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河南近千兒童鉛中毒,誰之過?

【新唐人2009年10月14日訊】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節目。星期二,中國官方媒體報道,中國河南有近千名冶煉場附近的兒童被檢測出鉛中毒。那麼這是繼中國湖南、雲南、福建等地,一系列的兒童鉛中毒案件中最近的一起。當地的衛生官員通過對河南省濟源市超過2千7百多名兒童的血鉛進行檢測,發現其中有968名兒童的血鉛含量超過了正常的標準。那麼這一系列的兒童血鉛中毒事件越演越烈,背後究竟說明了什麼,老百姓不禁要問,究竟誰應該對這一系列的事件負責?節目當中我們請來了本台的資深評論員陳志飛先生,為我們進行點評分析。陳先生,河南省最近出現了一個惡性事件,近千名的兒童鉛中毒事件被報道出來了,其實河南已經不是第一次報道這種鉛中毒事件,但是它是全國最近報道的最新一起。這些在國內雖然沒有太多的報道,卻引起了海外的長篇累牘的報道和跟蹤,您能不能根據這些事件進行簡單的分析?陳志飛:首先,咱們要知道鉛中毒被醫學界稱為「少兒殺手」,醫學界普遍都很重視這個少兒疾病,在美國,少兒血液的血鉛含量是被長期細緻跟蹤的一個指標。那麼造成這樣大的傷害,在世界上當然是要引起軒然大波。就我今天剛剛看的,美國最大的報紙《今日美國》還有《華爾街日報》都作了長篇的報道,而且引起了廣泛的關注。第二、河南濟源的豫光金鉛公司是中國最大的生產鉛的廠家,在這個生產廠家1千米之內生活的人都應該會受到鉛汙染,這是一個普遍的常識。第三、這個事件可以說是最近整個鉛中毒的一個頂峰,因為在這之前,就像你剛剛說到的,在各地都爆發了這種事件,但是官方並沒有介入,只是各地的一個群體事件。這次是官方權威的新華社所作的調查,而且向全世界作出了報道,說明這個事件已經到達了非常白熱化的程度。那麼繼去年三鹿奶粉造成的傷害,讓大家對中國整個少兒的生存環境產生了很多疑問。主持人:剛剛您提到了,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網報道了這一個事件,根據中共一般的作法,往往此類事件是掩蓋和不進行揭露的,那麼此舉是不是表明了中共的媒體有進步的趨向?陳志飛:這好像是外界很多人所得到的一個印象,實際上恰恰相反。我覺得中國此舉在於它想爭奪第一話語權,因為它知道這是一個很大的事件,所以它就自己報道說,2千多人當中查出不到1千人中毒。但是據海外媒體的報道,他們直接跟當地的居民作了調查,那些居民透露大概有超過80%的當地兒童都受到了鉛汙染。那麼你想想看,這是全國最大的,年產量有7千噸的一家鉛生產廠家,在它周圍都有住戶,所以我覺得說80%受汙染,決不是空穴來風。而且根據新華社一貫的作風--和稀泥、往裡添水的這種作法來看的話,我覺得它的數字實際上還是不夠高的。那麼這就說到另一方面,中共它知道這種事情怎麼摀也摀不住,就像SARS病一樣,它從中得到的教訓就是它要爭奪第一話語權。它爭得第一話語權,那就很有講究了,如果你去新華網的中文網站,你根本看不到有任何關於這方面的報道,而我在Google用英文搜尋,找了半天才找到英文的報道。如果它想要用這個數字把外界媒體的口封住,讓外界各地的媒體都用它的數字,實際上就說明這事情的真實性和嚴重性已經超出了新華網的報道,這是它現在一個新的作法,也是大家比較不注意的。主持人:我們注意到還有一個現象,這個事件其實在媒體上不斷的曝光,用「越演越烈」這個詞來形容也不為過。那麼這件事情為什麼從開始出現到現在,就一直頻繁、不斷的出現,這個事情的根源為什麼不斷的出現,您能不能給大家分析一下。陳志飛:實際上這個事情不斷的出現,並不是說這個事情是個新鮮事物。正如這個廠家的經理在媒體採訪時說的,這個事情是20多年來,他們這個廠在當地經營所造成的一個積累的效果。那全國各地有很多生產鉛的廠家,尤其中國現在是個比較大的生產含鉛電池的基地,所以這種汙染肯定是很嚴重的。那麼我覺得現在最關鍵的原因,就在各地的民眾普遍的維權意識有所提高。比如我住在陜西,我發現鳳翔有這種鉛中毒的現象,然後我報道出來,或者我進行抗爭。那別地方的人,像湖南,他在網上知道這個消息以後,當地民眾就會想,我也住在離鉛廠很近的地方,是不是我也有鉛中毒,我也去查一查。一查的話,大家發現都有,那麼就會產生抗爭或者抗議這種現象。那麼河南最新的發展,我覺得也有這樣的原因在裡頭,那就是說明了中國民眾普遍的維權意識有所提高,並不是中共在這方面作出了什麼善舉,而是民眾對這方面的意識增強了,政府的日子不好過了。主持人:還有一個現象,在中國官方媒體的報道中我們可以看到,往往一個領導出來,說這個廠子已經關閉了,他們承認他們要承擔責任。但是按照西方制度來講,他們如果承擔這個責任的話,應該負有相當的法律責任。但是在相關的報道中,尤其在中國的報道中並沒有提到相關的法律責任。陳志飛:這就跟剛剛我說的第一話語權有關係。因為它在第一時間已經把調子定下來了,讓你不會產生遐想,如果只從它的行文來看的話,你會覺得事情好像已經得到妥善解決了。它說居住在廠家1000米之內的住戶已經被遷走了,孩童也已經被遷移到比較安全的地方繼續就學,都做了妥善的解決,所以從中你看不出任何的蛛絲馬跡。可是如果從法學的觀點來看,中共現在不是也談依法治國嗎?那到底誰是肇事者,事情是怎麼產生的,應該怎麼解決,給受害者應該進行怎麼樣的賠償?這些事情都不是一天半天能解決的。我舉個例子:1989年,阿拉斯加海域發生了一個最大的洩油事故,這個事情在兩年前才完全解決,大家看一看,其中經歷了多長的時間,而涉及的賠償金額達到了幾十億美金。那我們現在看到新聞報道上說,官方的說法是給每一住戶、每一個受害者,一個月發放740元的賠償金。從法律上看,740元這個數字是怎麼得到的?為什麼不是7400元或74000元,也不是74元而是740元。在這方面我覺得中國的法律制度是相當不健全的,因為這個需要從法律上衡量,經過長時間的考慮,才能得到這樣的結果。從這方面來看,我覺得中國相對於西方的國家,不但對兒童基本權益的保護很有限,所做的差得很遠,而且在這個事情出來之後的妥善解決方面,也是遠遠不夠的。主持人:在媒體報道中,也出現了許多家長到政府部門去抗議的場面。其實老百姓最關心的是這件事情能不能解決,究竟是誰的責任?再下一步的時候能不能避免和杜絕這樣的現象?那麼中國官方呢,譬如中國環保部副部長張力軍在9月27日的一個會議上部署了,在全國範圍內開展對重金屬汙染排放企業的專項調查,對排放汙染物超標的企業進行停產和限期處理。他還表示,政府將加大追究責任的力度,他的這個表示,是不是說明中國政府能夠去治理這件事情呢?陳志飛:最好的辦法就是訴諸於法律。其實我們也看到了,美國很多企業也有不法的行為,但是通過法律,民眾就可以取得他們正當的權益,來遏止私人企業不軌的行為。在中國,其實它們最害怕的就是老百姓訴於法律,而老百姓沒有採取訴諸於法律的方式,就是因為他知道,在中國,法律是行不通的,你去告國家大型企業或者是告官家,你根本得不到任何好的結果。所以政府也抓住這一點,給這些受害者一些小恩小惠,希望息事寧人,把這個事情平息過去。主持人:這裡邊還有一個現象,中國這個血鉛中毒,兒童血鉛中毒的事情被頻繁的報道,不斷的出現,而且規模一次比一次大。就這次發生的千人中毒事件,這件事情就影響上來說,可以說是非常惡性的,那麼人們也會聯想到,海外會不會也發生像血鉛中毒這樣的事情?陳志飛:在海外,發生這麼大規模血鉛中毒的機率,我覺得已經很小很小了,只是一些突發性事件,都是由於自然災害或者是人力不可抗拒的原因造成的。那麼比較大的事件就是84年在印度博帕爾(Bhopal)發生的聯合化學公司的洩漏事件。但那個事情是發生在印度,而且是發生在一個發展中國家,也是幾十年前的事了。最近的,就是我剛才舉的在阿拉斯加海岸的石油洩漏,那是由於自然災害造成的。那麼比較大一點的影響就是中國玩具含鉛量過高,對美國兒童造成了潛在危害的事件,在美國引起了很大的關注,幾乎導致美國通過法律禁止中國玩具進口。這個傷害只是潛在的,並沒有造成大規模的、經過科研調查有肯定證據的傷害,但是只有潛在傷害,卻可以看見美國的衛生機構、整個的管理機構對兒童健康各方面都是非常重視的。主持人:說起美國,就有這樣一個看法,說西方國家往往不把這些汙染的企業在它本國執行,都推到海外去了,把這些個工廠都設在中國也好、其它發展中國家也好,那麼西方國家是不是需要承擔責任呢?陳志飛:這是某些人的偏見,實際上我覺得這些產業最關鍵的原因是它們是勞動密集型,並不在於它們對社會的危害性有多大。因為美國大概有10%的電力是由核電站生產的,核電站對環境各方面的汙染是最大的,而且是最有可能遭受恐怖分子襲擊的。可是由於美國在各方面做得很妥善、管理得非常好,核電站並沒有對當地社會造成任何威脅。反觀中國的鉛廠或者別的設施,其實是可以增加各方面的管理,並不應該對社會造成如此大的危害,所以這可能只是某些人的托詞,用來替中共解脫的。主持人:還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現象,10月13號是中國少先隊建隊60週年的日子,而恰恰在同一天出現了河南一千多個兒童鉛中毒事件,兩件事情就發生在同一個時候。那我們看看中共官方媒體報道,胡錦濤在賀信中是這樣說的,他說:充分體現了黨中央對少年兒童和少先隊事業的充分關懷。把這兩件事情進行對比,您怎麼看待?陳志飛:我覺得這就看出這個社會對兒童的保護,實際上做的是遠遠不夠的,因為不單10月13號是所謂中共少先隊建隊60週年,而且現在中國的媒體還沉浸在所謂60大慶的亢奮狀態中,很少有人去關心成千上萬的兒童受鉛中毒的危害。這就看出這個國家不但對環境的自然危害已經到達了怵目驚心的程度,對下一代的健康,對下一代資源這種無恥的掠奪和不負責任,已經到達了令人髮指的地步。主持人:濟源市市長在談起這個大規模事件時,他說冶煉廠是長期汙染的結果。那人們不禁要問,下一步我們究竟怎麼樣才能夠根治這個問題?那麼既然是長期汙染的結果,中間為什麼沒有人去辦?陳志飛:剛才您說到怎麼去解決這個問題,因為它是長期積累下來的問題,如果沒有法律介入的話,用政府的行政干預是永遠不能解決的。比方說,他們這個廠由於受各界的詬病和譴責,9月份其實停廠了一個月,但是現在又開始恢復生產了,我看到的唯一一份官方報紙的報道就是《經濟日報》對這個廠及這個事件的報道,但是它主要是從經濟損失方面進行報道,根本沒有從兒童受到的人身傷害各方面進行調查,所以從這兒可以看出來,中國社會為了追求所謂表面的高速發展和GDP的累積,不光是把自己現在的自然資源給帶上,也把下一代的福祉給牽扯上了。主持人:好的,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節目就只能進行到這裡了,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這一次的《熱點互動》節目,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