麼死了這個問題,中國拼命的在壓這個問題。主持人:中國只說死了五千多個學生。杰森:對,再過兩週又是六四20週年,海外媒體已經開始把很多新的內幕揭出來,比如說當時是怎麼引發這事情的,這個事情又是個很敏感的問題。而同時中國國內又有很多其它的問題,比如像吉林康耐爾化公公司造成數以千計甚至上萬人的中毒事件,這個事件和豬流感是同時發生的,4月底就開始有很多人住院,到5月十幾日才報導出來。主持人:現在專家說是疫病啊!杰森:對,數以千計的人都同時發了幻想造成的,這個事情很可笑,但是我們可以看到確實豬流感占了很多事情的風頭。別的事情報起來它很難把握,因為現在比如吉林中毒事件,中央已經定了性了,數以萬計的人同時發生了幻覺,所以造成數以千計的人住院,當事人氣得發抖也沒有辦法,中央已經定了下來,所有娸體都得按這方向走。六四絕對是個敏感問題你不敢報,地震問題你搞不好就搞到地震死亡孩子的問題上,所以很多社會問題都是這樣,你搞不好都是「地雷」。在中國這時候你能報什麼?豬流感是最好的,它又能反應親民的態度,同時又能反應出沒有任何問題,因為它是來自國外,方方面面對於中國媒體報導最安全,效果好不好是另外一個問題。因為中國對豬流感的過度關注,其實已經違背了國際衛生組織的一些推薦,比如國際衛生組織強調說,從來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吃豬肉可以造成豬流感,但是中國就禁止進口豬肉。國際衛生組織說,沒有任何證據說你這時還能通過有效的阻止一些國家人士的旅行來防止豬流感的進入,中國已經控制不讓墨西哥人進入中國,造成了很多社會的影響。而且中國一致對外的媒體宣傳,過份強調這病的可怕性,事實上造成中國人有可能會過份反應。過份反應就是一有症狀就吃藥,吃猛藥,可能會使中國的病變最快,因為抗藥性最早在中國發生。所以過份的報導對於它政治上是安全的,但對老百姓的生命上來說,並不一定是最安全的。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您的分析,我們的節目時間又到了。各位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