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陝西小縣給中共出了個大難題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今年3月1日起,陝西省神木縣在全國率先嘗試「全民免費醫療」。只要有神木縣戶口的,生病、住院所有費用報銷近90%,這一匯集全民的免費醫療模式,立即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的反響,百姓們交口稱讚。而中共的官員和專家卻異口同聲的說:這一模式無法推廣!到底「神木模式」有沒有可能在中國推廣呢?小縣城的這一項利民舉措,怎麼就成了中共的難題?當局否定它的真正理由是什麼呢?我們今天和資深評論員杰森博士來探討一下這個話題。主持人:杰森博士您好。杰森:林雲好。主持人:最近引起了中國很多民眾關注的神木縣的免費醫療模式,到底是怎麼一個模式,為什麼神木縣可以率先來嘗試這一個?杰森:這就是剛才你說的,當地縣政府說:只要是本縣的人,不管是農民還是這個縣城裡頭的人,你看病至少包你90%,但有一個初始線,你至少自己先付400塊錢,另外封頂在30萬左右。主持人:就是一定要到醫院去看。杰森:包括在醫院住院和其它的一些費用。整個來說,這個事情確確實實給中國造成了很大的震動。因為別的地方,比如深圳也要準備搞全民醫保。但是就是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敢把農民包括進來,這是第一次。當然神木縣本身很特殊,它是屬於中國一百強的縣,就是在收入最高的百強縣中排第92名,所以是比較富的一個縣。因為它本地盛產煤,很優質的煤,所以一年它本地的財政收入光煤大概有23億是可以支配的,再加上其它收入,有將近30億的財政收入,所以在陜西排名第一。從財政實力上來說,它確確實實在中國是屬於比較頂尖的縣城。但是其實問題不出在這一點,而是說它敢於適用於農民。在執行過程中發現並沒有那麼可怕,雖然它財政收入30億,很多縣城達不到這個標準。但是它真正資助於這個項目只資助了1.5億,只有一年財政收入的5%,一年1.5億就足夠,平均一個人就400塊錢左右。而且,從病人最多的頭兩個月來看,還沒有達到這個數字。所以整個來說,這個事情的試點很大膽,因為推向了農村。第二、其結果不如中共宣傳的那麼可怕,只要當地出1.5億的財政,就達到了解決最難的頭兩個月的醫療問題了。主持人:您剛才說的這個神木縣是全國的百強縣,但是您剛才講的每人平均值400塊錢,如果要把這個措施推而廣之的話,對全國來講,對各級政府和中央,拿出這筆錢是困難的事情嗎?。杰森:其實我們就簡單算個算術,中國人比如按13億來算的話,一人400塊錢,其實是5千2億,這個數字是什麼概念呢?中共財政在2008年的收入是6萬 1,300億左右,那麼5千2億大概是8.5%左右。而這個比例是極低極低的,香港的財政收入15%是用於醫療的,而我們知道如果只要拿出8%,就能達到整個神木試點的話,對中共是根本不算什麼的。當然我們知道就這個數字本身不算什麼,是看中共是不是願意出這筆錢,是問題關鍵所在。這個就是神木給中共出的難題,也在於它證明了中共一直給老百姓說不可能的事。而當地老百姓給做了,而且是能行的,而且這個數字推廣到全國,讓大家發現也不是那麼可怕的數字,這就是讓中共非常緊張的一件事。主持人:那錢是一方面。還有一個就是說,近年來中國社會整體的道德水平,的確是在下滑之中。所以有些人就擔心,是不是會有一個社會道德風險的問題,而且別人會不會就白占便宜。那麼這問題會不會成為推廣這一免費醫療模式的障礙呢?杰森:問題就在這兒,中共的一些官員和政府一些所謂的專家,在這個實施剛開始沒到一個月的時候,就斷言說整個中國老百姓的素質低,道德水平差,所以說他們會小病大醫,無病大養。所以說中共斷言整個醫療體系根本推行不下去。而兩個月下來,結果神木縣就發現了,其實頭兩個月病人是最多的。因為很多舊病積累的病人,有很多很窮的病人看不起病,現在這時候突然可以治病了,所以頭兩個月醫院可以說都爆滿。結果多少人來看病?全縣的千分之五的人來看病,數量並不是那麼可怕。而且花的這個錢,它全年預計是1.5億的財政資助,平均大概一個月就是1千3百多萬,根本沒花到那麼多。換句話說,財政撥了1.5億都花不完。所以說老百姓並沒有如中共官員想像的那麼拼命在濫用這個權利。主持人:那麼這些官員為什麼會這樣子去想老百姓。杰森:因為我們知道,中共本身道德最腐敗的是一群什麼人?就是中共官員。社會最腐敗的,不管是貪污,還是什麼社會道德問題,都是來自於這種官員,這種官員是享受公費醫療的。他們長時間享受公費醫療,已經形成了一種極端貪婪的占用公共資源的這樣一個習慣,這就是他們的思維方式。然後我們知道前一段時間,社科院有一個統計,說中國的大部分現有的財政支出,是給850萬以黨政官員為主體的人占了大多數。主持人:您是說醫療方面嗎?杰森:醫療方面,中國目前醫療方面發生的費用。但現在中共大概有個5千多萬人在享受公費醫療。其中真正受益的人,是最高官的那一種高官階層,大概有8百多萬人,整個80%的中國財政投入醫療部分,給這部分人消耗了。這部分人是渴著勁的去浪費這個資源,所以說他是「以己之心,度老百姓之腹」。主持人:那反過來說,如果真的是在老百姓當中推行這種免費醫療的話,是不是真的會妨礙到他們繼續享受呢?杰森:這個事情,某種意義上講,這些中共官員總覺得財政收入6萬多億,都應該歸他管,那怕撥出8%給老百姓,他心裡都不舒服,這是他本身一個執政的基本思維點。所以在這個事情的過程當中,我們知道有統計數據,有40萬官員可以長期占用幹部病房,占用療養院,一年就花了國家5百多億,而中共都不願拿出5千億來,把全國老百姓的醫療問題給解決了。但是整個來說,這是因為中共的權力是無限制約的。所以中共一直給老百姓「這是不可能的」的觀念,從道德角度來說,這是不可能的,說人民素質多低多低。結果神木縣這一個舉措,把它這個謊言打破了。中共說在財政是不可能的,實際上,雖然神木是一個相對的富縣,但使用那個數字並不多,只有當地財政的5%。一個地方能拿出1.5億的縣,不只神木,很多很多的縣都能拿出來,而且它沒有任何中央的財政支助,都拿得出來。所以在這樣又把這個財力不足這個謊言打破了。所以「神木現象」其實是一個推倒中共,長年罩在老百姓頭上的一個迷霧,一個有關全民醫保迷霧的一個舉措,使中共非常頭疼。所以它的媒體就是跟著老百姓對著宣傳,老百姓一方面說怎麼這麼好的事,但是同時中共又說這不可能。剛開始說風涼話,實行兩個月以後不說風涼話了。又一口斷言,陜西官員就說,他說我視察過兩次,這個無法推廣,不分析中間他所擔心的道德原因不存在。老百姓這個入門的400塊,對老百姓已經是很高了,老百姓不會沒事花400塊錢去看病去。而且老百姓每天很忙,沒有時間整天去看病。不像官員一天到晚可以幾百萬官員成天請病假。所以我感覺中共這個謊言被神木縣徹底的打碎了。主持人:但是從老百姓這個角度來講的話,可能很多中國人覺得:哎呀!這些年來這個醫療這個難題是三座大山之一啊!醫改也改來改去的,好像越來越看病難的。那麼突然間說是免費的來醫療的話,好像讓人感覺到不可想像,是不是老百姓心裡上也很難接受這個問題。像中國現在人這麼多,怎麼可能實現這個事情呢?杰森:我們數字已經算過了,5千多億占財政收入的8%,問題不存在。當然就是說,事實上你看看,比如從95年起,台灣已經實施了這個全民醫療保險,是一個非常模範的典範。主持人:它是醫療保險,不是免費醫療。杰森:事實上,神木縣也是某個程度的醫療保險,並不是真正的免費,香港才是真正的免費醫療,把財政收入的15%投入到醫療。香港基本上達到全民醫療這樣一個概念,只要你在香港,你可以看病,基本上它給你全包。像歐洲也在推行這樣的事情。整個來說,中共在收取老百姓費用的時候,它通常要跟國際上接軌。但是反饋老百姓福利的時候,它卻同時老是說我還是發展中國家這樣的概念,這種思維方式,已經讓中國老百姓不敢向中共索取什麼。中國老百姓把中共供養成世界第二富的一個政府,但是他從政府拿回來的回報卻是世界上排很末等的,不管是從教育或是醫療,這實際上都是中共宣傳造成的,它說這不可能,中國老姓就認為不可能,問題是可能的!神木縣做出了個樣子!主持人:對,記得是在今年年初的時候,兩會期間衛生部長高強,他就說印度的那種全民醫療全民免費醫療的模式水平太低了,中國已經沒辦法滿足了。但是中國要建高的又沒有這個條件。現在就像您說的,神木縣已經走出了這條路,已經是給中共出了一個難題,現在它還一味的否認,怎麼能自圓其說呢?杰森:事實上問題就在這個地方。中共用各種方式在推辭讓全民享受醫療的這種概念。我們知道中國人在過去30年從GDP的角度來看,創造了世界第一,年年幾乎都是世界第一,GDP是什麼概念?就是中國人勤勞付出,GDP就是中國人出了多少力量的問題。每年我們反覆在說GDP的數字,GDP是增長9%、10%、11%,而中共的財政收入是20%、30%。所以目前從官方的數字來看,每年老百姓勞動的 20%-25%就已被中共拿走了,這是官方的說法,事實上像賣地這些都不算在裡頭。中國老百姓一年一半是給中共幹的,而中共返給老百姓的是微乎其微的。這個過程中,中共用各種謊言在掩蓋它對中國財富的占有,它不能給老百姓返還,它解釋很多,其實為什麼呢?是中共要維持它的統治需要巨大的一個統治成本,上到下的官員它得買通了,使官員有利可圖,這點它不敢打破,打破它的縱貫統治體系就崩潰了。同時它要把中央電視台營造成世界CNN,這就要花幾百億;比如它要用來做內部鎮壓的軍隊、武警,就要花上千億;比如在海外要收買各種的政治勢力收買團體,這個採購團幾百億,那個採購團幾十億。所以整個來說,中共在政治上需要花很多很多的錢在世界建立它的威信,在國內建立它的統治機構,這種錢本來是應該反饋給老百姓的,反饋不了了。這時它就用各種方法來解釋:我們根本已經花了很多了,去年我們投了多少多少,今年我們教育經費又增加了40%。它整個用這種虛假的數字,把老百姓騙的。但事實上老百姓給你算一算,你的醫療給你回饋多少?你的教育中共給你回饋多少?所有這些東西是中國老百姓應該向中共質問的事情。主持人:但是實際上在一般正常的國家來說,老百姓的醫療保險這塊應該是占整個國民收入的多少比例?杰森:各個國家不一樣。比如在香港是15%,有些歐洲國家甚至超過30%,幾乎沒有哪個國家像中國目前投入這麼低。而且中共算帳是亂算,比如說,現在目前醫療部分我投了幾千億,其實很多是包括了中共官員管理費用和各種費用,都被官員給占了。主持人:主要都被官員占了。杰森:我們知道中共官員每年3千多億用於公款吃喝,3千多億用於公車,3千多億用於出國旅遊。其實這些錢劃歸都劃歸到了其中,比如教育經費裡頭,是讓教育官員出國;比如醫療經費是讓醫療官員出國,這些東西都花到這裡頭了。事實上老百姓手上的錢非常少非常少。我們反覆算全民醫保推廣到全國就是5千多億,就是財政收入的8.5%,為什麼不用?整個來說這個數字在全世界如果哪個政府說我只要拿出8.5%可以做全民健保,哪個國家都會立刻去做。主持人:的確是。看來這個模式想推廣的話,不是能不能的問題,而是願不願的問題。杰森:是這樣子的。中共最大的統治成本它不能漏出一點錢來返給老百姓,它從社會上榨取的極多,返回來極少,又在欺騙老百姓,事實上是中國老百姓願不願意被欺詐的問題。主持人:對,這就是老百姓願不願意被欺詐,中共這種模式還能持續多久的問題。杰森:是這樣子的。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您的分析,我們的節目時間到了。各位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這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