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特别節目:十年不屈的歴程(下)

【新唐人2009年8月16日訊】世事關心(107) 7-20特别節目:十年不屈的歴程(下)2009年7月16日,在美國國會山莊與華盛頓紀念碑之間,1500多名法輪功修煉者手拿著燭火,靜靜地盤腿坐在草地上,點點的燭光排成了「FALUNDAFA」、「正法」的字樣,照亮了華盛頓的夜晚。這已經成為中國大陸以外的法輪功學員一項特殊的活動。每一年在7月20日左右,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都會點亮爉燭,哀悼在中國大陸因為堅持信仰而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共當局對法輪功的鎮壓,在2009年已進入了第十一個年頭。根據西方媒體的報導,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手段,早已經由過去公開式地全面醜化、取締,轉為暗中進行,導致受迫害的情況更加難以統計。1999年7月,江澤民出於妒嫉心悍然下令鎮壓,他利用中共政權,傾盡一國之力來打擊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消息震驚了全世界,法輪功學員在一開始也都感到難以置信。上訪呼籲 力阻鎮壓國內的學員紛紛到北京和各級政府上訪,試圖證實法輪功的清白;海外學員則奔走各國政府、媒體和人權組織等,並以寫信、傳真、電話等方式,向中共各個部門,講述真相,盼望能阻止這場鎮壓。美國華盛頓法輪功學員楊烽:「修煉法輪功以後,不斷是身體健康,各種病都好了,而且真正感到了心性的升華。過去有很多在常人中的爭爭鬥鬥、思想不愉快啊,從我修煉法輪功以後,思想境界都升華了,各方面的關係也都搞的比較好了。所以我就覺得他真的是一個很好的,既能夠使人身體健康、又能使人道德升華,這樣一個高德大法爲什麽要去鎮壓呢?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嗎?所以我就知道這個鎮壓:第一,絕對是錯誤;第二,絕對要失敗。後來根據很多消息,跟我在一起煉法輪功的那些朋友們很多都被抓了、被関了,就是僅僅是因爲煉法輪功,僅僅是剛開始是爲了祛病健身而走進來,結果都被抓了。所以我感到這是一場非常邪惡的對信仰的摧殘,對人性的摧殘,對人權的鎮壓,這完全是一個最邪惡、最反動的。所以,我就開始積極的走入、投入講真相這樣一件事情。所以後來就從講法輪功真相、到傳九評、到勸退黨,一路就走過來了。」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講到這個營救工作,就是很多法輪功學員他們有自己的親朋好友、或者是直系親屬在國内被抓啊、或者被虐待啊、或者遭到酷刑啊、或者失蹤啊。那麽很多法輪功學員,當時因爲我們沒有協調,誰都不認識誰,在美國大家居住都很分散,所以很多學員就自己找媒體、自己找議員啊,自己找國内自己的關係啊,想辦法去營救自己的親朋好友。」但這一切,全都阻止不了江澤民和他發動的中共鎮壓機器。迫害步步升級,被逮捕和失蹤的法輪功學員人數,每一天都在增加。2001年7月,包括美洲、歐洲、澳洲、亞太地區等多個國家的法輪功修煉者,展開SOS長途跋涉,「緊急營救在中國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行動。SOS步行參與者、加拿大法輪功學員胡穎:「01年的時候,可能大家都知道有一個中共造的謊言,就是天安門自焚那件事,從那以後,就是説加大力度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那麽那個時候以後,幾乎天天都有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波士頓學員在波士頓發起了一個步行,就是從波士頓走到DC。我們幾個學員就是覺得一定要讓人們知道這個真相,從而能夠制止這種血腥的迫害,所以我們就決定去了。我記得第一天走下來,滿腳都是泡,特別大的那種水泡。第二天再走時泡就破了,痛的確實很鑽心。但是這個過程中,我就一直在想,中國大陸一個學員叫馬艷芳,她是一個山東學員,中共剛開始迫害法輪功時候,她曾經徒步從山東走到北京、走了17天,當時她身上沒有什麽錢了,最後她就沿途乞討著,有時就是喝點路邊的水啊。就是堅持,就是爲了到北京去跟所謂的政府講一講法輪功怎麽好,煉法輪功的學員怎麽道德回升啊,對身體有什麽好處,就為了這個。那麽後來呢,她被関到精神病醫院,最後迫害致死了。所以這種事時常鼓勵著我,想那麽多法輪功學員都在受著這種迫害,必須讓人知道這件事。」SOS步行參與者程丹:「當時呢,我在華盛頓DC是聯絡媒體的,那個時候就知道,在整個的這個步行的路上,幾乎所有人都被感動了,在路上,有的人是跟著一起走,有的是主動打電話,哎呀,我去叫電視臺,我去叫報紙。大家看到的人就主動給當地的那些媒體打電話。所以經歷的那些小鎮,無論是電視臺,還有報紙,就是連續不斷的在報道學員這樣一個步行。然後他們想呼籲的是大家對國内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的這種關注。」2001年11月20日,來自12個國家的36名西人法輪功學員,匯集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他們打著坐,手舉著「真、善、忍」橫幅,以行動直接要求停止迫害。瑞典法輪功學員Torbjörn Nordstrand:「我打算去(天安門),我只是想做一個和平的展現。我的想法就是去交一封信,告訴他們我們的關注。我們不能接受他們迫害中國的法輪功修煉者,作爲海外的法輪功修煉者,我們不能接受迫害。就這麽簡單的一個想法。那時我的經濟狀況不太好,没錢買機票,我是借錢買票去的。爲什麽?這是件好事嘛。於是就借錢訂票。爲什麽?因爲我修煉法輪功受益匪淺後願意幫助別人。真是件可怕的事。這個功法對人有益無害,又免費,又自願,給我帶來生活的平衡,而且是教人做好人。而他們竟然迫害這個功法和按照真善忍生活的人。他們不讓人追隨真善忍,這我不能接受。」起訴元兇 阻止迫害2001年12月21日,美國法輪功學員首次通過美國司法,成功起訴了湖北省公安廳廳長趙志飛;美國地區法院最終認定趙志飛逮捕法輪功學員的行爲違反國際法,而宣判趙志飛有罪。2002年10月22日,當江澤民訪問美國芝加哥和德州的時候,遭遇到數千名來自各地的法輪功學員的抗議。法輪功學員掛起橫幅,手拿標語,在雨天和寒風中安靜地打坐、煉功。而江澤民卻如驚弓之鳥,四處躲避法輪功。這一次訪美,江澤民被以「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反人類罪」等罪行告上法庭。紐約法輪功學員程丹:「告的第一個是趙志飛,是湖北省公安廳廳長。當時他來美國的時候,我們把他的整個行程都搞清楚了。然後在紐約,他從外面回到他的旅館的時候,我們就上去給他遞了傳票,當時他非常緊張。他一開始的反應就是,啊!那我能不能馬上回國啊?就是完全亂了陣腳。後來我們知道他回國後,在國内整個公安系統有一個全國的電話會議,把這個事情提醒大家,出國的時候有可能被法輪功告的。那麽這件事情給那些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當頭一棒吧。就說,你不要覺得在國内你想干什麽就干什麽,最終你是要負責任的,而且他們是逃不掉的。只要是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官員,出訪的時候都非常的緊張。到了什麽程度呢?有中共官員到華盛頓國會裏去,跟他們外事交往的時候,國會給他們正式的信,他們都不敢接,他任何東西都不敢接,怕是傳票。還有其它的一些團體到中國大使館去要遞一些信,然後從門縫從外面往裏面塞,他們從裏頭往外頂,生怕遞進來的是傳票。後來到了江澤民來美國,到芝加哥,一進城的時候,沿途都有大法弟子打著橫幅:“法輪大法好”、“江澤民難逃歷史責任”。所以他非常的恐慌,他到了什麽程度呢?把芝加哥從機場到城裏的高速公路全部封起來,而且是倒著走,人家往東開,他往西開,逆向走,就是非常的緊張。他的車到了旅館的時候,是從進出垃圾的車庫的門進去的,沒有辦法從正門進去。到芝加哥這一天的時間裏頭,我們就開始了第一個訴江案。」這個海外第一宗控訴江澤民的案子,掀起大範圍的「訴江潮」。之後法輪功學員在全球三十個城市和地區,發起了五十多個控告江澤民的刑事和民事訴訟,連同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官員,在海外也相繼被起訴,被外界稱之為「二十一世紀最大的國際人權訴訟案」。可惜,這場滅絕性的迫害沒有因此而結束。2003年1月20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宣佈成立,邀請社會各界的正義力量,深入廣泛的調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個人與機構。同一年的3月,聯合國人權秘密監察機構,接受了兩份關於中共鎮壓法輪功的報告,其中一份包含一萬一千多名主要迫害法輪功的官員和警察姓名,這些人出國訪問、旅遊或是探親,隨時面臨著被起訴的可能。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當時這個迫害開始的時候,我們開始對中國政府進行交涉啊,想跟他們對話啊,和平對話啊、和平解決這問題啊,所有這些努力發現都不能實現,而且中共當局乾脆就是拒絕跟我們進行任何交涉。我們給他們送的很多這個請願信啊,包括在國内很多法輪功學員前赴後繼的到信訪辦公室,到北京啊、到天安門啊、到國務院信訪辦公室,他們只要去信訪辦公室就被抓起來了,他們根本沒有申訴的機會。實際上呢,所有這些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他們根本就是等於到了上訪辦公室就是被抓,就被送勞教啊,被關押後遭毒打啊,甚至有的被迫害致死。所以跟政府溝通的所有的渠道等於都沒有了。中共當時整個對法輪功迫害一直到今天爲止,實際上是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完全是一種違法的行爲,是違憲的行爲。因爲中國憲法規定的信仰自由這個條款是被踐踏了。如果在中國不能實行用法律的形式來維護我們自己的權益的話,那我們就要通過國際上的現存的這些法律條例對他們進行起訴。那當然我們相信將來一定會有這一天,在中國大陸對那些參與迫害法輪功、或協助迫害法輪功的那些所有參與者,將來會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他們必將被送到歷史的審判台。」媒體和九評 揭示本質在中共當局持續鎮壓,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人數不斷攀升的情況下,海外的法輪功修煉者運用他們自己有利的條件,開闢了多種營救的渠道。這其中還包括創立了報紙、電台、電視台等媒體,讓國際社會能夠了解法輪功在中國大陸所遭遇的種種苦難。2004年11月18日,大紀元時報推出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系統全面的揭示共產黨從起家到現在,由謊言蒙蔽建構而成的歴史。深入剖析共產黨鎮壓法輪功的本質和誘因。《九評》的推出轟動一時,有大批的中國大陸人因為看了《九評》,決定退出共產黨相關組織。國內外的法輪功學員也本著善心,努力勸退加入中共組織的各界人士。十年的鎮壓,讓法輪功學員們清楚的知道,唯有解體中共,才能制止這場迫害,到2009年8月,將近6千萬人在大紀元網站上宣布退出中國共產黨、共青團和少先隊。美國華盛頓法輪功學員楊煒:「爲什麽要勸中國人退黨呢?我覺得這個中國共産黨也好,任何共產黨也好,在歷史上是不會再存在了,因爲它是一個邪惡的黨,因爲它和法西斯黨一樣。是獨裁、是邪惡、是殘暴、是殺人。從它的共產黨宣言就可以看出來,要砸碎全世界才能最後得到解放。無論它是在蘇聯也好,在中國也好,殺人都是無數。在中國更是厲害,一個人最重要的是道德,一個國家最重要的是道德。爲什麽《聖經》上有諾亞方舟,那個時候是用洪水淘汰人呢?就是因爲人道德不行了,那麽天就要淘汰這樣的人。所以七七四十九天下大雨,最後海拔2000米以下的人都淹死了。美國有一個科學家根據DNA的研究,在多少年以前,全世界的人類只剩下2000人,然後逐漸繁衍。爲什麽?就是人不夠人的資格的時候就要淘汰,所以共產黨是必然滅亡,跟著它是絕對沒有好下場。跟著它被歷史淘汰,走向地獄,所以我就告訴他們一定要脫離這個邪惡的黨。從精神上、思想上脫離它,然後才有一個新生。」這幾年下來,九評帶動的精神覺醒引人矚目。2005年間,前後共有三名中共高級官員因為忍受不了良心的譴責,在海外尋求庇護,並親自揭露共產黨迫害法輪功的手段。前天津市國安局一級警司郝鳳軍:「在‘天安門自焚案’報道之前,我們已經接到内部通知,今天晚上必須回家去看這個《焦點訪談》,關於法輪功問題的揭露。然後我們從内部消息來講,在它準備放這些片子之前,我們已經全部都知道了具體的内容,包括一些播放的時間,包括採訪的地點我們全部都知道了。那麽也就是說,在它播放,什麽時候播放,什麽時候錄製的,應該是一個完整系統的、一條龍下來的一個政治任務。在體制内的時候呢,對於法輪功的迫害,包括就像以前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或者是在再很久以前的時候,叫做株連九族,包括現在也是一樣。例如,他家裏如果有法輪功學員的話,他的子女就業、讀書、上學都不可以,包括參軍都會受到一定的影響。對於當地的編造謊言來講,就是説我們在610的時候,到達勞教所以及監獄的時候,看到的一些法輪功學員,他們在裏面的生活以及他們的狀況,都是和中共所對外所宣傳的是不一樣的。我對抛棄中共來到自由世界來講,現在已經是有4年多時間了。那麽現在給最大的深深感觸的是,我在國内呢,我雖然非常喜歡這個警察的職業,但是我現在囘過頭來一看,我所抓的人,我所送進監獄裏面的人,全部是一些沒有錢,或者沒有勢的。有錢有勢的我們警察也送不進去,那麽我擺脫這個職業,抛棄這個中共的統治,來到自由世界,我感覺到我是作爲一個堂堂正正、真真實實生活的一個人。」前中共駐澳洲領事館官員陳用林:「就是中共的外交啊,它核心的東西啊,它就是要維護共產黨的統治,它不是為人民的利益,絕對不是。中共的外交實質實際上是一個賣國的外交。所以基於這一點的認識,我就下了一個決心,就是要跟共產黨決裂。我覺得法輪功這麽多年能夠堅持下來,能夠在傳播真相,揭露邪惡,對推動中國社會的進步,特別是對推動中國的民主化,是做成了重大的貢獻。」十年如一日 真相入人心在位于加拿大溫哥華格蘭湖街的中共領事館,在過去的七年一度成為當地的一個特殊的觀光景點。這是因爲巨大的法輪功展板幾乎覆蓋了中領館的外圍,這裡自2001年7月開始,長達7年時間,不分晝夜,不論狂風暴雪、艷陽曝曬,總是看得到法輪功修煉者在中領館門前默默地坐著,或是向路人遞送著迫害真相的傳單。這一切都與中共的誣衊誹謗、殘酷打壓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在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日本,只要有中領館的地方,幾乎總是見得到法輪功學員的蹤影,十年如一日的訴說法輪功在中國的處境。這是一種令人驚嘆的力量,就像是綿延不絕的河流,細細長長卻能成就濤濤江水。法輪功給人的就是如此深刻雋詠的印象。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共產黨不解体,那麽對法輪功的迫害也不會停止。那麽《九評共產黨》,實際上是把共產黨這些年從它成立到現在對中國人民犯下的罪行,對中國文化、對中國民族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其實對它進行一個非常客觀的一個闡述。那麽退出這個迫害自己民族的文化的這麽一個邪惡的政黨,實際上是一個大好事。不僅僅是對法輪功有益処,而且也是一種拯救中國自己的民族文化。同時我們也認識到,這個共產黨只要一天不解体,它就會繼續殺人。而且它不僅是殘害自己的民族文化,而且它在殘害中國人民自己的同胞。所以退出這個共產黨是非常必要的。也是阻止一場繼續屠殺中國人民的一個最好的辦法。」2004年到2005年間,在曼哈頓街頭上演的酷刑展,讓許多人駐足在前,淚流滿面。十年的光景,法輪功沒有因為中共政權的升級打壓而逐漸勢微,他們在逆風中前進,竭盡所能的運用各種方式告訴人們真相,力挽狂瀾。一封封信件、一張張光盤、一通通電話、一朵朵蓮花,以及紅遍世界的破網軟件,這一切沒有波瀾壯濶的表現,卻如春雨滋潤著人心,他喚醒了世人的善念,和存在於人間的道義。美中法輪大法學會會長楊森:「法輪功學員比較多啦,國内也比較多,海外也比較多。當然大家覺得可能聲勢比較大,比較浩大。那麽法輪功的聲音是很強。對於法輪功學員,我們當然要呼籲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啦。但是法輪功也不像有些人說的,好像只顧自己。比如説,自由門這個軟件,有一些法輪功學員參與來研究出來的。突破了中共對網絡的封鎖,不光是法輪功學員,還有像這些下崗工人啊,被拆遷、還有上訪的這些人啊,還有很多憂國憂民的人士。」和平理性 國際讚賞十年的歷程,法輪功隨著中共的鎮壓反而聲名遠播世界,許多人被法輪功學員堅忍的精神所感動;他們在重壓面前,不但秉持著理性平和的方式訴求停止迫害,同時也把真、善、忍的美好帶給了民衆,因而備受國際社會的讚譽。1999年8月8日,美國新澤西澤西市市長,向法輪功頒發自7.20鎮壓以來第一個褒獎節日——「李洪志日」。自2000年起,李洪志先生連續4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提名。2001年5月24日,《亞洲周刊》評選李洪志先生為亞洲50名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首。2002年到2004年期間,美國國會眾議院兩度通過決議,要求中共政府停止迫害法輪功。而在每一年的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法輪功團體總是收到多個國家的支持與祝賀信函。其中歐洲議會更是多次公開譴責中共當局在法輪功問題上的作法。加拿大總理和議會多年來也以行動支持著法輪功,幫助營救大量在中國受到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在7.20十週年之際,美國國會62位議員,連署了一封信給奧巴馬總統,再次譴責中共鎮壓法輪功,並呼籲奧巴馬政府敦促中共,停止「以極端野蠻的手段,迫害法輪功信徒。」直到今天,世界各國對法輪功團體的褒獎與支持多達2729項,中國以外的114個國家,都見得到法輪功學員們的身影。他們捨下了平日的休息時間,依舊不厭其煩地向人們講述著中國法輪功學員受到鎮壓的情況。這個熟悉的場景十年來日復一日,散佈在世界各個角落,只為了有一天,法輪功在自己的發源地,終可重見光明;只為了有一天,那些降臨的苦難終將得以平息。十年風雨路 破曉待天明「一院奇花春有主,連宵風雨不需愁。」北宋邵雍的《梅花詩》似乎說中了一千多年後的心聲。漫漫長夜,終有一天,這場21世紀最大的人權災難所帶來的傷痛,都將因為黎明破曉時的曙光被一一撫平。法輪功群體就像那梅花一樣,雖歷經傲霜風雪依然綻放。世事關心,謝謝您的收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