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中共的錢不夠花了

【新唐人2009年6月23日訊】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據新華網報導,今年前四個月全國財政收入比去年同期下降了9.9%,而支出卻增加了31.7%,要想實現全年9.8%的財政收入目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日前,財政部副部長王軍表示,在今後一個時期,中國將積極推進稅制改革,完善稅收制度。這些現實似乎在告訴我們,中共的錢不夠花了,要通過擴大稅收來斂財。那麼增加稅收的政策,對老百姓的生活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呢?強調「發展是硬道理」多年之後,今後這條路還要怎麼樣走下去呢?我們今天還是請來資深評論員杰森博士跟我們一起來探討這個話題。杰森博士您好!杰森:林雲妳好!主持人:經過全球金融危機之後,各國政府現在似乎都缺錢,但是中共政府這些年來是財富增長最快的一個政府,為什麼剛剛出現財政收入下降的情況,就馬上面臨危機了?杰森:事實上你要是從絕對數字來看的話,中共目前還是世界第二富的政府,僅次於美國。但是你要是從可支配的收入來說,其實中國政府比美國政府可支配的錢更多一些,因為美國政府把50%-60%的錢用於支付老百姓的社會福利,比如窮人、老年人或是殘疾人的整個社會福利問題。主持人:而中國政府沒有這麼多的負擔。杰森:所以從可支配的收入來說,中國政府可以說是最富的。實際上中國政府哭窮,主要是因為中國政府這麼多年來,每年的收入持續的增加20%-30%,就連2008年聲稱是經濟最難過的一年,財政收入也增加了將近20%。所以它過慣了這種富日子,一旦今年的財政收入猛然的不增反降,它整個花錢的習慣一下子就受不了了,所以方方面面都出現了財政漏洞。主持人:那麼現在這種缺錢的局面有多嚴重呢?杰森:這個事情從最底層展現得最明顯,中共內部也有利益金字塔,事實上最倒楣的就是底層。我們知道最近河南濟源市一些城管出來抗議,他們一個月工資才七百多,還沒有加班費,所以來抗議。我們知道,前一段時間有些警察也出來抗議,所以你可以看到,中共底層是最先出現問題的,他們盤剝也是針對底層的人員,就是減少他們的收入。而這個是中共真正恐慌的,因為它鎮壓就是靠這種最底層的警察、城管等等來維持它現在的統治。所以它自己的底層人員出現內鬨,那就是中共財政出現危機之後,本身整個統治體系出現危機的表現。主持人:是一個徵兆了。杰森:對,一個徵兆。主持人:財政部現在為無法實現全年財政收入增長9.8%的目標而頭疼,但是於此同時,我們又看到最近有消息報出來說,寶馬車入選了公務用車,這是老百姓反應很強烈的一個話題。再一個就是,多年來大家一直關注的公款消費太高的問題,好像也沒有任何減弱的跡象,那麼這不是很矛盾嗎?杰森:這是不可能減弱的。因為我們知道,中共的統治是無制約的,本身它的官員,媒體不許監督,然後它也沒有自身監督的機制,因為黨在司法之上,司法也不可能監督它的官員。所以整體來說,中共官員一旦有了權力有了利益,他是不可能放下的,因為他有權力,再缺錢也不會缺到他這兒。我們知道,深圳前一段時間在網上公布,局一級以上的幹部每年可以報銷按摩費用多少多少;像廣東,公積金一方面大量的缺錢,另一方面它們裝修辦公室要花兩千多萬。所以,中共這種無制約的體制,事實上是中共缺錢的最大原因。本身它也看到這個問題,它的官員可以把每年增加的20%財政收入全部吃掉,而一旦沒有了的話,它就開始哭窮。主持人:那麼現在財政部說要通過增加稅收的方法來解決這個矛盾,它提出了像菸草稅要增加到56%這樣的目標,好像大家都沒有疑義,因為早就應該增加了,但是除此之外,它還說要開徵新的稅,像物業稅、環境稅、資源稅這些東西,那麼開徵這些稅對老百姓的生活會有什麼影響呢?杰森:這也是老百姓最擔心的問題。為什麼中國的菸民占全世界菸民的一半以上?在美國,過去的10年裡頭,菸民的人數減少了80%,而中國持續不變,主要是因為菸在中共是最大的單項財政收入,它叫「菸草專賣」,就是中共獨攬菸草這個行業,中共每年菸草的財政收入,單項貢獻大概是3千億到5千億這樣的狀態。比如像雲南省,一半的財政收入都是靠菸草,中共實際上是靠損害老百姓的身體掙了很大一筆錢,而在缺錢的此時此刻,它首先想到的是把這肥羊再宰一把,當然老百姓反應也比較弱一些,畢竟菸民是自己選擇去抽煙的,雖然正面教育不夠,但是也畢竟是你在選擇抽煙。主持人:不讓你抽煙還是件好事。杰森:但是於此同時,它還在討論房屋稅、物業稅等等這樣的問題,甚至有些財政更困難的地方政府,開始對一些生產領域……比如像前一段時間江西的南康,當地家具行業的稅收暴漲,以致於數萬名老百姓暴動,政府不得不又收回來。我們可以看到未來中共靠稅收走的這一條路,它一定會走下去,一定會增加各方面稅收,它還會用各種理由比如像菸,它會說為了要減少菸民數量等等,會起一個好名字,但是也會因此激發官民的衝突。整個來說,稅這方面它會走,但是會走得更精細化一點。主持人:增加稅收是明面,大家都看得到的,可能來自民間的抵抗也會比較強。但是它除了增加稅收之外,是不是還有一些政策方面的傾斜?記得上次我們節目中談過。杰森:對,前段時間談地方政府資金鏈斷裂的時候,我們談到地方政府財政一半是靠賣地,它確實會出一些政策傾斜於地方政府,比如把資本金的比例降低,那麼這時候地方政府賣地的可能性就增加,果然最近中國賣地的數量暴漲,地方政府財政因此獲得了很大的收益。那麼這買單是誰買的?最近房價又在漲了,所以最終買單的還是老百姓。另外一個,政府除了增加稅收以外,它還出台一些政策,這些政策更加婉轉的從老百姓兜裡掏錢,再加上中國媒體愚弄一下老百姓,渲染一下,中國老百姓可能沒意識到會從自己腰包裡被中共拿走了錢。主持人:不是直接的,所以感受不是那麼強烈。但是關於增加稅收這方面的消息,網上老百姓的反應也是很強烈的,很多人都在說,在經濟危機當中,各國政府都在想辦法怎麼樣去減稅,減少老百姓的負擔,為什麼中國政府反而在這種情況下,在這種危機、這種災年的時候,還拼命的斂財、增加稅收,好像真的差距很大。杰森:我們反覆說過,你不能把中共政府當成一個正常的政府來看。我們知道, 2008年,因為稅收的錢沒花完,香港政府立刻撥到老百姓的醫療體系裡去補充,另外剩下的那部分錢也還給老百姓,所以2008年香港人拿到了退稅的錢。但2006年香港經濟不好的時候,香港政府把公務員的工資全部降2%,為什麼呢?香港政府某種程度上講還是民主機制的政府。那麼中共官員不可能的,它的公務員還漲工資,它出國「三公」:公費吃喝、公費旅遊、公費用車等等現象,每年花掉近萬億這樣的狀態也不會有什麼改變。我們知道最近中共官員一系列貪汙腐敗的事情,還在連續不斷的爆出來。在中共的統治下,它不是老百姓跟政府的概念,它實際上是「你死我活」的概念,我有權力我可以讓你死,同時我可以讓我活得非常滋潤。從某種意義上講,老百姓提出這樣的問題是對中共的認識還不夠,因為它本身根本不把自己當成老百姓的政府、執政黨,它一直是以「我是你的主人」的概念在維持中國的統治。它認為它不幹任何活,可以消費中國30%-40%的GDP,這是它的權力。這也是中共在中國統治的利益所在,或說是動力所在。主持人:中國多年來一直避談政治改革,一直在強調「發展是硬道理」,一直在強調經濟發展是最主要的中心工作。經過這二十多年的發展,到了今天,中共政府在世界上可以說是很富有的政府了,但是突然一下子就說缺錢了,那這條路還繼續怎麼樣走下去呢?杰森:事實上這是很危險的一條路,我自己是這樣看問題的。中共政府沒錢的時候,就是中共政府過去10年來製造的經濟泡沫,巨大的國際謊言崩潰的時候。我們知道它唯一執政合法性在於它說「我這些年把中國經濟發展起來了」,事實上這是中國老百姓勤勞創造出來的財富,但它把這個功勞歸在自己身上。前段時間我們反覆談到了,中共是附著在中華民族上面的一個吸血鬼。在這個機體還非常強壯,GDP以每年9%的速度往上發展的時候,它吸的那股血可能老百姓還感覺不到,中國經濟機體還感覺不到,但是中國經濟進入這種緩慢發展階段,現在不是8%、9%、12%這樣的速度在發展,已經是6%、7%這樣的速度在發展的時候,中共吸血的過程就非常明顯。而且中共本身這種無限制的權力,它會與民奪利,結果就是官民衝突不斷的增加。我們知道最近南康這邊很明顯的稅收增加,引起老百姓的抗爭;另外在歷史上它強奪老百姓的土地,這也是官民衝突、利益衝突的開端。所以這是一個惡性循環,中國財政收入不夠的時候它會跟民奪利,然後老百姓會反抗,反抗的話它就會占用更大的資源,它現在已經在軍隊、警察、國安之外建立一個巨大的武警體系,每年要消耗近千億的財富,以後可能還會更加壯大。主持人:以後統治成本會更加高。杰森:而且它還愚民,在媒體上更精緻化的宣傳,還網絡控制,比如最近花4千多萬去買「綠壩」軟件,方方面面它對老百姓的控制成本就更高了,更高的話就需要從老百姓那兒榨取更多的錢,然後才能維持它的統治。所以說中共一旦沒錢了,它很可能會進入一個惡性循環,跟老百姓對立,中國共產黨和中華民族的衝突就會越來越激化。這是一個垂死掙扎的吸血鬼拼命的吸取機體的血,而這機體本身要存活,就跟吸血鬼拼搏的過程。這個過程中,如果中華民族能把這吸血鬼從機體上剝落下來的話,中華民族就有生存的機會,如果不能剝下來,那就跟吸血鬼同時死亡。主持人:這條路不會有任何變通,它只會一條路走下去。杰森:這就是中共本身脆弱的地方。它不允許老百姓監督它,它說我自己改,但是幾十年過去了,事實上中共是越來越腐敗,這是為什麼呢?本身如果沒有老百姓的監督,你只能是越來越腐敗,而且中共本身這個機體裡頭吸納的都是中國最腐敗的一群人,而進入中共體系後,它把你好人也變得腐敗了。所以方方面面你可以看到,中共體制本身只能靠錢來維持,作為黏著劑來維持這破機器,沒有錢,本身這個體制就會垮掉,它做任何一件事沒有錢它是做不下去的。比如鎮壓法輪功,本身它沒有巨大的錢投到公檢法整個系統裡頭,沒有巨大的錢投到各個勞教所裡頭,它就很難實施下去。如果中共從現在開始沒錢了,中共不可能再發展任何一次有效的運動,中共對中國的控制就會越來越衰弱,中國老百姓也許會因此更有機會擺脫中共的統治,就看你怎麼看這件事情。主持人:的確是這樣,好,非常感謝您的分析。各位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