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中印邊境爭端的歷史和現狀

【新唐人2009年9月7日訊】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近幾個月來,中國和印度邊境地區的軍事摩擦,已經引起了廣泛的關注。雙方一方面各自加強軍力佈署;一方面又繼續馬拉松式的邊界問題的談判。那麼從50年前中印戰爭的歷史到今天兩國關係的現狀來看,中印之間有可能爆發一場新的戰事嗎?我們今天請來資深評論員陳志飛教授跟我們一起來關注這個話題。志飛您好。陳志飛:林雲你好。主持人:中印之間的摩擦和爭端,現在又成為國際上一個新的熱點。那麼您認為它們雙方在邊界上的動作是為了在談判桌上增加砝碼,還是兩者之間的關係真的會進一步升溫,會有戰爭的威脅?陳志飛:我覺得兩者都有。因為從表面來看,兩國現在爆發戰事的可能性並不是很大。而且這事應該也受到國際高度的關注,最明顯的一點就是前天《紐約時報》刊登長篇文章來討論兩國邊界的局勢,尤其是把著落點放在達旺地區,就是中國所謂的藏南地區,也就是62年它占領又退給印度的地區。它發現當地藏族的民俗保存的非常好,可是在寺廟裡頭都駐有印度的重兵,印度的重坦克團都駐在海拔很高的地區來防備中國。尤其因為上回的戰爭,所以印度對中國的戒備心是顯而易見的,這點我覺得無可置疑。從另一方面來講,我覺得兩國之間的接觸,在過去50年當中並不是很多。50年的時候,兩國關係在尼赫魯(Jawaharlal Nehru)和毛澤東所謂的培育之下,在當時那種冷戰和那種體制之下,好像達到了蜜月期。之後兩國關係其實非常的不緊密,雖然是鄰國,但是互相不了解,所以說戰事發生的可能性,擦槍走火的可能性還是有的,因為兩國的關係非常脆弱。主持人:有一點不冷不熱的。陳志飛:對,不冷不熱。雖然近10年來很大程度上是靠著貿易關係來維持,好像可以互相做點生意來縫合一下,但實際上一些根本的政治、軍事問題,都沒有放到桌面上談。這也像你剛才說的,馬拉松會談也好像沒邊、沒盡頭,走不到邊,也不知道走到哪裡去,所以說危險還是存在的。主持人:對,但是最近因為這個地區的邊界問題升溫,就使得人們對以前中印戰爭的歷史好像又有了新的反思和回顧。我們很多對那段歷史不很清楚的人,其實並不是很了解當時是怎麼回事,現在通過這件衝突,突然間發現,噢,原來那個時候,本來中國是打勝了,可是卻自己無條件向後撤退了20公里,很多人發現這個問題之後,覺得很不可理解,到底為什麼呢?陳志飛:其實你剛剛說的那個,中國人除非是那個年代生長的人,對那段歷史並不熟悉,可是對印度來說呢,這場戰爭對它們造成了深重的創傷。當時那個地區是在一個所謂的「麥克馬洪線」(McMahon Line)所劃的地區,「麥克馬洪線」是英據印度時的外交部長所處理的,也就是說,中印兩國都承認這是殖民時代所留下來的一個產物,兩國不可對此不睬不問。可是又由於當時處在冷戰時期,尤其是59年達賴從西藏走脫,離開了西藏,它的落腳點就是印度,而印度也接納了達賴,這使得本來關係非常和睦的中印關係……主持人:在那之前中國和印度之間是很友好的。陳志飛:非常友好,可以說是兄弟,因為尼赫魯的外交政策的基石就是建立在中印關係基礎之上,它也是一個剛剛在47年脫離了殖民統治的新興發展中國家,也是一個落後的第三世界國家,也是所謂「不結盟運動」的創始者。那麼印度是最早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幾個國家之一,印度在朝鮮戰爭問題,在日本對華問題,甚至對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入聯合國取代台灣的問題上,都是站在中國一邊的。有人說,在50年代,印度在外交事務上比蘇聯老大哥對中國的幫助還要大。所以尼赫魯也就基於這些原因吧,它一直認為中國怎麼也不會打它的。主持人:但是因它為接納了達賴,所以惹惱了中國。陳志飛:它從來沒想到。印度接納達賴也是因為在傳統上印度和西藏一直保持著一種文化上的關係,出於道義的原因,也因為是民主國家嘛,它就接待了達賴。它沒有想到,其實從那開始起,中共已經把它當做敵對的一方了,它已經把它完全劃到所謂美帝的陣營、想對中國實行包圍政策當中了。這話可能有點說遠了,因為印度當時是蘇聯和英美兩霸的「香餑餑」,兩邊都想拉它,所以美國給印度裝備了很多的軍隊和大量的軍援,使得中國方面也產生了很多戒心,實際上蘇聯也給當時的印度很多軍援。主持人:那這樣看來,當初發動這場中印之間的戰爭,其實跟主權領土並沒有關係,可能是有另外的原因。陳志飛:關係其實不大,你現在看的話,那個戰爭實際上是因為兩國的邊境問題越來越嚴重,而且越抹越黑,變得更難解決了,如果沒有那場戰爭的話,據我做的一些研究,其實中印邊界的勘定,在中國跟周邊許多有邊境爭議的國家裡頭是最容易解決的。主持人:為什麼這麼說?陳志飛:因為歷史上它們中間有一塊西藏,傳統上誰如果承認了西藏,那西藏的邊界自然就是它跟印度的邊界,如果你不承認西藏的話,那西藏的這邊就成了跟中國的邊界。因為英國這個原來的殖民者在去年10月徹底承認了中國對西藏能行使所有主權,印度也一直承認西藏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所以勘定邊界就沒有問題了,除非根本沒有任何存在的可能性。主持人:而且原來這個麥克馬洪線雙方都不承認。陳志飛:麥克馬洪線根本沒有法律效力,因為它是當時的英屬印度跟當時已經不在中華民國之內的西藏的部分宗教政權簽訂的協定,沒有哪個政府對它負有完全的義務。主持人:50年前的這場中印戰爭使得中國明明已經收回了麥克馬洪線之外的地方,然而它又放棄了。陳志飛:它不得不放棄。主持人:使得今天的邊線成為一個事實。陳志飛:而且因為對印度留下了很深的創傷,我在美國學習和工作期間經常找機會跟同學、學校同事聊這方面的事情,如果跟他們交情達到一定程度,他們會說真話,他們說你們把我們騙了。主持人:你是說印度人?陳志飛:是印度人,他說你們把我們騙了。主持人:為什麼呢?陳志飛:他們覺得兩國當時像兄弟一樣的關係,周恩來在50年代就出訪印度4次,經常去印度,然後他在開戰前,比如62年10月中旬開戰,他它10月5號還在印度新德里,還信誓旦旦給尼赫魯說我們不會跟你打仗的,尼赫魯信以為真,也因為如此,印度完全被中國打了個措手不及,然後兵敗千里,根本就無法抵擋。主持人:就像好朋友突然背叛我,那個傷心是很難受的。陳志飛:而且尼赫魯對此也耿耿於懷,因為當時尼赫魯在印度的民望很高,他跟甘地是親戚,有很高的民望,他也是甘地的追隨者,但因為他對中國的政策完全是失敗的,所以失去了民心,而且也在此事件發生不久之後鬱鬱而亡,離開了這個世界,這對印度人民的創傷可見一斑。所以我覺得這個戰爭本身的創傷其實是很容易彌補的,因為那個地方沒有人居住,基本上沒有什麼後果,但卻在人們心裡留下了最深的創傷,自此之後,你可以感到中印兩國人民之間,各方面都有很多的不信任。主持人:很難再回到以前的那種兄弟之間的關係了。陳志飛:對,所以說這次談判有很多因素加進去的話,就很難談出真正的成果。主持人:前不久我看了鳳凰衛視的一個關於中印邊界問題的片子,裡面有一個「中印比較研究所」的所長,是中國一個叫賈海濤的人,他就解釋說,當初為什麼會做出讓世界目瞪口呆的向後撤退的行為,是為了換取可以跟對方和平坐下來談判,可是,這個目的達到了,儘管你是以發動一場戰爭來達到的,但是為什麼談了50年,到今天還沒解決,為什麼會持續這麼久?陳志飛:另外一個問題,他這個說法本身就是個假命題,為什麼呢?因為在此之前,在開戰之前,兩國一直在談,10月4號周恩來還在新德里,在印度受到像貴賓一樣的接待,那你如果是為了談判可能性的問題,你根本不用打這一仗,周恩來任何時候都會像貴賓一樣的在印度被接待,所以說他這個肯定是個假命題。主持人:所以真實的目的是為了教訓?陳志飛:是給它一個教訓,然後中共又發現,其實打了印度這一下也激怒了美國,所以它害怕印度會讓美國的U2飛機進去,通過印度的基地考察中國在羅布泊的導彈還有核武器的研究基地,因為大家都知道,64年中國就成功的試爆了原子彈,當時正在緊張的準備當中,中國對那個當然是作為一個頭等大事了,所以它絕對不會讓美軍的勢力全面進入印度,它也害怕美國的實力,所以主動從麥克馬洪線後退了20公里,因此就有人說,中國除了是名義上的勝利者以外,所有敗者之實都讓它攤上了。主持人:其實對中國來講也是很可悲的,儘管共產黨一直在宣傳主權、領土完整,神聖不可侵犯,但實際上的做法卻恰恰跟它說的完全不一樣。陳志飛:對啊,你想在50年代的時候,中共將江東六十四屯一百多萬平方公里割讓給蘇俄,國民黨撤退大陸的時候,咱們大家都知道中國的版圖是個海棠葉,因為外蒙古還算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後來蘇軍進入了外蒙,那麼那塊領土變成了外蒙,給割讓了,而它眼睛根本連眨都不眨。那也可以肯定如果印度拒絕跟美國在各方面合作,然後完全站在蘇俄一邊,成為所謂「社會主義大家庭」的成員,中共可能連眼睛眨都不眨就把藏南給印度了,這個問題我覺得從毛澤東和他們那一代人的行事方式來看,絕對是有可能的。主持人:但是到今天好像還在延續這個問題,像前不久江澤民也是在邊界問題上輕而易舉的……甚至到胡錦濤就把黑龍江的一部分作為一種歷史的界定,就劃歸給了蘇聯。陳志飛:事實上後代很難再把這塊領土要回來,所以說你看中共主導邊界政策的思想不是領土完整,而是在意識形態上跟誰近,看誰在國際這種新潮流底下能夠為它帶來一些實際的好處。主持人:對它政權統治有貢獻。陳志飛:能夠幫它抵擋民主潮流對它的影響,它就會毫不留情的把祖國的領土割讓給別人。而在印度這個問題上很明顯是因為達賴的問題,59年達賴的問題激怒了它,而且當時印度和美國的交往比較頻繁,所以才使它費了那麼大的勁,你想4千多公尺的高原地區,在那個地方後勤各種保障都很成問題,而且當時藏民各方面條件也不很好,所以它用半年的時間才把一個兵團的各種資源調上去。而印度完全不知道這個事情,根本就沒想到它哪方面觸怒了中國,這是我看到印度的一些反思文章,而且我們(印度的)同學、同事也在談論,他們覺得完全被打得措手不及。主持人:那麼我們再回來看中印之間的關係。美國的一個專欄作家叫作羅伯特.卡普蘭(Robert D. Kaplan),他就認為中印之間在21世紀一定會打響爭奪印度洋的爭奪戰,您認為這會發生嗎?陳志飛:這種戰爭的可能性,我覺得並不是很大,因為兩國現在都是核大國,都擁有可以完全摧毀對方的核武器,所以這個戰爭不可能是核戰爭,因為打了 以後這個世界可能也不存在了,所以只能打常規戰爭。那麼如果打常規戰爭的話,實際上如果印度跟中國開戰的話,它不僅僅是跟中國打仗,因為中國在這麼多年已經培植了一個小兄弟在南亞次大陸,那就是巴基斯坦,如果說印度要跟中國打仗的話,它就必須要同時面對巴基斯坦,因為巴基斯坦肯定會在克什米爾地區跟它作對,巴基斯坦也可能會跟中國協調行動,採取一些軍事上的冒險行為。那麼這樣對印度來說,它腹背受敵,我覺得是比較困難的,而對中國來說,我剛才已經分析了,在62年,這樣的地方中國都必須要主動後撤,因為它後勤跟不上,而當時印度空軍沒有介入,但現在針對中國,印度空軍在軍力各方面,在那次事件之後有大幅的提高,所以中國這方面也不敢貿然出軍,因為軍力上它並不占有絕對優勢。主持人:在地理位置上也沒有占絕對優勢。陳志飛:所以我剛才已經說了,其實中國收回藏南的最好時機可能已經喪失了。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您的分析,我們的節目時間到了。各位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