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奧巴馬醫改方案爲何進退維谷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推動醫療改革讓美國人「病者有其醫」,是奧巴馬競選總統時的承諾,也是他上任兩百多天來一直放在議事日程上的大事,然而目前看來要實現這一目標並不容易。 奧巴馬提出的醫改方案要解決的是什麼問題,目前為什麼無法順利的推動?醫改問題反映出的各方利益的平衡和妥協,與民主制度又是一種怎樣的關係?我們今天請資深評論員李天笑博士來跟我們分享他的看法。天笑博士您好。李天笑:主持人好。主持人:奧巴馬他在入主白宮前最大的承諾就是醫療改革,那最後民眾選擇了他作總統,說明美國的民眾對他的醫療改革的計畫還是充滿了期待的。我們首先先來解決一些概念性的問題,就是這個背景,美國的醫療體制到底存在的問題有多嚴重,為什麼要醫改?李天笑:美國的醫療體制相對是完善的,我認為他整個從上到下都有一套比較完善的體制,而且對民眾來說是比較有效益的這麼一個過程。比方說大多數的70%到80%的人,他是有醫療保險,這個醫療保險只要你就業,雇主就會替你買,一般來說個人承擔12%,企業主大概承擔88%。主持人:這是以法律條文規定下來的。李天笑:對,必須要買的,就是你這個企業在8個人以上你就必須要買,這是一個。再一個就是最底層的人也有保險,他就叫Medicare跟Medicaid。你在65歲退休以後,你就享有Medicare。但是如果你是殘疾人,是孕婦,或者是不能工作的人,符合這種現象,那你就可以申請Medicaid,也就是說貧困線以下的都可以。很多中國的移民都是申請Medicaid,這是非常普遍的。現在主要的問題在於85%的人有保險,15%的人沒有保險,奧巴馬要使這15%的人也有保險,但是現在的問題在於15%的人當中,只有47%的人是真正買不起保險。主持人:實際上也就是兩千多萬。李天笑:對,買不起保險的。那麼其中的53%這些人,他是屬於有能力可以買保險,但是他不願意買,就自願性的失去保險。比方說自由工作者,他覺得自己工資花很大一部分錢去買保險,馬上生活水平就降低了,而且他的身體狀況還可以,現在這是一個問題。再一個就是醫療問題,美國政府每年所花的醫療費用代價非常高。主持人:醫療費用太高。李天笑:對,世界上最高,占國民生產總值GDP的18%左右,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還有就是醫療機構在醫療服務本身效率有的時候也有問題,但總的來說,美國的醫療制度他是處於一種調整的問題,是一種前進中的問題。主持人:那中國也在講醫改,那中國的醫改跟美國的醫改最大的差異在哪裡?李天笑:最大的差異,中國是倒過來的,中國現在的醫療是把包袱放給了老百姓自己去買保險。現在中國有三分之二的人,66%的人根本沒有任何保險,買不起,農村達到80%以上買不起。反過來看,在公費醫療這一塊的話,主要是高幹還有這些省部級以上這些幹部,他們享用最好的醫療資源。另外,老百姓工資也非常低,比方說你一年工資只有幾萬塊錢,你每個月高血壓的話,醫藥費就要花2千塊;糖尿病每個月的話就要4千塊,在這樣一種情況下,老百姓對這個醫療改革非常不滿,原因就是國家本來應該承擔的部分,像美國這樣,他把他(醫療保險)推給了老百姓自己去承擔了。主持人:那奧巴馬這一次他推出了醫療改革的方案,他具體的內容是什麼,他想改些什麼樣子。李天笑:具體的內容我想有三個主要的部分,或者說有三個原則。第一,他要成立一個公共的醫保方案,這個方案裡邊包括幾個內容:一個是要向企業主,就是給沒有買保險的這些人,企業主可以把不買保險的基金給聯邦基金,聯邦基金再來資助這些沒有保險的人,這是一個。同時強制性的要給兒童所有的醫保。並且聯邦要成立一個非營利的保險機構,這個機構跟私人的保險機構一樣,他屬於競爭性的這樣一個狀態,另外給失業的人口也提供某種的保險的服務。第二,減低成本。在降低成本裡面就是他成立一個聯邦獨立的監督機構,來監督這個運轉,讓普通的家庭也可以省下2500塊錢美元,在這裡邊是有具體的措施的。第三,是要保證廉價,且優質的醫療服務,這裡邊包括怎麼來監督私人的醫院、醫生,怎麼在法律上來控制,怎麼來不讓他們多開這些不必要的藥,多做不必要的檢查。另外讓老百姓有更多的選擇各種醫療保險的信息,建立電子檔案等等。主持人:這樣聽來的話,他的這些方案還是滿合理的,而且是對老百姓很有利的,為什麼現在來看他的醫療方案不能得到順利的推動,而且有人說是處在一種十字路口上,這是什麼原因呢?李天笑:這個就涉及到美國各個階層的綜合的利益的問題。比方說奧巴馬現在醫改方案,他主要是「劫富濟貧」就是用富人的錢去完成這個醫改方案。那麼現在在1.6萬億裡面,一半要來自於要減少Medicare跟Medicaid這部分的錢,最底層這些人是反對他的。主持人:觸及他們的利益了。李天笑:對,再有一個就是最上層的,比方說工資或是收入超過35萬這些人要增加稅收,這些人也得罪了。他是「兩頭不得好」。再者對於中產階級,中產階級非常擔心,因為他現在還缺錢,那會不會連中產階級也增稅,奧巴馬現在出來說不會,但是也不排除,這就造成一種困惑。主持人:擔心了。李天笑:對於這個事情,大家都覺得我要不要投這個票,這是一個。現在的各種利益集團,比方說醫生工會反對,因為醫生他有自己的利益,他希望做更多的檢查,開更多的藥,這樣的話使他能夠掙更多的錢。主持人:收入更可觀。李天笑:保險公司也感到非常的疑惑,為什麼呢?奧巴馬成立了一個政府的保險機構,對於保險公司來說這個保險機構,是一個是「巨人」,再大的保險公司跟他來說也相對是「侏儒」,沒辦法跟他抗衡,所以說也感到恐懼。而小企業主聯盟就感到,我們要不給職工買保險,我就必須把這個錢給國家,給政府,這樣是不是值得。主持人:總是要拿錢出來的。李天笑:整個的利益綜合起來就反映到國會裡面的投票,投票時,共和黨當然是反對的,毫無疑問的,他們主張讓民眾有自由選擇,政府不要介入這種醫療改革裡面去,把大量的納稅人的錢弄到一種沒有效率的地方去,這個是共和黨的觀點。民主黨內部比較保守的這一派,在參議院裡邊,實際上也反對。這一次不能夠投票的原因,也正是這部分人沒有被說服,他們認為我現在投票支持你,那我的選區老百姓不同意,將來,如果我投票給奧巴馬,下次選舉的時候,老百姓就不投票給我了。所以我的權力的來源,不是來自於議會裡面的政黨領袖,而是來自於選區的民眾。主持人:政界人士也被觸動了。李天笑:這個是美國民主的一種表現。美國的任何政策,他要得到通過或者實施,必需要經過各種利益之間、集團之間的反覆討論,綜合平衡,大家都感到滿意了,那麼找出一個最佳方案,然後通過,所以這是一個民主的問題.。主持人:奧巴馬就是因為他在強行的,強力的推行他的這個醫改方案,使得他現在民望大跌,從70%跌到百分之五十幾了,如果他再繼續延這條路走下去的話,對他的政治生涯,對他的執政地位,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對美國的政經局面又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李天笑:首先,奧巴馬現在的民望確實在下降,如果他的三大目標之一,最主要的一個重頭戲,就是你剛才前面最開頭講的,就是他的醫保方案遭到挫折的話,那麼會直接影響到民眾對他的經濟復興計畫,以及對他的興建能源計畫的質疑。關鍵問題是他有沒有能力使這麼一個大的計劃通過,就是對他的能力產生懷疑,這個是對他最大的一種挑戰。產生的另一個問題就是內部的分裂,現在民主黨內部分成「藍狗派」,就是我剛才講的保守的這一派,和民主黨的比較溫和的支持奧巴馬這一派之間有分歧。這種分歧造成民主黨的分裂,會造成什麼樣一種結果很難說。還有一個就是希拉里原來的支持者,他是支持強迫性的全民醫療,而奧巴馬跟他微小的區別就是他不主張強迫性的。希拉里的支持者和奧巴馬的支持者,這兩派在這兩點上,他也有分歧。對於美國經濟的影響就是說這1.6 萬億在這10年中,大量的造成財政赤字的話,這實際上是爭奪了經濟復興的資金,而這對美國經濟的恢復本身又造成不利的影響,所以種種因素來說,奧巴馬現在確實是處於進退維谷或者是舉步艱辛的這麼一個地步。主持人:儘管他是有70%的支持率,儘管國會也是民主黨占絕對的優勢。李天笑:現在沒有70%,現在是57%。主持人:是,但是他要想推行一點什麼東西的話也不那麼容易。李天笑:是,首先是因為民眾對他的制約,其次就是各種利益集團對他的制約,還有就是一種政治理念對他的制約,這3種制約對他來說,他要衝破這些東西確實都是不太容易的。主持人:所以有人說了像這種民主國家,他想真正推行一點東西的話,他要平衡方方面面的利益,要想做一件事情就變得效率非常的低,而反觀專制的國家,好像要通過一件什麼事情就很容易,幾個大老一開會,一拍板就結束了,就搞定了,那麼您怎麼來看這種觀點。李天笑:這個是很清楚的,首先在專制制度下,它傾向是針對給一小撮,比方說中共黨政軍,這些高幹子弟,或者高幹階層,他們得到最大的利益,而廣大的民眾,80%的農民,三分之二的民眾他是沒有保險。在這種情況下,當然你說我可以很有效率的決定對我自己有利的事情,我把公費醫療這個主要的著重點放在我這方面,當然很容易。但從這方面,就這點來說,可以說明第一它不是為老百姓服務的,第二的話它採取這種方式本身,證明它的政權本身不具合法性,它不是民眾選出來的,所以說它也不用聽老百姓對它有什麼指責。老百姓的意見、各個利益團體的意見也不需要聽,我說通過就通過了,當然很簡單、很有效率,但實際上保障的只是中共這個高層的,或者是中共本身的一個利益集團的利益,而對老百姓是沒有什麼好處的。主持人:您對奧巴馬的醫改方案,最終是不是能夠推行下去,您怎麼來預測的。李天笑:我想在眾議院首先已經通過了,而奧巴馬現在的問題主要是他派他的幕僚,大多數的幕僚還有些參議員一起到各個,他所謂的選區去做解釋工作,但是遇到了很大的阻力。比方在費城一個憲法會議上,民眾當場就把他的整個程序都打亂了並且進行挑戰,另外在佛羅里達州也發生了類似的情況。所以醫改方案在民眾當中出現了很大的爭議,在參議院能不能通過,確實要做一個最後的協調。我想如果要通過的話,必須在一些關鍵的問題上,比方說怎麼來花這些錢,這些錢怎麼來,到底向誰徵不徵稅等等這些問題上,必須要有明確的交代,這就看奧巴馬本身在這些問題上,他是做多大的妥協來決定他是不是能夠通過這個法案。主持人:像我們一開始介紹的,實際上這個醫改方案可能更針對的是這15%的人群,4700萬人口當中的不到一半的人口來實行這種,但是他所觸及的卻是美國社會的方方面面的利益都被觸及到了,那麼這樣一件事情是不是值得這樣子去做。李天笑:對奧巴馬來說他最大的一個競爭口號就是醫保,實際上恢復經濟當然也是需要的。但醫保的話,就民主黨來說,他總是要走所謂中層或者是低層的民眾的選票。他現在遇到的根本矛盾就是在最底層的這些,就是拿Medicare跟Medicaid這些人對他有了不同的意見,並且起來反對他。這個就跟民主黨的理念有衝突,再加上這理念在民主黨內部又產生了分裂,所以說他很難通過,原因就在這。主持人:所以說結果怎麼樣還有待我們進一步的觀察,好的,非常感謝您的分析,各位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