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中共地方政府資金鏈在斷裂?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臺《熱點互動》節目。中國國務院5月27日公布了「固定資產投資項目資本金比例調整結果」,其中最引人關注的是普通商品住房的投資項目。最低的資本金投資比例由2004年的35%下降到20%。而之前兩天,國務院發出通知,說要研究開徵「物業稅」。那麼當局出臺的這些政策的出發點是甚麼?是為了刺激經濟嗎?該如何來解讀?我們今天請資深評論員傑森博士為我們來分析,傑森博士您好。傑森:林雲您好。主持人:剛才我談到的是最新出臺的政策,叫「固定投資項目的最低資本金的比例」,這是個甚麼概念?傑森:實際上是因為房地產是一個比較花錢的行業﹔而且也是比較掙錢的行業。為了防止這個行業空口套白狼,有的人說我零資產,求銀行集資開發,然後賣房子,最後賺錢,而且也保證銀行的投資,降低風險。它是要求,你開發一個項目,比如這個項目要花10億,那麼就按你必須擁有整個項目的35%的資金,也就是你自己首先擁有的資金,叫做「資本」,你的資本必須有。主持人:這概念就是我們買房子的時候,我們的首付。傑森:對,首付。你的錢必須達到前一段時間的35%,在這個之後,剩下的65%可以從銀行貸款或稍微集資。這次的話,把這項目調整了,從35%調到20%,降到了歷史上最低水平。96年最初訂這個規定是20%,後來為了抑制整個房地產過於開發,調到35%,現在又降回到20%。事實上是把整個房地產投資的門檻降低了很多。主持人:那麼出臺這個政策,主要是考慮讓房地產市場更進一步的開始熱起來,回暖的意思嗎?傑森:是有這個概念。有人說,做這樣巨大的調整。這個調整實際上是一個非常非常有影響力的調整。主持人:是將近一半了。傑森:對,將近一半,非常有影響力的調整。從這個調整說明兩個問題。一方面,說明現在中共說賣房賣得很「火」,說房地產回暖,這種現象並不是那麼真的。另外一個概念就是說,中共本身它還是想利用這個來刺激經濟。據說,光這個項目相當於給房地產業投了3千億。為甚麼政府要刺激整個房地產,其實主要的原因,還是在於我們看到地方政府本身在整個環節中的利益存在主持人:您剛才講的概念是說,它本來這個項目是要刺激房地產業,是對地產商有利。可是為甚麼又講到地方政府呢?傑森:因為我們知道現在地產商擁有很多賣不出去的房子,所以他的資金被佔用著,現在手頭的資金很少。在這個時候的話,他要再做開發項目,那麼他的資金可能就不夠了,門檻太高,35%門檻就搆不上了。主持人:以前講的地產商的資金鏈的問題。傑森:地產商資金就不夠了。不夠的話,目前就出現各地地方政府賣不出地的問題。我們知道中國的地方政府,50%的錢可能來自於地方賣地。所以說面對目前整個地產開發環節慢慢趨冷的情況,最著急的是地方政府,中共的地方政府。主持人:比地產商還著急。傑森:我們原來講過這個問題,比如當時石家莊的政府,把所有全國大的開發商聚集到那裏討論,怎麼樣子讓它們本地的地能賣出去。因為當地四千多億的開發項目,計劃都是靠賣地來進行的。在這個時候,如果說門檻降低了,那麼開發商就又可能有錢去買地,再進行新的房地產開發的項目,那麼這個時候地方政府的資金也就有了。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可以看到這個項目,有人說是地產開發商「活」起來了。但是在我看來的話,實際上地方政府是真正的最大的受益者。它們現在賣不出去的地,有可能因為開發門檻降低,使得很多新的資金擁有者,投入到地產開發過程當中,使得地方政府的地又能賣出去。主持人:以前我們也談到過,這些年中國的GDP一直高速增長,而國家的財政收入是3倍於GDP的增長速度。這樣一來的話,不管是中央政府,還是地方政府,它應該都是很有錢的,那為甚麼會像前兩天的報導說,廣東雷州一個鎮的鎮政府就負債3億,怎麼會是這樣一個局面呢?傑森:我們事實上知道,中共本身不管是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它的花錢是沒有制約的,是沒有監督的。我們知道歷史上過去的5、6年,每年如您所說的,中國GDP是世界上最高的10%,但是它的財政收入的增加是GDP增長速度的3倍,就是百分之三十多。但是你要看花費的話,每年它總要超額的花1%、2%,比它整個當年財政收入所有的錢再多花一點。而且每年都花光。同時我們也可以看到,真正中國老百姓的社會福利並沒有在這過程中,比如養老系統、醫療系統,並沒有真正進入社會提供的狀態。主要原因在於,中共這種無監控的巨大官僚體制,本身效率極低。我們就舉水池子的例子,雖然你往裡頭注水,中共財政注的很厲害,注水注得很快,但是因為到處貪官,漏洞漏的很厲害。而且中共在過去這幾年裡面,也常常向自己的官員傾斜,比如每次漲工資時,公務員漲幅是最高的﹔提供福利的時候,中共的高層領導提供的福利是最多的。整個醫療上,80%的錢是被幾百萬主要是黨政機關幹部享受了。我們知道在這樣的過程當中,中共的官員他最可怕的是在經濟高速發展的過程中,他養成了一個奢侈高速發展,提高自己花費能力的習慣,所以幾千億用於公款吃喝,幾千億用於公車,幾千億用於出國旅遊。所有這些錢,他一旦養成花錢的習慣,一旦養成每年自己工資提高的習摜,那麼這個官員就不可能把這習慣改回來。因為中共官員沒有一個制約他的因素。不像美國,老百姓說我不願意再讓你提高稅收。比如加州政府目前面臨很大的財政赤字,但是當全民公投時,全民說你不許再漲稅了,加州政府只能回過頭來卡自己的錢。在中國沒有這樣的機制。在這個問題上,我們可以看到,地方政府如果一旦進入了不像以前30%增長的時候,它立刻面臨不夠花的情況,那其結果就是:要嘛地方政府負債花錢﹔要嘛地方政府進入撂攤子的狀態。主持人:破產了。傑森:不是破產了。主持人:不幹了。傑森:官員因為沒有以前每年30%利益增長的趨勢,官員就徹底撂攤子。我們知道這次雷州這個事,很多當地人反應說,雷州當地政府已經不管了,很多地方的黑社會已經猖獗的不行了,地方官員覺得沒意思了,因為地方財政很短缺,它們沒有給官員足夠的錢花,他覺得沒有利益可圖了。他可以把工作撂在一邊,因為政府工作可幹可不幹,撂到一邊去幹點私活。當地的黑社會問題及社會風氣極端敗壞,所有這些東西都是最底層。中共靠錢當潤滑劑的「闊」經濟,如果一旦在底層失控沒有錢當潤滑劑的話,在底層會出現快要運行不下去,崩潰的這種狀態。主持人:在出臺這個政策的同時,國務院又有一個通知說要開徵「物業稅」,現在還只是一個研究階段。但是這個研究,實際上在之前已經幾年都在研究研究,這一次是不是真的準備要開徵?為甚麼要開徵這個物業稅?傑森:事實上這個物業稅是一個蠻兩難的。從物業稅的這個問題,它們又再次討論研究開徵的話,看來很可能確實地方政府有這個迫切性了。因為我們都知道一旦開徵物業稅,對於房地產是個抑制的因素。換句話說,物業稅的開徵對於中國房地產可能是個制約﹔對於中共本身來說,開徵物業稅就是一個「殺雞取卵」的過程。當時中共也有這樣的態度,如果目前就運行不下去了,中共一定會開徵物業稅的,這是肯定的,只是當時它是在權衡。如果它不徵物業稅,讓房地產用前面那個政策讓它活起來,讓賣地來維持地方政府,這個政策行不行?如果行的話,我還緩一點徵物業稅﹔如果這個政策也不行了,我就開始徵物業稅,不然我地方政府根本就維持不下去了。所以中共的考慮因素是該不該殺這個雞來取這個卵?它是這樣一個考慮因素。主持人:它殺雞也好,取卵也好,或者是說它想維持地方政府的正常運作,從另外一個角度,這種作法可能也是為了整個國家體制穩定或者是整個社會正常的在運作,是不是也是它的責任之一呢?傑森:我們知道在一個沒有任何監控的一個執政體制裡頭,中共是世界第二富的政府,日本的GDP比中國高,但中共政府的財政收入遠遠高於日本政府。主持人:有沒有可能拿這部分的錢來補地方政府的漏呢?傑森:您說讓中央政府的錢去補地方政府的錢?那不行!事實上目前中央和地方在財政上總是一個抗衡的過程,但是因為中央有權。比如前一段時間,地方政府原來可靠養路稅來徵稅。主持人:就是向地方爭利的概念。傑森:對,養路費來收錢,現在中央又要把養路費放到汽油裡頭,又變成中央來徵收了。為甚麼呢?中共整個主腦在中央,它真的很缺錢。比如說它要維持龐大的軍隊,維持龐大的武警部隊,維持海外龐大的宣傳機構,我們知道中共要花幾百個億,把中央電視臺變成CNN這樣世界規模的。為了維護它的統治,它實際上從軍隊上,從輿論宣傳上,從海外特務系統,從收買海外官員或者甚至外國政府等等這樣的過程中,中央需要很多很多的錢。所以在這過程中,它不可能說我有餘錢再補你地方政府,這時它只能讓地方政府敲老百姓,比如物業稅。主持人:所以就要來制定一些比較傾斜的政策傑森:傾斜的政策。主持人:它制定這些政策管用嗎?能奏效嗎?能維持的了地方政府的運作和它自身的穩定嗎?傑森:沒有監控的體制,實際上它只是一個畸型爆炸發展的體制。我們知道每年30%的財政收入,哪個政府都會富的油油的,但是它每年花光。哪一個經濟都不可能持續有10%GDP的發展,然後財政持續20%、30%的增長速度。一旦這種速度稍微緩一點,中國經濟現在還有6%、7%的增長速度,中國財政還有百分之十幾的收入,它已經開始不夠花了。你可以看到目前展現的問題是非常可怕的。中國經濟還在暴漲的階段,中國本身社會福利系統還沒有建立,在這個時候它已經出現了地方財政可能出現的危機,這是讓人覺得非常可怕。主持人:而且這個危機程度很嚴重。有專家估計全國鄉鎮一級的錢,可能總共的負債要在6千億到8千億之間。傑森:對,事實上這個數字是個謎。主持人:如果是真的就非常可怕了。傑森:問題在哪兒呢?這對中國老百姓是個謎。我們知道中國老百姓都知道美國州政府在赤字,打電話給國內老百姓,他們都說,是不是你們新澤西政府缺錢缺了幾億啊?聽說加州政府都要破產了。好像中國人對美國政府的財政非常了解。但他不知道如果美國政府稍微減一點社會福利,那麼他的財政是沒有問題的,事實上他是不願意減,比如說醫療、養老或者是對於窮人的救濟。主持人:因為美國政府的責任就是要為人民服務。傑森:老百姓一般都說,你不許減我的福利,而且我也不讓你加稅,你只能從你自己身上摳,所以這是加州政府目前面臨的問題。在中國,人民也不知道自己政府缺多少錢﹔也不知道自己政府花多少錢,這方面也沒有政府反饋的福利。主持人:中國老百姓沒有概念,政府缺不缺錢跟我沒甚麼關係,我也沒有權力去知道。傑森:政府手裡有幾千萬,他認為那是政府的錢,跟我沒關係。對於中國老百姓來說,他不知道自己政府到底是負債運行還是盈餘運行?同時他對政府沒有任何監控。在中共的媒體宣傳中,又在擔心國外的,如美國政府的岌岌可危的狀態。你看這種畸型的社會現實,在方方面面都能體現出來。主持人:其實他關心美國的破產,所以下一步他聽到中國的鄉鎮企業要破產了,那是很自然的事情,全部都是因為經濟危機的問題。傑森:對,有可能,這就可以轉到說:你看都是經濟危機造成的。主持人:還是美國惹的禍!傑森:對!主持人:跟我中共沒關係。好的非常感謝您的分析,我們節目時間又到了。各位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