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被就業」捅破一層虛幻世界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中國教育部公布的2009年高校就業情況顯示,應屆大學畢業生的就業率達到了68%,與去年的情況基本持平。然而與此同時,一個新的名詞「被就業」從7月中旬開始在中國大陸的網上迅速竄紅。有的大學畢業生披露,在自己畢業時發現,就業協議書被學校填上了自己不知道的公司名,自己被瞞著「就業」了。中國人從「被代表」、到「被自殺」、「被漲工資」、再到「被就業」,什麼時候中國人才能生活在真實的世界中呢?這就是我們今天要關注的話題。今天的評論員是杰森博士,杰森博士您好。杰森:林雲妳好。主持人:這個新的名詞「被就業」迅速的在網上紅起來了,那麼這個「被就業」到底是什麼涵義,為什麼會流行這樣一個詞?杰森:我們知道就業主要都是來自於一個主動性,就是說你去找一個工作,是自己就業。那麼「被就業」這個詞呢,在某種意義上講用的是創造性的概念,在今年7月 12日網上有一個西北政法大學的一個學生,發了個帖子說,自己很興奮的發現自己在還沒找到工作的情況下,發現自己的就業協議上已經赫然被學校在一個公司欄填上了自己的名字。而這個公司從來沒聽說過,可是卻有官方的大紅印在上面。他自己很興奮,興奮到了說,哇!原來我已經「被就業了」。主持人:就這樣來了「被就業」。杰森:「被就業」詞一下子就竄紅。當然這個有個大背景,今年年初,也就是7月初的時候,教育部說我們今年大學生就業率已經達到68%,跟去年是持平的。從絕對數據上來講是比去年高,這個數字一出來呢,網民都在笑,說「地球人都知道這個數字是假的」。那麼這個正好在這個大的背景下,大情緒下出現這麼維妙的「被就業」這個詞兒,所以這個詞兒一下子就竄紅了。主持人:這裡面實際上是帶著這個大學生的一種情緒在裡面。其實大學生就業情況這些年一直都很差,學生在畢業的時候被要求就業,就是說你必須要簽一個就業協議書,學校才同時給你發一個畢業證。其實這兩年的學校的這個學生就業情況很差,學校也是知道的,社會上也大家都知道。那麼為什麼學校要搞這個形式,就是說你逼著學生去簽這個證書,它也是一份假的啊!杰森:事實上是這樣,這個你談到的「被要求就業」就是說學生必須拿了公司蓋章的就業協議書,學校才給你發畢業證。那麼這個跟最近出來的被就業相比,還算是初級階段。「被要求就業」是你學生還得努力的跑去找單位,蓋假章子,「被就業」是連章都是學校幫你蓋了。主持人:學校幫你蓋了假章子。杰森:所以大家說就是說還很羨慕這個「被就業」的學生。至少學生自己不用去做假章子。主持人:對,但是這樣做的話學校到底在騙誰啊?杰森:整個來說的話這個事要縱觀去看,它事實上是條產業鏈,是個利益集團所共同造成的這個事。中國很多問題都不是說是單方面的事情就可以把它解決的。中國各方面的問題難解決是因為它是千絲萬縷的,很多東西糾在一塊兒,形成了一個社會現象。這個社會現象表面看很愚蠢,但是事實上它又不可解決。比如說在這個事情上,我們知道為什麼學生和學校都願意要做這個事,是因為很多地方的規定。就是說如果學生畢業,你想在這個戶口留在學校裡,而不是被發回原籍的話,雖然官方在2002年有文件說學生有權利在這個學校裡面找工作,有權利把你戶口放在學校放兩年。但學校並不是這麼跟學生說,事實上它是告訴學生說,你如果不能立刻的有個就業協議的話,你的戶口就得發回原籍。那麼無形中就給學生一個壓力,所以人才中心這個機構它就介入了。人才中心通常還有一個經濟實體叫做人事關係的公司。這個人事關係公司幹什麼事?就說是幫你解決問題。你只要交100到 300塊錢,我就隨便給你找一個公司,給你簽一個就業協議,事實上你和這個公司沒有任何關係,目的是把你的整個檔案戶口入到我這兒。這樣的話他就能夠落到一個個比較大的城市,在這個事情中有個學生叫趙東東,他是來自於陝西的一個小城,他上的學校在西安,是個大城。他只要具有這樣的協議,他就能留在西安。這個事情就人才交流中心來講,它可以收錢;學校可以因為這個事拿到比較好的學生就業率。而學生的戶口因此也能落到一個比較大的城市,方方面面這個事持續很多很多年,從02、03年,每年都可以在網上看到很多這樣的事,特別是最近這幾年,就業率越來越差的時候,這個事情就越來越普遍存在。這個事,按中國網民所說的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是為什麼這個事情中央不管呢?是因為這個事情對中共來說也是很大的好事,因為我們知道中國的GDP發展得很快,但中國的經濟有一個死穴就是GDP的高速增長並沒有帶來就業率的高速成長,剛好是往相反的方向。我們知道今年年初,中共宣傳說大學生就業的只有30%,到這個時候已經到68%將近70%這樣的概念。它事實上為了展現中共的政績,4萬億刺激經濟方案的工作,黨一出政策一定要有效果的,所以說方方面面它跟黨的和諧社會的要求,跟黨的要發展GDP這樣的經濟需求都是需要的。至於底下普遍造假,全民造假這樣的一個現象,它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根本不查。在這樣的情況下,你會看到學校本身瞞著學生填一張假的就業協議,學生他有利益,人才中心有利益,學校有利益,中共政府有利益,整個這樣一個大環境,因為戶籍制度,因為就業難,方方面面的問題造成的這個事情,可以看到它是個錯綜複雜的因素,造成了這個社會現象。在這現象當中,幾乎每個人都在參與、每個人都在其中受益,說這個事情是誰騙誰?其實是中國人都生活在這樣一個互相把虛假當真實的社會現實中。主持人:但是我們一直談到中共教育部公佈的就業率68%,這個數字大家都知道是假的,所有的人不管你有沒有孩子要就業的問題,大家都知道不可能達到那麼高,現在下崗的這麼多,那麼多人找不到工作,可是為什麼它還要這麼堂而皇之的去宣傳我的就業率達到68%,跟去年一樣。這個謊言能騙得了人嗎?也騙不了人啊!杰森:它騙不了人。就連這個事曝光後,教育部還說這個是個別現象,大部份的學校都是真實的。事實上,有記者當場就問,這個個別現象從哪來的?他承認說我沒有做具體調查,我只是覺得是個別現象。主持人:但是他又說了,他說在統計數據當中是以一票否決,只要有人說是假的,他就否決。杰森:對,但問題是沒有人說它是假的,問題就出在這。我們有個童話故事叫「皇帝的新衣」。有一個孩子蹦出來說皇帝沒穿衣服,這個故事就結束了,因為大家都說他沒穿衣服,整個事情就結束了,因為大家都知道了真相。中國還不是個童話世界,它是個虛幻世界。當有人,比如說趙東東這個孩子蹦出來說這個是假的,就業率是假的時,居然還有人說那個孩子不懂事,皇帝只是沒穿袖子,他是穿了衣服的,童話世界還有某種真實意義在,但中共整個系統就是個虛幻世界,在這世界中很多事情都是假的。中國很多問題就出在把虛假跟真實在很多程度下,你完全分不清,很多時候當你按真實的方式跳出來說的時候,你反倒成了異類,很多網民最後蹦出來說這個學生沒說真話,他是不是知道這個事情?因為他知道他必須要簽這個約,他現在說他沒簽,是學生在說假話。學校是不是在說假話?學校明明他沒有簽這個約,他怎麼說?實際上他沒有看到這個事情的根本,根本是整個社會的體制,成為這個大的環境造成,人人都在說假話,最後你追究學校知不知情,學生知不知情,是沒有任何意義的,整個是虛幻的世界。主持人:這個虛幻的世界實際上生活在其中的人,像68%就業率這個數字,很多人都知道是假的,可是很多時候生活在當中,他也對這種假的謊話構成的虛幻世界,也就很自然就接受了,雖是無奈,也就接受了,這種情況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是怎麼形成到今天這一步的?杰森:我們知道為什麼叫虛幻?它跟真實是不同的。換句話說,人都生活在一個實實在在的環境中,但是,硬是有一個團體,有一個非常有力的國家機器,它給你創造出來另外一個說法。比如說你沒有長工資,它說我們工資今年長了11%。比如說,這個經濟就業率根本很差很差的情況下,它說,我們整個失業率只有4%。當很多人就醫都很難的時候,它說,我們的就醫的狀態是全世界最好的。當大家明明都知道俯臥撐不會死人的時候,「躲貓貓」那個詞就出來了。方方面面你可以看到就是因為整個這樣的一個機器,一個巨大的國家機器,中共從數據,從事實,從解釋等,它創造出很多很多虛假的東西。當人民能認識到的時候,那麼就變成了笑話;當人認識不到的時候,人就會裹脅在其中去按照那種方式生活。比如說中國的股市、中國的樓市,它從一個瘋狂到另一個瘋狂,它不按任何的經濟規律去做事。這個虛擬的世界是中國人根本認識不到的,每個人都捲在其中,每個人都在烘托這個虛擬世界。當然了,因為互聯網的幫助,像「被就業」、「被自殺」、「俯臥撐」、「躲貓貓」等這樣的事情,利用一些網絡名詞,點出來了。大致上點出來的是具體的個別事情,但是揭示的是一個虛擬的中國的生活現實。這個生活現實來自於創造這個虛擬、虛假東西的政黨,因為中共這個政黨本身的話,它的存在的基礎必須建立在虛擬社會裡頭。一個真實的社會,它是無法存在的。真實的社會知道它對中國社會的剝盤;真實的社會知道它對中國社會的危害,所以說,中共在一個虛假的社會裡頭,一個虛擬的社會裡頭才能讓人擁護它,接著跟隨它。主持人:但是您剛才講到了就是說現在這些網絡名詞不管是「躲貓貓」、「俯臥撐」這些名詞,實際上它是在某一個具體的事情上,通過這樣一個名詞,它是把一個真實的東西給展現出來了,儘管大家都知道,但是當你不去觸及它的時候,你還是生活在虛幻當中,跟「被就業」是一樣的概念。杰森:其實大部分的事情上,中國人還是生活在虛擬之中。主持人:而且是最主要是中國人有沒有勇於去探索這個真相?雖然大家都知道是一種虛幻,但是想不想去揭示這個真相?去了解這個真相?杰森:本身知情權是每個中國人都渴望的東西,我們從這個網民熱炒一些名詞,從「躲貓貓」、「俯臥撐」、「被就業」等方面,他們在熱炒這個詞兒的時候,就可以看到事實上中國人對於真實的這種東西他是竭力的去追求的。那麼這個事情為什麼能夠成為熱點?它事實上也就展現了人有這樣的渴望。我們也談到了就是從最基本的目前個人理財的角度,對於經濟現實的追求,也是很多中國人所渴望的,那麼就是說,很多時候其實是跟這個大環境是有關的。我們知道無論如何,我們大家炒出多少個讓人覺得很妙的網絡名詞,它都是只是在找一個一個的亮點來。通過這些亮點,人能感覺到好像我們生活中很多東西都是假的,很多東西都是可笑的無法解決的,很多東西都是無法用常理解決的。但事實上,人能看到整個它的這個亮點,只是罩在整個黑霧中的那麼幾個亮點而已。在生活方面,每天、每時、每刻都在這個被不斷創新的製造出來的虛假的經濟現實、社會現實、人為現實中生活的。我們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比如最近中國的樓市,去年長期低迷了以後,就是在通過中共一系列的熱炒,從媒體、從數據上熱炒以後,現在全民的房市又進入另一個風潮,甚至是有趕超2008高峰的一個狀態。在這個過程中,我一再提醒中國人,是不是你同樣要質問一下,你同樣也生活在一個虛擬的數據,給你創造一個虛擬的世界,使得你把很多中國的價值都虛擬化了。主持人:所以實際上中國人現在生活的虛擬世界是很多很多方面的,那麼就是說在這個過程當中不斷去探求一種真實的世界,才能夠生活的踏踏實實,杰森:你才能進入一個真實的生活狀態,真實的活著的狀態。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