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四中全會無果而終說明了甚麼

【新唐人2009年9月21日訊】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為期4天的中共四中全會,上週五在北京結束。讓人意外的是,會議公報中不僅民眾期待的關於建立官員財產申報制度的所謂「陽光政策」未見曙光,就連外界一直關注的焦點,人事卡位戰的戰技也未露端倪。為什麼中共的這一次確立接班人的關鍵會議會無果而終呢?讓我們一起來聽聽資深評論員杰森博士為我們分析。杰森博士您好!杰森:林雲妳好!主持人:我們在上個星期的節目當中就談論到,四中全會可能最大的看點就是關於人事的安排這一方面。大家都會覺得,可能習近平在這一次會議當中會被確立為軍委副主席,以確定他的王儲地位,可是結果他並沒有出線。您怎麼來看待這個結果呢? 杰森:從這個結果確實是很讓人驚訝的,就是說他如果被確認為軍委副主席,那不是新聞,但是這次沒有出線反倒是新聞。外界最大的感觸就是,原來中共內部的鬥爭比我們想像的更加激烈。你知道中共現在面對的整個中國就是各地民眾事件此起彼伏,長期被壓抑的民族問題,最近在西藏及新疆都爆發出來了,同時經濟也處於很艱難的狀態,整個經濟面也有很多問題。這時它最不需要的就是要展現出它高層的人事不確定,所以按一般人的推測,四中全會是中共歷次權力大會,每屆幾中幾中,到四中就是權力角逐。主持人:因為最靠近下一屆換屆的時候了。杰森:在四中全會的時候,大家都有期望值,以前胡錦濤就是在四中全會確立了他軍委副主席的地位。這一次大家想當然的認為,也只有這個時間是最合適的,讓習近平進入軍委,建立他在軍隊中的一些資歷,但是卻沒有發生。唯一的解釋,很可能軍內部權力還沒有達到平衡。主持人:也就反應了黨心現在還不穩。杰森:至少內部沒有達到它所聲稱團結的狀態。當然從它的公告裡反覆強調黨內要民主,同時要集中,同時也強調黨內要團結。從強調集中到團結,你可以看到黨內確實不集中不團結。這一次另外再來看,本身權力沒有妥協到一定程度的狀態,習近平沒有進入軍委,同時另外一個很大的看點,胡錦濤的一個大管家叫令計劃,他也沒有任何跡象進入政治局。主持人:沒有往前走一步。杰森:整個來說可以看到,這一次只談黨的建設,不談人事,這樣一個現象充分體現中共內部鬥爭、內部權力平衡到了不可調和,不得不在這個會議,開始之前都沒有辦法調和,最後使這個會議只走了一個形式,沒有達到任何實質的效果。主持人:但是接下去到2012年十八大召開的時候,胡錦濤就一定要接班了,胡溫這個體制就一定要轉換了。從現在開始到2012年還有兩年多的時間,可能各派的勢力在人事的問題上就會有更加激烈的爭奪,您覺得未來的看點在哪裡?杰森:整個來說,這次的不確定性,使得未來兩年間的變數更多一些。當然有人說習近平的王儲地位不會改變,有可能甚至今年的後半期軍委會議裡,會碓認他軍委副主委的位子。主持人:只是個時間的問題。杰森:時間問題。但是就是因為這次會議沒有確定他的位子,事實上留下無限的想像空間。因為我們知道中共不是一個法治管理國家的方式,它本身人事變動中間又不透明,一切有關這樣的事情,都會引起社會方方面面的討論。這種討論完全違背它一貫談到的平穩、穩定、和諧這樣一個基本原則,是它不得已出現這個現象。當然我們可以看到,下一次按中共所謂的「黨章」規定,現在的9個常委只能有2個再留任。主持人:年齡是最大的問題。杰森:所以很可能會空出7個位子,這7個位子誰來坐?哪怕從9個常委變回7個常委,也可能還會空出5個位子,這個過程中誰來成為5個位子的接班人?目前我們看到薄熙來拼爭的很厲害,用各種方式。主持人:您覺得他勝數有多少?杰森:這個時候還很難看出來,但是看這個情況希望性很大,因為他跟汪洋拼爭的很厲害。汪洋是下一次常委非常強的一個人選,但他這一次一下打到了汪洋的痛處,在重慶抓住這麼多黑社會,而且他特意說是「5年來的黑社會」,而汪洋正好是在這5年範圍之內的。你也可以感覺我這2年幹的,解決了你5年的事情。主持人:所以這個打黑反而是人事的鬥爭。杰森:人事的鬥爭。同時我們可以看到,軍委這個東西是非常複雜的,如果說中共要樹立一個核心的話,這個核心總是集中共的書記、國家的主席加上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三權集一身的,而這三權裡國家主席是個虛職,連中共的總書記都可能是虛職。我們知道趙紫陽是中共的書記,當時說抹掉也就抹掉了。真正有實權的,在一個沒有法治管理的國家,軍隊總是最強勢的。主持人:還是體現了「槍桿子裡面出政權」。杰森:對,槍桿子指揮政權的狀態,所以軍委的主席一定是權力的最實際擁有者。主持人:像當年的鄧小平的那個概念。杰森:鄧小平他並不是國家主席,也不是總書記,但是他可以以軍委主席的身分挾天子以令諸侯的,說要讓趙紫陽下台,他就下台了。而當時江澤民離位的時候,他先拿掉讓出了主席和總書記的位子,而又把持著軍委主席,直到2003年、04年才完全交給胡錦濤。事實上這段時間就允許他,使得他能有更大的權力,把他的人力安排在各個部門,使得他的政策一方面不會被清算,另外一方面有一定的延續。所以軍委主席是極其關鍵的。在這個時候軍委主席的副主席的位子確立,幾乎是對一個王儲地位的最終宣示,這個位子一天不確定,一天它都可能成為一個紛爭的導火索。我們可以看到胡錦濤一直想讓…他推的人是李克強,因為李克強這兩年逐漸跟習近平拉開了距離,很明顯他不可能成為一把手了,就是總理的人選了。下一步是不是胡錦濤也想像江澤民一樣,在2012年退掉總書記的位子後,再把持一段軍權,這是另外一個可能性。所以整個來說,胡錦濤以整個團派為代表這樣一個勢力,以及像習近平、薄熙來這樣的太子黨,最終在什麼的情況下達到一個權力平衡,可能…主持人:可能會是對各方利益的一個妥協。杰森:對,就是因為這個會議沒有明確的一個結果,而造成了很多很多的懸念,給老百姓茶餘飯後增添了很多話題。這樣就某種程度來講,對於中共體現它的穩定是不利的。主持人:講到穩定,它一直在講今年09年是個維穩年,其實維穩年當中,民心的穩定是很重要的,像老百姓很痛恨的腐敗問題,在會議之前有透風說要推出陽光政策,就是官員財產的申報制度,可是結果卻完全沒有提到。它為什麼不會利用這樣一個機會,真正去做一點對於穩定民心起作用的事情,反而就這麼忽視掉了呢?杰森:我們一再說陽光政策,它在十幾年前就提出這樣一個構想,在這十幾年的過程中時不時就會拿出來,試著做一下討論。主持人:也是一種作秀的概念?杰森:它倒不一定是作秀的概念,但是更多的是中共不斷的權衡。中共中間有一些少數的改革派,比如說像溫家寶這樣的人,他在幾次都會談到是不是我們要搞這樣的東西?但是我們知道中共官員的腐敗程度是眾所周知的。如果你實實在在的去清查官員的家產,那麼中共清清白白的官員實在是太少了,你實際上是在打擊很大一群人,這一群人你敢不敢觸動他?這是他的根本利益。如果中共還能維持這些官員在給它做事,唯一就是因為中共給他權力,權力代表利益,在中國利益是維繫中共政權這個體制的唯一的沾合劑。如果你打掉了利益這種東西,誰還會給你幹活?而且另外再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我們談到的軍隊的問題,事實上在毛和鄧是強權政權,因為什麼?他出身軍隊,他有能力可以說你軍隊就得聽我的。主持人:而且他當年打天下,好像也就樹立了這樣的權威。杰森:後來到了江澤民這一代,他事實上是贖買,江澤民任期兩屆,整個提了將近一百個上將,然後整個軍隊的軍費開支逐年都是兩位數,國外甚至說是百分之二十幾的速度在往上增長,他是贖買政策,拼命的在買軍隊。在這個過程中,軍隊已經養得非常肥了,那麼這時候如果你說推行陽光政策包括國防部官員,如果軍隊方方面面的官員都包括了,事實上在權力交接的過程中,軍隊如果站在哪一堆的時候,你國家怎麼對待軍隊這個問題?所以方方面面擺在他面前的就是,一方面個別改革官員他想做這樣的事,比如像溫家寶這樣的人;另一方面他又不敢做,他只要理智的看看他的官員就知道他不敢做,所以你可以看到在這個事情上,拿起來放下、拿起來放下,已經十幾年了沒有任何的決定,事實上這次又一次是無果而終的一個現實,就表示中共在改良它自己的過程中,是越來越顯得無力了。主持人:既然是這樣子的話,那它為什麼還會在會議之前放出這種消息說,我想要搞這種陽光政策呢?它這個媒體是怎麼把握的呢?杰森:這要從兩方面看這個問題,一方面的話,可能中間有些改革派他想施壓使這個會議至少觸及一下這個話題,事實上他也知道這次會議之前已經知道這個會要幹什麼了,真正介入這個會議的人知道這個會議不會真正出來結果,但是他想用媒體施加一下壓力,至少觸及一下話題讓內部人討論一下,結果連觸及都沒觸及,只是讀了幾個報告,胡錦濤讀個報告,大家討論了一個很空泛的所謂「建立一個新的執政能力」的綱領,然後這樣就結束了。當然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到,中共整個統治本身,已經不像原來那麼嚴謹了,整個會議出來,怎麼媒體給它幫著運作,怎麼樣保證在這之前跟會議本身的口徑一致,會議結果怎麼保證得到全體一致認為的盛大結束。那麼會議之前出現這樣一個跟會議主題異樣的聲音,某種意義上講,你也可以看到中共在整個對於媒體的細微控制過程中是有疏漏的。也就說展現在官官內鬥的過程中,其實已經分散了它的注意力,使它不能嚴謹的怎樣把它內鬥的方式不在外部整個展現出來。所以整個在會議之前烘托這個事,在會議過程中隻字不提這個過程的話,我也看到另外一個問題就是,中共對於中國整個方面的控制在示弱。主持人:一方面在退黨大潮的衝擊下,現在是三退的人數已經突破6千萬了,那麼一方面中共內部權力異常的激烈化;還有一方面就是說,現在中共的高官甚至不僅是高官,各階層人士包括那些明星演員,紛紛的要拿外國的護照、外國的身分這樣的一種局面。就是說中共在執政60年後,馬上就要慶祝它的建政60周年了,那麼它今天面臨著怎樣一個局面?杰森:我們可以從四中全會的結果看到,其實中共內部因為利益的問題它已經很難擺平了,這種擺平的現象我們隨著以後的展現可以看到,它到底能觸發到內部鬥爭到什麼激烈的程度,同時這個內鬥使得中共對於中國的控制力逐漸逐漸的減弱。方方面面我們都可以看到,事實上在這個時候,中國人越來越有能力、有機會可能真正取得自己的國家,因為中共在自己逐漸逐漸失去對中國控制或者衰弱的時候,某種意義上是給中國人留下一個機會的時候。主持人:的確是,可能國家民族也到了一個很關鍵的時候。杰森:對。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您的分析,各位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