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話壇】大都市裡的怒吼(十一)無處安身

主播: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您收看今天的百姓話壇節目,今天來到我們節目中做客的是兩位上海人,張瑜和楊莉張瑜,他們兩個都是就因為住房遭到政府強拆,至今都落到了無家可歸的境地下面我們就聽一聽他們的遭遇,張瑜是上海市黃浦區居民,當地政府以世博會動遷為名於2006年強拆了她的住房。張瑜:我們這基地是很早就動遷了,動遷很長時間了,然後在06年的時候我自己家庭內部有點事,然後他沒有經的我任何同意,偽造一些委託書,然後就把我這房子給拆了,但是我是不知道,當時我在上海的浦東新區那邊工作,暫時沒在裡邊住,等我知道時候已經是3個月以後的事了,然後最後就造成我和我女兒至今都流浪在外,沒有地方居住,我和我女兒現在是借住在外面,借住的地方也拆遷了,政府昨天還在問我,是昨天是前天,他把我抓起來了,他說你住在哪裏?我說我沒地方住我住在人民廣場200號的綠化帶裡,我就這麼跟他說的,因為我已經將近三年在外面流浪了,一直沒有一個安定的居住。小時候我的父母,支邊到新疆響應,響應黨和政府的號召去的,我們也等於是吃了很多的苦,回來以後,好不容易回到上海,但是連個最起碼安身安居樂業的居址都沒有。給我們解決。動遷費啊甚麽的,都沒有拿到過,至今為止都3年了。我呢帶著一個女兒就到處流浪,不但到處流浪我帶著我女兒也上北京,上了好多次,就今年7月底我還在北京。主播: 張瑜表示,強拆自己住房時,政府的動遷組曾偽造文書,在沒有合法手續的情況下實施了強拆。為了申訴冤情,她只有放棄了工作,帶著孩子從上海到北京來回奔波,但是結果又是怎樣的呢? 張瑜:開國家重大會議的時候嘛,他們就把我給軟禁起來,特別是去年奧運會的時候,我還沒走出上海呢,他就把我關起來了,我說,我小孩沒人理看,請你們把我放出去,關了一個月了嘛。將近,7月20幾號,然後我自己就從2樓跳出去了。跳出去以後腿傷了,他也沒給我看,當時說我就是裝出來的。現在至今我的兩條腿,一到陰雨天,我的腿問題很大,現在就是平常連路都不能多走,然後今年5月,他又把我關起來了,因為六四,6月4號嘛,好多人要到北京去嘛,然後把我小孩一起關在裡面,主播: 張瑜的女兒今年九歲。因為媽媽上訪,她在學校被老師盤問,還被人恐嚇,使投訴無門的張瑜心裡又蒙上了一層陰影。張瑜:孩子在學校肯定有影響了,整個學校都知道。我女兒,她媽媽在上訪,為了房子的事情,我女兒有時候也跟我說,媽媽。人家說了。你媽媽下再跑下次帶到你,到一個外面旅遊景點,給你媽媽推下去,叫你媽媽死了。叫你媽媽跑,你說我們的生命還有安全嗎在這裡?在這種情況下。主播: 一個女人帶著一個孩子無家可歸四處奔波,其中的艱辛可想而知,可是政府卻視而不見不僅不解決她們的問題,而且不斷打壓她們上訪擔 。張瑜表示,她們那個區還有很多人和她一樣的動遷受害者。張瑜:我們黃浦區,你去看每個星期四我們的區政府,有多少人圍著那個區政府,因為它規定星期四是政府官員接訪,所有的人我們都,只要有問題我們都去找它。是我們這些人,然後政府部門才設置了一個這麽龐大的隊伍,如果沒有我們這些人,我想它門落冷清也不可能放那麽多人員在裡面,既要維護秩序又要干甚麽。是不是?我打一輩子工,我也買不起現在的就是國家給的房價,而你在動遷的時候不能給我安置好?你說我怎麽辦?我們流浪在馬路上,你說啊,我還能做甚麽,我作為一個女人也不可能到社會上去搶去偷,是不是?主播:來自黃浦區的張瑜情況令人擔心那麼另一位來自上海市崇明縣的楊莉情況又如何呢?楊莉的家先後遭遇了三次拆遷楊莉: 92年,我們家遭了,就是遇到第一次造馬路,造陳海公路嘛,那個村裡面鄉里面來找我父母,就是說協商的時候,因為工程緊急嘛,就說沒有簽合同,也沒有協商,就是意思你們先把房子拆了,然後我們肯定政府不會給你們虧吃的,到時候總會安置你們的,然後到最後房子拆了以後就不安置,就一直沒怎麼安,不安置。連宅基都沒有,不給我們。主播: 房子拆了半年都沒有被安置,楊莉的母親只能找村幹部進行協商,雖然補償談不下來,但最終還是討到了一塊宅基地。這塊用於安置的宅基地可不是白給的,98年新房一造好,另外一座在楊莉名下的老房子又被強拆了。楊莉: 他是藉口是甚麽,你父母已經造好新的房子,先有父母,後有女兒,你父母的房子就是你的房子,你父母的房子造好了,你的房子就屬於違章建筑,老房子就屬於違章建筑,是我生出來就建的。然後他們就派人來拆了,然後我父親跟他們爭執嘛。然後從房子上面摔下來把那個大腿骨,大腿摔斷了,在家躺了半年,因為這個事情嘛,我那個時候我們家裏就是說挺困難的,姐妹3個都沒去讀書了,讀不起書了,出去打工還債了,因為父母都生病了嘛,然後我媽覺得他們兩個老老實實十幾歲就開始入黨嘛,因為雖說不認識字吧。但是勤勤懇懇的,她就是想不明白,為甚麽就是說,因為遭遇拆遷,然後欠下一屁股債,然後無力償還,然後就是氣的一直不吃飯,然後上醫院,半個月就死了,醫生說是因為她思想負擔太重了,就是說引起甚麽心理的問題吧反正,當時已經鹽水吊進去也不行,鹽水吊進去她還是不吃飯,半個月就沒有吃過飯,吃下去就吐,吃下去就吐,後來半夜就是像那個抽搐一樣的。主播: 楊莉母親去世的時候,楊莉只有十五歲。親眼看到媽媽在自己面前含恨而去,深深的刺痛了楊莉的心,並使她落下了心臟病的病根。在自己的住房被強拆後,買不起房的她只能和父親兄弟住在一起。楊莉:我已經結婚了,我沒有房子,然後我2個弟弟大齡青年,我弟弟結婚了,然後沒有分戶,然後小孩生了,沒有分戶他說也沒有房子,然後我另外一個弟弟,我2個弟弟是雙胞胎嘛。另外一個弟弟是在也是34歲,沒結婚,他說也沒有房子,現在問題變成是甚麽4戶人啊,我父親,父親一戶,我一戶,我弟弟成家了一戶,還有我另外一個弟弟,4戶人家現在就在我父親名下房子裡面呆著。主播: 2008年,崇明縣房地局又以土地儲備為名進行拆遷,因補償面積沒有達到被拆遷房屋面積的總和,楊莉一家沒有與政府達成協議。楊莉:到最後就變成是,我們拆遷地塊53戶人家拆到剩3戶的時候,它城橋鎮政府出面,意思威脅我們家,你假如說就現在的面積,給你422個平方,你不拆的話,那麽我連422個平方都不給你,信不信?我說,我不信,然後他就,城橋鎮出了一份文件,意思把我們家撤銷300個平方的宅基證,已經拆到就剩3戶人家了,已經半年過後了,現有的新的宅基證03年的宅基證給撤銷掉了。 無家可歸啊現在,他給我們攆出來一年多了,現在就,誰也不管我們,我爸還殘疾人,不能說話的,他不管你們死活。主播: 2008年5月楊莉父親的家再次被強拆,當時強拆情景之慘烈 ,令人難以置信。楊莉:他當時是5點多,派了流氓來把我抬出去的,從房間裡面抬出去的,把我整個人打傷了,都給,我報警報了60多個電話,他就不出警。也不給我解決,也不給我開驗傷單,他都這種行為。到現在不給我解決啊。他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到現在腰還是傷的啊,頭還是疼的啊,一年多了。當時因為我弟弟,我2個弟弟早上去打工去了,我爸5點半的時候去買菜去了,我跟我弟媳婦2個人住在南邊一間跟北邊一間的房子裡面,我聽見樓梯上面有很多人上來,上來之後破門而入。破門而入都是男的,我就爬起來反抗,反抗然後他們就說再來一點人,然後8個人就給我整個人我穿著睡衣,幾乎就是一絲不挂的,很多男的圍上來,拽頭髮拽頭髮,拽腳拽腳,把我整個人就按在麵包車裡,然後我掙扎的時候給我頭髮也拉下來了,手腳全部捏傷了,然後塞進那個麵包車的座位底下,給我按著不給動,然後到了賓館以後,扔到賓館裡邊,我說我要出去,那2個流氓就打我,把我軟禁在賓館裡都不給我出去,我報警他也不理我,他就跟我說政府行為, 沒有給我們安置,當時那天就給我們軟禁在賓館裡,然後房子拆光了以後他就過來告訴我,今天我們實行強拆,我說,你強拆手續呢?他說,沒有手續,他說我們政府行為。意思你有事,你找政府說去,我跟我弟媳婦2個人就被關,破門而入被抓進去了,然後我爸呢,買菜回來,在路上,將近70歲的老人,給他們6。7個人就從自行車上鎬下來就按在地上了,回來的時候手也不能動了,腳也不能動了,就抓進賓館了,軟禁在賓館裡了,然後2個弟弟,,我2個弟弟也軟禁在賓館裡了,上班的路上軟禁在賓館裡,都是請的流氓,請了一幫子流氓給我軟禁了2天,一直有人給我看著,不許我出門,然後那天早上我乘他們不注意我就溜出去了,我看看我們家的房子,變成一片廢墟了,然後他把我們那片廢墟又賣給外地人,在搶奪我們家的財產,就我們家房子給鏟車鏟掉以後裡面還有家裏的東西嘛,竟然我私有財產給政府賣給外地人。外地人在那哄搶。我覺得真的沒法理解!主播:2008年5月15號,在汶川大地震中受災民眾失去家園的第三天,遠在上海的楊莉一家也被迫流落街頭了。楊莉:08年5月15號,汶川大地震第3天,它給我們搶遷的。在汶川大地震默哀日那天,就是全國默哀日那天,它就把我們家趕走。它把帳結掉了,它把我們趕出去,就叫賓館趕我們出去,沒地方去它也不管,它就給你趕出去了,趕出去了我們在外面呆了幾天,然後親戚朋友看我們可憐就接濟接濟我們。東家借一點,西家接濟一點,有時候借錢,租一間小房子,有時候嘛,沒錢了嘛,在外頭混混,沒有辦法。一年多了,我才知道,東西給我放在,都在政府的那個空房子裡,到現在一直封條封著。為房子的事情我都出去反映,還把我拘留了。主播:房子沒了, 財物被封了, 在一無所有的楊莉看來, 似乎除了上訪也沒有其他的路可走了。楊莉: 我一直在上訪啊,所以因為去北京反映問題回來給拘留了,軟禁過2次,然後這次,去年給軟禁了,軟禁在賓館裡。然後今年3月份的時候回來給莫名其妙拘留了5天。在兩會之前給拘留了。拘留完了回來,我現在起訴他都不給我受理。他說政府有規定,你們上訪引起的那個拘留或者勞教,他說一概不受理,3不理,不登記,不受理,不出任何結果,那我說,我現在給冤枉了,我說我的救濟途徑在哪?中國的司法三不管,我跟法院立案廳的人領導說了,我說,你們中國現在這樣子,三不管,跟日本人那時三光政策有甚麽區別啊?老百姓給你們冤枉了,關進牢裡面,出來了,沒處訴苦去,沒處伸冤去,投訴無門啊,現在,我沒有地方伸冤了,現在,家裏沒地方住,伸冤沒地方去,上訪到最後他就像踢皮球一樣,一直踢,踢到最後提到哪裏去呢,踢到拆遷公司去,不了了之,然後派人監視我,派人監控我,還派人軟禁我,是政府裡的人啊。甚至我跟殘聯溝通了,因為我爸是殘疾人,它說我們幫不了你,它說政府行為,我們也無能為力。我弟弟現在小孩7個月了還沒地方上戶口,還是黑戶口,我都不知道現在怎麽辦。老的老,小的小,又沒工作,一個殘疾的,又有一個小孩,還沒法住,7個人,現在地方政府現在無法無天,我真的不知道怎麽辦。還警告我,因為我們崇明有一個人上訪十幾年了嘛,她現在被關在神經病醫院了,它還曾經威脅我,意思就是說,她60幾歲的人上訪十幾年了,我們都有辦法給她送進神經病醫院去,你給我老實一點吧,他說。我們這邊60幾歲那個老太太,中國不是出了個孫東東這個事情嘛,她當時就給放出來了,孫東東的事情平息以後她又給關進去了。沒人幫的。所以我們那邊很囂張的。我們那邊真的很黑。就這個月就搶遷了5戶。真的無路可走了,本來老百姓過的就不容易,現在一無所有,一無所有,我出來的時候穿的睡衣都給他們撕爛了。光著腳給他們拉出來的,頭髮甚麽全部拉掉了。我的證據全部有的,包括我去北京,去反映問題的時候,他們說,這個有嗎?那個有嗎?我說,你要甚麽證據,我都有,我給他了,他後來就是說你這麽多證據就是證明他是暴力搶遷,我說,是不是暴力搶遷你們政府認定,我說我不知道,我說我知道他們沒有帶任何證件來,我說,就是流氓啊,把我抬著走的,還警告我,然後他說我們知道了。我們會調查的。但是我就慢了一步,沒跑掉,市政府的人過來把我抓到車上去了。然後逼著我把身份證號給他,我當時因為那次去北京的時候,身份證,手機,錢全部給搶走了,然後沒有身份證,然後他就讓我把身份證號碼背出來,他說你不被出來就當心點,我就把身份證號碼給他,他就把我的材料拿走了。在中國無路可走了,我不知該道怎麼辦?你看物權法也出來了,你看看挺完善的,憲法物權法,但是它不按政策走,全是是假的,它可以無法無天,但是你不可以,你就循規蹈矩的,它都要辦你,我說我一個循規蹈矩的老百姓,我還吃了牢飯,我都不知道這社會怎麼了,連我自己家的東西,到現在一年多了,也一直封條封著。主播:好的觀眾朋友因為時間的關係今天的節目到這就結束了,謝謝你的收看,下次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