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真相遊戲:官說民說媒體說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最近在中國大陸連續發生多起引發民眾普遍關注的事件,像杭州闊少當街飆車撞死人案,還有珠州的塌橋導致多人死亡的惡性事故,最受矚目的是巴東的鄧玉嬌怒殺淫官案等,圍繞著這些熱點事件,往往當局給出一個說法,媒體有自己的調,而百姓們更是在網上廣泛的熱議。然而事實的真相卻始終是撲朔迷離的,在這些官民衝突的表象上,媒體到底能給出多少事實真相,百姓的發聲有作用嗎?官方在具體處理和運作這些事件時,底線又在哪裡?我們今天請資深評論員杰森博士為我們做一些分析,杰森博士您好。杰森:林雲您好。主持人:這次湖北巴東鄧玉嬌刺殺淫官這個案子,在中國引起了很大的震動,使官民衝突好像達到了極致。但是這次有一個很值得注意的問題是,從事發到22號之前,整個媒體包括官方自己的媒體,像新華網好像都是站在鄧玉嬌的一邊,使得國務院新聞辦都不得不在22號的時候對媒體下了一個限制令,那您怎麼看媒體在這件事情上的表現?杰森:其實你一開始就談到了,確實在中國媒體中有一個很有趣的,跟世界其它國家媒體非常不一樣的東西,特別是你到中國的網站上、新聞網站上去看,你看中國的新聞不像國外新聞,它不像是單方面傳遞的新聞,它更像是一個輿論論壇一樣。它的標題往往看起來好像是官方的說法,我們舉一個例子,比如湖南珠州塌橋事件,你看標題說當地官員說死亡數字是9個人,這是官方說法,但是你看文章的時候你會發現,那個記者一方面表達官方說法,另一方面又穿插進去一些其它的事實,比如說記者調查了當地有兩個火葬場,一個火葬場燒了9個人,他沒有說第二個燒幾個人,但是他已經暗示了。主持人:那跟它的題目已經不相符了。杰森:然後他又告訴你說,9個人跟10個人有巨大的區別,10個人就是重大的事故,9個人不算重大事故。主持人:連標準也給你了。杰森:他沒有直接否認官方說法,但是他又給你提供了一些信息,那你一看,數以千計的跟帖。老百姓發聲的時候,老百姓的說法就徹底否認官方的一切,完全站在官方的對立面在說話,所以你可以看到這個非常奇怪的、有趣的中國媒體現象,我們叫「真相遊戲」,到底哪方面才是真相?最近鄧玉嬌這個事件,在22號,中國國務院新聞局發布了限制令,你從這個限制令的內容又可發現,在這整個真相遊戲中,官和民確實又處於一個完全不對等的地位。限制令發得很明確,第一、不准熱炒這個事,這個事要降溫,換句話說呢,一個媒體點是不是熱是不是冷,是官方控制的。另外,它具體的條目說,不准置頂,什麼樣的帖子要刪。它不說全都要刪,只說什麼樣的帖子要刪,所以你可以微妙的看到,事實上中共在這整個遊戲中是處於一個主導地位,老百姓是被動的地位。而媒體在中間是玩擦邊球,在中共沒有給它任何明確指令的時候,它盡量吸引老百姓的視角,那麼如果中共給它一個明確的指令的話,它立刻站在中共這邊。主持人:就是說它也沒有辦法,只能順著中共的指令去做,但是這種民意的話,老百姓這種民意根本就是被控制的,它不讓你成為一個熱點,你也沒辦法。杰森:是這樣,事實上中共是有全權的控制權的,雖然整個是一個真相遊戲,但是中共確確實實掌握著主動權。主持人:但是像剛才您講到的,其實就媒體人來講,在他可以活動的空間內,他其實還有一定的自主性。杰森:緊箍咒還沒咒下來的時候,他還有一點空間。主持人:而且我們知道這幾年以來,像南方都市報這樣比較敢言的媒體,它好像都是在這種夾縫當中生存,盡量去報導一些比較客觀的事實,那現在看,這樣的媒體人是不是越來越多了呢? 杰森:我們可以看到媒體是靠老百姓活的,因為媒體的銷售、消費者是老百姓,那麼媒體就必須報一些老百姓喜歡的東西,那老百姓喜歡什麼?喜歡真相,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它得用真相去維持它的生存。主持人:另外一方面,可能這也跟媒體人的責任感、良心有關係。杰森:事實上你要吸引人的話,你有兩種方法:墮落化、庸俗化。中國很多媒體的走向非常墮落,網站走黃色擦邊球,這樣的現象是非常普遍,那它是墮落化了。當然也有一種相對來說敢言的,走擦邊球的,只要你中共沒有明令禁止的時候,那我就努力去做這個事情。但是我們確實看到中共在很多事情上,它的利益跟老百姓是衝突的,比如說在維持它黨的形象或是統治穩定性的時候,它一旦發現這個媒體超越了它的權限,這時候它就要下緊箍咒了,一下緊箍咒的話,那媒體就不得不靠向它那邊了。所以說中國的媒體實際上是在夾縫中生存,一方面要為自己的生存拉用戶,而網站需要客流量;那麼另一方面,它又得在中共這個黑社會下,完成所謂黨交給它的這種喉舌的作用,所以媒體確實是左右為難。這時候作為媒體人的良知,在這中間就起了一定的作用,那麼在沒有緊箍咒的時候,有些媒體就能報一些相對來說的真相或者是消息。主持人:相信這樣有良心的媒體人會越來越多。杰森:希望是越來越多,事實上,我覺得從經濟角度來說,在刺激下也會越來越多。主持人:那麼您剛才講到說現在官民之間的對立越來越激化,但是就以巴東這個案子來看,像鄧貴大這個被刺殺的淫官,他真的是一個芝麻綠豆的官,只是一個鎮的招商辦主任,另外兩個人比他的官還低,而且他當時的犯罪事實也是不容抵賴的。那為什麼在事件一開始的時候,執法機關就偏袒他,不能實事求是的去辦這個案子呢?杰森:中共的管理體制是層層管理的,雖然我們看這個官員的官職很小,但在地方上他確實就是地方一霸,所以這個事情最開始報出來的時候,地方的媒體對地方官員負責的時候,它是傾向於按地方官方的說法。一旦這個事情爆出來以後,那麼中共它又是榮辱一體的,如果這個事情一般惡劣,那麼中共中央可以跟地方撇清,比如說歷史上我們知道「躲貓貓」這個事情,它最後可以以地方官員不負責任、瀆職,把這個事情了結,因為它不會影響中共的整體形象。但是如果這個事情極端惡劣,惡劣到了老百姓都跟中共對立起來,就比如這個事件,事實上老百姓已經認為整個中共官員跟他作對了,那麼這時候中共就變成榮辱一體了。事實上它在包著底下這個「醜」的時候,某種程度上也是在包著它自己的「醜」,這時候它就不是維護一個小官員的問題了,它是在維護它整個所謂黨的形象的問題。主持人:那麼什麼時候它又會「捨車保帥」呢?覺得這個人可能對它影響不太大的時候,它也會拋棄呢?杰森:對,有這樣的現象,我們叫「脫皮求生」。事實上這個決定因素很複雜,如果這個事情最終能捅到中共的本質上,你比如說很大的事情,像鎮壓法輪功這個事情,這個事情如果捅出來了,那麼它所犯下的一切極端惡劣的、殘酷的,數以千計的人被打死,這樣的事情暴露出來的話,那中共無法存在,沒有任何一個政黨可以存在。主持人:所以這個時候它從上到下都要包著的。杰森:它從上到下是一致的,它甚至都可以毀滅它的法律體制,比如說它可以讓地方官員毒打律師,甚至把律師抓起來等等,這樣的事情它都可以做,把整個法律體制扔在一邊來做這個事情,而且上下通氣,任何媒體不准報,任何律師敢於做,敢於為法輪功說話,我就處理你。主持人:那可不可以認為這就是它處理一些具體事情的底線?杰森:底線就是它的生存,換句話說,如果這個事情要捅到了我的生存問題,中共的生存問題,那它就是問題了。但是如果一般像「躲貓貓」那樣的事情,它只是一個地方官員的問題,因為監獄官員沒注意到監獄獄霸把一個人打死了,那麼這是獄霸的問題,一個獄警的問題。那這個事情非常好處理,它整個甩開,還為了順應民意,擺出一個姿態。所以整個來說,它不認為這樣的事會捅到它中共的統治上,這就是一個關鍵點--能不能讓它存活下去。主持人:那現在百姓很多時候可以通過網絡、互聯網來發聲,很多事情都可以,儘管可能一炒熱之後,中共就會限制,但是在開始的時候,他還是有一定的發言權的。那麼中共在處理這個具體事情的過程當中,老百姓的發言權又能夠起多大作用?杰森:事實上隨著中國人生活的層面越來越豐富,中國人確確實實對於真相、探索真相的願望越來越強了。我們知道,中共控制媒體,不光是控制社會問題,它也在經濟問題上做控制,像最近它又出來一些其它消息,比如最近國際原油又要漲到60塊錢一桶,它就說整個煉油廠又要虧損了,它這是給石油加價做預備。事實上這是不是真相呢?可能網民也在討論這個問題,所以說經濟上的問題,生活層面豐富的問題,使得真相跟老百姓的切身利益相關了。與此同時,我們也可以看到,互聯網確實提供了一個讓你發個帖子說句話的機會,但是這個所謂的發言權,它還不像西方社會的發言權,西方社會的發言權,最終因為它整個是以民為本的體制,它會轉嫁成參與權,甚至轉嫁成真正的政府行為。那麼中國老百姓的發言權,更像是牢騷或者只是表達一個間接的反應。而這個在網上表現的民意最終能不能轉換成中共的具體執行,中間有一個環節,這個環節就是中共的認知。就像我們剛才說的,中共如果認為這個事不影響它最終的存在,那麼它也許會做出一個順應民意的態度,懲罰一兩個低級官員,給老百姓表一個姿態;那如果這個事影響到中共,那麼它就會在媒體上巧妙的把這個事情從熱點變成非熱點,甚至中間會抓一些人,殺一儆百。所以整個來說,中國老百姓求真相的願望是真實存在的,求知願望的動機是存在的,但同時這個真相能否轉換成真正的社會變革,卻完全是由中共決定的。主持人:就是說整個這個過程當中,民眾的意願始終是被動的,而中共它還是占據主動的角色。杰森:完全是這樣的一個狀態。主持人:有人說2009年是一個真相年,最近我們知道,趙紫陽生前的一個錄音公布了,現在已經整理成書,而且隨著這本書的問世,六四的真相也在開始慢慢揭開,可能更多更多的老百姓關心的真相也在逐漸的揭開。那麼這個過程當中,像您說的始終是處於一種不對等的地位,一個是主動,一個是被動,在這種情況下,百姓怎麼能夠獲得更多的真相以保證自己的未來,讓自己不再成為譚卓呀,還有鄧玉嬌啊遭遇這樣悲慘的命運?杰森:我覺得是這樣的,我不認為2009年是個真相年,事實上真相是不滅的,事情都是真實存在的,比如說六四的真相,歷史就在那兒存在著,宇宙中就存在這個真相。主持人:只是什麼時候揭開而已。杰森:中共維持這個真相不被揭開,它能有多長時間?這是一個問題,另外一個問題就是,真相什麼時候揭開跟老百姓追求真相的願望多強有關係,同時也確實跟最關鍵的人群--媒體人的良知在這個過程中能有多麼強有關係。一方面我們相信真理在宇宙中是不滅的,同時老百姓與生俱來的這種求真相的願望是絕對存在的。這個時候,我們就關注媒體人在這個過程中起多大作用,如果媒體人能起一個更積極的作用,那麼真相被揭開的過程就會更加快一些;如果媒體人在這個過程中,因為個人利益而完全倒向中共一邊的話,那中華民族的真相被掩蓋的時間可能會拖得更長一些,但是真相不滅。主持人:其實,媒體人本身也是老百姓的一員,隨著整個大趨勢的變化,他也有一種探求真相的願望。杰森:是這樣的,他本身也是來自於老百姓,他應該最終服務於老百姓。主持人:所以希望在這種真相的遊戲的過程當中,老百姓能夠獲取更真更多的真相,真正的不再去玩這種遊戲。杰森:事實上是這樣的,我們覺得「官說、民說、媒體說」,我希望最終變成「官說、老百姓說」,最終變成了「老百姓說」,希望中國逐漸走向一個開放的民主國家。主持人:這也是中國老百姓更進一步覺醒的一個過程。杰森:是這樣的。主持人:非常感謝您的分析,我們的節目時間又到了。各位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