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北京否認熱傳的萬里講話 專家評析

【新唐人2009年8月20日訊】最近,一篇題為《國慶60週年前夕一位老同志的講話》的文章在網上熱傳,據說是根據一位前中共最高領導層的元老,同中央黨校一名年輕教授的四次談話,整理而成。海內外專家推斷談話者是前人大委員長萬里。8月14號,中共官方中通社發表文章對此否認。

官方中國通訊社8月14號發表署名「言力」的文章,題目是《偽造出來的倫理》,文章批判最近在網上流傳的《老同志的講話》。言力的文章說,「一些故知向這位老領導和他的家人提起這篇文章,得到的回答卻是,根本沒有這回事,文章完全是編造的。」

值得注意的是,這篇署名「言力」的文章目前在中通社的官方網站上已被刪除。

中國過渡政府總統伍凡分析說:「我看這個問題,中共它不敢承認。文章上面沒有寫明是萬里,所以它就可以否認了。可是萬里也不願意把名字掛上去,他就利用網路這個形式,來將中共的軍。」

前《世界經濟導報》駐北京辦事處主任、新世紀網站主編張偉國證實,這篇談話是北京有身份的人委託新世紀網站首發的,他接觸到的圈內人士透露談話者是萬里。

張偉國說:「官方一般現在也學乖了,它對這種東西盡量迴避。中通社的文章一方面否認講話的作者,另一方面否認內容。這也是很蹊蹺的,因為作者本身沒有署名,所以它的這種求證的方式實際上也是很存疑的。」

香港《蘋果日報》援引中國青年報《冰點》週刊前主編李大同的話說,這篇文章,既便不是萬里,也可能出自田紀雲、喬石或谷牧這幾位黨內改革派元老。李大同說:「問題是這個老領導沒人說是誰啊!你怎麼讓『故知』去核實呢?」

前趙紫陽政治秘書鮑彤表示,這篇訪談錄振聾發聵,引起各界廣泛共鳴,極大衝擊中共。「言力」一個身份不明、連自己還需要證明的人,如何出來作證?這種偷雞摸狗式的「闢謠」更顯中共沒有底氣。

著名法學家袁紅冰表示:「共產黨的傳媒是一個製造謊言的機器,對於共產黨傳媒的這種說法,我們沒有辦法相信。不管這個老頭子的談話,是不是萬里本人說的,但是我相信,共產黨內有相當一部分人士,已經開始拋棄共產黨了。」

這篇《老同志的講話》對中共60年執政提出諸多的批評,包括質疑黨國不分、黨軍不分,擁有7千萬黨員卻沒有進行社團登記,多年折騰殃及國家百姓,等等。談話指出,政治宣傳離事實太遠,是野蠻的宣傳。在民意處理上的失誤,是共產黨最大的失誤。

伍凡說:「他文章所寫的內容,是不是符合共產黨現在的狀態,黨在國家的上頭,這個國家屬於黨的,它黨並不屬於國家的,這是個關鍵的話。黨國黨國,把國家放在黨的下面,已經擺了60年了。」

文章中提到, 中共建政60年以來民眾發出自己聲音的渠道被扼殺。香港《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鐘說:「不僅老百姓沒有民主、自由,連共產黨裡邊都沒有,這個是它的性質決定的,因為它本身,它這種黨、這種體制,它就是反民主的。」

袁紅冰進一步指出:「所有這些共產黨內良知人士的命運,都是極其悲慘的。也就是說,靠這些良知人士在中國共產黨體制內,來改革共產黨是根本不可能的。在共產黨中佔主導地位的,一直是一種極權主義的思潮。」

對於這篇講話所引起的效應,張偉國表示:「我們應該體諒到,他在本意上對中共也不抱希望了,如果對共產黨還抱有某種希望的話,他肯定是採用傳統的,他們內部的渠道,他會寫信,通過秘書,送到中南海,給各個政治局常委。」

伍凡分析說:「現在在共產黨內部,無論是上中下,真正掌握權柄的那些,都是無官不貪、無惡不作的這批人。按照萬里這批人要去做的話,他們權柄就沒有了,他們就死得很快,就死得很難看,所以他就不願意改,不聽你的話。」

張偉國指出,共產黨現在已經是無藥可救的程度了。他說:「要憑這樣的一個講話來影響它,改變它的決策是不可能的,中南海無藥可救,中共無藥可救,這已經是一個無法挽回的事實。」

袁紅冰表示,在當前這個時候,網上開始流傳被認為是萬里的老幹部講話,它不是一個偶然的事件。

他說:「它反映了共產黨命運的一個時代特徵,不久前《趙紫陽》的回憶錄在海外出版了,然後又出現了這個萬里的講話,這都說明共產黨的合法性基礎正在最後的崩潰之中,這說明共產黨內的危機已經到了總爆發的前夜。」

新唐人記者呂萌、施萍、李元翰、金鑫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