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話壇】花樓街的風雨(中)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在上次的節目中,我們為大家介紹了武漢市花樓街的強拆事件。花樓街位於武漢市江漢區中心地段,約五千多名居民受拆遷影響。花樓街南二片自今年三月開始拆遷至今,發展商和居民一直未能就賠償條件達成協議。價格不公道,民眾自然不願意,事情也就談不攏。於是明爭不成,就開始暗搶了。換句市井的語言,白道不行,他們可要開始用黑道了。喻:3月26號才開始進拆遷辦,進入拆遷辦就是我開頭講的,就是開始小戶就煽起別人走了。一直到了4月份5月份,也就是現在,4月份5月份,就開始拆不動就開始打、砸,用混混破壞,公安政府密切的配合。 程:你看,這些手段啊,有放火,有請黑道上,僱傭黑道殺人,撬門,再就是水電就給你一斷,再就是把公路給你一封,讓你不能出門,再就是取消菜場,就是不讓你生存,買不了菜,再就是取消學校,不讓你小孩讀書,強行的把幼兒園都拆了,學校都拆了,人民群眾都沒有走,它就把學校拆了,國家興旺以教育為本,它首先就把學校就拆了,就逼著你群眾走,過去強盜都沒有這樣做,你看現在就做了,這得了啊,這個社會還得了,這還有人民過的了日子嗎?他還公開這樣講,放火焚燒,你要不走,你不拆遷不走他就要放火了!我們花樓街放火總共是13次。卑鄙的手段太多了,你懂不懂?卑鄙手段,你看,世界上都沒有人這樣做,放火拆遷,這是什麼意思,這是什麼人做的,家裡有人都放火,就是要把你燒起走,就這樣的,13次啊,花樓街,放火!他也很簡單,你沒有抓住人!我們抓住了一個,他講這個人是個神經病,好,神經病,以前沒有放火?你沒有拆遷之前這個神經病沒有放火,那為什麼,花樓街幾十年,幾十年都沒有放13 次火,難道你拆遷期間就有13次放火?這個正義啊總是走遍天下,對不對,這個假正義啊,那個水貨啊,總是永久就是水貨!喻:在黃陂街也是的,有個叫“九九” 的門面,房屋沒有辦手續。其中有個人把外面的像裡面的像一照,照了以後就來了幾十個混混把房子全部都給他砸光了!別人沒有辦手續,一個兩層樓的住房,全部給別人砸光了!肖母:這是我們租的,我們的租約還沒有到期。有一幫蠻兇狠的人,跑到我屋里來,耀武揚威的,要趕我搬走,要趕我老太婆馬上就趕走。那我沒有辦法,我只有老命一條,我80多歲的人,他把我趕出去,我就沒有位置,無家可歸了,那我只以老命一條,跟他們拼了!主持人:這位八十多歲的太婆是江漢區革新巷居民,她的兒子肖紅兵於5月27號中午被當地拆遷辦僱用的流氓打成重傷,原因就是肖紅兵認為動遷補償過低,拒絕接受。5月27日晚躺在病床上的肖紅兵在醫院向本台記者講述了事件經過。肖红兵:他這個拆遷,這一個補償價格,完全脫離了市場的房的價格,給我們的錢我們連二手房都買不起,因為我們不願意接受他低價收購的條件,所以說他們就採取了暴力逼遷的手段。就是從昨天的12點鐘吧,一群不明真相的人,就是我們不認識的人,其中有兩個,戴著代辦拆遷公司的牌子,在我們家門口,他說,我們談一下,我說我沒有什麼談的,結果就是有七八個人,蜂擁而上,把我拳打腳踢,一直打昏在地。經醫生診斷的結果就是,鼻樑打成了骨折,眼睛出血,大腦受到嚴重的震蕩,腰部被,腰部也受了傷,腰部被鐵棍子捍了一下,現在在床上睡著不能動。主持人:在武漢城區的大拆大建工程中,涉及黑社會的暴力拆遷屢見不鮮,花樓街的上千戶居民飽受其害,理所當然的要向當地派出所求助了。花樓街居民:“兩個要求,不允許黑社會到花樓街來。如果到花樓街來,我們必須反擊過去,爭鋒相對的跟他搞,出了人命案,一切由派出所負責任,市政府負責任。因為這不是一次兩次,無數次,搞得日夜不得安寧,都是年輕小夥子,吸毒的各種各樣的人物都有,深更半夜的,把這幫的砸了都有,哪有這個拆法的?這是暴力拆遷!”主持人:公安,應該是維護公共安全的執法者,是社會正義的維護者,然而在花樓街拆遷的過程中,他們卻始終扮演著不光彩的角色。執法不嚴,顛倒黑白,讓百姓們憤怒而又無奈。毛女士:我告訴你,威脅,每天到你家威脅,強迫呀再就是騷擾你哪,甚至還打人呢,反正他是什麼手段他都可以用。你要報警的話,110好長時間纔來,來了之後他再去查,查了之後就沒有音訊了。哪怕你把證人抓去了,他說你沒有證據,那不承認的。他們就是這樣的,他們來了兩次騷擾我們家,我母親看到那個情景蠻嚇人的,都心臟病突發,他又第二次跑過來搞,27號發生的事晚上,29號我就給人盯上了,盯上我就打110,他要跑呀,我就不讓他跑,就把他的皮帶抓了一下。後來來了十幾個人哪,小夥子,把我的手搬開,再來了四個人男青年把我架到50米遠架到他們辦公室裡面丟在地上。後來110來了,姓黃的所長,帶了到派出所做了筆錄,他後來結果就是我是個女的,不該動手抓男人的皮帶,我侵犯了他的人權,如果那個皮帶抓斷了,褲子抓垮了我還付法律責任!我說那流氓,幾十人把我搞的抬到那裡去綁架了那算什麼,他說我的過錯小,他的行為大,(但)還不夠那個刑事案犯罪案,就是這樣你說怎麼辦。喻:你政府對這樣的人,我們打了電話,報了警,30分鐘,半個小時,甚至超過半個小時纔來,一般的出警是5分鐘到10分鐘或者15分鐘,最長一刻鐘吧,花樓街到派出所這個地方,報警的話,不需要蠻長的時間,但是就花了30分鐘,再有來了完了,花樓街調查的110就隨便問一下就完了,又不立案。這個裡面哪,我跟區長李海燕說,我說這個逼遷全部是你用錢買通了,我知道我跟混混和那些人沒有什麼矛盾,主要是你政府,你不給錢他,他不會動老百姓的。程:地方職能部門,完全忽視了國法,包括區政府,包括區公安局,都是這個黑勢力的,為他們保駕護航。張承茂律師:那麼在強拆的這個問題上實際上,他們是無法用一種合法的或者其他的一種手段來獲得他們所看中的這個土地,他就必須要強制進行拆除。所謂強拆的話實際上再簡單不過了,我所看到的大量這樣的例子,比方把化學藥品扔到人家家裡,然後甚至把一些毒蛇扔到人家家裡,甚至一些其它的手段,讓人家廚房的地上通上自來水管,讓它滴水呀,這樣的房屋淹掉,他們要看中了你這塊土地,你是逃不掉的。你就必須要跟著他們後面走,你不跟著他們後面走,你不跟著他們後面走就是暴力拆遷,就是這麼一個情況,非常簡單。沒有政府作靠山,你想他這些人,他會出動公安,出動武警啊,甚至便衣特務混在這裡搗亂破壞呀?這種事情,誰能指揮的動他們這些人呢?主持人:你越是守法,你越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指望政府不行,只有靠自己依法維權,可是這維權的行為,卻被指責為違法。 喻:對於我們這個維權的人,他就不准搞這個宣揚宣講啊,學習《物權法》,學習《憲法》,它制定的法律不讓我們學習。曾經有一個老頭子,才出現的維權的,張老師,講的蠻好,講的別人拍巴掌。咳,他這一講不打緊,第二天,這個公安部門上門了,就跟他談話,你不要在外面宣揚這個東西。有的被拆遷人被他們公安部門或者混混威脅,受到威脅,還有的進行收買,他說你不要鬧了,我們進行賠償,有麼問題跟我們好談,就所謂的做籠子,籠他們,忽悠老百姓,哄老百姓就這樣就地把他按下去了,這樣的事情蠻多了!喻:當時呢漢正街街有一個婆婆,叫魏順仙,她跟我講,喻老師,聽說你在花樓街維權,蠻那個,她說我給您反映個事情,她說我這個房子被他們砸了,我說你簽合同沒有,沒簽合同砸了。而且呢她的爹爹被打了,全部都是打傷了的,腿上,都六七十歲,把別人爹爹打那個樣子,我感到很同情,把別人的房子砸了。最後我就說你想怎麼辦,她說,我們這有五六個人,都商量好了,要到市政府討說法。我說,你們可以討說法向市政府說個道理是可以。當時他們去了以後,就在那個地方,就拉了橫幅,就給政府下跪,在市政府門口下跪。我沒有干預這個活動,但是我是看一下,也是為這個拆遷的事情,他就哄我去看病啊,量血壓啊,把我哄出去上警車,然後就把我關五天,要我簽字,我說簽什麼字,他說你涉嫌擾亂社會秩序。主持人:搞了一輩子教育事業的喻正華老師實在無法理解自己拖著一個病體怎能擾亂了社會秩序。拘留所的經歷告訴他,現在的公安和黑社會已經沒有任何區別了。喻:低壓110,高壓160,我說是扯不了謊的,我的病情是實事求是的,他說我們就因為看到你有病,所以本來是10天,只給你搞5天,他們要我去量血壓。你跟我們一路去量血壓,我交通路口一上警車,直接把我拖到拘留所去了,他說已經被拘留了,我說我字都沒有簽,他說不需要簽字,不簽字,就是拘留,把身上衣裳,所有東西都搜光,都搜乾淨,就是這樣的,卑鄙齷齪。你沒有法律程式,怎麼這樣隨便拘留呢?還要有個錯啊,我沒有這個錯你不能栽贓啊?我在拘留當中,也是採取一種卑鄙手段,我剛剛吃血壓高的人,還沒有睡到兩個鐘頭,馬上就,半夜裡啊,甚至當中,一天來兩次,把我叫起來,搞起來,睡起來以後經他們傳喚,訊問,給我拍桌打椅,我當時已經69歲了!老百姓為了爭取人權,爭取個人的利益,他把你當作敵對份子看待。當時我就提出了,我說你們為什麼不關黑道,不關混混,專門關老百姓呢?他說他們也是為,市局有一個安徽人,他說他們也是為了吃飯,為了生活嘛!你看,我說你這,到現在你一個公安人員能夠說出這種話來,那說明你公安人員跟混混跟黑道是,黑白兩道是相通的。程:上什麼訪都沒有用,公安局要把你抓起來,關起來,甚至還要用黑勢力打你。公安局,曾經把我就關了兩個多月,不為什麼,一沒有什麼證件,就和那個綁架是一模一樣的,就這樣把你關起來,這不是我一人,這個花樓街很多人都被這樣關起來了,沒有什麼名目,你就是不接受拆遷,就要抓起來,多數是以擾亂社會秩序進行關押,這個擾亂秩序的根源呢,實際上就是他們,這社會不穩定,就是他們造成的。因為什麼呢,因為他要拆遷,別人不要利益,那就是維護社會秩序,要是你只要是要利益,他就說你擾亂社會秩序,就是這麼樣的!你看天下有這麼樣的事情,這百姓還有什麼活的餘地,還有沒有王法,你為人民服務?什麼都是假的!他們講的,底下說一套做一套,讓百姓走投無路,他們這個做法,我認為失去了人民對他的信任,毛:他就是這樣籠統的給了他們,拆遷辦就是這樣,糊弄一個就是一個,他們自己的工作人員還說走了一個又哄了一個走了,又哄了一個走了,他不叫給人家辦手續搬走了一個,又哄了一個走了, 又哄了一個走了主持人:黑道猖獗,公安腐敗,居民無奈,只能採取普法學法,集體維權。可是在一起普法學法的活動卻被扣上了非法集會的帽子。喻:我們南二片被拆遷群眾生命財產受到嚴重的威脅,本人深受其害,混混在我家裡潑油漆,炸鞭。黃陂街125號潑大糞,還有的商店昨天還被砸,公然在光天化日之下,砸門砸窗,砸商店的櫃檯,潑大糞潑油漆炸鞭炮,無惡不作,廣大的被拆遷戶自發的要求學習法律。 喻:物權法說,要保護私有財產。那麼這個強拆,進行行政干預,這就跟物權法對立的,那這個物權法有什麼用呢,法律是你們制定的,違反法律也是你們,你們不按法律辦事。所有的百姓都知道,就感到我們這個,被拆遷人是個弱勢群體,已經沒有人權了,受不到法律的保護,我們的生命財產已經受到嚴重的威脅,廣大的拆遷戶,自發的就是學習這個法律,學習這個政策,結果呢,把我們學習物權法,學習民法,學習憲法,它說這是非法集會! 你如果不寫報告,不寫東西來那就叫非法集會!就為這個事情呢,寫了個報告,寫了個材料,他說10人以上聚集在一起就算非法集會,你看!主持人:在利益的驅動下,中共治下的政府已經徹底墮落成於人民為敵的集團。防民之口甚於防川 。在花樓街的 拆遷問題上,政府還將作出什麼樣的醜事呢?請觀眾朋友們收看下一期的百姓話壇。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