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山西穆新成是貪官還是俠客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最近國內的媒體報導說,山西省繁峙縣穆新成被實施雙規。不過此人在當地扶危濟貧,熱衷公益被稱為是大俠。那麼今天我們就請本台特約評論員杰森博士來談一談,被人們稱為「黑色幽默」的穆新成,他到底是貪官還是大俠?杰森您好。很多人對這一個問題都很感興趣。我們看在國內網站上點擊率是很高的。您能不能給我們的觀眾朋友介紹一下,當局為什麼對他進行雙規呢?杰森:就是這個人比較張揚一些。據說最開始報導是資產2億,後來又報導說資產1億,不過無論如何這筆資產肯定不是來自於他的工資收入的,因為他畢竟是工薪階層,不可能直接來自於工薪的,而且他本人一點都不遮富。本人擁有5輛豪華轎車,每輛都是上百萬元的,所以某種意義上講,雙規倒不是他犯罪了,就是中共就把他規定時間、規定地點把他圈起來,讓它查、讓它問他這些錢是從哪兒來的,是這個意思。主持人:那他自己就說對他有錢。他好像也不在乎,有人說他不怕人家說他有錢。而且他有一個老的領導對他也很好,跟他的關係也不錯的,叫李宏如,也是前政協副主席,問他說:你這些錢都哪兒來的呢?他就跟他領導說:第一,我這個錢不花公家的一分錢。第二,我不花案子上的一分錢。我的錢都是朋友給的。我們知道這世界上沒有白來的午餐,那朋友為什麼要給他錢呢?杰森:整個來說的話,我們知道在這個過程中的話,他本人是監察院的副院長,所以在當地也是官職有點顯赫的人,同時的話,他有很多朋友是在礦上就是說當地的財閥。某種意義上講就是黑白兩道。我們也不知道中共的官商是黑道還是白道,但是確確實實他在官面上、地面上他都是有人的。那麼他這種特殊的身分造成他很有威信,這個威信可以使他解決很多非常棘手的問題。就比如說報導中談到的一個案子:一個人花了很多錢買了一個礦山,結果他去挖的時候發現礦山的另外一面另外一個礦主也在挖洞,也在掏礦。就是在前期賣礦的一個過程中一個不合理的商業運作,沒有考慮這麼全,但是既成事實是一個礦山被兩邊挖,就是搶礦的概念。那麼怎麼辦呢?他就有這樣子的一個人脈,有這樣的一個信譽把手放在那兒說你買了這邊礦山、那這邊人已經在挖了,管它前面是合理不合理在挖,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你給後面的人5千萬,這個人把整個礦山全賣給你。那麼他把本來是根本無法解決的事情解決了。在這個過程中的話,他就拿了一筆朋友送的解決費用的「勞務費」這種性質的錢,但是「勞務費」很高了,幾年下來就上億了。按他自己的說法,他不認為自己是貪污的,他認為是我幫朋友做事,朋友給我的。但是老百姓也說了,憑什麼老百姓為什麼沒有這個權利。畢竟你頭上戴了一個官方的帽子,官方的帽子給你這樣發財的機會。所以說這就變成一個很爭議的話題。主持人:我們看到他被雙規之後,在當地很多人對他很支持的。比如說有人說像他這樣,他雖然是拿了錢了,但他拿了錢他還跟老百姓分一部分,他自己留一部分。這樣的官總比拿了錢還不給老百姓要強的多。當然這是一種邏輯,不一定很多人都能同意。而且還有一個,有人就說他的小名為「穆二小」,他就是個大俠。那您說為什麼他拿了這麼多的錢,還有人會把他稱為大俠,而且對他好像是比較贊同呢?杰森:這就是一個問題,事實上他所做的一切事情,是官方該做的事,比如說出現礦產糾紛,那麼這個事情本來在一個正常的社會,比如美國這兒,它是到法律仲裁的一個過程。那麼在中國為什麼它不去法律仲裁,而靠私人的威信去解決這個問題,這是一個非常深層的社會問題。我們知道在報導中說,很多問題沒法拿來桌面上解決,這是一個最根本的原因。為什麼很多問題拿不到桌面上來解決,這就是因為中國在過去30年發展過程中,是徹底實在無法用這個辦法解決,特別是在山西這個地方。我們知道中國在十幾年前有一個《礦產資源管理法》嚴格規定沒有任何個人允許你開採礦產,一切的礦產歸所謂的「全民所有」。所謂「全民所有」就是「官方所有」。那麼各地怎麼辦?事實上他是以「官」的方式去建一個煤礦公司,把煤礦從國家那兒拿出來,他本人又不想去經營這個事,他怎麼辦呢?這邊有一個小的一個煤老闆,他就用錢收買這個官員,最後他獲得真正的開發權。事實上很多所謂山西的煤老闆據統計都是靠「明確」違法方式掙得的。那麼這群人現在已經成為了煤老闆,這種有座上億資產的煤老闆。那麼他們這種運作方式,接著還這麼運作,在買礦的過程中就跟文章報導提到的,他為什麼能買一座礦山,而不知道另外一個地方在挖呢?第一這個礦山從政府買來的過程中,他是靠行賄的方式買的。第二前面在攔山拉挖的過程中,他並有經過政府的同意。就是說前面的挖、後面的買,整個都是非法的。你拿到桌面上做都是不行的。這個時候怎麼辦?既然都是非法的,那只能用黑道的方法來解決或者桌面下的方式來解決。我們知道在歷史上,2003年繁峙縣就發生過很大的金礦的礦難,在礦難中死了8到10個人。這個過程中當時就把縣長給抹掉了,中共所謂的雷厲風行,解決問題。當時為什麼抹掉這個縣長,是說縣長在那時做為主持人,然後把一個真正官方的礦業公司的開發權給私人老闆叫殷三。因為他當時這個事一翻出來以後,政府把當時簽的合約拿出來一看,很多合約是直接違法的。主持人:如果像您說的這樣,在中國這種事情如果普遍存在的話,如何保證這種礦山開發的這種秩序。比如你今天來挖、我明天再來挖、後來還在這個地方挖的話,那不是很多很多麻煩事了嗎?杰森:您這個話問得像是天方夜譚。在中國哪有礦產資源的秩序的這個可言的。如果有秩序最開始穆新成這個人就不存在了。問題在中國他可以縣長做為主持人,把公家的礦產賣給私人,這一個步驟就是違法的。而賣的過程中,當然一半的錢歸縣政府財政收入,所有的這些過程,他是以明文規定,是在做2003年的明文規定做,其結果就是一旦出事縣長就得兜著走。後來很多事情發現根本就不能按這樣的方式做。那麼這個繁峙縣就「吃一虧,長一智」整個過程中,他就知道這樣的事情,你可以去做但是你不能寫在帳面上,你不能用官方的方式去處理。那麼穆新成就是在這樣的亂世下成長起來的官員。他後來就承擔了原來「吃虧」縣長的角色。主持人:但是這樣的話,中國的礦產開發就越來越沒有秩序。我們知道如果你要是把它明確的規定,按照法治的程序和合理的資源分配去解決這些礦產問題的話,也許不會出來這麼多各種各樣的問題。那為什麼這個東西不能夠通過正當的途徑,而是要通過像穆新成這種,好像是一種江湖的方式,像您說的黑道的方式來解決呢?杰森:我們知道中共是從來不按它的法律做的。我給你談了中國有《礦產資源管理法》,它法律明文規定個人不能開發礦,但是十幾年的實際運行就是個人在開發礦。事實上是政府從國家把礦拿來,然後給個人,最後「肥」的是地方政府和煤老闆。中國出現了一個階層叫做「山西煤老闆」實際上據統計完全都是違法做的。這個是中共本身來說的話,它在整個執政過程中,「不作為」把中國的道德淪喪。我們以前談過這樣的概念就是說,十幾年前當時村裡頭,那種誰都看不上眼的,整天就是偷雞摸狗那種人,他有膽量去做違法的事,他有膽量去把給整個政府的賄賂送到那兒,拿到這一筆礦的開發權,最後他成為了當地的一個豪紳並且進入了政協。這是為什麼?是因為中共不按自己的法律做事,創造出來一個以不正的方式致富的一個道路。這個道路本身的話,事實上是對中國道德一個巨大的衝擊。主持人:那您覺得像穆新成這種,在中國各個省市,他是一個偶然的現象嗎?杰森:他絕對不是偶然的現象。我們知道就在同時在中國還有幾個其他的熱點。比如我們知道在安徽省出了一個特警隊的隊長。20年如一日的收受賄賂,只要給錢就放人而且強姦幼女、嫖娼。20年如一日的早上只上半天班,下午再去做桑拿,多少人告他,一次一次的告,一次一次的沒人管。我們再說小一點。蘭州最近又出了一個老頭,看見過往的闖紅燈的車就拿磚頭砸,引起很多網民討論,一方面網民說他沒有權力砸車;另一方面,很多網民稱讚那個老頭,說這個老頭真正在維護中國的秩序,為什麼呢?事實上不在這個老頭對和錯,而是中國的交警不作為。甚至中共本身、底層官員,他在日常的工作中,是沒有作為的動力的。我們知道的,中共靠「運動」建國,靠「運動」治國,中共官員向上負責制,是決定了他日常工作絕對對他沒有動力。如果日常的這個工作不能讓他來財,不能讓上面看到他的政績,他不會去做的。所以交警可以不管整個紅綠燈闖紅燈的車,整個安徽省的紀檢部委對底下官員肆意妄為,他可以不作為。所有這些不作為,最終的結果是中國沒有一個正確的道德標準,違法的人最後在中國,會整個爬上去,這是個對中國道德最大的衝擊,整個中國很多亂象都是來自於這樣子的。事實上我們大家也知道了,中共不是中央這一層,它鼓動底下官員這麼做,是整個中共這個體制腐朽到這個程度了,因為中共它沒有任何能維繫這個體制的方式。第一從上到下,它腐敗到底了。沒有哪個官員,你可以說底下的官員可以按一個榜樣去做,而且它向上負責制,向上負責制是一個反向淘汰的一個過程,凡是好的官員在這個過程中,都被淘汰掉了;凡是惡的官員都爬上去。所以說整個過程中展現一個機理,向上走的你必須得做讓上面能看的見的事情,底層你在底下對老百姓做多少的事情,都是白做。基本上中共的底層是癱瘓的,它是不工作的,是不作為的,但是這個不作為的話,最終的結果就是非常可怕的。因為中國老百姓能看見的就是底層官員的工作,底層官員的工作不作為、司法上不作為,就是惡人當道,然後交通上不作為,就是違規的司機等等。方方面面的不作為造成了中國整個大的亂象,中國很多問題沒辦法解決,其實跟整個中共政府的不作為有關係,我知道之前談的醫患問題,還有其他的方面的,都跟中共政府不作為的問題有關係,當然這個不作為是根本的原因,實際上是中共的體制腐朽到了這個程度造成的。主持人:我們再回到穆新成這個人,他一方面拿了很多錢,你說他貪污也好,或者是朋友給他的錢也好,那另一方面他又是這種扶危濟貧,做了很多善事,當地人對他的口碑也不錯,您怎麼看他這種有點矛盾的、不統一的人格呢?杰森:我覺得他事實上就是在任何一個亂世、一個末世,不管是三國之後你可以看出來,宋朝、唐朝、隋唐演義你都可以看出來。在亂世、在整個政府處於對老百姓、對社會方面沒有能力控制的時候,這時候會出現一些個別的人,這種人你不能說他是俠客,因為他有自私的動機在裡頭,當然他也不是說那麼壞,就是唯利是圖的,他本人還有一些道德原則,穆新成就是這樣的人。我覺得不能說他是貪官,因為他真的沒有從老百姓那兒貪多少,當然他也不是徹頭徹尾的大公無私的人,我更覺得他是個亂世的「梟雄」,是中共處於末世的亂世中,創造出這個「梟雄」來。主持人:那麼現在中國很多方面都失去控制,政府不作為,這種亂象怎麼解決呢?杰森:如果能在中共的框架中找出一個解決方案,那麼今天我們就不在這做節目。事實上就是因為在中共目前的這個框架上根本無解。中國的很多問題,表面上它是個社會問題,表面上它是個社會亂象,根源事實上是在中共統治下,方方面面交織在一起的歷史原因、現實原因,造成了一個無解的社會現實,不打破中共的這個框架,中國很多問題根本都是無解的,而且只會是越來越壞。主持人:謝謝杰森,各位觀眾朋友,非常感謝您收看這期的《熱點互動》節目,如果您有什麼樣的想法,也歡迎您寫我們的反饋郵箱feedback@ntdtv.com。謝謝您的收看,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