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聚焦中國上半年經濟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2009年過去了一半,中國國家統計局進行半年的盤點,並於7月16日公布了核心的經濟數據,GDP比去年同期增長了7.1%,財政收入增長了19.6%,固定資產投資增長了33.5%。這些亮麗的數據似乎在向全世界宣布,在全救經濟低迷的情況下,中國的經濟卻欣欣向榮、一支獨秀。那麼該如何解讀中國經濟上半年的這張成績單呢?我們來聽一聽資深評論員杰森博士的觀點,杰森您好。杰森:林雲好。主持人:剛剛國家統計局公布了上半年的經濟數據,在中國的媒體來看是一片褒揚的聲音,那麼這些亮麗的數據是不是證明了中國已經率先從經濟低迷的這種狀態開始跳出來了,而且會引導世界的經濟走在前面了呢?杰森:其實中國經濟從來都沒有衰退,按技術標準含量來說,如果連了兩個季度的GDP負增長,那麼這就叫「衰退」。而中國的GDP從來沒有負增長,一直以來中國的GDP的增長的速度都非常非常的快,比如說它去年還有9%的增長率,今年說要「保八」,目前來看可能一點問題都沒有。主持人:還會繼續往上增長。杰森:還會繼續往上增長,所以說中國這前幾年一直都是以10%的速度在往上升,過去的5、6年都是以超過10%的速度在增長。對中國來說,如果按常規的國際經濟發展概念來說,其實在達到7%增長率的時候,你考慮的不是說經濟要刺激經濟,你應該要擔心的是經濟過熱。縱觀美國經濟二戰後恢復以後這50年裡頭,只有一年的GDP超過8%,過去十幾年的時候,只有那麼幾年超過4%,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2%、3%這樣的地方徘徊,但是美國經濟不妨礙它成為世界最強大的經濟實體。中國的問題其實是從來都不是GDP增長速度不夠的問題,當然我們知道,另外很有趣的數據就是GDP增長了7.1%,財政增長了19.6%,幾乎是三倍。主持人:這跟以前是一樣。杰森:又跟以前一樣,所以說在某種意義上你可以看到中共是在推GDP,維持GDP的幾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只有GDP上去,財政收入才能更很快的上去,中共要的是它的財政收入。而西方社會在衡量經濟標準的時候,最關鍵的收據就是就業率的問題,換句話就是失業率的問題。主持人:這是我們一直在談論的觀點。杰森:這次中共沒有明確的說這個問題。主持人:在這張成績單裡面並沒有講就業率的問題?杰森:對,它並沒有說中國在這個過程中,投入這麼大的錢真正的改善了中國多少就業面的問題。2千萬失業的農民工有多少人的就業機會被改善了?600萬目前面臨的就業的大學生,他們的情況怎麼樣?沒有一個讓人信服的數據在當中展現出來。主持人:那麼這張成績單裡面在一片都是「正數字」,但是其中有一項我們就留意到出口的經濟是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1%,那麼這個幅度是滿高的。實際上我們也都知道中國的出口從去年開始就一直非常不景氣。但是儘管出口數據這麼難看,但是對中國的經濟好像沒有什麼影響,而且中國外匯的儲備還在繼續創新高,那這是不是說明了中國已經從這種出口型的經濟開始轉向了?杰森:我倒不這麼看這個問題,實際上這是兩個概念。第一,出口下降了為什麼中國的經濟還很好?你可以看到實際上GDP以7.1%這樣的一個增長速度,實際上出口是拉了後腿,拉了40%的後腿。那麼整個國內的消費掉下馬車,國內的消費這部分的增長也不大,真正的80%的GDP的增長貢獻來自於哪裡?來自於投資。主持人:固定資產投資增加了超過30%是吧?杰森:對。整個它給GDP的增長速度貢獻了80%。對,所以換句話說,中國經濟目前的這種的巨大增長,其實並不是說整個的生產面好轉,整個國際市場好轉引發的,更多的是中國要求銀行極速的加速度的貸款造成的。我們知道過去的這半年的這幾個月,比如說2月份、3月份,一個月帶出來的就超出去年一整年的貸款量,很多時候一個月就貸出去1萬6千多億,過去的五月份又貸出去1萬5千多億,這個數字都是創歷史上高紀錄的這種數字。換句話說,中國目前GDP快速增長,事實上是用這種錢迅速的催起來的,就是說事實上這個中國經濟不是長壯了,是長胖了,這個胖事實上是拿錢迅速的催出來的。主持人:那這個概念是不是就是說,之前提出這個4萬億刺激經濟計畫,就是完全是靠這種固定資產投資,這種拼命的往裡頭輸血的這種方式來達到的呢?杰森:有很大的因素,當然這個4萬億是遠遠不夠的,我們知道4萬億當中只有2萬億是中國政府財政支出。主持人:它只是帶動這樣一個概念。杰森:事實上本身來說,它在政策上要求銀行大量的給放開貸款,就是說把洪觀控制放鬆一些,讓流動性增加一些,這些政策本身也起了非常大的作用,當然你剛才還談到另外一個關鍵就是,上半年出口減少了。當然因為現在中國在大量的建設,而且囤積了很多原油、國際的原材料,所以中國的進口增加了,第一次中國在外貿上出現了逆差。換句話說,花的錢比買的錢多。但整個在這個過程中,國家的財政、儲備,就是外匯儲備卻又增加了,換句話這說明了什麼,說明這個過程有巨大的外資投進來。也就是說在這個過程中,外資又幫了中共很大的忙,一方面是中國本身銀行貸款貸得很多,同時在這個過程中,因為國外有些經濟可能沒有立即的亮點,因為其它方方面面的原因,國際的資金才開始炒中國,不管是股市,還是其它的房地產,所以引進很多的外資使得中國外匯儲備又再增加。主持人:就是說實際上中國的經濟面、基本面並沒有太大的改善,但是是靠著這樣子的固定資產的投入和國際熱錢的流入。杰森:對,這樣迅速催肥了中國的經濟。主持人:所以我們看到的這種欣欣向榮的這種局面是這樣形成的。杰森:對,我感覺這事實上是個肥胖症,而不是一個健康的機體。主持人:那您剛才講到了說是外國的資金的注入,那麼按照西方來講,是嚴格的按照這種經濟規律辦事的,那中國的這種經濟發展的這種模式,好像用任何一個經濟學理論都難去解讀的了,可是在這種情況下,就在這種不正常的情況下,為什麼國際社會還會有大量的錢去流入這樣一個,在他們來講好像用他們的理論很難去解讀的這樣一個地區呢?杰森:目前我們知道其實國際上的錢是在少數的投資人的手裡頭,是在華爾街很多投資人手裡,這些投資人如果他不投資,沒有任何的資金運轉,那麼他根本賺不到錢,華爾街的人能賺錢,西方社會這些投資人能賺錢,主要就是說他要炒一些概念,這些概念對他來說非常關鍵。現在西方經濟不管是歐洲還是美國都是負增長,所以說你說西方這些,你讓這些人往那大量的投錢,你很難讓投資人信服,那麼中間這些銀行家他就一定要創造出一個新的概念,這個概念可以讓人在投錢去,他創造的就是這種新興市場,而中國是當中很重要的新興市場。他在炒這個新興市場概念,所以說在過去這主要時間裡頭,中國股市,當然中國這個股市,不是中國內地的股市,更多的是以香港為代表的中國股市,被西方的熱錢炒得非常非常厲害,股市暴漲的非常厲害。主持人:最主要是有中國概念。杰森:他就在炒這個「中國概念」,這個概念本身的話,他並不仔細去分析這個概念是不是是真實的,中國的經濟是不是有長遠的力量,因為投資人,我們知道華爾街最大的弊端就是他要求短期的回報,他每個週、季度都有報表,所以他要短期的回報。這樣的話他炒出這個概念,熱錢往那湧,把那個股市湧起來,他再從這個股市中受益,這個報表立刻就好看。一方面他非常清楚,這些人非常清楚中國的經濟現實是什麼樣,但是他同時也確確實實是拿來中共的這些數據在西方社會賣,事實上是讓西方社會不那麼透徹了解中國現實的人去信這個中國概念。主持人:這樣他才能賣得起來。杰森:所以說中國政府他也很樂意,你給我投錢我當然喜歡啦,你需要好數據,我就給你好數據。所以說某種意義上講,是西方一些銀行家和中國的這些愛表面文章的官員是一唱一和,創造出這樣一個中國概念,引得國際熱錢不斷的往那湧。主持人:那這樣說來的話,國際上的全球經濟危機可能還幫了這個中國概念進一步的催生了。杰森:事實上是的,因為這個歐洲經濟目前面臨著還走不出低谷,還是負增長,美國這邊還是負增長,也沒有走出來,所以這時候這兩個概念炒不起來,你只能現在往這種新興市場上炒,中國現在目前在這個過程中是受到很大的利益。杰森:這兩個概念炒不起來,你現在只能往這種新興市場上炒,中國目前在這個過程中是受到很大的陰影。主持人:那這樣一來的話中國的這些概念,像它剛剛公佈的這些數字的話,對於西方去炒作中國概念來講,這個數據就有很大的影響和幫助了,這種數據的真實度,西方人是不是說你說什麼他就信什麼?杰森:西方其實這些大銀行家裡頭的人智商非常高,他非常的清楚中國的經濟的真實情況,很多人也是有中國背景的人員,事實上他要的是這個數據。因為有這個數據他就可以到西方去引來資金到中國投資,他要的是短期的回報,我們剛才談到這個概念了。事實上這個數據含水分非常大,連中國自己內部的人都在炒,比如它說,中國的個人收入是今年比去年提高了11%。主持人:這個數字我們之前講過。杰森:對,個人收入提高了11%,但是事實上中國人自己都說這是騙人的,因為同時報導裡頭談,說個人所得稅增加了零點幾,幾乎是沒有增加,怎麼可能你收入增加了11%,個人所得稅幾乎沒有增加,因為你增加以後,很多人原來不夠交稅的,現在都該交稅了,增加的幅度應該更大一點。主持人:這兩個數字就矛盾。杰森:統計局根本沒有給你進一步的解釋,另外的數據,現在有些地方說大學生的就業率,簽約率可以達到68%,可能大家都知道這是謊言,因為連28%都到不了。因為中間有很多虛假的因素,比如說每個大學都要求,你不給我一個簽約的,就是蓋了公章的錄用信,我不給你發畢業證,為啥呢?大學需要保持一個比較好的就業率才能再招生,因為招生壓力使學校做假,方方面面這些假的根本數據造出假的統計數據,這假的統計數據再拿到國際上去賣的話,國際上確實有人去買。中共在這個過程中,也能刺激國內的人消費,國內有些人真的信了以後,他可能就拿錢投到股市裡頭,拿錢投到房市裡頭,刺激內需。所以說數據出於一切,這個時候中共不在數據上做假,我自己都不相信。主持人:但是就對這個數據來講,可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就像廣東省委書記汪洋他就說不能為了數據而去發展一些落後的生產力,他這個話好像也是引起不同的反響,那您怎麼來解讀他這個話?杰森:他說了一個非常簡單非常簡單的現實,當然他說出來,非常明顯有一個酸葡萄心理,因為廣東歷來是以出口為導向的一個經濟,而這個時候出口是下降的,所以說廣東經濟這兩年一直很低迷,西部這兩年因為投資,巨大的國家投入、國際投入,增長很快。廣東經濟現在就不是個亮點了,所以一個一貫作為領頭老大的省,他就是一個酸葡萄心理,這個時候他就不說自己原來發展那種低級的出口經濟了,這時候開始說你們那都不是真正的經濟。事實上他說了一個很實在的話、真實的話,但是他說出來的話,事實上我感覺是酸葡萄心理說出來的。主持人:那麼您對於中國的經濟照現在這種所謂的櫥窗經濟的模式也好,是怎麼樣也好,您認為這樣發展下去的前景,你怎麼來評價?杰森:中國目前的經濟是個病人經濟,就是它不合理的部分是方方面面都可以體現出來的,那在這樣的情況下,最大的問題是怎麼給這個人治病的問題,我們不是說現在這個人又漲了多少公斤,又加了多重,事實上他全身都是肥肉,我們知道了人越胖,心血管病的概率越高,就是猝死的這個概率性越高,中國經濟同樣是這樣的問題。主持人:那您認為這樣有解嗎?杰森:目前的話,最主要就是說這個統治階層他願不願意有解,那中共目前來講,以所謂的GDP為綱的知道方針,在這個知道方針下,它的財政收入加倍增長,這樣的一個指導方向,是根本不可能把中國經濟徹底扭轉過來的。經濟事實上跟一切都是一樣,生命是有一個規律的,你必須讓它有一個停滯再生的過程,才可能創新,不然的話你只能沿著一條老路走到頭,就像一個病人越來越胖越來越胖,胖到最後心臟承受不了,最後整個人就垮下去了。主持人:那現在看來中國實行這些措施的話,還是不斷的再打強心針的政策。杰森:是打強心針,就是使這個人本來已經胖的不得了的人再胖再胖,肥胖到了讓人覺得可怕的程度,那麼這個人心血管最終是承受不住。主持人:非常感謝您的分析,各位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