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直播】評紐約劉醇逸競選(1)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熱線直播節目。紐約大選現在已經逼近,已進入了緊鑼密鼓的狀態,各個候選人都開始做最後的衝刺,他們拉票還有拉贊助等等。那麼紐約是各種族裔聚居的地方,不同語言的媒體也對此進行了很多的報導,其中尤其是主流對劉醇逸在競選廣告詞中的不實和謊言有很多的報導。另外對一個叫崔容准的涉嫌親北韓、親共反美的報導,都引起了人們很多的關注,也讓人們質疑他們是不是真的能夠代表美國選民的利益。 那麼劉醇逸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的人品是不是真的有問題?他能不能代表美國這些選民?今天我們是熱線直播的節目,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那我先介紹今天現場的三位來賓,這一位是「美國守護同盟」-劉國華先生,劉先生您好。劉國華:你好。 主持人:第二位是新唐人特約評論員-章天亮先生,章先生您好。 章天亮:你好。 主持人:那還有一位也是新唐人特約評論員-橫河先生,橫河先生您好。橫河:安娜你好。 主持人:我們首先請橫河先生為我們介紹一下劉醇逸的背景和他的一些情況。 橫河:劉醇逸出生在台灣,5歲的時候隨著父親銀行的工作到美國,一直以來就在法拉盛,在法拉盛和紐約讀書,後來在紐約社區大學畢業,他是學數學的,畢業以後就在紐約工作。那麼他在2001年的時候,當選為紐約市的第一位華裔的議員,也是第一位亞裔的議員。4年以後他連選連任,今年開始爭取競選紐約的主計長,主計長是管財政的,在市議會裡面,除了市長以外,他大概排名第三位,是這麼一個位置。4年前他曾經宣布過,他可能會競選主計長或者是紐約市市長,現在是這麼一個情況。最近在這次競選當中,有些主流媒體採訪發現他在自己的歷史或簡歷裡面有一些問題,所以引起了比較大的爭議。主持人:我們看一些主流媒體、英文媒體報導說,他在他的競選廣告中有一些不實的宣傳,有撒謊的情況。那能不能請劉國華先生跟我們的觀眾朋友介紹一下,這些媒體的報導主要是一些什麼樣的情況? 劉國華:媒體的報導主要是針對劉醇逸最近的一個競選廣告,這廣告是一個電視廣告,他在電視當中自述,他5歲從台灣移民到美國,然後從7歲開始到12歲期間,他在美國的血汗工廠裡做童工、打童工。他這個描述,顯然是非常之聳人聽聞的。 那麼針對這個情況,美國的一家新聞媒體Daily News,也就是每日新聞的一個記者,就親自到了劉醇逸家裡採訪劉醇逸的父親和母親,但劉醇逸的母親和父親當場就否認了劉醇逸這個說法。 劉醇逸的父母親是這樣講的,劉醇逸小的時候所以打童工,是因為他母親到工廠去拿一些活兒回來,拿這些活兒來做一些額外的加工,給家裡增加一些補助。劉醇逸那個時候還很小,按照美國法律也不允許這麼小的孩兒去打工,所以他們這個小孩子就做一些輔助性的工作。那麼他的父母親也很高興能夠讓孩子做一點活兒,培養孩子的勞動能力,同時他們做活兒的錢就給他們自己當作零花錢花。 每日新聞這個採訪和劉醇逸競選廣告的自述,顯然是有非常大的差距。每日新聞這個採訪出來以後,在新聞界和紐約市市民當中,有了廣泛的反 響,大家都認為劉醇逸這個競選廣告顯然是不真實。那麼按照美國來講,一個官員在敘述自己的經歷的時候,應該是誠實的,因為這是最基本的東西,但是很顯然他在這個問題上不誠實。 那麼劉醇逸這個廣告,他隱喻了一個目的,他的目的是什麼?實際上他是在譴責,譴責美國什麼呢?譴責美國是一個充滿了剝削,而且是對兒童進行剝削的這麼一個充滿剝削罪惡的國家。 主持人:那我看到在「出國網」上的一篇文章,我也覺得很有意思。最近一些中文媒體,他們的確也在為劉醇逸競選,寫了很多對他很正面的文章。那麼這篇文章就為他所說的這些話作辯護,說他這競選廣告的說法並沒有自相矛盾,因為血汗工廠呢,就比如幫母親做工作的情況,是非常普遍的,但是因為小孩做工作是非法的,所以大人一般不願意承認這一點。那麼他把這個工拿來家裡做,雖然是被禁止的,但經常大家都是這樣做的,大家也都知道這是屬於半地下性質的。所以他說劉醇逸沒有想掩蓋他的過去,而是想通過家人和朋友的回憶來揭示一個真實的故事。可惜早有自己主觀的記者根本沒有聽明白。您覺得是不是記者很主觀,沒有聽明白這個意思? 章天亮:這個事情的真相,我覺得是需要深刻的調查之後,才能夠得出結論。因為這事事過境遷,已經有幾十年的時間了,可能當事人都很難找到。但是我想,美國有一個特點,它是一個講信用的社會,也就是說這個人一旦撒謊的話,那麼在你的信用記錄上就是一個汙點記錄,從此之後,別人對你講的話就有所懷疑。所以當劉醇逸講這樣的話,我很懷疑他在撒謊,為什麼這樣呢? 去年6月份,當法拉盛的暴徒在攻擊法輪功學員的時候,有很多暴徒當場就因為這種暴力攻擊被警察抓走,然後判他們有罪,判罰款,甚至坐牢。而且有很多錄像都已經完全把現場的情況錄下來了,證據確鑿,而當地的法輪功學員、發言人張而平先生把這個暴徒攻擊、包括已經被法院和警察認可的錄像放給劉醇逸看的時候,劉醇逸明明看到法輪功學員遭受攻擊,他當時就說「我沒看見」。 面對這麼一個明顯的事實,當他可以當面撒謊的時候,我就覺得這個人的人品對於美國這樣一個信用社會來說,他已經失去了信用,從此以後他所講的話,我們必須參照他這個汙點記錄,對這個事情來進行考證。 主持人:那麼還有一種說法,尤其像我們華人就覺得說:哎呀!你看他媽媽也覺得不願意說那種違法的事情,也許那些事情存在,只不過他媽媽不願意說。那就是劉醇逸沒有說實話,或他媽媽沒有說實話,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對他還有對他媽媽是不是在信譽上都不是很正面呢? 橫河:這個我想是別人在替他解脫,並不是他媽媽自己。因為當記者去採訪他媽媽的時候,並沒有任何人阻止她說真話。而且我不相信一個六、七十歲的人,在這個事情上能這麼敏感的想到,幾十年前曾經做過一個違法的事情,帶著孩子到血汗工廠去打工,我想人們不會忌諱這樣的事情。這雖然是一個很重要的事情,但可能因為沒有想到會有記者去採訪她,還把這件事情揭出來。更沒有想到的是,很可能在歷次競選當中都沒有出現這一類的問題,但這一次競選怎麼會出現這樣的問題,這個他沒有想到,我想是這樣。 主持人:那我也聽朋友說,如果他撒謊的話,那麼對他的誠信是一種很大的影響。如果是他媽媽撒謊的話,人家也會說這樣不說真話的媽媽,那麼教育出來的兒子會不會也受影響呢?這是開玩笑的啦。那麼在這個問題上,剛才章先生談到了,他在會見法輪功學員的時候,當時法輪功發言人問他說,你看,這是打人的畫面,你是不是看到了這是一個事實?他說不知道。那正好當時我們有記者在現場採訪到了這一段,我們把當時那個錄像回放一下,請大家看一看當時現場的情況。 (錄像播放) 記者:在法拉盛圖書館會議室,法輪功學員代表首先播放一段中共幫兇在法拉盛暴力攻擊法輪功學員的錄像。在看完錄像之後,當提起錄像中法輪功學員被毆打,劉醇逸說沒有看到:「我看你拿一個紙巾,但是沒看到你被毆打」。而對於法輪功學員余文忠耳朵被打出血,劉醇逸也表示從錄像上看不出來,在反覆播放中共幫兇向法輪功學員頭上吐唾沫的鏡頭之後,劉醇逸也表示沒有看到。 發言人:吐唾沫。 劉醇逸:我沒看到吐唾沫。 發言人:那這是什麼?難道是親嘴嗎? 劉醇逸:哪裡?告訴我在哪裡,我正在看。 發言人:你把這種行動叫什麼? 劉醇逸:我沒看到,我看到這個人。記者:當法輪功學員介紹說,有十幾名中共幫兇因為攻擊法輪功學員而被逮捕,劉醇逸則堅持說,他從警察局得到的信息是只有兩人被逮捕,並拒絕透露他在警察局的信息來源。法輪功學員提出希望劉醇逸譴責在法拉盛暴力攻擊法輪功學員而被逮捕的暴徒,以及在紐約市議會舉行公聽會,劉醇逸對兩項要求全部拒絕。幾名支持法輪功學員的民眾更是對劉醇逸非常不滿,中國社會民主黨主席劉國凱表示,劉醇逸對基本事實都不承認令人失望。劉國凱:我覺得劉議員連最起碼的事實判斷都沒有了,那他怎麼會有正確的價值判斷呢?所以我對劉議員今天的發言感到相當的……。(播放結束)主持人:剛才我們看到了現場錄像,有一位法輪功學員余文忠的耳朵被打出血,今天他可能正好看到我們這個題目,所以余文忠先生也打電話進來,那我們請余文忠先生來說一下當時的情況。余先生您好,您能不能告訴我們當時的情況?還有對劉醇逸競選您是怎麼看的呢?余文忠:我是當時的受害人,確實我的耳朵被打流血,這個醫院也證明了,但劉醇逸他就是抵賴。不單單是這樣子,有三位法拉盛幫兇被政府起訴了,其中一位還在潛逃,兩位是已經被定了罪,所以這是鐵一般的事實。我是當時的受害者,我被恐嚇,到目前為止,我到法拉盛都覺得人身都很不安全。作為一個社區的議員應該維護和平、人權、人的信仰自由,他把法拉盛搞成這樣確實是很不恰當,所以他現在競選主計長那更是一個很恐怖的事情,我是這麼看啦。 主持人:好,謝謝余先生。那我們在開場白中談到,這次主流媒體除了對劉醇逸撒謊有報導之外,還對一個韓裔的參選人,他做了劉醇逸的助理8年,他的名字叫崔容准。那麼我們請到了韓國社區中心的理事,還有他的總理事、常務理事來跟我們講一下韓國社區對這位崔先生,他們是怎麼看的。請問劉先生在線嗎?Cral Liu:是。主持人:我們今天請到了Cral Liu 劉先生,還有另外一位,他不會講中文,那是總務理事李英逵先生,那我們請他們跟我們講一下。李英逵(劉先生翻譯):大韓民國是一個自由國家,北韓是個專制的共產主義國家,崔容准組織了一個親北韓、親共的團體叫踩腳石,他其實不知道什麼叫共產主義,但是他拉攏一些青少年,把他們變成一些親北韓或者是親共的青年,我們韓國社區覺得應該把這些人趕出這個社區,更不能讓他們當選民意代表。主持人:那我想再問一下李先生和劉先生,韓國社區對於劉醇逸,他是一個華裔,對剛才這位崔先生的支持是怎麼看?Cral Liu:這個崔容准在劉醇逸的手下做幕僚長,做他的首席助理做了8年的時間,他可能是2001年開始做,那麼崔容准主要的活動都是在做劉醇逸助手的這段時間發生的,比如說他一次訪問北韓是2003年,後來他又多次訪問北韓。 那麼他被北韓收買回到紐約以後,他組織了剛才說的踩腳石這麼一個團體,然後他在全美甚至全世界組織親共反美這樣的活動,那是同步的活動,是一個極左的團體,他打著反戰的名義其實做的是反美親共的活動。你反戰我們沒有關係,大家可以反戰反美,但是他反戰的目的是為了反美和親共,他的真正目的不是在反戰,這樣他會用這種幌子去欺騙民眾,欺騙這些學生,這裡的主要的成員都是學生。 還有一個,他至少派了五十多個青少年去北韓訪問,那麼社區裡最擔心的,比如韓國日報的主編還有自由守護聯盟的康安娜女士都在講一個問題,說他們會把我們的第二代,沒有直接受過共產主義迫害的這些第二代或者是第三代,他會去毒害他們,會讓他們洗腦,讓他們被這些理念所汙染,這是一個最大的擔心。還有一個擔心就是韓國社區會認為,他們的活動會讓美國主流社會認為韓國社區是一個反戰反美或親共社區,這是兩個擔心。 剛才講了崔容准在劉醇逸下面大概做了8年時間,那麼崔容准被揭露出來應該是2003年開始,韓國政府公布了3個親北韓、親共的團體,其中就有踩腳石,這個踩腳石的領導人就是崔容准。崔容准被曝光以後,紐約時報記者採訪過劉醇逸,劉醇逸說這些人都是麥卡錫主義者(McCarthyism),我不相信這些。那麼第二次紐約郵報採訪他的時候,他也說這個問題。為什麼呢?當時崔容准講過這麼一句話,說韓國要站在反帝解放戰爭的最前線,要準備全球性的社會主義暴政的復興,他講了這麼一句話,而且當時記者都把他登到了報紙上。那麼他接著講,美國佔領韓國以後,韓國人民從來沒有停止對美國的抵抗和抗爭,我呼籲大家幫助黑暗中的韓國人民,從美國人手裡奪回自由。那麼在他的這個網站上,他又把金正日和金日成描寫成偉大的領袖,而且他要求美軍從韓國撤軍,這裡很多他的主張是跟北朝鮮的主張一模一樣的。主持人:我們知道在這些報導中,劉醇逸和崔容准他們兩人的說法是有矛盾的,那麼對這個來說,韓國社區是怎麼看的?您認為今後如果劉醇逸參選的話,韓國社區會不會投票給他呢?Cral Liu:其實剛才講了,在2003年那個時候,崔容准在韓國社區已經是臭名昭著了,可能當時他沒有想到以後要競選民意代表,所以他的言行大家當時都有報導,韓國社區已經充分認識了這個人。 那麼大家很擔心這種人又到中國社區去招搖撞騙,為什麼呢?劉醇逸和他的政治傾向是一樣的。剛才講了他說是麥卡錫主義者,後來2006他又講這些話的時候,紐約郵報又採訪過劉醇逸,劉醇逸仍然說他沒有講這些話,我不相信他們是麥卡錫主義者,那是污衊,他說不可能講這個事情。但是當時記者是先採訪了崔容准,那崔容准當時就承認他講了這些話,他說我講過這些話。那麼反過來他第二個採訪劉醇逸的時候,劉醇逸就講他沒有講這些話,他就是為了保護他。主持人:因為我們的時間非常有限,您能不能給我們回答一下,您認為韓國社區會不會支持崔容准,會不會支持劉醇逸?Cral Liu:以前大家對劉醇逸不是很認識,但是現在劉醇逸和崔容准這種關係,尤其在這兩個月之後已經充分的暴露出來了,所以我想韓國社區認識他們真面目的人就不會再支持他了。 主持人:我們謝謝劉先生,也非常謝謝李先生。剛才談到了韓裔社區的情況,尤其是談到了他這種所謂「反帝」、「反美」的情況,這就關係到一個價值理念的問題。我們都知道美國他之所以成為美國,是因為他有他的一套的價值體系和他的精神,那麼從美國來說,他的價值和精神是什麼?他選舉的要旨又是什麼?您覺得劉醇逸他是不是堅持了美國的這種價值呢? 橫河:我想是這樣的,美國建國大家都知道在「五月花號」(Mayflower)來的時候,和最早期的移民就是清教徒,為了逃避宗教迫害來到這裡的,所以美國的創建人最早的時候就定下來了,這是在全世界所有的國家,現代國家裡面,對於宗教信仰最寬容的一個國家,他是各種各樣的信仰都可以在這裡存在。我認為美國最精華的部分是在自由這部分,自由實際上是對每個個體的尊重,所以並不是說像民主,民主是一種選舉,是多數人的統治,就是你被選下來了,你就得服從那個選上去的人,但是自由是對每個人都有尊重,所以在這點上劉醇逸是知道的很清楚的。劉醇逸在歷次競選和他的從政當中,就反覆的把自己定位在這個位置上,他把自己定在為人權,或者是為少數族裔,或者是弱勢群體來講話的這些部分,所以他在表彰自己所做的事情裡面,很大一部分就是為這些受害者,或者是暴力的受害者,或者是其他的受害者去爭權利。曾經還有過很有名的一件事情,就是一個錫克(Sikh)女生,因為包頭巾的事情,剪辮子的事情,所以後來劉醇逸站出來,以關心教育的這部分來譴責這種行為,所以他是把自己定位在這個地方的,也就是說他非常明白美國的精神是什麼。在這個選舉當中,你要去選舉一個美國的民選的官員,你必須要認同這種原則。這種原則並不是說可以任意改變的,所以我認為劉醇逸在這個問題上,他不容易被人相信的原因是因為,他把自己定位在關注人權和關注信仰自由方面,然而當美國一部分人的信仰自由遭到威脅的時候,他卻選擇性的站在了迫害者的一方,而不是受迫害的一方。這裡我們講的是並不需要你去表態支持誰,也不僅僅是法輪功的問題,而是他在選擇「邊」的時候,他違背了自己給自己所定位的原則,這是第一。第二,他所進行的改變並不是因為這裡社區的原因,而是因為遠在地球那一邊的中共統治者的意願而改變了他的觀點的,這點我認為是我們值得警惕的。主持人:好,我們有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先接一下紐約張女士的電話,張女士請講。紐約 張女士:您好,主持人,我是想說一個事情,就是劉醇逸如果他要是當選的話,我想這是對全紐約人民的侮辱,也是對美國人的侮辱,為什麼呢?我親自看到他在法拉盛的時候,在去年,大概是5月20日,他在圖書館門口那個地方,幫中共那邊說話。作為美國的議員,他不但不幫受害者,還去幫那些把法輪功學員打得頭破血流的幫凶。甚至那些幫凶,去跟他投訴的時候,他去接見他們,還跟他們照相。而被迫害的那些法輪功學員,在中國他們遭受了那個貪污人的活摘器官,他不但不站在美國國會188號議案,支持法輪功學員。他不替他們(法輪功)申冤,而站在了邪惡的那一邊,我覺得這樣子的議員,不是我們老百姓所願意看到的。同時在四川地震的時候,我看劉醇逸也沒有拿出多少錢出來。從這一次競選,我也看到他來早市,他找的都是那些殘疾人、孤寡老人,對他不了解的一些人,也無法上網,也無法看電視的那些人,那麼真正明智和理智的人,有腦筋的人他怎麼會相信,一個撒謊滿天的人,他怎麼可能去幫老百姓說話。同時這一次我看到電視上的廣告,說劉醇逸他7歲就當經理,而且還是跟爸爸、媽媽去做事賺錢,血汗工廠,而那些都是共產黨的宣傳,只有共產黨才有血汗工廠。主持人:謝謝張女士,因為時間的關係,您的時間已經到了,如果您還有什麼要說,您一會再打過來,我們現在再接一下紐約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請講。紐約 張先生:關於劉醇逸,我覺得你們現在最重要就是要把他…,他有一個「鐵謊言」,他講他曾經7歲去血汗工廠打工做麵包,那他父母親說沒有這個事。這當中表現出了一個問題,就是他和他父母親有一個人在說謊。如果是劉說謊,他是對他父母親跟那個工廠局犯下了誣陷和誹謗罪,就是劉對他父母親犯罪了;如果是他父母親在說謊,那他父母親就犯下了童工罪,就是當時他是童工。那麼劉醇逸也「不乾淨」,如果劉醇逸現在拿這個事情,把他父母親的罪惡拿出來暴露的話,那就是說,劉醇逸準備踩著他父母親的肩膀或者頭頂往上爬,所以這個事情就是表明了劉醇逸的品質非常惡劣,這種人沒有人性,這種沒人性的人如果在美國成為一個什麼主流的官員,那對美國人是個災難,所以我希望媒體把這個事情的來龍去脈搞清楚,曝光這個事情,謝謝。主持人:好,謝謝張先生,那我們再接一下紐約汪先生的電話,汪先生他是追查國際的負責人汪志遠先生,汪先生您請講。紐約 汪先生:非常高興有這個機會。主持人:汪先生請您把電視或者是您的電腦的聲音關掉,這樣就沒有回音了,您繼續講。紐約 汪先生:好,非常高興能有這樣的機會,跟廣大的電視觀眾見面,非常高興。我看今天新唐人主播主持這個節目就是非常即時,我們覺得根據我們了解的情況看,我從去年在紐約法拉盛發生的事情看,在這個其中對劉醇逸作為一個民選議員所表現的,他完全違背了這個民選議員的職責,所以我覺得這個節目能夠面向公眾,直接聽取公眾的意見非常好。對他這個人的所作所為,我們所了解的情況看,他是不符合民主國家的一個議員,這樣一個民選官員的職責的,那麼他要是在那樣一個很關鍵的時候,他不為民眾說話,而來為這個迫害民眾、攻擊民眾的暴徒說話,這是違反了一個民選官員的職責的,我在這裡只是說這麼一句。主持人:謝謝,汪先生。今天我們的話題是「評紐約劉醇逸的競選」,歡迎打我們的熱線號碼,發表您的意見,或者和我們現場的嘉賓互動,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剛才我們接了一些觀眾的電話。有一個問題就是,我們也看到有人是持支劉醇逸的,那麼支持劉醇逸的都是哪些人和團體呢?這些人和團體是怎樣的一個背景?和劉醇逸又是什麼樣的關係呢?劉先生。劉國華:劉醇逸當然也會獲得一些人的支持,支持者都是一些同鄉會、聯合會等等。但是這些同鄉會、聯合會和中共有很深刻的背景。我們也可以表面上說是同鄉會、聯合會,但是實質上他們就是中共的傀儡。我們可以看到這些所謂中共扶持起來的同鄉會,包括這些聯合會的勢力,在中共一有什麼的首腦到美國或到世界各地,這些同鄉會就會出來支持。所以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看出來,這些同鄉會就是被中共所控制。我再一個舉例子,大家都知道劉醇逸是在2年前,被邀請到大陸進行豪華式的訪問,當時中共對他進行了相當於國家領導人級別的招待。而具體的牽線人是誰呢?就是我們紐約市的一個同鄉會的會長。我可以想像,一個同鄉會的會長怎麼可能親自和中共的這麼高級別的建立起這麼一種關係,所以我們可以看出來,它不是一種簡單的,我們表面意義上理解的同鄉會。通過這個情況,我們可以看出來什麼呢?劉醇逸,受到所謂的支持是什麼呢?實際上是中共在背後支持。那麼中共在支持他,劉醇逸也是在為中共所效勞,通過去年法拉盛的事件,我們可以看出來這點是非常明確的。美國的主流民意,這是劉醇逸他自己也可以感覺得到,他可以公然的和美國主流民意相對抗,這可以顯示出一個什麼問題呢?就是說中共在背後支持他,他也為中共在效勞、在效力。主持人:好,現在有位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接一下紐約一位先生的電話,您請講。紐約 某先生:您好,主持人好。對劉醇逸這個人,作為我們這些旅居美國的華僑或僑民,我們支持過,甚至有一段時間覺得:哎呀!這個華人能進入美國政界我們覺得很自豪啊!可是沒有想到他這麼快就投靠了中共,和中共明來暗往、狼狽為奸,互通利用。他以為中共財大氣粗,而且有大量特務組織滲透到美國來,還有親共的僑團的支持,他就可以有恃無恐,已經不把支持過他的選民放在眼睛裡了。這樣,他不但背叛選民,而且他實際的所作所為也動搖了美國的立國之本。作為一個美國公民他背叛了自己的國家,這樣的人也能參選?作為一個華人我們現在感到恥辱。對這樣一個人哪!究竟誰會支持他,為什麼會支持他,實際上已經一目了然了,而且這樣的人如果當選的話,他今天會幫誰說話,也已非常清楚了。當然中共對他的支持,只不過是想暫時利用利用而已。說到他,只不過是中共在美國政界身邊的「一條黑腿」,中共在用人用完之後就會扔掉。扔掉的時候,我可以警告他,被中共扔掉的人都沒有善終的,包括中共國家總書記都是一樣,何況劉醇逸。所以我在這裡也提醒他,誰要跟中共走得近,誰最後就要丟掉小命了。所以我作為一個旅居美國的僑民,我希望咱們所有的僑民都能夠為自己來到美國,能夠得到這種得之不易的民主自由的生活,我們要珍惜它,同時堅決抵制劉醇逸。主持人:好,謝謝您。如果您還有話要說,您一會再打過來。剛才這位先生說了一個很有意思的事,就是說他們本來過去是選劉醇逸的,但是沒有想到會是這種情況,那不知道章博士您對這個怎麼看呢?章天亮:其實我覺得劉醇逸在剛剛開始出來的時候,他也是打著「為選民服務」的旗號。最開始的時候,大家可能還覺得他做了一些事情,但是很快的他真實的想法就暴露出來了。我覺得法拉盛事件,其實是他把自己的真實想法暴露出的一個轉折點。因為談到選民權益這個問題,做為一個民選官員,必須要考慮選民的權益。有的時候這種權益是屬於可以討論的,比如像奧巴馬要搞一個全民醫保,當然他可能會保護一些人的利益,可能會傷害一些人的利益,這是可以討論的一個權益。但是有些權益,它的是非問題,是非常清楚的,是一個黑白分明的是非問題。這個時候就不存在大家可以討論的問題了。就說當這麼和平的法輪功學員被無辜毆打時候,他站在了暴徒那邊,而且當這個選民向他反映這個情況的時候,他對於法輪功學員這方面的人非常的惡劣。包括被毆打的受害者,比如說像Judy(朱迪) 陳,她當時在法拉盛的時候被人暴打,她的兒子還是在美國軍隊服役的,結果Judy(朱迪) 陳要去見劉醇逸的時候,劉醇逸都拒而不見。所以這個已經不再是你是不是在維護一個選民利益的問題,就是說它不再是一個政治範疇的問題。如果你不能維護選民利益的話,而那只是一個政治範疇的問題,那你不配做一個選民的官員。當他在維護這些暴徒的時候,就已經超出政治範疇,他成為一個道德問題。你(劉醇逸)這個人不但不配做一個官員,就說你做為一個人的話,都是應該抬不起頭來。大家看到應該都會為你感到羞恥的這樣的一個人。所以我想美國人,既然要選一個官員,那當然就是要能夠代表這個選民。那麼美國人願不願意選一個讓他們感到羞恥的人物,這是一個問題的關鍵。主持人:章先生談到了Judy(朱迪) 陳,我們新唐人電視台對法拉盛事件一直都有追蹤的報導。我們現在給大家看一下Judy(朱迪) 陳在被攻擊之後,在多次找劉醇逸之後,在沒有得到答覆。那麼經過不斷的努力終於有一次能夠見到劉醇逸的時候,她發自內心的一種陳述我們來看一下。(影片播放)法輪功學員 朱迪:我有兩個兒子在前線打仗,這是他們第二次又要回去伊拉克。我一直不想要騷擾他們,就是因為他們在戰場上,必須要全力以赴的保衛國家,保衛後方的安全,可是那天我去劉議員的辦公室,他叫我走,走,走!回去後,我痛哭了一場,因為你全部讓我失望了,你不像美國人,你也不像台灣人。我當時決定走到你身邊的時候,我覺得像在跟中國官員講話,所以我打了電話給我的孩子。(影片播放結束)主持人:好,我們又有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接一下長島于先生的電話,于先生請講。長島 于先生:您好。我想講一下劉醇逸,他2年前去大陸主要是接受中共的培訓,不過我覺得他學得不太像,學得不好,如果他把共產黨騙人那套都學會了,至少他這個廣告也不會穿幫了,他至少可以先跟他父母串通好了,再去打這個廣告不就好了嗎?這樣一個人我對他沒有任何看法,但是我對於那些受過矇騙的,還想投他票的人說一句(話),他到中共那去受過培訓,你投他票,他將來不會管你的,即使他上台他也不會管你的,他只是管他怎麼能完成中共交給的任務,這個是對他最重要的,因為中共最狠的一招就叫「過河拆橋」,這是它們常用的手段。好,謝謝!主持人:好,謝謝。我們現在再接一下紐約穆女士的電話,穆女士請講。紐約 穆女士:我是50年出生的,在中國大陸生活了40年才來到美國,基本上是親眼見證了各種運動,尤其是文革,和六四對學生的鎮壓,讓我印象是非常非常的深刻。在18年前我以訪問學者的身分,到美國來做研究的時候,我當時就有一個很大的願望,就是希望兒子能夠在美國這片自由的土地上,不受任何運動的干擾,也不會像我們這樣幾代人從小就被強迫的接受中共那種洗腦的教育。當時我周圍很多的訪問學者,我也知道他們很多甚至是學有成就的學者,都放棄了在國內的高級的職位,和舒適的生活,而選擇留在美國,其實很多人都是為了他們的後代,就是跟我的想法是非常相似的。一年前,當法拉盛的事情發生的時候,哎呀!那段時間,尤其是最初的時候,我當時的感覺就像回到了中國大陸文革時代的那種感覺,那種中共挑起群眾、鬥群眾的場面是非常非常的相似。你知道在美國對信仰是非常寬容的,就像剛才橫河先生講的一樣,任何信仰在這裡都是受到保護的。那麼在這個情況下,發生了這個暴力攻擊事件的時候,當時人們還是比較指望民選官員能夠出來說話,但是很奇怪的,那個時候劉醇逸不僅不幫忙,還像剛才那個女士講的一樣,他走出了勞工局的時候不僅不幫助,反而是去幫助這些攻擊法輪功學員的暴徒,在這種情況底下,對這樣的官員我們就不信任,為什麼呢?中共已經在美國的後院開始在攻擊這兒(美國)的公民或居民,因為他們的信仰。在這種情況底下,他是應該來保護那些信仰受到攻擊的人,因為這是跟美國的立國之本是相符合的,那麼他不僅不維護美國的立國之本,他反而去幫助中共。這種人我們還能相信嗎?如果這樣的官員選上之後,那我們希望自己的子女,我們的後代都能夠在這個民主國家自由生活的話,肯定就受到了很嚴重的挑戰。這樣的官員選出來的話,我想凡是跟我們同樣有這種親身感受的人都不會讓他選上的,因為他不能夠代表我們的民意,他幫助的是中共,而不是幫助這邊的居民或公民。主持人:明白了,謝謝穆女士。穆女士:謝謝。主持人:謝謝,我想先問一下橫河先生,您怎麼看剛才那幾位觀眾朋友他們的意見呢?橫河:我想是這樣的,特別長島的這位于先生提到的,就是說他對劉(劉醇逸)本人已經沒有希望,希望大家能夠注意。其實我覺得這個問題是很重要的一個問題,就是我們生活在美國,不管是來自什麼地方,特別現在是來自中國大陸或者是台灣的華裔,那麼劉醇逸本人是打了一部分華裔牌的、族裔牌的,但是我們在美國所受到的待遇,我們所得到的自由,很大程度不是由民選出來的華裔官員給我們爭取到的。我們可以看一下,親共以後他能不能給你幫助?我們看最近在印尼騷亂的時候對華人的迫害,一直到最近這一次緬甸軍政府對果敢的進攻,果敢全是華裔,全是中國人,用的是人民幣,講的是中文,結果上萬名難民逃到中國大陸,中共政府到現在根本一句話都沒有說,現在是把他們全部送回去了。也就是說你能不能作為華人,能不能得到保護,不在乎你選出來的官員是華人,還是其他民族,是取決於這個國家的制度和這個國家的寬容的程度。所以在這一點,如果把劉這樣子聽命中共的人選上去的話,我們實際上在破壞我們自己的生活環境,而不是在促進它(環境)。你要說華人官員最多的是在中國大陸,但是中國人得到的人權是最少的,所以跟你是哪個族裔的官員一點關係都沒有。主持人:我想再請問一下劉先生,您作為守護美國同盟的負責人,還有罷免劉醇逸委員會的負責人之一,您們是由於什麼樣的原因去做這個事情呢?劉國華:我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或者說直接的原因就是去年的法拉盛事件。我們所建的罷免劉醇逸的這個委員會,我們這些成員都是住在法拉盛比較長期的一些居民,我們這些人本身同劉醇逸本人沒有任何的個人恩怨。按照那個打電話觀眾的意思,其實我們最初對劉醇逸也是抱有很大的希望,但是在去年爆發法拉盛事件以後,劉醇逸就公開的站在中共一邊,開始對法輪功進行打壓。這件事情就反映了劉醇逸是在同美國的主流的價值觀念進行對抗。大家知道在美國的歷史上很少見的,有一個「188號決議」,這個「188號決議」是美國眾議院全票通過,這在美國的歷史上是非常非常罕見的。那麼這個決議案的主要內容是什麼呢?就是要支持和保護法輪功。我在這裡講,因為我本身不是一個法輪功學員,但是我清楚的知道法輪功學員是中華民族當中的一些精華,而且法輪功學員肩負了未來的新中國文化的重新再建的這麼一個艱鉅的歷史使命。所以劉醇逸站在中共一邊打壓法輪功,實際上也是在對中國13億人民進行打壓,這是一個非常非常嚴重的事件。另外,我還清清楚楚的記得,我們這個罷免劉醇逸的委員會是在7月4日那天,也就是2008年7月4日。我當時演講的時候還講到了這點,我說:今天的日子是個很特別的日子,它是個什麼日子呢?就是美國的獨立日,是美國的建國日,我們在建國日這一天進行罷免劉醇逸的活動,這說明了什麼呢?說明了劉醇逸除了對法輪功進行打壓以外,同時劉醇逸也是對美國這個國家有所傷害。我在這裡要講什麼呢?就是說一個國家就和一個電腦一樣,它有一部分是硬體,有一部分是軟體。國家也是一樣,國家有形的是政治、經濟、軍事,我們能看得到的,這些都是國家有形的東西;那麼國家還有無形的東西,無形的是什麼呢?就是聲譽、信用和價值觀念。劉醇逸自從投靠中共以後,他開始有目的的對美國進行傷害,他對美國傷害,他的硬體和軟體打擊哪一部分呢?他硬體這部分他不打擊,他專門打擊軟體的這個部分。我們可以舉出很多的例子,比如美國在2001年受到了「911」的恐怖主義襲擊。我們查遍了劉醇逸所有的活動,他的講話,他沒有一句話,也沒有一個字對恐怖主義進行任何的譴責。但是劉醇逸卻在一次移民事件中,他假做一種憤慨,他在這個時候指責美國政府簡直就是恐怖主義,這是一個事例。還有一次大概是3年前,在皇后區貝賽,當時有2個白人青年和我們華人青年發生了口角,後來他們就罵了華人青年,華人青年就開始報案,警察來了之後就把那2個白人抓起來。劉醇逸得到這個消息以後,他一聽說是白種青年在罵我們,他馬上就說這是個「仇恨犯罪」。那麼我們回過頭來再看法拉盛事件,法拉盛事件是中共挑起的那些暴徒對法輪功的傷害,就是一種最典型的「仇恨犯罪」,但是劉醇逸沒有任何的譴責。再接著講,大家都知道,去年還有一個CNN的事件。CNN事件就是CNN的一個記者寫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的主題就是「譴責中共」,中共統治中國大陸將近60年的時間,迫害中國人,把一部份中國人民變成沒有羞恥的人。他寫了這麼一篇文章。劉醇逸馬上就組織了一批人,他組織最大的規模達到什麼程度呢?達到一萬人去遊行,這是我在互聯網上查到的。而且劉醇逸煽動一些中共的幫凶,對CNN進行圍剿。他深層的目的是什麼呢?就是要打擊美國的信用,美國的輿論,美國發出的聲音是不真實的。主持人:您談到他是有意的在打擊美國的信用。剛才我們開始也談到了,他的人品的問題,那有人可能就說,你說到人品,他們這些人都是政客,那麼政客就是拿選票,最後能夠被選上。那很多的美國政客他們也是有醜聞的,比如像克林頓(Bill Clinton)的那種性醜聞,還有其他人的各種各樣的醜聞。比如他會說這些事件對劉醇逸來說,如果法輪功群體也可以給他帶來選票,也可以給他錢的話,他也許就會投入法輪功的懷抱,那他其實比其他美國政客也壞不到多少,您怎麼看呢?章天亮:一個人的品德,「有公德、有私德」,有的人,比如說中共它原來的有個副總理張春橋,據說他也不近女色,生活也很簡樸,這是屬於個人私德的問題。但是他迫害起別人來的話,他可是不遺餘力的,也就是說一個人私德確實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但是在另外一方面的話,就是當一個人的公德非常的敗壞的時候,你付予他那麼大權力的時候,他可能會做非常壞的事情。所以我們今天提到就是法輪功在法拉盛被攻擊的事情,不僅僅是法輪功的問題,我們並不是因為法輪功被攻擊了我們才這樣講的。因為每一個人當他受到攻擊的時候,如果作為一個民選的官員,你不能夠主持正義的話,在法輪功這個問題上面沒有主持正義的話,那麼我們就可以理所當然的推斷,當別的事情出現的時候,你也不會主持正義。所以說,最後的結果就是每一個人都可能會是一個潛在的受害者。前一段時間,中共的外交部長戴秉國在中美經濟對話的時候,他講了一件事情,他說對於我們國家來說,最重要的,第一是維護我們的基本制度,所謂基本制度就是「共產黨的政權」,他說第二重要是國家的領土完整,也就是說第二才是國家主權,第三的話才是民生。他講得很清楚,就是對於中共來講的話,最重要是它們的權力,最不重要是老百姓的生活。如果他對中國老百姓的生活都不在意的話,那他更不會在意美國華人的權利。所以你選了一個跟中共站一起的人的話,他當然是把中共的制度,中共的這個東西放在第一位,把中國的民生放在第二位,然後美國華人的民生的話就更要往後排了。所以我覺得在這個方面,我們要知道:第一,劉醇逸不可能代表我們美國華人的利益;第二,他不但不能夠代表,可能還去傷害我們的利益。所以很多時候你看到他義憤填膺的指責對華人種族歧視,但轉過臉來,當法輪功學員被迫害,他卻去維護暴徒。這個讓我想起一個很有意思的,像一個笑話一樣。有一個人他說:我第一討厭的是種族歧視的人,我第二討厭黑人。他第二句話一下子就把他第一句話給否定了。所以當劉醇逸不能夠維護法輪功學員權益的時候,他以前所有的那些,所有維護華人權益的(事件),我們知道那都是他在作秀。主持人:擁護他的人也許覺得,你們說他人品不好,其實我們也了解,因為我們也知道有一些,比如跟他很好的朋友也覺得他在競選的時候,在過去競選的時候用了一些不太好的手段,他說但是不管怎麼說,他也還是為華人做了一些好事。比如說一個大家都知道的一件事情,就是有一個外賣郎他被殺了,然後他(劉醇逸)幫助這個外賣郎的親人到美國來處理後事,那麼這也算是好事,還有其他的,比如說交通方面等,那您能說他一點不好嗎?所以他還是為華人做了一些好事。橫河:這個問題很簡單,我走過美國很多地方,當過很多地方的選民,當你家裡有事的時候,你去找任何一個民選的官員,他都會幫你出面的,這就是我們選他的目的。也就是說如果在這個選區裡面選上的紐約市議員,不是劉醇逸而是其他另外一個人的話,這個外賣郎的家屬能不能來,照樣要來,而且當地被選的官員一定會代表,所以這是一個民選官員最最起碼應該做的事情,這根本都連好事都算不上,這是第一;第二如果不是他的話,那麼別人選上之後也會這樣子做,就是別人在這個位置上能夠做的事情,他能不能做到?在美國這麼多議員,這麼多各個地方的議員,特別是當某個群體被迫害的時候,他是幫助這個群體來伸張正義,甚至幫助…我知道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在國內家屬被抓了,家裡人被抓了去找議員,議員都幫忙寫信到中國大陸去,找中國大陸的官員幫助。那麼這個事情他能不能做到!所以並不是說他在華人社區被選出來以後,在這裡做了幾件他該做的事情,就是他的成績了,這些在別的議員當中根本就不會把它拿出來當成績來說。主持人:我們知道劉醇逸其實他是出生在臺灣,5歲來美國,可以說是接受美國的這種教育長大的ABC,那麼有一些像臺灣社區的一些老年人,他們就講:我們看這個孩子長大的,覺得他怎麼能夠去投靠中共呢?這您怎麼解釋呢?章天亮:這個我想肯定是因為他本身的人品,比如說他有野心啊,或者怎麼樣,那麼中共的話就投其所好,在投其所好的過程中,可能是抓住了他的一些把柄,從此之後的話,他就一步一步的按照中共所劃定的路線在走。劉醇逸的表現剛才橫河先生也談到,就讓我想起一句詩,就是「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就是那個王莽篡漢之前,西漢末年王莽篡權之前,也是禮賢下士,看老人病了恨不得自己不吃不睡也要去照顧別人,積累很多名聲之後,最後他篡了權之後,一朝權在手就幹了很多很多壞事情。所以我覺得我們看一個人的時候,我們不僅僅是要看他已經做過了什麼,而且我們要看這個人最基本的人品的問題。如果法拉盛這個事情沒有發生的話,那麼我們可能還會覺得劉醇逸確實是一個好人,因為他過去好像工作還很努力。但是當這個事情發生之後,我們就知道他不但能夠兢兢業業的幹好事,但是真正遇到中共需要他去幹壞事的時候,他也會兢兢業業的去幹。所以說我覺得當這個人品真正暴露出來的時候,我覺得我們就應該有一個結論了。主持人:好。非常感謝今天3位的分析和評論,我們也非常感謝觀眾朋友打電話進來發表您的意見,還有觀眾朋友在線上,非常抱歉時間的關係就不能接您的電話了,不過我們再接下來的一期《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中,就是在10點15分開始到11點,紐約的WNBC的63頻道會繼續這個話題「您會不會投劉醇逸一票?」歡迎到時候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謝謝各位的收看,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