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周刊181期 打壓法輪功 鉛中毒兒童也成受害者

【新唐人2009年9月7日訊】

一、焦點話題

1.打壓法法輪功 鉛中毒兒童也成受害者

觀眾朋友大家好,新一期的新聞週刊又和您見面了。節目一開始,首先關心一下湖南上千名兒童鉛中毒事件。湖南省武崗市多家冶煉廠嚴重污染,導致至少1300多名兒童血鉛中毒,上週引發上千民眾多次堵路抗議,當局一方面派出數百名公安鎮壓,並要求醫院降低血鉛數據,掩蓋真相,另一方面,當地政府發出公告,指參與抗議的受害兒童家長是法輪功學員,對他們進行抓捕恐嚇。顯然,這種可以無法律尺度地對法輪功的打壓,已搆成對所有民眾迫害的理由,如不制止,法輪功、血鉛中毒的兒童恐怕都是受害者。

湖南省武崗市文坪鎮精煉錳加工廠嚴重污染導致血鉛中毒,截至8月18號,武崗市政府對附近4個村的兒童進行檢測,發現1354名14歲以下的兒童血鉛超標。受污染的鄰近十幾個村村民也要求政府安排他們的孩子做檢查,但是遭到拒絕。

在檢驗過程中,村民們發現武崗市政府與市人民醫院合作,把兒童檢驗的血鉛含量數字降低,然後再根據不同的血鉛含量,提供幾個月每月150元的補償,很多達不到政府標準的受害兒童至今沒有獲得醫療和補貼。

當地村民自7月31號到8月初三次堵路抗議,要求立即關閉該工廠和賠償,但政府沒有理會。8月8號,上千村民再次用石頭攔路抗議,政府出動2百多名公安鎮壓,憤怒的村民掀翻了多部警車和政府車輛。

隨後,武岡市公安局發佈通告,在各村張貼,稱誰攔截公路就抓誰去坐牢。8月26號, 武岡市政府又發佈通告,將民眾抗議血鉛中毒事件,誣陷嫁禍法輪功。

文坪鎮村民肖先生接受新唐人採訪時說:「他們去搞那個血鉛化驗,和政府有直接的關係,可能就把他們牽涉到法輪功裡面。我在網上查到他們政府發貼子,說是法輪功。那可能不是法輪功,可能是嚇嚇群眾。」

據村民反映,這家錳加工廠是邵陽市人大代表開的,沒有營業執照,武岡市委書記周曉紅也有股份,投資了4千多萬。

近日,當局又以煉法輪功為由,抓捕抗議的受害兒童家長,引起當地民眾氣憤。文坪鎮一位女村民說:「這裡抓人了,說是法輪功引起,不是的,哪有什麼法輪功啊,這裡抓了人去了,它說是法輪功,聽說現在抓了一個去。」

村民表示,當局以牽涉法輪功為名發佈通告和抓人,目的是為了恐嚇當地村民,阻止他們向政府要求賠償。

這位女村民說:「它還有很多沒有給他醫藥費啊,或者沒有答覆還有好多人,14歲以上的就不管事了,不補貼,什麼都不管了。他們要來抓人,說我們不要鬧事啊,上面發了訊息來了,我們一看就是很氣憤,它主要恐嚇我們那個農民,不要說話。」

據《南方都市報》報導,武岡市範圍內冶煉企業共有8家,主要分佈在文坪鎮、司馬沖鎮、頭堂鎮,其中司馬沖鎮最多,集聚了4家冶煉廠,嚴重的污染導致當地許多兒童血鉛超標。

司馬沖鎮戴女士說:「我們這裡的水,上面有那個鐵廠,那個水都是黑色的,我們一直都不敢喝這裡的水了,人家說的這直接是慢性自殺咧,很恐怖啊,是很危險的。」

對於當局將鉛中毒事件誣陷法輪功的通告,當地民眾都不服氣。目前,武岡市政府已將此通告從市政府網站上撤掉,但Google的網頁快照仍能看到。

戴女士說:「說實話,我們是老百姓,沒辦法,反正他們要怎麼說就怎麼說啦。說實在我看到那個公告,我很不服氣。說什麼牽上法輪功,牛頭不對馬嘴,其實根本就沒有關係嘛,那些人看了不服氣都已經撕掉了。」

8月24號,當地幾百名村民到湖南省高速公路堵車抗議,要求政府解決血鉛超標問題,武崗市委書記及市長到場處理,事件中,5名村民被公安打傷,還有村民被警方傳訊。

目前,當局並沒有解決當地污染和血鉛超標的補償問題,民眾的抗議仍在繼續。當地政府封鎖消息,大陸媒體也不敢真實報導。

戴女士表示:「我希望你們記者到我們這裡來,好好調查一下,幫我們這些老百姓能夠伸張一點正義。」

2. 大陸遊客巴黎鐵塔下紛紛三退

埃菲爾鐵塔是巴黎的標誌之一,被法國人愛稱為「鐵娘子」。它和紐約的帝國大廈、東京的電視塔同被譽為西方三大著名建築。自7月份起,法國及歐洲退黨服務中心的義工在巴黎著名旅遊景點——埃菲爾鐵塔附近舉行退黨活動。眾多來自中國大陸的遊客在遊覽名勝的同時,也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在埃弗爾鐵塔腳下,中國遊客一下車,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寫著「天滅中共 天祐中華」的中、法文橫幅。這些橫幅和內容豐富的展板,成為了巴黎的又一道風景線。

一位來自瑞士支持活動的退黨服務中心義工潘女士,在一周內就幫助了300多個中國遊客做了三退。她表示很多中國遊客在這裏聽到了廣播,看到了事實真相後都觸目驚心,紛紛加入到退黨的大潮中。

潘女士說:「因為天要滅中共,如果你不退出的共產黨,團隊的話,你就平安不了。有一對老年夫婦,他說我這次出來的太好了,太對了,如果我不出來的話,我還覺得中共還挺好的呢,他說我看了這些以後呢,我覺得共產黨太壞了,如果我要不退出的話,天滅中共的時候,我跟著它一塊兒死,我死的都不明白。今天我們退了後,真的就能把平安帶回去了。」

自2004年11月,大紀元時報首次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從而引發海內外大批華人相繼聲明退出中共組織以來,巴黎從2005年夏天開始,每年都舉行退黨活動。

新唐人記者孫芳 法國巴黎報導

二、休閒一刻

紐約時裝區是否會消失

位於紐約曼哈頓中城黃金地帶的著名紐約時裝區,正在面臨消失的危險。紐約市政府正在考慮是否解除一項沿用了22年的時裝區域類別法規,這一法規,將這一帶劃為工廠區,限制了地產業主們發展出租公寓或寫字樓,因此保持了地價的低廉。一旦法規改動,區域類別變更,無疑地價會大漲,時裝業在這裡的生存將面臨很大的挑戰。

紐約時裝區位於紐約曼哈頓中城百老匯大街和第九大道之間,南起34街,北至40街,這裡是美國的時裝業的心臟,有無數的時裝設計師在這裡揮灑夢想,同時提供了成千上萬個就業機會。這個時裝區能在寸土寸金的曼哈頓中城得以生存,主要是受到紐約的一項服裝區域特別法規的保護。這一區域法規,將這裡規劃為工廠區,那就意味著地產主們不能擅自將工廠空間改裝成公寓或寫字樓出租,顯然,在保護了時裝區都市餘生的同時,也阻礙了地產業主們的生財之道。特別是近年來,為了追求低成本,很多工廠都遷到了中國大陸等地,因此,樓主們要求解除時裝區法規的呼聲也越來越高,紐約市政府在壓力下,正在商討是否將這項沿用了22年的法規解除。但服裝設計師們擔心,一旦法規解除,這一帶不再是工廠區,那租金很可能會大漲,不僅使新的設計師們望而卻步,現有的服裝加工業恐怕也難以繼續在這裡生存下去,漸漸地,紐約時裝區就會消失。

時裝設計師南妮特‧萊波雷(Nanette Lepore):「我的服裝80%都是在這裡生產的,為了保持我喜歡這種經營方式,我需要繼續呆在這裡,也需要和我合作的工廠留在這裡。」

南妮特以五千美元貸款起家,現在已發展成為擁有120名全職僱員,年收入一億美元的企業。目前,她的品牌正在紐約時裝周上展出,她想留在時裝區的主要原因,是考慮到在這裡服裝的品質比較好監控。

時裝設計師南妮特‧萊波雷:「我的服裝質量很高的原因之一,就是我隨時可以走進去檢查。一旦有問題,我可以把產品挑出來補救。我有很多幫手,我不想把生意搬到中國大陸。」

另外,國外的廠商,往往對成衣加工數量有一定的要求,通常都是上萬件,這對於那些初出茅廬的設計師,或中小品牌的服裝,根本無法滿足這個要求,因此他們必須和本地的加工廠合作。

時裝設計師朱麗安娜 拉邦特:「你需要一些幫手,需要小範圍的合作夥伴,才能幫你一起實現你的夢想和事業。如果你不能及時找人,製作首批十件樣品進入展廳,那你永遠也別想讓你的品牌進入任何一家Bloomingdale, 或Bergdorf,或Macy, 或JCPenney。就看你的目標是哪一家。」

時裝區對紐約的時裝之都的地位有著重要的意義,一旦時裝區消失,紐約時裝之都的美稱恐怕也將走入歷史。

新唐人電視臺記者 楊曉玫編譯。

三、新聞週刊181期大事件

下面一起回顧上週其他的主要新聞事件。

1.新疆人不滿加深 週五爆發新抗議

新疆烏魯木齊市9月3號爆發大規模抗議示威,當局調集了武裝部隊駐守街頭,實施了戒嚴。9月4日一早,又有民眾聚集抗議,很多是漢族人。軍隊用催淚彈驅散抗議的人群,引起民眾憤慨。新疆當局對當地局勢的處理,使漢族和維族人的緊張關係加劇。此次抗議的要求之一是要新疆黨委書記王樂泉下台。王樂泉擔任新疆黨委書記已經有14年,抗議當日並沒有在任何媒體上露面。

2.達賴喇嘛和天主教共同祈禱

9月2日,達賴喇嘛和台灣樞區主教單國璽在高雄的漢神巨蛋共同主持了一項佛教和天主教的對話會。有一千多人參加,並為在莫拉克颱風中受難的人安靈祈福。北京對達賴喇嘛訪台大力譴責。但達賴喇嘛宣稱他到台灣來沒有任何政治理由。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達賴喇嘛在1959年逃離西藏之後,曾經兩度訪問台灣。

3.歐盟27國外長在瑞典召開會議

9月4日,歐盟27國外長在瑞典召開非正式會議,討論有關中東和平進程,伊朗大選、阿富汗等問題。並就歐盟在外交、人權和推動民主進程等相關議題交換意見。9月4日到5日的歐盟外長會議,是瑞典作為歐盟輪值主席國,按照74年來歐盟的傳統舉行的非正式外長會議。

4.印尼爪哇7.3級強震 300多人死傷

9月2日,印尼西爪哇島附近發生了裏氏7.3級的強震。據政府方面的報告,地震造成至少33人死亡,300多人受傷,還有數千人撤離家園。印尼健康部長表示,當局已派遣醫療隊伍前往震央地區的塔西卡瑪拉雅。夏威夷的太平洋海嘯警報中心表示,地震不會引發大範圍海嘯,但對震源周圍幾百公裏範圍內可能發生的局部海嘯保持警戒。當地的一個監測機構在晚些時候撤回了海嘯警告。

5.第66屆威尼斯電影節開幕

第66屆威尼斯電影節2號在意大利麗都島正式開幕。意大利導演朱塞佩‧托納多雷的新片《巴阿裏亞》為影展拉開了序幕。而由香港、中國及韓國導演陳果、崔健和許秦豪分別執導的《成都,我愛你》受邀作閉幕電影。今年評委會主席由華人導演李安擔任,將有二十餘部影片共同角逐金獅大獎。除了一些好來塢影片外,還有來自中國、以色列、日本、法國、香港的影片參展。電影節將於9月12日閉幕。

6.迪士尼40億美元收購驚奇娛樂公司

迪士尼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長羅伯特艾格31日表示,迪士尼同意以40億美元收購漫畫巨頭--驚奇娛樂公司。驚奇娛樂公司成立於1939年,旗下的漫畫人物,包括全球知名的「蜘蛛人」、「鋼鐵人」和「X戰警」,神奇四俠、綠巨人等。媒體分析專家大衛 喬伊斯表示,驚奇娛樂公司在男孩類主題市場中的強大影響力將幫助迪士尼獲取更多男孩類市場,使迪士尼長期獲益。

四、神韻特別報導

神韻晚會重返肯尼迪中心 再次轟動華府

美國神韻藝術團今年二月首次登上美國首都華府肯尼迪藝術中心的舞臺。在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二月份的六場公演晚會上座率平均高達94%,週末場爆滿,甚至有人購買站票,在華盛頓DC的主流社會一度造成轟動的影響.。八月,神韻晚會重返肯尼迪中心,8月25日至30日,神韻紐約藝術團在這裡六天共上演了七場晚會。請看本台記者的綜合報導。

經濟低迷加上演出淡季,擋不住神韻藝術團強大的藝術吸引力。今天,包括國會議員、多國駐美大使、跨國公司總裁,國防部官員等上千名政要、名流出席了神韻藝術團的貴賓專場演出,並被神韻純善純美的藝術而深深打動。

「二胡,我最喜歡的節目。我過去就是拉大提琴的,非常美妙的聲音。每一支舞蹈都令人驚艷。讓我非常感動,讓我落淚,美好的事情令我流淚,(演出) 非常美好,(內容)非常豐富」

「舞蹈(陣容)非常強大,非常引人入勝,情節非常有意思,有時還很有趣,每個地方都很優雅。我有幸去過幾次中國,但從未見過這樣的舞蹈。」

感動觀眾的不僅是神韻藝術團展現的高超技巧,節目所傳達的內涵更讓人感動至落淚。

「現在的感覺就是看了這樣一場堪稱奇觀的演出。也許我不該說,看到人們受到仇視和虐待,但仍滿懷希望的時候,我作為一個男人卻熱淚盈眶。」

贊助這次專場演出的是前資深國會議員湯姆蘭托斯的人權法制基金會。蘭托斯的女兒說:「是的,我認為她堪稱奇觀,演出不僅是從藝術的角度來看輝煌壯麗,而且演出傳遞了積極向上和高貴的內涵。蘭托斯議員人權與法制基金會非常驕傲地贊助了這場演出。「國會的眾議員們、參議員們、前國會議員、國務院最高級的官員、國防部,我們這裡有許多來自美國政府的官員,我認為他們留下了美好而深刻的印象。我想他們學到了很多,他們學到了中國的傳統文化,更多的則是法輪功的精神。」

此次演出團隊中有來自華盛頓DC的舞蹈演員廖若山和薛心壇,馬里蘭州議員特別向他們頒發了褒獎。

除了華盛頓的政要,商界精英之外,神韻的風採經過人們口耳相傳,也吸引了越來越多各門類的藝術家們前來觀賞。

周•珀蘭茲(Doe Planez)來自法國,是一位表演法國十八世紀喜劇的演員,現在在美國馬裡蘭大學讀博士,她贊嘆神韻是典範,並說每位演員都應看神韻。

周.珀蘭茲(Zoe Polanz),舞台劇演員:「他們是如此的優雅,幾乎從未碰到地面…我喜愛那些演出服裝以及他們如何[巧妙地]與音樂聯繫起來。他們彷彿是一個人,這是我最喜歡的。」

原美國海軍陸戰隊軍官阿倫康諾頓年輕的時候曾主修過聲樂,今晚他完全被神韻演出中歌唱家們傾倒。阿倫.康諾頓(Allen Connorton)上尉,美國海軍陸戰隊的官員:「這個表演、音樂美倫美奐,非常傑出。對兩位男聲印象很深刻。那位男高音,我覺得他的聲音比帕瓦羅第,多明戈都好。我年輕時學過聲樂… 那位男中音,他可以從中音,一直唱上去,唱到男高音,很了不起。」

考綈•法克斯(Cotty Farkas)是一位來自多倫多的時裝及室內裝潢,傢俱設計師,將近二十年的藝術生涯中,她那充滿浪漫奇思的一部部獨特作品曾贏得很多讚譽,也曾受邀到著名的生活頻道HGTV等節目中接受專訪。神韻的節目讓她深受感動和啟迪。

考綈•法克斯(Cotty Farkas):「今天的演出實在是太讓我感動了。現在我隻是腦海裡回想著那個畫面,丈夫被抓走被迫害,小孩子在地上哭,妻子不知如何是好,僅僅想起這個畫面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淚水。我感覺就像有東西堵在我的喉嚨裡,而我的心已經完全在他們的情節中,設身處地的為他們而感動了。我十分感動於那些亞洲的歷史,不同的文化,和各種傳統服飾.那些服裝太美了,它們也觸動了我的心,簡直讓我的眼淚都流了下來。演員們飄逸的服裝,還有舞蹈的編排,整個畫面看起來完美無缺,如同鮮花在綻放時那樣慢慢的盛開。簡直是太美了。」

這次的巡演集中了三年來的精華版節目,令華府觀眾如醉如癡,許多人像脫口秀節目主持人約翰.蒙梭一樣對神韻的製作讚不絕口,已經等不及要看明年的全新節目了。

脫口秀節目主持人約翰.蒙梭:「今天的演出絕對的壯觀。我太太和我一致認為這是我們一生中看過的最美的演出。我們走遍全美、全世界很多劇場,看過很多演出。」

脫口秀節目主持人約翰.蒙梭:「正直、真誠、誠實、善良、博愛,這台演出所推崇的這些高尚的品德是非常美好的,全世界人民都應該知道,也會因此受益。」

脫口秀節目主持人約翰.蒙梭:「我們等不及一月份的演出了。你看現在是八月,還有九月、十月、十一月、十二月,還有四個月要等,我們等不及四個月,要是明天該多好啊。」

五、社區巡航

鮮為大陸人所知的越南華僑

在海外生活的「華人」﹐除了大家熟知的來自港﹑澳﹑台這「兩岸三地」﹐還有一部分華人的來歷卻鮮為在海外生活的"大陸移民"所知﹐而介紹這些"華人"經歷和歷史的文字在今天的海外中文世界竟然也是鳳毛鱗角﹐他們﹐就是為躲避共產紅禍而"投奔怒海"的越南華僑。

從中共建政開始,向世界各國介紹毛主義和中共革命的模式直至輸出革命,一直是中共對外政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因此中共製造的紅色災難不僅讓在大陸的"中國人"深受其害﹐也讓眾多的海外華人未能倖免。一九七五年四月三十日﹐在中共的幫助下,整個越南國土淪於越共之手,越共隨即對越南境內的知識份子和「資產階級」開始清算、屠殺,由於人們不堪忍受越共的殘暴統治,紛紛冒死舉家從海路出逃,從而引發了震驚全世界的南越人的大逃亡。後來雖在聯合國幫助下這些難民最終得到澳洲、美國、加拿大等國家的安頓,但已有無數越南人和華人在大逃亡中葬身大海,多少家庭妻離子散。芝加哥華人互助會的創辦人黃懷德先生就是這樣一位「投奔怒海華人」﹐所幸的是﹐雖然經歷了無數磨難﹐黃懷德先生的一家最終能在美國政府的幫助下團聚﹐下面我們就一起來聽一聽黃懷德先生的故事。

芝加哥華人互助會的創辦人黃懷德先生:「我是出生在福建,還是出生在鄉下。我是很小就出來了,十歲、十一歲我就到越南了。我就在越南讀中學。越南的『的岸』是華僑的天地。有一百多萬人口在一個小城市裏面,就是我們現在說的西貢。『的岸』不是越南人多,而是中國人多。」

南越,既「越南共和國」,是1955年,經公民投票,廢除了法國的保大皇帝,由吳廷琰建立。黃懷德先生一家在南越擁有造船廠。依靠從美國、日本等地進口零件和發動機,製造一種被稱為「蝦尾」的小船。生活相當優越。但南越被越共攻陷後,家族的事業、生活完全改變了。

黃懷德:「越南那時候, 西貢被拿掉的時候,我們跟老共生活了二十多個月,二十多個月實在是很痛苦啊。那個時候越南每一個人好像---,有一句笑話,電燈柱可以走都要走掉了。」

黃懷德夫人黃蔡福芳:「 後來他(黃懷德)就被打資產,說他是資產買辦。就把他抓進去關了十多天,後來有朋友說,需要用金子把他贖出來。那個朋友幫我們做好,十五兩把他贖出來。他很怕,就沒心在那住,他就一直在找路途走。我們也被騗了幾次, 最後還是要分開出來。他帶了兩個大女兒和兩個小兒子,從1977年十月出來,到馬來西亞的難民營。 」

芝加哥華人互助會的創辦人黃懷德先生:「每一個人都想跑出來,當天幕關下來的時候,大家都感覺到自由的可貴。但是自由的可貴你又能怎麼樣呢?沒有辦法,所以每個人都想逃亡。1975年開始,南中國海和太平洋一大堆難民跑出來,每天都有這麼多。到後期的時候被海盜搶,再早期翻船呀,餓死呀,什麼都有。有一條船他們沒油了,在海上漂流幾天,喝都沒有的喝,就喝小便。自己的弟弟死了,給人家殺來吃。那個女孩子到了新加坡的時候,她沒有辦法生活下去。很多難民悲慘的故事太多了。」

黃懷德:「後來我們運氣很好。剛到馬來西亞,美國國會通過了一個五千人的提案, 我就是屬於哪個時候。」

黃懷德夫人黃蔡福芳:「後來我也找到了路徑,又被騗了一次,第二次我就帶了中間兩個女兒,還有他的兩個妹妹,我們一起逃出來。我們也是從馬來西亞的難民營,擔保到芝加哥來。我們一來他去接我們的時候,我們都不敢想像,我們今天可以團圓在一起。那時很高興。」

經過艱苦打拼﹐家庭事業穩定後的黃懷德先生於80年代創立華人互助會﹐幫助華人新移民回饋社會﹐並榮任多屆中華民國政府海外榮譽職﹐投身僑社事務﹐與眾多「華人」一起維護著海外「中國人」的自由生存空間。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