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韻舞春風:鳥鳴澗

今天要和大家一起欣賞的是,唐朝王維一首膾灸人口的詩--「鳥鳴澗」。 王維生於唐武後長安元年,在玄宗開元年間進士及第,時年才二十一歲,晚年官至尚書右丞。王維信佛,少年得志,仕途順利。但在安史之亂中,被迫接受偽職,平亂後受到處罰。從此鬱悒不得志,晚年隱居在陜西的輞川別墅。  王維是唐代五言詩的代表,以山水田園詩見長,並精通書畫和音樂,有「文章冠世,畫絕千古」的美譽。從他的名字中,也可看出他的心志。他名維,字摩詰,連續讀起來就是「維摩詰」。而維摩詰是得到釋迦牟尼佛稱許的一位大居士,佛教中有一部《維摩詰經》,就是他對弟子們講學的書。會給自己取了這樣的名字,可見他對維摩詰的敬佩了。而王維在歴史上又以「詩佛」著稱,這也跟他在佛教中的修行,有著密切的關係。王維自三十歲左右喪妻以後,從此終生不再娶,三十年獨居一室。後來,他更是捨住宅作為寺院,而且每日退朝之後,就獨坐誦經,過著亦官亦隱的生活。由於對佛法的浸淫日深,他的田園山水詩中,自然就帶著高度的清幽、靜穆的境界,給人留下了許多回味的空間。 現在就讓我們來欣賞這首王維的名作---「鳥鳴澗」吧! 「人閑桂花落,夜靜春山空。月出驚山鳥,時鳴春澗中」。「人閑桂花落」,說的是什麼呢?「人閑」,在山裡的這個人,內心是閒適而恬靜的,沒有絲亳的煩擾。「桂花落」,心靜到連山中那細細碎碎的桂花,在靜夜中紛紛的飄灑,和空氣中暗暗湧動的清香,都能察覺得到。「夜靜春山空」,越發顯出了夜晚春山的靜謐和空寂。 「月出驚山鳥,時鳴春澗中」,靜夜的春山中,萬籟靜寂。這時皎潔的月兒慢慢的昇起了,無聲無息的輝映著春山,卻驚醒了在山林中棲息的鳥兒,紛紛的飛到山間的澗水中,此起彼落的鳴唱著,劃破了這深深的寂靜。 月出、鳥鳴、花落,這些「動」的景像,使得整個天地顯得生動而不孤寂,「月出驚山鳥」,這個「驚」字一下子就打破了春山的靜,鳥鳴過之後又是一陣子的寂靜,反而更襯託出「鳥鳴山更幽」的特點,「動景」更能引導進入「靜」的層次,把「春山夜靜」的氛圍描寫到了極致。這首「鳥鳴澗」的語言精煉含蓄、氣韻生動,表達出了一個多麼豐富,美滿的世界!然而,這也是王維內在境界的體現啊! 王維的詩作有一個特色。像他的名句「月出驚山鳥,時鳴春澗中」,「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等,都是用動態和聲音,描繪出一片靜美的意境。這種綜合了詩詞、美術、音樂等多方面的藝術,使他的作品達到了「詩中有畫,畫中有詩」的高度美學境界。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在我國的傳統藝術中,尤其是詩與畫,向來強調要「傳神」,要「以形寫神」,所以與西方藝術相比,中國的傳統藝術更著重於「神韻與內涵」,也就是「意」的表現。而王維在他的田園詩中,多於簡易閑淡的景物之中,寄託有深遠無窮的意味,看似隨意,實則精巧蘊藉。就像這首「鳥鳴澗」吧,就是用「人閑桂花落,夜靜春山空。」的內涵,傳達了人與自然「天人合一」的和諧。 王維這個多才多藝的才子,在年青時便已名動京師,得到許多王公貴族的青睞。他的許多詩也被人譜成了曲子,傳唱天下。最著名的就是這首《送元二使安西》:「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這首詩被推為盛唐絕句之冠。譜為歌曲之後,幾乎成為古今人們送別時必唱的曲子。 那麼他在音樂上的功力,到底有多深呢?據說有一次,他在洛陽看到了一幅色彩鮮麗的壁畫---《按樂圖》,圖裡畫著一群樂工,正聚精會神地奏樂呢,王維邊看畫邊點頭稱讚著。有人問他看到了什麼,他說,這幅畫很不一般。從畫中不僅可以明確的看出來,樂工們在演奏的是什麼樂曲,還看得出正演奏到第幾疊第幾拍。圍觀者聽了,就紛紛湊過去看個仔細,卻什麽都沒看出來。王維便告訴他們,樂工正在演奏的是《霓裳羽衣曲》中的第三疊第一拍,但是沒有人相信。於是有好事者很快的請來了一隊樂工,當場演奏起《霓裳羽衣曲》來,當奏到第三疊第一拍時,大家對照這幅畫一看,不由得大吃一驚。原來從樂工的手腕、指尖起落姿態,與畫上相比,果然一模一樣呢!這時眾人無不連聲贊嘆,心服口服了。 王維的畫技也十分的高超.尤其是他畫的水墨山水,其中最為精妙的是一幅《輞川圖》。晚唐時,民間甚至有人在自己身上刺繪著《輞川圖》的全景,稱為「針史」,可見這幅畫的引人人勝了。而相傳北宋的詩人秦觀,有一次久病不癒,痛苦非常。好友高符仲帶著《輞川圖》前來探病,秦觀高興的欣賞了這幅圖後,精神大振,病情好轉,並把這段經歷寫成了題跋,留在了畫上。 千年後的今天,《輞川圖》的真跡早己不在了,只有在輞川別墅的舊址上,還有一棵王維手植的銀杏,每年一到了春天,都會萌發出一片新綠,讓人夢迴盛唐。才子王維以他優越的藝術才華,豐富多彩了我中華五千年文化,使他更加的燦爛光輝,對後世的影響十分深遠。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