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統計數據不可信 中共立法來保證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據新浪網報導全國人大常委會正在審議的統計法修訂草案規定,政府有關部門不得公布與本級人民政府統計機構不一致的統計數據。據說這是為了保證統計數據的可信度,也就是說中共需要靠立法來保證其公布的統計數據的公信力。如何來解讀這條新的法規呢?統計數據在中國意味著什麼?靠立法是否能力保統計數據的公信力?我們今天請資深評論員杰森博士為我們分析解讀。杰森博士您好!我們知道中共總是不斷的翻新花樣搞一些創新。上次我們講過在個人電腦上安裝「綠壩」已經是個創舉了,這一次又要通過立法來保證統計數據的公信力,這條法規是怎麼來的?這法規是怎麼說的?杰森:最近這一、二年,從08年開始,特別是09年,中共整個經濟進入一個很危險的運作方式,整個經濟在放緩。放緩以後出口不行了,第一需要的是內需,提高內需就要讓中國人有信心;同時海外投資也在下降,所以也要讓海外投資有信心。在這個過程,中共一定得出台一系列數據,想要讓老百姓恢復消費信心,使海外投資人恢復海外投資信心。所以數據對中共某種意義來說關係著成敗的問題,因為中共的經濟是中共執政唯一的合法性。但是在這過程,偏偏不巧中共最近出台一些數據被海內、海外質疑,比如前一段時間出台的GDP增長的速度,上面講已經達到了7%,事實上,很多人發現有問題。因為發現中國用電量在下降,同時工業用電量也下降,怎麼工業生產值會增加,這很矛盾。同時我們看到房地產的問題,中共一直想製造一個轟轟烈烈、熱熱鬧鬧的房市概念,總是報導中國房市銷售量多少多少,房屋的價格怎麼樣怎麼樣,但是同時各地又在報每個房地產公司退房量有多少,一方面看銷售量是增加,但另一方面退房量也在增加,這又是一個矛盾。當然我們知道,有的時候中共自己聲稱在中共的領導下,人民的生活水平在提高,平均工資現在每人達到年薪將近3萬人民幣,全中國老百姓譁然。東北一個小地方的城市做了一個調查,發現中共沒有統計進去的私營企業和個體戶的年平均工資連公布的1/3都不到。主持人:這一部分相對來講還負於從前。杰森:對,你可以看到中共公布的數據和其它數據一對比,會發現有很多矛盾,這個矛盾使中共精心編造的經濟夢幻世界漏洞百出。所以為了維持目前中共經濟泡沫的事實,中共希望從數據上不要那麼出醜,所以就立了這個法規,規定它的政府不要跟自己本級政府的統計部門出的數據有矛盾,某種程度來講,它是利用立法的方式製造一個「數據一言堂」。使得表面平復起來。主持人:但是像一般統計數據在各個國家都很重要,它是政府制定各項政策的依據。但各項數據矛盾的情況,在其它的國家是否也有這樣的問題存在?它們如何保證公布的數據的公信力?杰森:我們就舉美國這個社會,美國是完全基於社會方方面面數據的統計來管理、運行,所以數據對美國的決策是非常關鍵,這也是為什麼在美國很多機構都在提供數據,其中包括研究機構,比方像密西根大學提供的消費者信心指數,同時有一些獨立機構也在提供消費者指數。另外也有一些金融機構,比方標準普爾數據提供房地產價格的指數。而美國政府也有很多機構在提供,比方美國商業部的普查局有經濟數據分析局:勞動部有勞動統計局,方方面面都在提供數據。這數據之間肯定會有差異,但這個差異都來自於本身數據採集過程的不一樣。另外,數據後期處理分析的解釋和適用的公式不一樣,整個來說,數據之間保持一種互補的關係,因為本身社會運作是非常複雜的,數據是用抽象的單方面的數字來表示一個非常複雜宏觀的社會現實。那麼一個數據只能展現事物一面,它是用多種數據來表達事情的多方面,同時的話,各個機構之間,在運作過程中是個互補的關係,同時也是競爭的關係,一個數據長期讓人信服的話,這個數據逐漸會變的主導。比如說我們知道,在房屋價格這個領域裡頭有三組數據,一方面是有聯邦政府提供的,還有聯邦住房基金提供的一組數據,另一方面也有普爾提供的房屋價格數據。還有一個國際保險監督官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Insurance Supervisors,簡稱IAIS)這樣的一個房屋數據,那這三組數據在競爭的過程中,反倒聯邦政府的數據相對來說逐漸處於略勢,因為別的數據統計的更科學。主持人:更可信一些。杰森:所以說我們知道美國的普查局在網站上明確規定,如果把那些所有的官樣語言拿掉之後,發現運行的基本原則就是提供即時有權威性的統計數據,一組不被社會邊緣化的數據。換句話說,就是政府機關的數據的統計部門,也面臨著努力的改善自己的數據,不被社會在競爭中淘汰下去的這樣一個危險。所以說某種影響上講的話,美國是一個互相補充、互相競爭的,相對來說一個透明的統計結構,它的數據的公布結果、過程全部在網路上都可以看到。主持人:就是說它們提供的這個數據,儘管可能會有一些差異,但是大方向整體的應該不會有太大的矛盾。杰森:我是描述一個事情的多方面的問題,那麼你可以看到它互相不矛盾,完全可以從方方面面解釋這個差異在哪裡。主持人:中共這次為了立法保證這個統計數字的公信力,那就說明以往這個公信力是存在著問題,實際上中國的這個數據,大家都知道是不可靠的、不真實的,其實是由來已久了,到底是怎麼形成的呢?杰森:事實上我們知道了中共從來是把宣傳放到第一位的,因為中共本身從理論到實踐都是荒謬的,反傳統的那種,是不被人所接受的,只能靠宣傳把它的東西硬往人的思想裡頭推,那麼數據從中共成立之初所建立中共愚民的一種方式,我們知道中共在歷史上先提出一個綱領,說我們在中共的領導下,要趕英超美,在這種指導方針下,那麼大躍進就出現了。大躍進出現了以後,誰上報畝產上萬斤,那麼就給你上報紙,是用政治的方式給老百姓和底下的官員壓力。同時官員一旦給按它的意向去報假數據的話呢,不但不被懲罰,而且被推仰。整個來說,大躍進的後果就是緊接著三年大飢荒,餓死3千萬中國老百姓。但是這個事並沒有使中共看到是因為它整個數據造假給中國人民帶來災難,像在後期的執政,特別是在這幾年,是為了宣揚中共的經濟的宏觀的這種方式,幾乎還是在鼓勵官員,以數據看政績,所以中共官員普遍存在,「官出數據、數據出官」這樣的一個概念。那官員只有靠造假數據才能把自己的官位往上撐,才能展現出政績。事實上現在在中國,中共推行假數據這幾十年的統治過程中,中國現在已經很難找到真實的數據,小的企業兩個帳本,一方面自己內部管理,同時另一個帳本是給政府看,那麼底層官員為了政績,層層加水,漲到中央的時候,中共都不知道自己數據裡頭到底有多少水分。這是讓已經形成了全國、全民都在造假數據。造假數據的概念根源實際上是因為中共把數據作為它統治的一個宣傳工具,從上往下壓的一個歷史現象造成的,從歷史到現在中共一直在以這個模式運行。主持人:那麼到今天來講,這個數據已經連中共自己的人、自己的官員已經不是很相信了,可是問題的關鍵還是因為造假,是因為一開始的時候基礎真實的那一面,從來就沒有被反映出來,可是現在要解決這個數據的可信度的問題,不是從這個真實性,不是從最根本的地方入手,而是要通過立法來保證,只有我國家統計機構出的數據才是唯一正確的。這種方法好像很難讓人接受?杰森:對。一方面你可以看到這是中共不得已為之的一個方法,你要到中國看中國的企業,沒有幾個是實實在在,老老實實的一本帳本的往上報的。實際上都有自己的內部帳,同時給外部交稅,給上面審查,都有各個不同的帳目。這是指中共底層的企業,那麼縣一層的機構也會在這裡加水,省一層的會在這裡加水,到中央還會宏觀的調整加水。那麼中共對自己這個數據本身都不知道該怎麼調整,你說要不要把數據的可信度的提高起來?它從根上都是假的主持人:它已經沒有辦法了。杰森:這個時候它唯一最快解決的方式,就是自己製造一組數據。主持人:其他的人都不允許說話。杰森:只要它一個人說話,那就不矛盾了。主持人:從理論上面,從宣傳上面它可以得到保證的。杰森:但我們可以看到中共運行到這個時候,在解決它自身的矛盾時,方方面面都出現了一種癌症病人晚期的那種不可治的那種現象。就是說不管這數據是不是假的,都是這個現象。它通常都採用了一種特徵性的運作方式,非常霸道的出一個法規,不管這個法規合理不合理,我就讓你推行。當然推行的過程,又明明知道自己訂的那些法規,中共目前在中國的統治普遍反映了一個特點,就是霸氣裡透著傻氣。主持人:就是說它明知道這樣子做,根本沒有辦法改變公信力,它還是要這樣做,這樣至少表面看起來我可以解釋的通。從表面上看,好像那種明顯的、很難堪的問題可能會直接被解決掉。主持人:不會說很尷尬,不會說人家直接問而答不上來。但是一般對老百姓來講的話,這樣一些國家的統計局公布的一些數據,特別是一些宏觀的數據跟老百姓的生活實際上好像沒有太大的關係。那您認為既然是這樣的話。它造不造假,對老百姓是不是也影響不大?杰森:其實影響是非常大的。一個國家整個的運作實際上正常的運作都是靠數據,我們比如說三年的大飢荒餓死3千萬中國人是怎麼來的?實際上就是在前幾年的大躍進時很多人虛報,最後把老百姓的口糧都給繳上去,繳上去之後老百姓沒有任何可吃的,那麼這個時候突然收成又不好的時候,很多人立刻就餓死了。主持人:可以這樣理解,就是說它這個數據造假之後,對於高層制訂的政策直接有關係。杰森:比如說「畝產一萬斤」,我就要求你上繳這麼多,所以老百姓連口糧都上繳了。目前中國已經進入了個人理財的階段,很多人已經不像以前一貧二洗了,基本上已經進入了一種每人都有一定財富的情況。這個時候他個人的理財已經非常需要經濟數據來做為指導。比如說我們要知道房地產是升還是降,是現在買還是等一段時間再買的問題。中共目前製造的這個假數據使佷多人在房地產明明要下走的時候,又讓人投進去買。主持人:還有股市也是一樣。杰森:對,股市也是這樣子。另外我們平均工資就會直接影響到,它平均工資高的離譜,但是你要繳一些稅的時候,它按平均工資來算。所以某種來講你被迫繳了的更高的公績金的份額。主持人:就是說普通的老百姓會進一步的被盤剝。杰森:所以說數據實際上方方面面已經影響了中國老百姓。在這個過程中,因為中共占了中國絕對的領導地位,一切數據來自於它,一般的老百姓他沒有能力去普遍做這樣的統計。另外這個法律一出來的話,也不允許你老百姓再去做這樣的統計。主持人:連政府的部門都不允許了。杰森:所以在這個時候的話,就是我們可以看到至於中國被中共的統治就更加的得不到人心。而且老百姓可能在這段時間更被中共的數據所欺壓。主持人:但是對老百姓來講又顯的無可奈何。杰森:實際上很多的問題都是這樣,就是我們知道的,所有中共的統治數據都是假的,在這個進入癌變的中共的統治,它已經進入了這種靠霸氣統治,不靠道理統治。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您的分析,我們的時間又到了。各位觀眾朋友們,感謝你的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節目,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