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欺實馬」飆車為何激起眾怒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5月7號,杭州闊少胡斌當街飆車撞死青年才子譚卓的事件,持續在網絡和民眾中引起震盪,並成為全國關注的焦點。同「俯臥撐」、「躲貓貓」一樣,又一個以生命為代價的新網絡名詞「欺實馬」誕生了。為什麼一起嚴重的交通事故就會搞得民怨沸騰呢?中共統治下的社會貧富分化、社會階層分化造成的鴻溝到底有多深,對生命漠視的問題是怎樣形成的,還要付出多少慘痛的代價才是個頭呢?我們今天請資深評論員李天笑博士跟我們一起來關注這個熱點話題。天笑博士您好。李天笑:主持人好。主持人:這起杭州胡斌當街飆車撞死了青年才子譚卓的事件,按理說責任是非常明確的,在任何國家這都是一起很簡單的嚴重交通事故,可是為什麼在中國會成為焦點新聞,而且搞得民怨沸騰呢?還有「欺實馬」這詞兒是怎麼來的?李天笑:其實在任何國家,超速都不是一個簡單的交通事故的問題。主持人:是重罪。李天笑:尤其你是重犯,你第二次犯,這在很多國家都會有牢獄之災,比方在日本你可能會被罰做苦役半年;在新加坡可能要坐牢12個月;在法國你超速50公里以上可能要進牢裡;在美國第二次的話也是要重罰的。那麼這只不過是嚴重超速,如果你超速又撞了人,再撞死人,吊銷駕照是毫無疑問的,進牢拘留也是毫無疑問的,判多少則是根據情節程度來定。那麼這一次的主要原因,民眾認為政府是有意在包庇肇事人,這就是公憤焦點所在。主持人:體現在哪裡呢?李天笑:第一點就是事情發生的時候,當時杭州交通局給出了一些理由,這些理由完全不能被民眾接受,比方它說每小時70公里的速度,網民就質疑這完全不可能,因為當時譚卓被撞出去二十多米,這樣的總距離和高度不可能是70公里的時速造成的。當時有一位賽車手也是位政論家和作家叫韓寒,他根據自己開車的經驗,根據實際的情況來推算,估計是100公里到130公里,他認為在120公里左右,因此這個東西貼到網上,網民就非常憤怒,認為交通當局有意隱瞞。主持人:交通局給出70公里的數據,應該是沒有科學根據的。李天笑:完全沒有科學根據,不但沒有科學根據,而且交通局說是根據肇事者本人說的,他當時怎麼會知道?如果他知道的話,他也要隱瞞這件事情。我想交通局對處理這種事情應該是很有經驗的,為什麼它還故意這樣講?因為當時有一情節,超速50%、已經在75公里的時候才算超速,如果你定在70公里這時速上就不算超速,這一點就引起網民很大的憤怒。還有一點,譚卓是不是走在橫行道上,這一點它含糊不清,對於其它交通環境等等也都語焉不詳。主持人:還有一方面就是當時媒體對這件事情好像是失聲的。李天笑:對。我現在要講的就是媒體,杭州市的宣傳部給出了禁令,所有媒體都要統一口徑來報導。主持人:由市宣傳部出的。李天笑:就這一點來說,很多記者已經準備大量報導,有的甚至準備要發稿了,後來都很無奈,應該說很氣憤,可是沒有辦法,這一點揭露到網上後,網民也非常憤怒。還有一點,肇事的權貴子弟和他的那些朋友,當時被叫過來之後,他們還談笑風生,這種囂張、張狂的態度使得網民更加氣憤。還有,對肇事者的背景,很多人馬上就進行人肉搜索,看看這個胡斌到底是不是官方子弟。所以總的憤怒焦點就在政府包庇這個人,而這個人是不是有官方、中共高官背景,這一點是這個案件引起眾怒的根本原因。主持人:就像您說的,事件一發生以後,馬上就有人上網去做人肉搜索,去查他的背景,如果查出他真的是官家子弟的話,可能這個憤怒就會更大。所以有人就說,民眾反應這麼大,實際上是普遍存在的一種仇富心理,其實在任何國家,在古代也好,社會上的貧富差距都是存在的,為什麼中國存在的仇富心態會表現得這麼突出呢?李天笑:我想根本原因就在於這些高幹子弟、中共高官,他們致富的方法和程序都不是正常的,很多都是用自己的權力去官商勾結,或者採用各種違法手段來取得的,老百姓對這一點是非常憤怒的。這有很多例子,舉不勝舉,比如說江澤民的兒子就是最典型的中國首富,他是通過江澤民的關係搞錢、從銀行搞出錢,然後霸占很多拆遷的房子,也沒有給任何回報。第二個原因就是這些權貴子弟、紈袴子弟非常囂張,就是囂張,如果你稍微隱蔽一點,有的時候不容易被發現,但是這些人他不願意這樣,他開一部跑車在鬧區飆車,非常張揚。比如說薄熙來的兒子薄瓜瓜,最近也在網上揭出一些不堪入目的照片,這都說明……而且這一次這些紈袴子弟飆車之後,他們聚在一起那種態度,正是這些態度本身使老百姓非常憤怒。還有一點,不能單純說是貧富差距或者有錢人的子弟和窮學生之間的矛盾,這個如果你寫小說那倒可以,但是貧富差距本身不是直接原因,而是這些富家子弟他們的錢來路不明,而且這些家長本身都是老百姓憤恨的對象,所以由憤恨這些家長危及到他們的子弟。當然他們的子弟本身也做了很多非常令人不屑的事情,飆車本身就是一件,所以這個事情絕對不是單純的貧富差距的問題。主持人:那麼引起全國轟動的事件,像「俯臥撐」代表的甕安事件,包括這一飆車案所引起的、造成「欺實馬」這個名詞的流行。這裡邊有些人就看到了,它其實反映了中國社會階層的分化,也造成其間的鴻溝,那麼這個鴻溝到底有多深?李天笑:現在的情況是這樣,「欺實馬」,實際上這個事情跟早先的一句國罵「草泥馬」有一定的關係。「欺實馬」反映的就是「七十公里/小時」,是從這個概念過來的。老百姓藉這個東西來諷刺警方,你用欺實馬這個東西來替他掩蓋,實際也是對官方的一種嘲諷。那麼為什麼會有仇富的心理或者產生貧富對立的鴻溝?我想這裡面有幾個原因。一個就是民間和官方之間的對立,現在已經到了只要一點點小事就可以擦出很大的火花,變成星火燎原,變成很多人、大規模的抗議。這是一種貧富對立的表現,比方寶馬撞人,最近杭州又發生了另一起寶馬撞人的事件,還有不久前的甕安事件,還有躲貓貓等等這一系列的事件,這種表現久而久之,使得老百姓和民眾形成了一種「對立」的自我意識,也就是說老百姓明確的意識到自己跟這些當官的人不是一夥的,這中間有一個非常大的鴻溝。這一次還有幹警揭露出來,這些當官的子弟在杭州市有幾個圈子,一個就是幹部子弟形成一個圈子,這些子弟說要把所有杭州市的貧民子女全部玩完,然後再踢給他們。很明顯的,這些子弟想用這種方式來報復民眾對官方的監督,也就是說,官方還有官方子弟對民間也形成了一種對立的意識。那麼雙方這種對立的意識形成以後,就很難消融,民眾一看出什麼事情的話,他們馬上意識到這個可能有官方背景,我要查你,馬上就做人肉搜索。所以人肉搜索這個工具的形成,實際上就是中共和民眾對立所產生的,而這種情緒一出現,這種意識一旦形成,我想共產黨的崩潰已經為期不遠了。主持人:這裡邊還有一個問題,當胡斌撞了人之後,他的一班朋友對這種事情完全是神態自若,根本不把它當回事兒,認為錢就可以擺平。這裡面就完全體現了一種漠視生命的態度。在中國為什麼會這樣,這種態度是怎麼形成的?為什麼中國人命就不值錢?李天笑:我首先講一句,它不是簡單的一個漠視生命的問題,它不單是漠視生命,它漠視窮人、漠視弱勢階層的生命。但當官人的生命、權貴子弟的生命它就不漠視,而且千方百計的來幫他們來說話,保護起來,能不讓坐牢就不讓坐牢。那麼我想,這種漠視弱勢群體的概念,第一就是人鬥人、階級鬥爭,長期以來在搞運動當中,不把人當人,反覆的運動,在運動中迫害人,「六四」當中坦克輾人,後來是鎮壓法輪功、活摘器官等等,共產黨整個一系列的用暴力來鎮壓民眾、來奴役民眾,這種文化是有它長期的基礎。還有一個,改革開放之後,中共引進了外資,提倡以自我掙錢的方式來發財致富,但在這當中它摧毀了傳統的文化。當中國的傳統文化不復存在的時候,完全用錢來衡量一切,所有的人都用錢來主宰,比方說我可以用錢買通一切。在這種時候,富家子弟當然也是這樣,他可以認為我有錢,我撞了人也可以用錢來買通,我可以不用坐牢。那這一次也很明顯,最近有一個叫作鄧玉嬌的女服務員也是,有三個當官的要強姦她,用錢往她腦袋上甩,這都是中共長期的政治文化以及現在以錢統治一切,摧毀傳統文化以後,道德敗壞的結果所造成的。主持人:這起事件在強大民意的作用下,杭州當局現在說要以鐵的手腕,要從快、從嚴來處理,可是它現在還是把這件事情給定義成一起嚴重的交通肇事案,而不是危害公共安全的案件,您認為這樣的認定足夠嗎?李天笑:完全不夠,因為首先它仍然講的是84到100公里,那民眾認為這完全不夠,至少在100到130公里,按照韓寒的定義也是這樣,所以說家長現在不肯簽字。還有,定成「公共肇事罪」和「危害公共安全罪」,這兩者之間的罪刑、罪責完全不一樣,後者最高可以達到死刑,而前者只有三年徒刑,所以它還是在為肇事者開脫,實際上根本還是在保護這個有背景的肇事者。主持人:儘管民意這麼強大,它還是不顧民眾這種願望,所以聽起來像「欺實馬」呀、「俯臥撐」這種名詞,實在是還是太沉重了,我們希望這樣的名詞以後還是越少越好。非常感謝您的分析,我們的節目時間又到了。各位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