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論文抄襲大流行,誰之過?

【新唐人2009年7月16日訊】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節目。目前畢業生論文抄襲現象,在中國各高等院校已經是公開的秘密。從本科生到研究生到博士生,從學生到教授到校長,甚至到中科院的院士。從普通的中國高等院校到中國最高學府--清華、北大,無不涉嫌抄襲案例。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使抄襲論文的現象越來越普遍,甚至已經普遍到很多人都認為抄襲現象不是一種很可恥的行為?那麼在今天的《熱點互動》節目中,我們就和橫河先生一起來探討,中國知識分子抄襲的問題。主持人:橫河先生您好。橫河:你好。主持人:我們從網上看到一些案例,我覺得這些抄襲論文的人,他們膽子是非常的大,像被網友喻為「史上最牛的論文」,他的抄襲內容除了地名和數據不同之外,其他一切全都照搬。最年輕的市長周森峰,他的清華碩士畢業論文,就被網友發現抄襲率達到50%。還有遼寧大學的校長,通過他審核的論文,抄襲率已經超過了80%。那麼您認為是什麼原因,使這些學生們自己不寫論文,反而要抄襲別人的論文呢?橫河:我覺得這跟整個社會風氣發展到今天這一步是有直接關係的,我想最早是來源於80年代的時候。其實這個抄襲不是從學生開始的,在80年代的時候有一個幹部年輕化、知識化的過程,在選拔幹部的時候,就要求有一定的文憑。那麼這時候,官場上就有很多年輕的官員去惡補。惡補到最後就出現了兩種結果,一種叫做「假的真文憑」,一種叫做「真的假文憑」。所謂真的假文憑就說這個文憑是假的,但它真的是做出來的,這叫做真的假文憑。假的真文憑就是他有一個真正的文憑,他畢業了,但事實上他沒有讀完這麼多書,他整個成績和他的學分都是摻了很多水分的,這叫假的真文憑。這種現象是在官場上最先開始的,而作為學生來說,他有一個漸進的過程,這個漸進的過程,就跟我們這30年來整個社會的發展,和中國社會發展的漸進的過程,它是緊密相關的,是不能把它分開來的。那麼這30年來的發展過程,我覺得可分成這麼幾個部分:第一部分就是市場需要。你需要一個文憑,但是這個文憑,你用什麼方法得到,他並不管你。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很多人就想盡一切辦法,利用最捷徑的方式去拿到這個文憑,那麼其中就包括論文的造假。而這個造假不容易被發現,這是第二個條件。就是成本非常低,十個人造假,可能沒有一個人會被發現。一百個人當中,可能只有一個人會被發現。那麼這樣的話,他付出非常少,但是能夠矇混過去的機會非常多,這是第二個。第三點就是整個道德的約束沒有了,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其實造假的情況在各個國家都有,特別是學術造假,當然,這和現在科學的競爭方式是有一定關係的,我們今天不討論這個。雖然各個國家都有,但是造成一種文化現象,大家都認可了,這只有在中國大陸有。主持人:您說各個國家都有這個現象,那麼其它國家的高校,他們抄襲論文的嚴重現象,是否也像中國高校這樣肆無忌憚呢?橫河:絕對沒有達到這麼嚴重的程度,我只是說有這種現象。我剛才已經說了,他們有造假的情況,但是沒有達到這麼嚴重的程度。因為在西方,特別在美國,它的整個教育體系呢,第一個講求創造性,在這個文化當中,如果你沒有創造性,你只是抄襲別人的話,你自己都會覺得你很差勁,這是一個。第二個就是在評分的時候,別人並不僅僅看你這個論文寫的怎麼樣,而是看你的創造性。所以有的文章看上去可能並不好,但是他的思想很好的話,導師就會很欣賞。所以在整個受教育的過程和歷來的評分標準當中,都是以創造性為一個非常重要的衡量標準。不像在中國,你有一篇東西,你照著做出來就行了,所以這是一個差別。第三個,現在西方大部分國家雖然沒有以前好,但是它講一個「誠信」,也就是你個人的信用。所以一旦被發現以後,那麼以後你找工作,你的晉升、你的各式各樣的前途,都變成非常困難了,也就是說造假的成本非常高。在非常高的造假成本下,即使有人想試也不敢這樣去試。主持人:您的意思是說,學術誠信度會影響他們將來的發展,所以他們不敢冒這個險。橫河:對。主持人:那麼剛才您談了這個問題之後,我還有一個問題想問一下。據我們所知,一篇論文要通過發表,最起碼要通過兩關。第一關是研究生或者本科生的導師本身,他首先要審這篇論文,之後還有其他專家或者學者要共同來審這篇論文。但是這些抄襲的論文,它們通過什麼樣的途徑發表,甚至在國家的核心期刋上發表呢?橫河:這有多種因素,一個因素就是作為導師來說,現在中國的學術界真正看書、看專業文章,去研究專業文章的風氣並不是很盛。一旦當到了學術界某個地位以後,他自己就變懶了,而他的基金來源很多是靠關係的,這跟整社會的情況有關,所以他也不看書,他也不知道。第二個就是學術風氣不濃已成為普遍現象了,所以邀請的這些評論專家,評畢業生論文的專家都是這個導師的朋友,等於到這裡來,大家吃吃喝喝,然後就讓他通過了,這變成了一種商業行為,更多的是商業行為。所以在中國大陸,整個學術界的學術風氣已經沒有了,有的根本不知道你這篇文章是抄襲的。第二、即使知道是抄襲的話,他也認為沒有什麼了不起,因為大家都抄襲,所以就讓他過了。現在社會上還認為這是不良的行為,所以社會上還有人去做人肉搜索,把他查出來,說他原來抄襲過。這些本來不應該由社會上發現,而應該由學術單位來發現,現在倒過來了,正好說明中國整個學術界的問題。主持人:那麼從最年輕的市長周森峰的抄襲事件,到遼寧大學副校長的抄襲事件看來,只是民間有些輿論對他們譴責,但是在行政上並沒有給他們任何的處分,那您認為這種現象是怎麼樣子呢?橫河:這更說明問題是剛才我說的沒有道德的約束。在這30年來,把人的道德都摧毀了。沒有道德的約束以後,剩下來的就用法律或者是紀律,在社會上是法律制約,在黨內是用黨的紀律來制約。但問題是誰來執行?任何好的法律,任何好的紀律,都必須要有人來執行的,誰來執行?要知道,我剛才提到了,這種抄襲之風是從官場上來的,那麼我們不要看遠,就看現在中國官場上這些高官們,他們自己是怎麼得到這些文憑的。像習近平,習近平在當福建省委副書記、福建省代省長和省長期間,讀了一個函授學位,拿到了博士學位。你想想看,讀一個法學博士要4年到5年的時間。主持人:還是全職的。橫河:他在當省委副書記、省長期間,能夠讀完這個博士,博士有多少水分?這是一個。第二個,現在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薄熙來在自己的履歷裡面,從來沒有說過他有博士學位,他實在是因為不太好意思才拿出來的。當時是他的秘書到大連理工,要求大連理工給他一個博士學位,大連理工沒有給,後來他耿耿於懷。結果這個秘書後來找到財經大學的校長夏德仁,夏德仁就答應給薄熙來一個博士學位。而且過兩天正好有幾個博士要畢業,就讓他一起來參加畢業典禮,不需要讀書,不需要考試,就送給他一個。所以夏德仁後來就當上大連市市長,而且剛剛成為大連市的市委書記。這就是現在的政治局的常委和政治局的委員們,這裡我可以列出很多政治局的委員,怎麼樣在他們當省長,當什麼中宣部的副部長期間拿到法學博士,連續拿到碩士和博士學位的。那麼也就是說,最高當局都這樣了,那麼誰去查,誰有心思去制定這樣的政策來查?所以這是一個最關鍵的問題,當它成為官場上的常規以後,當它成為一種文化現象的時候。那麼就沒有人能夠阻止這種現象繼續發生了。主持人:橫河先生,那麼這是否和中國的教育產業化有關係呢?據我所知,今年的2009年,中國有8萬個應屆高中畢業生退出高考,這也是北京5年來考生最低的一年,是否和這方面有關係呢?橫河:這是有關係的。也就是說,我們可以看到社會上某一個現象的出現,它都不是由單一因素引起的,而是由很多因素引起的。在「就業產業化」的問題上,很多人等於要花出很大的代價,付出非常高的代價來讀完這個書。相比較而言,西方很多國家的教育往往是屬於義務教育,一直到高中畢業,而大學也有不同的資助,如果你是當地居民的話,學費也可以減,而且比起他的收入來說,並不是很多。但在中國的話,很多人就牽涉到可能要幾十年的工資,或者是全家人的努力才能勉強養一個大學生。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他就覺得他已經付出得太多了。那麼付出太多,又要在短時間把它拿回來,怎麼辦?那麼就「造假」,當然這個前提不是「造假」的理由,不是「造假」的藉口,但是在一個完全沒有道德,不把這種事情當成一種丟人的事情的情況下,很多人是願意走這條路,而且願意把這個做為一個理由來實現。主持人:為了應對目前學術不端正的行為,其它的國家會採取一些措施,比如說美國有研究誠信辦公室,這和目前國內學者所呼籲的「學術打假」有異曲同工之處,但是他們也承認要實現「學術打假」,是有滿長的一段路要走。那麼您認為這是什麼原因,為什麼不能馬上實施呢?橫河:那就是我說的,誰來實施這個「學術打假」?定「學術打假」的恰恰是一些不學無術的人,利用這種方式來出名,這是最多的一種現象。而在西方它是這樣的,總體來說,整個學術界它的「假」是比較少的。很多人在他創業的過程當中,在開始搞研究的時候,他確實是花了很大的精力,然後做出了很多的成果。所以他的「學術委員會」往往是一些德高望重的,而且是有長期的科研,有實踐的經驗,而且是被同行用非常嚴酷的方式評比,整體在一個比較高的水平上,他能夠成立一個委員會來打假。但是在中國最困難的是,因為你的造假在學術界已經是無孔不入了,每個領域都涉及到了。在這種情況下,誰來成立這個「打假委員會」?誰來成立這個審查委員會?如果這些審查委員會的導師們、教授們自己也是造假的,或者是自己的學生也是造假的話,那麼當他們審查到這些造假的時候,他們會怎麼處理?這是中國「打假學術」的一個最大的障礙。主持人:那您認為抄襲論文的現象,如果不馬上遏制的話,它的後果將會是什麼樣的?橫河:後果其實已經非常清楚了,第一個,中國科學的發展將後繼無人,因為很多人是沒有真才實學的,而這也是為什麼造假的一個重要原因,因為他發現在社會上真才實學沒有用。第二個,這在官場上就形成了,因為很多現在當官的最終還是要由學生當中選拔過去的,將來要走上仕途的。那麼他這種「假」就帶到社會上,帶到官場上,使得官場上現在已經非常嚴重的這種「假」的風氣,沒有辦法糾正。不能說越來越嚴重,因為我想不出來比現在更嚴重的是什麼了,所以它無法糾正,那麼整體來說,整個社會要為此付出最大的代價。主持人:為了避免學術腐敗和抄襲行為,目前在國內已經開發出了反剽竊的系統。那麼技術上是否能夠真正的解決對知識產權的侵犯,以及學生是否有可能為了通過這個系統的檢測而做論文呢?大學做為一種具有高等教育職能的機構,應該培養什麼樣的人材,怎樣才能培養出可用之材,我想這才是我們當今最迫切、最應該考慮的問題吧!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熱點互動》節目,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