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推行“省直管縣”到底爲什麽?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7月9日中國財政部公布了關於推進「省直接管理縣」財政改革的意見,並提出這一改革措施將於2012年底之前,在中國大部分地區推行。這項改革措施使得年初就醞釀的「強縣擴權」和「提高縣委書記地位」的構想,開始落到實處。為什麼要推行「省直管縣」這項措施,對於普羅大眾來說有什麼意義?它能幫助到國家管理嗎?我們今天就跟資深評論員杰森博士一起來關注這個話題。杰森博士您好!杰森:林雲您好!主持人:這次新的政策是由財政部出面來提出的,而且是從財政管理的這個層面講的,那麼它所說的「省直管縣」,是只限於財政這方面呢?還是有其他的,它的具體內容是什麼?杰森:其實這是中共已經執行多年的,一個比較大的改革措施、一個想法。它最終的目標是想讓省直接管縣。實際上這試點是從2004年開始的,最開始是以「強縣擴權」的概念出現的。什麼叫「強縣擴權」?就是每個省都有那種非常富的縣。比如有的省,就有一個縣是多少億的收入。主持人:比一個市還要高。杰森:對。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這個縣隸屬某一個地區,那麼這個地區對於這個縣的管理有時候叫「砍肥羊」,或叫「市啃縣」,整個把這個縣壓得很厲害。那麼省裡頭就給這些縣很多權力,把它地區的權力,就是第四級的權力給了這個縣,使這個縣有更大的經濟運作的空間。逐漸變成了這樣一個縣,它的財政直接由省裡管,省裡拿了稅收,同時省裡返還它的消費。整個來說就變成省財政上的直管。當然最終的話,因為只把財權歸到省裡頭,人事權還是歸到地市這一級,那麼對於這樣的縣的話,它運作起來非常的難。主持人:現在所說的財政方面的管理,還沒有包括人事方面?杰森:沒有。實際上它想進一步想推廣的就是說,比如現在它要另外提出一個概念就是,中組部提出來說要「提高縣委書記的地位」,不能把縣委書記看成一般的處級幹部,因為一方面它要把縣委書記直接到中央輪訓,同時的話,要求由省委、常委,直接來規定誰來當縣委書記,來批准這樣的事。某種意義上來講,就是把人事權也給拉到省裡頭,當然現在人事權拉到省裡頭,財權拉到省裡頭,那麼它的日常運作還是歸由地區管。那麼還有這樣的問題,可能它們說在試點嚐試,逐漸逐漸的往省直接管縣這樣的過程走。主持人:就是從2004年就開始在試點,到現在5年過去了,現在開始想要走出實質的一步了?杰森:就說是被迫一步一步的更加深化這樣的方向的方式。因為最開始可能簡簡單單的就是說,覺得一些強縣被地區壓得很厲害;另外省想從地區一些強縣拿錢,拿更多一些,拿掉中間地市這一層的盤剝。因為中共官員層層管理就是層層盤剝、層層流水一個問題。那麼中央想從省裡頭直接拿到更多的錢;省裡頭就想直接從縣裡拿到更多的錢。後來就發現我只拿錢,人事上不管,縣裡頭還是不聽我的,最後它把人事權也給收回,發現人事權收回還是不能頂實質作用,因為日常運作還是歸地區管。這個時候它想省裡頭乾脆也把日常運作的權力收回來。最終的話,很可能會過度到架空地市這一級由省來直接管這個縣。主持人:這是不是意味著以前一直實行的五級管理的這種架構,是不是它已經運作的不是很靈了,還是說只限於這種強縣,它才有這種需要呢?杰森:實際上這是一個問題的關鍵。我們都知道你談到五級管理,實際上中共的五級管理方式是:中央、省、地區、地區市、縣,然後就是鄉鎮,這樣的五級管理。在中共剛開始執政的時候,這些五級管理它是起作用的,因為那是中共的鐵腕管理,還是起一定的作用。那麼後期隨著中共整個官員體系,已經進入完全腐敗到了唯利是圖。就說它的政策通過這五級層層下走的時候,根本觸及不到老百姓。按中共自己的說法是「政令出不了中南海」。它中央立個政策,你過2年到底層去看的時候,那個政策根本在底層看不見,因為中間環節太多。另外我們知道,最近群體事件到處爆發。這邊漂起葫蘆;那邊壓起瓢子。在網上很多這樣的事爆出來,這個事發生的層面總是在最底層,不是縣一級就是鄉鎮一級。底層的事件爆發出來以後,反饋到中央的時間又非常長。某種意義上講,中共對於中國的管理能力和管理的力度越來越衰弱的情況下,這種「五級管理」對於中共來說,已經根本沒法做到。因為一方面,它政令不能下去;一方面,事情不能反應上來,事情積累太多,這是一個最主要的原因,造成了它想砍幾級,不想有這麼多的環節,使它最終的中共的中樞神經,如果是你把所謂中共中央的那一部分作為它中樞神經的話,它把這個中樞神經和最底下的手腳感官這個部分,想把中央環節搞的更直接一些。從另一個側面反應出中共對於中國的控制在逐漸的削弱,它不像以前那麼得心應手了。主持人:剛才您是從管理這個角度講的。那麼換一個角度講,中國的改革已經過了多少年了。大城市特別是省和一些主要的城市的發展已經很成熟了。這種情況下為了進一步的向更廣泛的地區去深化這個改革,加強縣一級的權力,是不是這樣一來會匯集更多的老百姓呢?杰森:事實上中共中央出台這個政策,它倒不是去從老百姓這個角度,讓這個縣匯集更多的老百姓,或是讓中央匯集更多的老百姓。我們從它這個出台的目的來看,它第一的想法是「抓財」,因為它最開始是叫「強縣擴權」。「強縣」事實上就是財政上收入非常強的,比如有些地產資源。主持人,它本身已經發展的很好。杰森:它本身已經是很富的縣了。比如說我們前幾天舉的例子,在陜西最富的縣神木縣,那個縣已經能到全民醫保的狀態。那麼省裡去以後,說這個縣因為很富,所以別的地方不能效仿。事實上對於這樣的縣,省裡心裡想拿一把,而它更多的考慮是:「我能怎麼樣從這個地方上拿到更多的錢。」主持人:著眼點在富縣。杰森:而不是說讓中間盤剝的一個地區,地勢富了,讓我省或者中央更多的富起來。我更感覺它很可能會傷及地方的一些利益,比如說現在神木縣它很富,它可以給當地搞全民醫保。如果真的是省管,或者是中央管的話,那麼它會用全省的角度來看這個縣的收入。那麼它如果收的更多的話,這個縣的老百姓可能會受及傷害,就是利益上講可能會受更多的傷害。主持人:您的意思是說它原來是市管,現在省管了之後,是不是會多一層的對它的這種…。杰森:就是說以前是地級市,叫「市刮縣」,是地級市在盤剝這個富縣。主持人:一個婆婆。杰森:現在的話,很可能就是兩個婆婆了。因為它的人權、日常的運作還是地級市管。省裡頭財政又給它插一手,就說現在變成了「市刮縣」加上「省刮縣」,對這個富縣不一定是好事。同時在這個過程中,它擴權,就是給地方一定的權力,比如說你有土地的運作權、資源的運作權。主持人:這樣一來,會不會促進其他的一些不是那麼富的縣的發展呢?杰森:不是的,事實上這個過程,使強縣可能會擁有這樣的經濟權力的話,它可以擺脫一點地級市對它的控制,也擺脫了地級市用權力對它的一個要脅,它可能會發展的更好一些。於此同時可以看到,地級市其他的不是那麼富的縣,可能因此就會少得到一些利益。利益更多的向中央、向省集中,而不是在原來這個地區,它可能說我地級市在這個地區內分配這個錢。現在的錢,可能更多的往上面走,而不是在老百姓底層分。我們看來這也是這個項目出台的主要出發點,不是在底層老百姓這,更多的是怎麼樣讓中央中間漏水的部分減少而把這個「水」吸到中央去。主持人:除此之外,它出台這樣一個政策,您認為它還有些什麼樣的目的?杰森:它其實還有一個就是,加強黨的管理這樣的一個概念在裡頭。我們知道它這一次著重的提出一個,要提高縣委書記的地位這樣的一個概念。我們知道,每個縣它有兩個主要的領導,一般,第一個是縣長,第二個是縣委書記。歷史上是把這個縣委書記作為第一把手,縣長比縣委書記稍微低一點。但是後來,隨著經濟發展成為重點以後,那麼縣長實際的管理,事實上就顯得更突出、更重要了,所以縣長的地位更突出了。這時候就出現了一個概念就是中共它作為一個政黨,它有它的一套政策在往下走。那麼中共的這一套政策的話,黨的這個體系,相對來說,因為縣委書記這個地位的薄弱,那麼很多政策就很難推行了。所以它(中共)為了使黨對於財或者對於人的控制更嚴格一些,它現在把整個縣委書記,一方面縣委書記整個的任命權,拿到了省裡頭,從這個地區拿到省裡頭。這樣的話,中共從上層更好控制。另一方面它還有一個叫做「輪訓制度」,它就是規定全國兩千多個縣委書記,定期到中央黨校輪訓。主持人:就這樣成為一種制度。杰森:對,成為一個制度。輪訓的主要內容是什麼呢?從前一段時間中共自己的新聞報導中說,輪訓的主要內容,就是如何讓這些縣委書記用心、用腦、用力的,更好的把黨的政策執行下去。主持人:用心、用腦、用力。杰森:基本上的話,就是保證他們聽黨的話。歷史上我們知道中共叫做,這個黨的這個機制建立的團,叫做「連排」。它事實上,現在就是保證這個黨的神經,戳到中國最基層這個縣的管理。主持人:最主要還要讓它能夠起作用。杰森:換句話說,就是我們可以看到,這兩個實際上是一個事情的兩方面:一方面就是加強對於中國底層財產的奪取,往中央奪取的這樣一個能力;另外一方面加強中共對於底層的控制能力。事實上這兩個事是一個目的。這兩個事情是中共目前,一直就是同一個事情,它要達到維持自己生存的必然要走的這兩條路,也就是兩條腿走路的一個關係。主持人:那麼一直以來實行的這樣一種五級管理的模式,現在突然間要搞一個省直接管理縣,它好像就打破了舊有的這種管理制度的一種平衡,那這樣一來的話,會造成什麼樣負面的效果?就是它這樣子的話,會幫助真正的能夠治理好國家嗎?杰森:事實上,我們知道這是中共的目前腐敗問題,中共的本身治國方式不同,這方面的主要原因,是來自於中共自身的,就是巨大的貪官比例和拒絕媒體監督、拒絕司法獨立,這是最主要問題的根源。但是如果從根源上解決問題,那麼中共這個執政黨本身,都不可能存在。因為在一個合法、合理的社會,中共這個怪胎本身,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所以中共它的主要處理自己的方法,從來都不敢去直接針對這個實處去解決。總是從這個外面、表層上解決。它看到了財政收入被地區的市給卡住了,它就去強縣擴權。那麼它發現了強縣擴權了以後,人事權還被地市拿著,那麼它才解決人事權的問題。人事權解決了以後,它發現日常運作還在地市身上,它就準備這樣,這個市、省直管縣。我們知道有些大省比如四川省、山東省,這些省有些地區都跟美國一個州一樣大,它的省根本管不過來。所以某種意義上講,它未來推行的所謂省直管縣的話,一定會有問題。因為它總是從表面上,去貼膏藥似的解決它的問題。最終的話,它的問題就會,一個問題來了更深刻的問題。比如現在,原來這個縣只向一個婆婆進貢,現在它的對象是要向兩個婆婆進貢。它那個官員原來只為本地區的這個官員看就行了,他現在還得到省城去作樣版,作模式,他更不管底層老百姓。這種向上負責的任命機制,使得整個來說,中共底層官員更沒有心思真正踏踏實實的在基層做事。所以中共一切解決它目前問題的方法,只能引來更多的問題,因為它從來不敢觸及它根本的問題。主持人:好的,那麼我們的節目時間到了,非常感謝您的分析。各位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