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 要命的中國式市場經濟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節目,吉林省一家大型國有企業通化鋼鐵集團公司的三萬多名職工和家屬,7月24日為了抗議民營企業建龍集團的收購而發動大規模的抗議示威,在過程中建龍集團委派的總經理陳國軍當場被圍毆致死。在事發的當晚,吉林省政府宣布建龍集團將永不參與通化鋼鐵集團的重組,在今天的《熱點互動》節目中我們就和陳志飛博士一起來探討這一事件的前因後果。陳教授您好。陳志飛:你好。主持人:首先請您給我們介紹一下這兩個集團公司的背景以及他們在什麼前提下要進行重組呢?陳志飛:先說這個通化集團吧,通化集團是像你剛才說的是一個非常大型的國營企業,咱們知道東北有很多大型的國營企業。其中通化集團是當中的一個佼佼者,據估計固定資產達到了150億,年產鋼產量達到了700萬,而且吉林省政府有意在重組之後讓它年鋼產量達到千萬噸,在東北尤其是吉林省是很有勢力很有影響的這麼一個大型以鋼鐵為主的工業集團。主持人:那麼民營建龍集團是什麼樣的情況?陳志飛:民營建龍集團也是非常有實力的,收購了很多企業,公司的擁有者叫張志祥,他在2008年胡潤百富榜是排名第十名,從此可以看出這個建龍集團的來路也是非常強勁的。主持人:那麼是在什麼情況下,這兩個公司要進行重組呢?陳志飛:建龍集團是在北京,那麼通化集團當然是在吉林省,建龍集團在2005年就看上了通化集團鋼鐵業的潛力,因為當時中國鋼鐵業也是蒸蒸日上,非常的紅火,所以當時就簽訂了協議,在2005年12月30日經過吉林省國土資源管理部門的同意,用12億元的代價收購了大約通化集團40%的股份。但是之後通化集團的利潤、效益一直不好,因為從2005年之後,中國的經濟其實就有點萎縮了,因襪從上到下都是想讓這個經濟「軟著陸」,所以不讓經濟過火,這樣對建材的需求,尤其對鋼產量的需求就減少了。一直到去年08年虧損是越演越烈,因為我們都知道去年08年發生了全球性的經濟危機,所以使得建龍集團對通化集團有另外的想法,直至今年3月份雙方簽訂了股權分離的合同。也就是用俗話說,建龍集團覺得通化集團沒有油水可榨了,那麼就要撤出。可是在3月份之後,形式又急轉直下,大家都知道中國政府又把4萬億美元的這個大量的資金投入到經濟當中,使得鋼鐵的需求又大幅的增加,因為你要修橋鋪路嘛,所以通化集團自3月份以後又扭轉,鹹魚翻身,有了長足的進步,這使建龍集團又看到了曙光,覺得是入主通化集團現在是到了好的時機。所以建龍集團在7月23日又是通過吉林政府的同意,簽署了一份協議,想以16億元收購64%的通鋼集團的股份,我剛剛談到了通鋼集團的資產是150億,建龍集團想用16億元收購64%的通鋼集團的股份,這個對建龍集團來說是一筆非常優厚的買賣,這個就是造成這次事件的一些背景。主持人:那麼作為一個民營企業建龍集團到底有什麼樣的背景,可以對吉林省最大的一個國有企業通化鋼鐵企業集團,招之即來,揮之即去。陳志飛:據有關部門調查,中共體制深入的調查,在這種營利最高的行業當中,太子黨的勢力掌控了90%,那麼也就是說這個建龍集團背後肯定有太子黨,或中國高層特權利益的背景在裡頭,如果沒有的話,是不會有那麼多政府部門的人給你開綠燈的。咱們想,比如說你在中國哪個城市開個小攤,那個當地的城管都會以各種方式百般刁難,你不要說你隨機的一會又幾十億進來,一會又幾十億出去,這是不可能的。所以吉林政府的態度就明顯的表明,這個建龍集團背後是有深厚的背景的。雖然我們表面上,由於中國整個媒體的不透明,所以沒有明確的消息。但是網上也有些網民透露,建龍集團的老闆張志祥,有可能就是中共前軍委主席張萬年的嫡孫,而吉林省省委書記王岷據說是江澤民媳婦的外甥,好像關係有點遠,但是大家都知道張萬年一直是給江澤民保家護航的,那麼這個吉林省省委書記王岷一直給建龍保家護航,看樣子也不是空穴來風。主持人:是這樣,那麼在第一次就是說重組之後,也就是在三年之後分股了,分股之後通化鋼鐵集團的職工和家屬他們就放鞭炮來慶祝。那麼在這次第二次在準備重組的過程當中,總經理陳國軍當場被群毆致死,通化鋼鐵職工和家屬他們又放鞭炮十多分鐘。陳志飛:這聽起來好像有點不人道,但我覺得他們這個放鞭炮不是針對陳國軍的死而來的,我覺得陳國軍的死的確是個悲劇,對他本人來說,對他家人來說,都是很不幸的,那麼如果節目有時間我們還有具體再談。他肯定也是做了某些勢力爭鬥替死鬼的這麼一個角色,非常不幸的這麼一個角色。我覺得咱們要看通化集團這些職工的生活情況,直接引起他們跟陳國軍矛盾的根源在於,陳國軍作為一個太子黨背景的建龍集團的代言人,他的年收入公開的報導的是450萬,可是通鋼集團的工人的收入在建龍入主以後,是逐年下降的。到今年年初的時候,一線工人甚至有的時候只能拿到1千塊錢一個月,那麼退休職工只能拿到200塊錢,那麼這個對比差異是非常大的,而且陳國軍在當最高行政長官的當天,他威脅工人說在三年內我要讓通鋼姓陳,而且他還放言說我要你們都走人,讓你們都走路。因為通鋼集團工人他們對這個是很敏感的,他們在58年建廠以後付出了大量的心血,才使企業的資產達到了150億。那麼你現在就讓他們說走就走,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你讓他們走到什麼地方去呢,而你自己一年掙450萬。主持人:您認為他說的這句話是空口放話,還是說他是有這方面的打算。陳志飛:也是有各方面的打算,因為這個民營企業,雖然表面是民營企業是中國的特權集團從中國市場撈取好處的這麼一個有力的工具,那麼他們覺得這個現有的工人,從各方面來說成本還是太高。有消息證明,建龍他們收購了當地的大量的土地,而且跟土地的拆遷戶保證說,將來可以讓他們到通鋼去做工人,他們價格要比現在的一線工人的價格還要低,這樣的話他就能省去很大的成本,也能賺取更多的利潤。這也就是為什麼通鋼集團對建龍集團的收購非常的敏感,建龍一來好像見了狼來了一樣,建龍走了又放鞭炮慶祝。主持人:陳教授,就是這一事件發生的當天晚上,吉林省政府就宣布建龍集團將永不參與對通化鋼鐵集團的重組。那麼就這一事件的處理來看,無論是在速度或是在效率上,對比類似事件來說是處理非常的罕見,因為其他民眾抗議的事件要通過鎮壓等等一些什麼事件,但是這個處理是非常的快的,那您可以解讀這一現象嗎?陳志飛:這個現象的確是非常奇特,但是這也是確實是中國式市場經濟的一個特有的現象,因為中國政府實際上是沒有權力說什麼永久不許參與重組,因為如果你是真正的市場經濟的話,一個願買一個願賣,你怎麼能說,像人家自由婚姻一樣,你怎麼說人家永遠不能同結連理呢,這太絕對了,這個實際上是昭然若揭的顯示了背後中國體制內的爭鬥的角力的雙方。主持人:您剛才提到的這個爭鬥是哪一方面的爭鬥呢?陳志飛:一個是地方諸侯,就是吉林省內部的一些特權,他們也看到通鋼這塊肥肉,因為現在鋼鐵的行業的形式轉好,另一方面就是從北京來的太子黨的背景的建龍集團,所以他們可能覺得在這種條件下,如果把建龍踢出去,他們獨占通鋼這個油水很大的部門,也未必是一件壞事。另外可能觀眾說我又是想像力豐富,其實在中國任何經濟問題都是這個問題,都代表著兩派的絕對的利益,那麼現在我們剛才提到了吉林省省委書記王岷,還有國資發內部的一些人物,他們都有太子黨的背景,或者說跟江派的人士有明顯的關係。吉林省長好像是有團派的這種背景,那麼也不排除像類似新疆事件那樣內部的宮廷爭鬥,有兩派的因素在其中角力的這種影響存在。但是不管怎麼講,我覺得這個事情的這種高效率的處理,證明了這個事情的背後實際上真正平息的是,攤牌的兩方他們角鬥的結果,並不是表面的陳國軍的之死能造成任何影響的,從這當中也可以看出來,陳國軍只是雙方角鬥的一個卒子而已。主持人:那麼請您跟我們預測一下,這個事件的後續發展情況,以及影響會是如何呢?陳志飛:這個事件在表面看來的確是吸引了很多關注,尤其外媒對此大家不解,因為從市場經濟來看,他們覺得中國做得已經很開放很好了,但是群毆致死一個單位的,一個公司的總經理,這在西方各國來說可能還是從來沒有聽說過的,而且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在有警方在幾百米之外保衛的情況下發生的,所以讓人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議。那麼這也是人對這個「中國式」的市場經濟畫上了大大的問號,剛才我們談到了中國市場經濟的一個很重要的一個特色就是,民營企業或者是說管理層以這種表面上非常符合商業經濟規律的這種運作方式,其實是「假市場經濟之名,行中飽私囊之實」。因為原來是有好多所謂的管理層收購,就是我是廠長,或者黨委書記,我自己融資然後把我的企業收購,但是價格非常低,等於私吞國家的資產。那麼還有這種以私營企業,就是我是太子黨或是什麼背景,我來建立一個集團然後去收購國營企業,也是以非常低的價格收購,這樣就造成了直接的結果就是說,太子黨在中國這個資源不是說很豐富的國家占據了絕對的地位。有最新的新聞週刊雜誌做了調查,他們發現中國十億富翁,還不是億萬富翁,中國這種可數的十億富翁當中,有91%的人都是太子黨。那麼至於太子黨的這些錢從哪裡來的呢?他們並不是說憑空的創造實業創造價值這麼來獲得的,而是以這種直接掠奪國家資產而獲得的。你們看看,咱們可以想想這個太子黨現在掌控的各方的經濟的諸侯吧,比如李鵬的女兒李小琳,兒子李小鵬占據了水電這一行,而且還有朱鎔基的兒子朱雲來,最近連胡錦濤的兒子也捲入了這種醜聞當中,所以就可以看出來,像建龍集團這種以非常不正當的方式,借助國家權力來中飽私囊的做法,其實在中國經濟當中是一種非常普遍的現象。現在很難想像在短時間內能夠徹底被革除,所以說我覺得這個事件是這種形式的一種極端形式的發揮,但是在短時間內我覺得還是不會消除的。主持人:好,謝謝。在當今社會人們普遍認為市場經濟是創造財富的最佳途徑,但中國式的市場經濟非但沒有帶來繁榮、快樂和感恩,卻造成了公司的總經理被群毆致死的結果。誠然,陳國軍死於非命是不幸,但誰又能指摘幾萬名職工和家屬為了他們的生存和最基本的權利而爆發出來的最原始的本能呢,中國式的市場經濟是否加入了社會主義特色,而注定會是一地雞毛呢,我們希望通過這一事件對這些問題人們能進一步的思考,好,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熱點互動》節目,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