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西方第19集:慈善家的哲學

【新唐人2009年7月17日訊】看西方第19集:慈善家的哲學主持人:貝利先生,很高興見到您,歡迎您來到我們的節目。 貝利先生:見到你也很高興,Danielle, 謝謝你。 
主持人:貝利先生,您有很多驚人的成就,但首先請你自我介紹一下。 
貝利先生:我叫查理‧貝利,目前是阿爾伯塔投資管理公司的創始主席,幾年前從多倫多道明銀行主席兼首席執行官的職位上退休。在非營利性領域,我是安大略省美術館主席,以及加拿大皇后大學榮譽退休校長。 
主持人:你有很多的職位了。但是,在所有這些職稱、頭銜之外,你會怎麼介紹自己呢? 
貝利先生:我的太太瑪麗蓮‧貝利是加拿大最暢銷兒童書作家,我們有四個孩子,各自做著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主持人:你過去的幾十年經歷豐富,職位升到加拿大商界的最頂層。回首所有這些成就,你覺得這些成功中最重要的特點或要素是什麼? 
貝利先生:嗯,我想努力和運氣。任何人問我這個問題,我都會告訴他,要努力工作,這是顯而易見的。同樣,有一定的運氣也必不可少。但我建議人應該有好奇心,並且保持這顆好奇心。我看到很多人,完成學業以後,出於某種原因,就放棄了好奇心。我想如果你不斷提出問題,一直對周圍的事物感興趣,那你會做的更好,同時也會更能夠享受生活的樂趣。 
主持人:有道理!那麼您1964年開始在道明銀行工作,又是什麼樣的好奇心使您晉陞的如此之快呢? 
貝利先生:我一直對公司的事情感興趣,總是問,為什麼這麼做就成功,為什麼不那麼做?我想可能是我一直這樣不斷的思考,所以我的某些工作就因此做的很好,然後我就得到回報了。 

主持人:我讀了一些關於您的介紹,有一句說: 「亞歷山大查爾斯‧貝利出生在奧瑞利亞,很年輕的時候,他就知道,有一天他要掌管一個公司,他的確已經實現了他的目標。」 那是什麼時候呢,怎麼個情況呢? 
貝利先生:哦,這很難確切說清楚。我的父親是個醫生,跟他合夥的那位醫生年歲大一些,他的兒子去了哈佛商學院。不知道為什麼,我當時聽起來就覺得很不錯。所以很小的時候,我就決定了,我也要去上哈佛商學院。 

主持人:後來你的確去讀了哈佛。貝利先生:是。主持人:您的祖父也曾是道明銀行的一位高層經理。貝利先生:是。主持人:他對您有什麼樣的影響呢? 
貝利先生:怎麼說呢,也許是遺傳的原因吧,我對金融、經濟都非常感興趣。最真實的影響呢,我想就是在加拿大幾大銀行中,我決定加入TD--多倫多道明,而不是其他銀行,因為我爺爺在TD工作過。所以這算是一個直接的影響。 

主持人:是這樣,他那時候仍然在TD銀行嗎? 

貝利先生:沒有了。我是1964年去的,他1948年就退休了。但還有一些管理人員曾在他手下做過。當時主管我們國際部的那位經理,不是太重視高等教育,那時傳統的銀行家很少有上過大學的。所以他主管這個國際部的時候,也就沒有多大興趣招大學畢業生來為他工作。但因為我祖父的原因,他為我破了例,讓我進了他的部門,我祖父曾經很器重他。因此他覺得,如果我能在學業上做的那麼好,那我應該也不錯的。 
主持人:是,不然的話,你從哈佛畢業回來就更難進銀行了,因為你受的教育太高了。 
貝利先生:那個時候是很少見。當時全加拿大,大概只有三、四個哈佛工商管理碩士進入了銀行,都做得不錯。 

主持人:這些年來,誰曾是你的榜樣?誰對你的影響最大呢? 

貝利先生:我想,在人格、品行方面,我的父親一直是我的榜樣。從職業意義上說呢,我的榜樣是艾倫‧蘭伯特,他是我剛進銀行時TD的主席兼首席執行官。 

主持人:你的父親對你有什麼樣的影響呢?你也沒有子從父業去當醫生啊。 

貝利先生:沒有,沒有去當醫生。我小時候看到血就受不了,當醫生可不行。但在品行方面,我的父親一直是我很好的榜樣,他正直、誠實、信守承諾,令人敬重。說他是我的榜樣,當之無愧。主持人:您做過皇后大學榮譽校長,現在還在做安省美術館主席,說明您很重視教育和藝術,能說說為什麼嗎? 
貝利先生:這麼說吧,在我看來,我們這個資本主義的社會中,很難保證人人都有平等的收入,總是一些人會比另一些人高一些。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就應該首先努力使人人都有平等開始的機會,但從來都是很難以實現。依我看,最好的途經是更多的提供受教育的機會,鼓勵每個人都儘可能的提高自己受教育的水平。只有這樣我們才可以心安理得的說,這個社會有不同的社會階層存在是正當的,因為社會曾經給予每個人同樣的機會,去最大限度發揮自己的能力。 當年在銀行任職的時候,有一個階段,我非常喜歡激勵加拿大人去大膽設想,在15年內超過美國的生活水平。我做過一些演講,也激發出一些人的動力和興趣。我覺得加拿大人好像從來沒想過,他們可以超過美國。但我認為,如果我們努力工作,發揮自己的才智,我們可以做到。這不是僅僅針對人們的生活水平,那只不過是一個衡量標準,而是說,更高的生活水平,能給我們更多的選擇:我們想要什麼樣的生活質量,我們要在醫療保健上投資更多,還是在教育上投資更多,等等。依我來看,我們國家,基本保障之外的資金,最好的投資就是教育,因為這能幫助人充分的發展自己。他們都還年輕,還有很多年可以為國家效力。在皇后大學做榮譽校長期間,我也確實看到很多的華人,他們在學業上實在是非常出色。主持人:對,教育在華人的生活中確實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方面。有意思的是,人們在談到你時,除了您商業上的成就,講的最多的是你從事的慈善事業。給我們講一講,您是怎樣看待慈善這個理念的?為什麼慈善事業對你很重要呢?為什麼要把錢貢獻給社會,而不是留給自己的子孫呢?
貝利先生:我想,我在商業生涯中很幸運,所以我有一定財力去做一些事情。我真的相信,一個文化上發達的社會將是個更好的社會。我記得托馬斯‧弗雷德曼說過,世界是平的,在哪裏發展都一樣。但我更同意與他相反的理查德‧佛羅里達的見解,他說世界上只有幾個頂尖城市,那裏具有高度的創造性。我們應該盡最大努力成為其中的一個頂尖城市,去吸引有創造力的人才。我認為,如果我們有很好的教育機構,我們能提供很吸引人的文化制度,我們就很有可能成功。 你談到人需要時間才能對慈善事業產生興趣。我注意到,在商業銀行,也就是我多年工作的銀行,人們的收入不高,商業銀行家們沒有很多的富餘收入。但是,當我們買了一些投資公司後,因為那些投資交易商們,他們多年來一直有很高的收入,所以經過相當長一段時間後,他們開始意識到自己有義務為社會做些什麼。有些商業銀行購買了投資銀行後,整體收入都上升了,而TD並沒有購買投資銀行。我在為慈善組織「聯合之路」做年度籌款主席時注意到,其他銀行的僱員比我們的僱員捐獻給「聯合之路」的錢要多。我意識到,這是因為那些銀行從他們投資銀行方面的業務當中受益,所以他們的收入都提高了。因此首先一個前提,就是你的收入要持續比較高一段時間之後,你才會意識到,你有這個富餘的錢,你可以捐獻得起。過了一陣子,你開始感覺到,哦,我可以做到這一點,但這需要時間。這是一個國家經濟穩定的問題,我認為,與世界的任何其他地方相比,北美的經濟是最穩定的。 很多很多年來,你一直享受著這種穩定性。您可能會覺得,其實並不需要儲備那麼多的錢,去照顧家人。如果沒有這種穩定的話,你是得首先確保照顧好家庭。似乎越來越多的北美人說,我要為我的孩子留下足夠的錢,但我又不想給他們太多,不能多到不必工作的程度。在一個非常穩定的社會,你可以這樣做。另外如果社會穩定的話,人可以為社會貢獻更多,人會想各種辦法,使社會變得更好。因為如果人們在社會上都能有一些自己很關心的事情,並且能去幫助的話,那麼最終每個人都將受益。但是我認為,在任何社會裏,人們也不會一下子從把一切留給家庭變成把一切施捨給別人。這可能是一種平衡,既照顧家人,又幫助社會。但是,人們富裕到一定程度後,就很像沃倫‧巴菲特那樣,認為你不應該給下一代留下太多。因為這是一個穩定並且具有各種機會的社會,他們應該能夠自立,尤其是如果你給了他們受教育的機會。 主持人:很有道理。貝利先生:有一件事情一直讓我很開心。在我做皇后大學名譽校長的時候,我看到一篇紐約時報的文章,說托馬斯‧弗雷德曼去威廉姆斯大學接受一個名譽學位。他說我不是要說我的名譽學位,讓我感興趣的是,每個在威廉姆斯大學上學的四年級學生,都可以提名一位曾經對他們有很大影響的高中老師。然後學校從中挑選六名,請他們坐飛機來學校參加畢業典禮。在畢業典禮上,他們表彰這些高中老師,提名的學生讀這位老師的事跡,然後還有一個現金獎。弗雷德曼說,他同這些師生們交談,他們都說這是他們一生中最美好的一天,大家都非常激動。我把這篇文章拿給皇后大學校長,說如果你有興趣,我和瑪麗蓮願意提供基金。所以我們就設置了這個獎項,最多可以有五名高中教師獲獎。也是在畢業典禮上褒獎他們,學生讀他們的事跡,還為他們開一個午餐會。 
主持人:後來成為了每年一度的盛事嗎? 

貝利先生:是的!每人獲獎金5000元,可以是五個5000元,但主要的是表彰,通常高中老師很少得到太多的表彰。我的理念是,如果我們這是一個很有威望的獎項,那麼也許有些教師會更努力,哪怕只有一部份人多努力1%,那麼它也會對提高教育質量有很大幫助。這是學生對老師,對把他們培育成才的老師的一種回饋。 
主持人:一種非常積極正向的互動。貝利先生:太對了!幾年來反應都非常好。主持人:也能鼓勵最優秀的人才成為教師。貝利先生:是,就是。主持人:在您做多倫多道明銀行主席兼首席執行官不長的時間裏,您把TD從加拿大排名第五提高到了第三,這是一個巨大的成就。怎樣做到的呢?取得這個成績最重要的要素是什麼呢? 
貝利先生:其中之一是我們的銀行認識到經營折扣證券交易方面的生意是有巨大潛力的,所以我們真正的去挖掘它潛在的價值。我們很早就進入這個領域,不僅在加拿大,也在世界各地,我們在美國買了一個很有潛力的公司,然後又買了更多。這些產業,曾一度價值可與我們整個銀行媲美。後來又決定把它投入股市,出售部份股份。這樣一來我們就有了必要的資金,去收購加拿大信託公司。按照相關稅則,加拿大信託必須用現金來買。我們把資金準備充足了之後,就成了唯一符合條件的投標人。買下加拿大信託公司之後,TD銀行就今非昔比了。 主持人:有沒有什麼艱難爭取後成功的故事給我們講一講呢? 
貝利先生:在銀行方面,能夠籌集足夠的現金,談判買下加拿大信託,然後成功的運作起來,我想,也就算是我在銀行界的主要成就啦。在非營利性的領域中呢,應該就是同馬修‧泰太提爾邦以及他的安省美術館團隊一起,使美術館脫胎換骨,面目一新,我們做了一個巨大的工程。美術館建築本身和裡面的藝術品價值總和達10億元,這在加拿大的文化界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我們能夠使這個工程既不超支、又按時交工,又得到全部資助,這在我們這樣的文化氛圍中,應該是很值得慶幸的事情。 
主持人:現在加拿大和全球都處於經濟低迷時期,你作為職業的金融管理人,能給人們什麼建議嗎? 
貝利先生:那個時候,看起來好像美國國會可能不會通過紓困計劃提案,我非常擔心。我覺得如果不通過,我們可能會出現全球財政垮臺,陷入真正可怕的麻煩之中。他們一通過那個提案,我就覺得有底了。我認為目前股市已經有了相當大的回升,但我認為它仍然還處於低點,現在投資會很有利。我喜歡投資進入付股息比較高的股票,因為從某種意義上講,你一邊收著股息,一邊等著股價回升,那不是很好嗎!在未來幾個月內,股市將上漲還是下跌,這我不知道,但我深信像銀行這樣的股票,在2年內會上升更高。因為現在它的股息就是非常吸引人的。而且我深信,加拿大的銀行是不會削減紅利的,因此會有更高的價格。其實它們的確已經上升得相當不錯了。 
主持人:那麼一個普通公民應該怎麼應對這個金融動盪,這個大的變化呢? 
貝利先生:我很喜歡在我的投資組合中有相當數量的股票,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股票會比固定收益投資有更好的回報。我們正處在一個相對的低谷,這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恢復到我們過去那樣的增長。我認為在未來數年我們會看到穩步的增長。 
主持人:所以我們仍是應當持樂觀態度? 
貝利先生:在我看來,世界對原料和能源的需求是加拿大走出衰退的動力。發展中國家,像印度或中國等等,總是需要原料和能源,在這方面加拿大得天獨厚,因為他們要買這些原料,他們要買我們西部的石油。加拿大其實相當不錯,和我們南面鄰居美國相比我們的財政狀況要好的多,我認為加元將會隨著時間更加堅挺。 
主持人:我們加元會不會走向去年那麼高,同美元1比1等值呢? 
貝利先生:我想是這樣,我不能肯定會有多快。我認為人們常常是出於恐懼,而把美元作為避風港。等人們漸漸的對經濟復甦更有信心時,人們會離開美元,願意承擔更多,所謂更多的風險,在加拿大的貨幣和股票上投資,得到更高的收益。 
主持人:那種狀態會持續在那裏嗎? 
貝利先生:我認為會的。因為我們的經濟狀況比美國好。我們沒有把財政赤字和貿易赤字,這兩個赤字搞得像美國那麼糟。 
主持人:聽說,你還是個觀鳥迷?貝利先生:是!主持人:觀鳥和你的職業,理財,可太不同了,整個就是完全不同的環境。當你身處大自然,拿著望遠鏡,欣賞各類飛鳥,聽它們唱歌的時候,股市最新行情的數字會不會時常跳出來呢? 
貝利先生:有時候會的!但如果鳥兒真是很好看很可愛,我就把股市忘了。 
主持人:你常去觀鳥嗎? 
貝利先生:不夠經常,我真的很喜歡去看鳥。孩子們長到一定年齡以後,每隔一年的聖誕節,我們去看鳥。主持人:全家嗎?貝利先生:對,我們全家會到一些不尋常的地方去。我剛才跟你說了,我的妻子是寫兒童科學和自然讀物的,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我也成為保護生物學家了。 
主持人:你的記錄是多少? 貝利先生:是鳥的種類嗎?主持人:是。
貝利先生:我想我看到過1742種不同的鳥。 
主持人:那你的記錄非常高啊! 
貝利先生:哦,有人比這高的多。 
主持人:一般600以上就已經是非常好的了。 
貝利先生:這麼說吧,如果你在北美能看到600種,那是相當好了。但是,我看的是全球各地。主持人:很遠的地方都去了,去了很多地方了!貝利先生:對,其中包括中國。 
主持人:真的嗎?你的孩子們也喜歡去觀鳥嗎? 
貝利先生:可以說,四個孩子都感興趣,也許不像我那麼著迷。但是其中兩個,他們的職業就是有關自然方面的。 
主持人:人們還說貝利先生是個很顧家的男人?家庭氛圍是什麼樣的?你怎麼教育孩子們呢? 
貝利先生:我告訴我的孩子,我說,媽媽和我會出錢供他們讀書,直到我退休。但是,他們對退休這部份裝作沒聽見,有些一直往下讀。現在他們是都畢業了。 
主持人:在思維方式上您是怎樣教他們的呢? 
貝利先生:他們求知慾很強。主持人:這有父母的影響。貝利先生:可能是,也有從飯桌上聊的話題呀等等,他們總是關注某些話題,探討不同的事情。所以,我想他們是從小養成了這樣的習慣。 
主持人:你那時有足夠的時間和孩子們在一起嗎? 
貝利先生:是呀,我很注意,週末多數都安排跟孩子們在一起。太太可能會說我做得還不夠,但我覺得相當不錯了。 
主持人:你現在看待生活,看待世界的方式有什麼不同呢? 
貝利先生:應該說我比以前更有耐心,雖然我太太會說我還是不夠有耐心。更能瞭解別人的觀點,更能同情他們的觀點了。不會再像年輕時一樣固守自己的意見。主持人:更加寬容。貝利先生:是,你比年輕時更能寬容別人身上的弱點,比較容易理解為什麼會有那些弱點。 
主持人:你怎麼樣看待你的工作人員?怎麼和手下的員工一起工作呢? 
貝利先生:我會盡最大努力讓別人把內心真實的想法表達出來,要聽別人講話,儘量理解別人,讓他們有一定的決定權。即使自己知道別人是錯的,也不要急於指出別人的錯,而是去幫助他們嚐試新的思考方式,儘量思考得更全面。我喜歡和人們一起做事,我希望做什麼事情都可以達到精益求精,無論參與做什麼事情,都想看到這件事能夠做到最好。我想看到我們的國家發展的更好,我參與的其他地方或公司或組織也是一樣。你參與的事情能夠做的完美出色,那種感覺非常好,如果我們都爭取把自己參與的事情做的很完美,那麼很多人都會受益。像安省美術館這個項目最後能那樣圓滿的做好,這樣面目一新,我就非常高興。上個星期,藝術館北美各地的一些董事在多倫多開會,其中一位董事,形容我們藝術館的建築,是建築大師弗蘭克‧蓋瑞寫給家鄉的情書!因為,你應該知道他是加拿大人,他的祖母曾經住在離藝術館只有幾條街的房子裡。他也許是世界上最出色的建築大師之一,但這是他第一次接受邀請為他的祖國做一個藝術館的設計。 
主持人:我猜請他回來你一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貝利先生:我非常希望他回來做,但相比起來,慈善家和收藏家肯‧湯普森先生起的作用最大。他想要這個項目儘可能的完美,還有美術館館長馬修‧泰提爾邦也認定弗蘭克‧蓋瑞是最完美的人選,整個過程馬修都做的非常出色。 
主持人:我們剛才說到好奇,我很想知道,50年後您希望人們怎麼談論貝利先生呢? 
貝利先生:50年後人們不會記得我了吧!希望我的孫子和曾孫們還會記得。 我願意讓人們記得我是一個正直的人,這是主要的,記著我是一個盡力做好事的人。我記得拿破侖曾經說過,榮耀轉眼即逝;而平凡才是永恆。伏爾泰也說過,我做的事情重不重要是微不足道的,而我努力去做了才是最重要的。我想我們大家都應該為改善社會做出努力,現實的講,我們個人不一定會取得多大的成果,但如果我們都去努力,我們大家的力量肯定會讓這個社會有很大的改善。 
主持人:您認為你對社會做出的最重要的貢獻是什麼呢? 
貝利先生:我想,應該說,最重要的還是促進銀行發展這方面吧。比較我做過的事情,還是在發展銀行方面對國家的經濟影響最大。一個繁榮、運作良好的銀行意味著有更多的稅收和為更多的人提供就業,這對整個國家都有好處。如果要單從文化藝術的角度看,安省美術館可能對後代有很長久的影響。這個工程能如此順利的完成是不易的,其實它不是一帆風順的,一路上也是有很多顛簸,甚至有幾次都險些做不下去了。所以我認為這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阿爾伯塔投資管理公司也算一個成就吧,把它從省政府的一個部門,轉型成為一個獨立的國有企業。尤其是在現在這個困難的時期,因為大家都知道市場狀況已經很糟了。再有呢,我想我的孩子們將是我最寶貴的遺產。主持人:就說到這裡吧,謝謝您!貝利先生:謝謝你,Danielle!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