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話壇:福建冤案(七)慾不了了之的合同欺詐案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你們好,歡迎您收看今天百姓話壇節目,本次節目嘉賓是中國福州市民葉明鋒,他再一次與別人的商業合作中,成為了合同詐騙的受害人,下面就聽一下他的經歷。葉: 我於1999年開始與天津的朋友合作搞一個環保節能柴油的項目,前後花了6年的時間,四十幾萬元的資金投入,在2003年的時候有一個叫劉德湘的一個人通過朋友介紹要跟我合作,簽訂了合作協議。主持人:在簽訂了合作協議之後, 劉德湘提出要考察技術和原料來源的要求。葉: 我於2003年1月8號帶他到天津去,見到了我的天津的兩位技術合作夥伴,回來之後他又提出來技術沒問題,沒原料,沒原料不能投資,我又帶他去考察福州的原料市場。主持人:當劉德湘了解了所有經營該項目相關信息後,突然提出了要更改原合同中分成比例的要求,由原來的六四分成,變成二八分成,葉明峰意識到劉德湘這種討價還價的目的是為了將自己甩開。葉:我合同訂完了你讓我帶你考察技術來源考察原料來源,考察產品銷路,你現在再和我提出來分成比例不對,要二八分成,你太可惡了,那我就不跟他合作了,就拉倒了,但是他私下與我的天津的工程師合作夥伴聯繫從那邊買到了技術,馬上就於2003年5月份把廠子辦起來。主持人:葉明鋒表示,劉德湘利用盜竊來的技術,辦廠成功,獲利數千萬元。而自己多年的心血和40多萬元的投資全部付之東流。於是,憤怒的葉明鋒將劉德湘的行為向公安局報了案。葉:劉德湘利用合同騙取我擁有的環保節能的柴油的技術來源,原料來源產品銷路,其行為構成了合同詐騙罪,或者是侵犯商業秘密罪。我於2005年5月份我得知這個事情之後向福州市公安局報案,經過調查,確認有這麽一回事,利用合同騙取我應有的環保節能的柴油技術來源,原料來源,產品銷路並辦廠得利數千萬,其行為構成了犯罪,他們準備立案,2003年6月30號,那個經辦的民警對我說,這個行為構成犯罪,你們不能私了的,如果私了了這個國家還要追究的,主持人:公安口頭告訴葉明鋒劉德湘的行為已構成犯罪,但是就是在8天之後,辦案民警的態度突然轉變了,說這種行為構不成犯罪。葉:但是突然間在6月30號過了幾天,7月8號那個經辦民警跟我說這個行為不構成犯罪,然後他就不予立案,經過我事後了解到原來是這個犯罪嫌疑人劉德湘通過他們社區所在地的片警,警察片警那個叫李毅的找到他姐夫,經過他姐夫他姐夫是福州市常務副市長,福州市人們政府常務副市長梁健勇,找到福州市公安局局長牛紀剛,買通了牛紀剛,然後福州市公安局作出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就說不構成犯罪,這個他們給我出具的福州市公安局後面我就不停的上訪。主持人:福州市公安局於2006年5月25日出具的《關於葉明鋒對劉德湘侵犯其商業秘密的報案是否符合立案條件的再調查報告》中稱:劉德湘是從網絡上看到某公司有乳化生產柴油技術,並用2.5萬元人民幣從該公司購得乳化柴油生產技術,從而認定劉德湘獲取該技術不構成侵犯商業秘密罪,葉明鋒報案不符合立案標準。然而,這與事實顯然不符,因為劉德湘得知該技術,不是通過網絡,而是通過一個叫吳威的人介紹的,下面我們聽一下吳威是怎麽說的。吳:我當時我是在南門,福州南門信息中心公司那邊碰到葉明鋒,他正在推銷他的一個油的產品.我認為這個對節能減排有好處,所以當時就給他介紹一個姓劉的,叫劉德湘一個人,因為這個人也是在搞這個油的,好了他後來他們倆一起到天津去了, 這個他怎麽做怎麽來,我只是介紹一下,就這麽個情況,整個過程就這麽簡單.其他我也都不清楚,他也沒有告訴我,也沒有任何反饋,到最後發生甚麽,他們發生甚麽事情,結果接撞而來的就是派出所、分局、市公安局找我的麻煩來著,我就對他們說,我就這麽個情況,就是介紹他們一下,其他我都不清楚他們怎麽做。記者:當時葉明鋒確實有乳化劑這個技術是吧?吳:乳化劑技術,是,當時他到處推銷,跑到信息公司去推銷他這個乳化技術,結果呢我就在那個地方看到了,看到後我就向他介紹我的這個朋友劉德湘。記者:那你知不知道這個劉德湘目前情況怎麽樣?吳:他現在已經是作為乳化油的專家了,他現在在福州市也很出名了。、葉:因為我們那個時候需要找技術研究成果出來了,然後呢,要投入生產的時候,找一個公司企業投資合作談這個事情的時候,剛好碰到吳威。我跟他們說的他聽不懂,吳威在邊上倒是聽懂了,我走的時候,吳威他的事情也不辦了跟我出來了,然後他就說,你的事情,你剛才說的那個事情,他們聽不懂,我到聽懂了,我的朋友有一個朋友以前他做過這個產品,它是乳白色的,做出來是乳白色的,你這個做出來柴油的天然色,很好。我可以介紹我的朋友給你認識,然後他就介紹,當天晚上他就把劉德湘,帶劉德湘去找我,劉德湘看到我的產品以後,他說了一句話,他說你這個技術達到這個成果,這樣的效果很好,肯定能發大財了,然後就談合作的事情,他要我帶他去找天津的合作夥伴,我說必須要簽訂合同之後,我才能帶他去,因此我們大概拖了十天的時間,十天時間然後簽的合同,03年的1月6號簽的合同,當天簽了合同馬上就買火車票,買03年1月8號的火車票去天津,簽訂合同的目的就是騙取我,讓我帶他去考察以考察為名,騙取我擁有的技術產品銷路,有了這個以後,再加上他自己有資金,他就可以把廠辦起來了,所以說他的行為構成合同詐騙罪。他本來和我合作之前,只有一套房子,一套住的住房,現在住房好幾套,那個別墅都有,幾百萬的別墅都有,還有廠的固定資產都達到三千萬,這個事三四多年以前的,岳峰派出所所長陳明娣告訴我的。主持人:葉明鋒拿著證據在福州討不著公道,於是就上告到了北京。葉:我於2005年10月1號到北京去,北京市公安局根據福州市出具的信訪答復意見,他們就認為這是刑事案件,應該立案,公安局應該立案因此直接將我的上訪材料上報到中華人們共和國國務院,造成了福州市市長辭職,公安局長牛紀剛被免去公安局長職務。主持人﹔雖然公安局長被告倒了,可以葉明鋒自己的案件還是絲毫沒有任何著落。葉:當時他們還是不給我立案,後邊我就不停的繼續上訪,不停的到北京告狀,曾經有兩次,一次準備在天安門自焚,一次準備在王府井要跳樓,我們當地的片警叫張建民,在06年的4月7號到北京他跟我說,你以為我們到北京來是來接你回家的嗎?我們到北京來收集材料,準備回去把你送到勞教所去的,他材料拿給我看,所以我後面臨時決定,於2006年4月10號準備在王府井跳樓,跳樓結果兩次都沒有成功,因為各種原因都沒成功,當時我在2006年9月30號從北京回來的時候,被非法關押被幾個穿著警服的公安,一銬直接拉到勞教所去,到勞教所去,拿出勞教執行書 叫我簽字,我被非法關押了790天。福州勞教所這裡面有幾個問題要說明的。第一個我進去以後13天,就是說06年的9月30號進去的,06年的10月13號他們就打算放我出去,要把我勞教人員送回去,放我出來,但是我稀裡糊塗的被抓到勞教所去,我不能不明不白的出去,我要他們給我一個說法,我拒絕交出勞教執行書,他們就不放我出來了, 10月19號,21號,24號,我連續寫了3封信,給溫家寶總理,駐勞教所檢察司的崔主任,帶了另外一個人到勞教所找我,他跟我說,你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你的心情我們能理解。現在要儘快找個有關部門把這個,把這個給,把這個冤案,就是上訪的冤案給解決一下。主持人:領導用了安撫人心的承諾最終並沒有兌現,冤案沒有被昭雪,葉明鋒也沒有被釋放。葉:後面那個07年1月份開庭,本來說要當庭釋放我出去的。因為我在裡面鬧得很厲害,他們當時呢,因為我那天的態度,可能公安認為說,放我出去我還會去告他們。不敢放我出去。這個後面就作出判決,維持原判。一個骨幹說過,這個勞教決定一是沒有管轄權﹔第二是依法是無效的。而且檢察院已經跟我說過,這個是無效的,要儘快出去。我當時不出去的話,後面就變得合法有效的。法院一審判決,判我敗訴﹔二審判我敗訴。二審審判長說的更絕了。他在法庭上當場對我說。葉明峰我們知道你懂得很多法律。但是我們的判決,又不是按法律判的,有用嗎,沒用。這個審判長叫王明輝。我曾經連續五次,在福州勞教所食堂,當著全體400多人,勞教人員,和幾十位勞教民警的面,當著值班領導都在,大罵福州公安腐敗,刑事案件不立案,非法關押受害者,於勞教所,共產黨腐敗,打倒共產黨,然後罵完以後,就被抓到禁閉室去關禁閉。第五次,也就是2008年的6月17號那次,因為那時候我快要到期了。他們那個姓常的叫常友誼,這個是牛紀綱在福州勞教所的代理人,他因為聽了我說了一句話以後。我說的,也就再呆這幾十天,你就得放我出去了。也就到期了到9月30號了,他就又給再加了2個月。再加2個月,那個時候,牛紀綱被中紀委雙軌之後,又不但平安無事,還能夠升任福建省公安廳廳長。主持人:福州市公安局長能如此的有恃無恐,葉明鋒認為指其背後肯定有大靠山。葉:牛紀剛為甚麽被中紀委雙規之後還能夠平安無事,還能夠出來升任公安廳廳長,牛紀剛腐敗不腐敗,絕對腐敗,而且他的行為,中紀委可以說中國最高的中國共產黨最高的紀律監察部門,不會說是沒有根據就把一個正廳級的一個公務員隨便就雙規,就抓到監獄裡面去,他肯定是有查清有犯罪事實,有徇私枉法,濫用職權,才會被雙規,當時呢為甚麽會莫名其妙的又會沒有一個說法,又會出來了,而且還能夠再升任公安廳廳長呢,福建省公安廳廳長呢,那就他的朋友,那個中國共產黨十七大07年11月份召開的中國共產黨十七大之後,他的朋友上去了,他的朋友一個是原來福州市委書記叫習近平,當了國家副主席了,另外一個,那個中紀委的書記以前也是福建省省長曾經擔任過三年的福建省省長賀國強,所以稀裡糊塗的就把他給放出去了,另外一個呢,因為我出來之後,那個第一次我到北京去上訪之前,我把這個青天何在,公道何在,2008年12月27號我貼到互聯網上去之後,然後呢他們也就是有打算通過私了解決我的事情,他們就跟我說要,希望我不要這麽告,可以協商解決他們打算賠我一千多萬,解決這個私了這個問題,第二次呢,就是1月20幾號,也是這麽說的,但是我第二次出來以後,09年1月23號從北京回來的時候,遇到了一個人吧,一個人他說,他的朋友跟彭麗媛是好朋友,可以把這個材料通過彭麗媛送交給習近平,我當時本著與人為善的,我把《青天何在公道何在》給他一本,我也就跟他口頭說了一句我說福州那些腐敗分子牛紀剛那些腐敗分子實在太可惡了,希望習近平能夠跟他們劃清界限,不要再保護他們,否則的話到時候連他自己都要牽扯進去,沒想到過了年之後,他們態度就應該來說就2月他是2月1號回到北京去的,應該是2月1號回到北京去的。也就是說2月1號之後,2月份嘛,這份材料傳到習近平那去以後,也就態度我們當地公安也就態度180度大轉彎了,“你那個問題就是不能解決!”就這樣一分都不賠給我,到現在為止,也就是一分都不賠給我,後面就有那個北大精神病鑑定中心的孫東東出臺了一個說了一個話老上訪戶都是神經病,這個我認為說,實際上他們是為那些習近平鎮壓我們這些上訪老百姓做輿論先導吧。主持人:葉明鋒的願望本來是通過中央高層治理腐敗,還其個公道。可是最終卻事與願違。葉:我現在怎麽說呢,根據我的經驗。我認為說,中共沒有一個說理的地方。共產黨一黨專政,胡作非為。根本就沒有一個老百姓說理的地方。以我的親身經歷來說,共產黨實在太腐敗了,中國共產黨實在太腐敗了,現在胡作非為的牛紀剛徇私枉法濫用職權現在還能當公安廳廳長。像我這種人在中國裡面有多少,我認為非常多,至少有成千上萬的人,都跟我有相同的經歷,現在呢我認識的有很多人,不但十幾年幾十年告狀不但問題沒解決,到北京上訪沒解決,現在反而都被非法關押起來了,我不知道我甚麽時候又會被非法關押,而且是突然就消失了,也就事情不了了之了,我願意用我這條命來換取共產黨能夠清除自身的腐敗。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們,這一期的百姓話談節目到這就結束了,咱們下週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