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中共四中全「秀」看點點評

【新唐人2009年9月14日訊】主持人:在中共建政60週年前夕,中共的17屆四中全會將於9月15日至18日在北京召開,為了確保大局的穩定,北京當局啟動了周邊6省市參與的「護城河行動」,其戒備程度甚至超過了奧運期間。北京開一個黨代會為什麼要搞的這麼緊張呢?其內部的權力鬥爭又會上演哪些好看的戲碼呢?我們今天請資深評論員杰森博士為我們一一點評。杰森博士您好!我們知道日前北京召開了一個叫「護城河」的工作會議,確定從15日開始,周邊的6省市要實施夜間的武裝巡邏,搞的那個架式好像很緊張。有人說這好像古代的「勤王之舉」。但一般老百姓很難理解,開個會為什麼搞得這麼戒備森嚴呢? 杰森:在目前來看,對於中國的整體社會局勢、社會現狀,普通老百姓的認知和中共高層的認知是有一個差異的。因為老百姓在中共信息封鎖下,比如歷次發生大的暴亂事件,也就是人民的抗暴事件、群體事件,都是在局部地區發生,而中共的媒體非常低調的報導或甚至不報導。所以對於普通民眾來說,他看不到中國四處湧現的群體事件的發生,以及全年發生的數量規模和暴烈的程度,他完全體會不到。這對普通民眾而言,中國在某種程度上好像很穩定。但是從中共中央的角度它確實看到了,隨著中共整個利益集團對於中國老百姓的盤剝,從個人的腐敗到集團的腐敗,到現在制度性的腐敗,已經創造出許許多多受害人群,這些受害人群因為環境的問題,因為貪官腐敗的問題,因為農民失地的問題,因為工人就業的問題,在很多地方已經達到沸點了。中共自己在年初的時候說,中國目前已經進入了群體事件多發的階段。主持人:到處都是火藥桶。杰森:到處都是火藥桶的狀態。在這樣的情況下,它自己知道,在開會期間,隨時隨地都可能有對它有怨氣的人來發出聲音。主持人:這對那些想要發洩怨氣的人可能是個機會。杰森:可能是很好的機會。當然我們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因為中共對中國的強權統治,事實上中國人目前沒有一個對中共反抗的組織體制,所以所有這些孤立發生的群體事件,對中共政權不會造成立刻直接的影響,還不足以達到那樣的力量。所以從某個角度來講,中共在6個省市(加北京7個),每個省市夜間都武裝巡邏,對每個長途進京的人實名記錄,每個到北京的車都登記造冊。從這點你可以看到,它是有點反應過度。其實這過度反應,又反映出另外一個因素,就是一個權力鬥爭的結果。十七大四中全會某種意義上來講,是對十八大權力換屆進入一個預演階段。我們知道中共官員內部鬥爭非常激烈,往往有時用一個政治事件,就可以成為他政敵的把柄,把這個人打下去,比如說:最近新疆發生的暴亂,整個民族衝突或中共對各種民族的鎮壓,造成的結果就是「新疆王」王樂泉整個地位受到影響,原來認為他還可能更上一層樓進入北京,就因為這樣,他整個政治前途可能就因此消沉下去了。在這個階段,這個事件(王樂泉)是給很多在中央內部的一些相應的官員敲了個警鐘,所以他就寧可勞民傷財過度的去反應,保證強壓所有可能發生的事情,而不讓我的政敵有一個口舌。這種政治鬥爭,也使勞民傷財去維持安定的「護城河工程」,達到了這麼一個可笑的規模。主持人:「十一」馬上到了,也就是中國建政60週年,它在台上已經60年的時間了。但是到了今天,對於一個安全保衛工作都這麼不放心,這麼沒有信心的話,是不是真的要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執政的過程當中是不是有很大的失誤?那麼從媒體的報導來看,這次的全會重點都在哪些方面?。杰森:從它把所有老百姓都當敵人的這樣一個保持安定的保安工作,你可以看出來中共的執政已經極端跟人民對立了。但是中共這次的會議中,它自己在媒體上公開說的重點是:加強黨的建設,它自己的說法是:改善、加強黨的執政能力。換句話說,中共面對目前整個社會不穩定的這種前兆,中共自己也在變,中共本身是一個為了自己生存可以不斷變化的執政黨。它這次變的主要兩個原因,一方面中共因為自己本身的利益集團對老百姓的盤剝,已經到了跟老百姓極端對立的地步,所以中共知道長久下去的話,它這個政權一定維持不住的。而且整個官員的腐敗,造成統治成本的提高,中共也知道它撐不下去了,不可能以每年30%的財政收入再往上增長下去,這樣全中國的錢都讓中共花掉了。另外一方面,還有個權力鬥爭的問題。下一屆選舉我們知道習近平和李克強很可能會進入十八大。主持人:現在的常委當中唯一可能進入的。杰森:他們可能進入18大,也可能是中共未來權力的核心,但是我們知道這兩個人其實是一點點公信力都沒有的。我們可以看到中共的領導從最開始的老毛那個年代,從強權的統治,從靠他自己的公信力來維持他的權力,逐漸逐漸到了現在這樣,其實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真正形成一人的核心。主持人:現在的胡溫已經是沒有這個能力了,要下一屆才能夠。杰森:已經沒有了,這個時候他連江這個派系都打不下去了。所以中共也看到,面對未來十八大的權力鬥爭會非常激烈,沒有哪一派能壓倒哪一派。最近胡錦濤談話說:「發展是硬道理,穩定是硬任務。」按香港有個電影說黑社會「以和為貴」,這樣的說法就是大家和氣生財不要鬧的太凶,我們搞黨內民主,我們大家坐在一塊,讓每個團體都有發言的權利,讓每個利益集團都能得到一點點權利。主持人:所以說這個黨內民主實際上針對他們內部的權力鬥爭來的。杰森:對,是這樣子的。這個黨內民主,某種程度上講就是,不會再出現一派徹底壓倒另一派,我讓你每一派都有發言的權利,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共同發財,就是這麼一個想法。主持人:那老百姓就是看熱鬧,看他們鬥來鬥去的,不管你是民主也好,你是內鬥也好,也只是看你們在那兒演戲。杰森:是這樣。因為在中國老百姓來看,這個執政黨唯一的會議會做出很多決定:不管是從官員任免,還是政策方向,對老百姓應該說是蠻重要的。但是因為中共本身是集權獨裁統治,它不會聽老百姓的任何話,在黨內都是中央集權統治,所以老百姓一方面不可能了解具體情況,另一方面他有任何想法也不可能表達出來。在這種情況下,對老百姓來講只是一個秀,幾個官員坐在那裡搞一個「權力秀」,所有的東西都是預先排練好的,已經在會議前,不管是權力安排、利益安排,整個已經是決定好的,會場上只是一個表演過程,老百姓也只能當做一個秀來看了。主持人:實際上老百姓對於中共官員的腐敗問題是最深惡痛絕的。這一次是不是有可能為了它的統治的危機而做一些適當的調整?比如最近提出一個「陽光政策」,就是官員的財產申報制度,這個制度有沒有可能在這次全會上,真的會落到實處呢?杰森:有關中共官員的申報制度,中共在1994年,也就是15年前就已經提出了這樣一個方案,但是歷次人大會議、政協會議提出來最後都被否決,沒有真正的實施下來。這次中共能不能在這個(官員財產申報制度)預先做決定的話,我覺得大家可以看一看。但是我知道實際的效果不會真正的達到,因為一方面我們看到在司法不獨立,媒體沒有公開的情況下,你所有的東西都有漏洞,官員都可以用某種形式去鑽這些漏洞。主持人:即使是申報也有可能是假的。杰森:假的,一個走形式的過程,誰來監督他申報的對與不對呢?歷史上中共不是沒做過這樣的事情,它讓官員自我檢討貪污,看自己貪污多少,整個下來不是出笑話了嗎?最高的貪污了9萬塊錢,就是這樣子,中共歷史上做過這樣的秀,但是都沒成功。我知道中共一定不會實實在在的把這個事情做紮實、做到底的,因為中共最怕的就是資金外逃。我們以前談過中共不敢實實在在的搞這種陽光法案,就是因為中共現在巨大的財富,中國過去這麼多年創造的財富,實際上是積聚在極少數的一群特權階層裡頭。這個特權階層有很多人是為官的,這個為官的人群如果一旦查得緊的時候,他會把錢逐漸轉到海外,這個轉到海外的過程就是中共資產流失的過程,中國大量財富流失的過程,所以說中共不敢這麼做。它為了保住這筆錢,它也得讓這些官員把錢留在國內。當然,現在中國國內的內需其實主要是靠這些有錢人在促進的,那麼某種意義上講,你要是搞得嚴重的話,哪個官員也不敢買車,哪個官員也不敢買房了,那中國很多東西都搞不起來。其實中共是靠這些有錢的人在刺激,不管是股市、房市,很多東西都是靠他們。主持人:的確是。剛才您也講到了,這次會議可能還是逃不出以往的那種權力鬥爭的格局。那就像您剛才講的,習近平和李克強他們一個是代表太子黨的,一個是團派的,有人也說這次可能江派的勢力也會有一定程度的影響。您認為在這次全會上面,它這個人事的鬥爭會怎麼樣呢?有什麼可看的?杰森:中共在表面上一定會維持一灘平水的,不會直接把內部激烈的權鬥給老百姓展現出來。當然很多人預測說,如果習近平這一次被任命為中央軍委副主席,就證明他進入中央核心權力的步子已經開始走下去了。在這個過程中,因為畢竟現在的9個常委,下一屆只能留下來2個,那麼如果保持9個位置的話,就可能有7個空缺,那麼在這個時候他可能會已經開始決定這7個空缺由誰來補了,所以在這個過程中看見一些較新的名字 。主持人:還有像薄熙來要在這期間搞一些動作。杰森:對,薄熙來在重慶拼命的折騰,他這次會不會折騰出什麼結果呢?你從開會的過程中,他的名字的提法,媒體上報導的方式,都能預測出來。事實上中國老百姓長年在茶餘飯後討論的也就是這個,最近誰的名字提的多了,是不是誰有機會進入這個權力體系,事實上對老百姓我想只是個話資而已,茶餘飯後的話資而已,整個中共權力內部的鬥爭方式,對於普通老百姓其實沒有很大的意義。主持人:老百姓看這樣的一些權力鬥爭,甚至這種建政多少週年也好,他是以一種什麼心態?完全是一種看客的心態是吧。杰森:實際上他們是看客,但一切都是中共的宣傳,特別是像「十一」這樣的活動,它給老百姓一種自己能參與進去的感覺。事實上,中國國內真正能明白的老百姓,他是冷眼在看這件事情,因為很多老百姓也能意識到,如果「十一」是「建國國慶」的話,那為什麼你這麼防老百姓,我去天安門走一圈,包被查了3次!某種意義上講,你可以看到它不像美國這樣,老百姓自發的,發自內心的去遊行,它是國家組織的,目的是為了顯示中共領導的成功,而老百姓只是在這個活動中被一防再防的對象。所以說這個會也是這樣,它一定是中共內部權力的一個角鬥場,同時,在表面它是對全國人民展現中共團結在黨中央核心的一個秀,但對老百姓來說,他只是一個看客而已。主持人:所以說這次可能跟以往的會議一樣,也沒有什麼新意。杰森:事實上總是這樣子。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您的分析。各位觀眾朋友們,感謝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