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倒鉤事件平反,孫中界是否勝利?

【新唐人2009年10月29日訊】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節目。近日18歲河南籍的小伙子孫中界被「釣魚」構陷開黑車,斷指證清白,這件事情可以說是一波三折。從當地的政府和執法部門首先堅稱判決是正確的,到後來的承認錯誤、撤銷判決,同時承諾對孫中界進行賠償。這件事情的進展可以說是一個喜訊,當然也有人指出平反孫中界這件事情,遠遠沒有結束。那麼這件事情究竟是否令人歡欣鼓舞,是否仍然值得期待,就各種原因我們請來本台的資深評論員陳志飛先生,為大家作解評分析。陳先生,這件事情的出現,這個孫中界用了一個非常悲壯的方法,就是斷指證清白,老百姓要到這種程度的話,可以說他的冤屈已經到一定程度了。那麼老百姓就非常想知道,究竟他受了什麼樣的冤屈,這件事情的前因始末究竟是怎樣的,您能不能給大家知道一下?陳志飛:其實事情過程是很簡單的。10月14日那天,剛來上海打工的外地打工仔孫中界,上班的第二天在工作當中駕車,可能是單位的麵包車,路過上海浦東新區的一個路口,突然發現他的車子前面有一個青年擋住他的去路。青年對他訴苦,說是外面很冷感覺到很難受,但已經等車等了很長時間,問能不能給他順載大概1.5公里,那麼孫中界這麼一個非常善良的年輕人就答應了。這事在中國大陸原來是根本很平常的事情。沒有想到行車沒有多遠,這個青年人就突然在他的座位上放10塊錢,然後把車鑰匙拔掉,把車煞住,於此同時,從車外引進來很多人,把孫中界抓住。然後這個青年人就是陳姓的搭車人,也就是後來我們所知道的所謂「鉤鉤」,就成為孫中界沒有駕照運載乘客的這種事件的一個知情者或者舉報人。為此,孫中界就受到了很大的處罰,他對此事很不解,因為他覺得他作為一個善良的好心人,想幫一個有難的同胞一把,沒想到遭此劫難,所以他一氣之下就斷指來表清白。主持人:剛才您提到了一個詞,就是「鉤鉤」,究竟鉤鉤在裡面它是扮演一個什麼樣的角色,它究竟起到什麼樣的作用?陳志飛:鉤鉤其實在當中扮演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因為鉤鉤是交警大隊,就是官部門利用一種方式來構陷所謂的「非法司機」用搭載乘客的方式來賺外快,從而把這個非法司機當場抓住,人贓俱在,這樣可以施以罰款。據調查,光在很小的上海的閔行區,就有5,000輛車被罰,1年給那個公安機關帶來的利潤就達到5千萬元。主持人:那剛才您說了,就是公安機關雇用這些個鉤鉤,然後對這些現場的市民進行「釣魚」…陳志飛:構陷司機,因為你要搭載乘客的話,你必須要有專門的本子,專門的駕照,那很多人他可能沒有那種本子,他可以私搭乘客這樣來賺外快,這在中國現行法律體系底下、交通法律底下是不允許的。那麼公安機關把這類司機叫「開黑車」的,這樣來稱呼。他們應該是被壓制的,應該被取締的。但是這種開黑車的其實很少,那麼公安機關或者交警大隊他為了掙取更多的外快,他就故意的擴大這種打擊面,用鉤鉤來誘取一些無辜的司機上當,而且用這種強盜的方式,就是以人贓俱在,我給你10塊錢作為罪證,而且我是知情者,我本來就是受害者。鉤鉤就是扮演非常重要的決定性角色,來構陷這種無辜的司機上鉤,從而給交通部門創收。主持人:那我知道還有一個事實,就是他斷指表示對他們的不滿,證明自己清白,繼續去不同的部門上訪的這個情勢下,他也了解到這種事件其實有很多了。據當地說其實這種事件的話,已經超過六起以上了,那麼他很可能也是第七起不予受理的,在法院上不予理睬的這個部份。那為什麼孫中界這件事情,能夠最終得到政府出面賠償的這樣一個結果呢?陳志飛:這個就跟孫志剛以自己的軀體被警察打死,才破了這個收容外來沒有證件人士的惡法。那麼孫中界以自己的一個斷指來喚醒國內的正義,使得一些稍有良心的記者對此事件曝光,這樣才迫使上海的交警和公安部門對此事件重新審核。因為在此之前,其實在20日,就是事件發生後一週左右的時間吧,孫中界的上訴被駁回,浦東新區的公安機關聲稱原判是完全正確的,就是交警大隊對孫中界的指摘說他違法駕黑車是完全正確的。只是在孫中界斷指之後,媒體對此事件的曝光才引起更大的關注,逼迫浦東新區對這此事件重新審核,直到26日對此事件的原判完全駁回,而使孫中界取得了自己的清白。主持人:我們知道最新的結果是政府出面了,就是由上海市委副秘書長、浦東新區的區長姜梁出面進行賠禮道歉,公布調查的結果。同時姜梁在媒體說明會中也指出,就說用這個釣魚方法辦事情其實不是個案,您對這樣的事情是怎麼觀察的?陳志飛:他這種判斷是對的,因為這種事情太普遍。據不完全的調查,在上海起碼有4,000個鉤鉤,而且有人說在一個小小的閔行區,就有3個鉤頭,每個鉤頭底下管理的大概就有300個鉤鉤。這些鉤鉤大部分是來自同一個村莊,也有好多是社會無業遊民,他們結群抱團來從事這種專門為公安機關賺外快的行業。這個事情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如果姜梁矢口否認也是說不過去的,所以他在此利用這個機會也確實承認這種事情的普遍性。主持人:那政府出面的話,其實政府出面能承認錯誤當然是好事,給人一個印象就是這件事情是往好的方向發展,是一個非常好的結果。陳志飛:表面確實是這樣,這個事情26日得到所謂「妥善解決」,還了孫中界的清白之後,中國大陸的各種官辦媒體長篇累牘的報導,把它變成一種喜訊來讚揚新的體制,好像當官的階層知錯就改,給民眾很大的信心。實際上你仔細分析一下,事情完完全全不是這樣。因為事情原來的根由,並不是孫中界開黑車,因為孫中界開黑車才會造成姜梁所說的警察或交警大隊在行使公務當中在細節上有疏忽。可是孫中界在其中完全是扮演一個現代「活雷鋒」的角色,他是出於一片善心在搭救一位遇難的過路青年,他完全是出於好心,絲毫沒有開黑車的憑證,才有這位搭黑車的青年喪失天良,在最後一秒鐘在座位上拍下10塊錢作為罪證。所以如果沒有孫中界搭黑車,那麼這個姜梁先生所說的公安執法機關的糾錯,只是子虛烏有,因為只是公安機關知法犯法來陷害良家少年孫中界(使其)蒙冤,這才是事情真正的原委。那麼上海市委包括你剛剛說的主管部門,姜梁先生他都知道這個事情又要往下發展下去,推諉下去,大家都能意識這一點,所以他就趕快要煞住,他把事情定義為交警大隊本意是好的,是要打黑車,只是在行事方法上有些不正當的地方,有些值得商榷的地方,就是用鉤鉤來取證。實際上這種邏輯根本不適合於孫中界,因為孫中界就沒有開黑車,他也沒有開黑車的慾望,他也沒有開黑車的手段,他也沒有開黑車的動機,也沒有開黑車的憑證。這些憑證、慾望、動機都是這位陳姓的鉤鉤強加給他的。所以現在給孫中界的清白,我覺得還沒有完全退回,因為如果要給他退回的話,應該說孫中界是現代的「活雷鋒」,而這個鉤鉤包括姜梁手下的交警大隊,全都應該從刑事犯罪來考量是否有法律責任才對。主持人:我同時也注意到,姜梁在發言中也指出,就是他至少承認錯誤,他說我們政府不能保證自己不犯錯誤,但是要保證我們自己要誠實。所以我也看到「人民網」對此事件的進行,就說是表現了政府勇於糾錯的決心,您對它的這種說法是怎麼看待的?陳志飛:就像我剛才說的,他其實並不誠實,因為他把一個原本是道德的問題演變成一個技術細節的問題。因為這個事情反映出中國大陸現在道德水平如此之差,以至於執法機關知法犯法,另外以一種構陷「林沖硬闖白虎堂」這種方式來構陷很多無辜的司機,使執法機關賺外快。所以說他反映出的是道德層面的問題,根本不是技術性的問題,這個事情如果推敲下去的話很多人都會知道,所以政府在這個事的處理上並不誠實,姜梁的話也並不誠實。主持人:政府這樣處理之後,我們注意到媒體已經報導出來了,就是孫中界聽到這個調查結果淚如雨下,那麼他是不是針對這件事情有所感動,或者是覺得這個事處理得非常正確呢?陳志飛:我不知道誰會對這個事情有所感動?誰看了「人民網」的報導會歡欣鼓舞?孫中界絕對不是出於這個目的,他可能會嘆息自己斷手獲得的清白來之不易,但那個清白也是不完全的,我估計更深層的是,他用他的熱淚嘆息「人心不古」,現在社會到達這個地步!他斷手指換來的其實只是暫時的一個清白,更多的鉤鉤還在活動,更多的無辜司機還在蒙冤。他對此是無能為力的。主持人:剛才您提到鉤鉤,那麼按照您的觀點來說,最合理的對鉤鉤應該是什麼樣的一個處法?陳志飛:因為按照中國現今的法令制度並不需要更多的行政干預,像姜梁先生發表的這種豪言壯語。中國現行的法律制度完全可以用法律方式,對鉤鉤和組織鉤鉤行動的這種公安機關的相關人員進行調查直至法律追究。因為像在孫中界身上發生的這種事件,會構成脅迫他人罪,會構成捏造事實毀謗他人罪,這都是現成的法律條文,為什麼不訴諸法律而要使一個所謂「黨政機關的代表」從中抹黑而給某些人開脫呢?這其中只是證明:政府一方面沒有說實話;另一方面它也不敢說實話,而且它將來也不會說實話。主持人:那有人提出來說「釣魚取證」這種方法其實沒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因為可能上面的政策是好的,政府的決心、上頭表示的意思還是好的,但就是被下面的把這齣戲給唱歪了,您覺得怎樣?陳志飛:說這種話的人都是被中共天天說的「法律治國」給矇騙了,其實如果你看看電視這個「國慶」閱兵,江澤民怎麼會以第二、黨身分的人出現在閱兵呢?他根本就沒有任何黨內實際地位,就是說中共的上層也不按照規章制度來辦事。我們可以看到每次中國的這種權力接替都是不正常的,從鄧小平開始,他是搞 了政變,對吧?粉碎四人幫實際上也是政變,那麼六四更是政變了,直接用軍隊來脅迫最高首長下台,他這個權力接替相對於中國傳統的封建王朝都不如,更不要說西方的民主制度。在西方民主制度,大家都等著選舉那天出結果;在封建王朝他有這種太子嫡傳,太子一立的話也就息事寧人,大家風平浪靜、忠孝天下,從此不事二主。那麼在中共體制下,刀光劍影的這種權力爭鬥是一天到晚都不停息,因為即便你上了台也可能會以軍方脅迫方式逼你下台。比如最近的房峰輝以及之前的六四政變都是搞這一套手法,它這種制度雖然說透明度最差,好像是保密性最強、安全性最強,實際上是危機四伏,它的動盪性是最大的。這也就造成為什麼在胡錦濤剛上台的時候,西方媒體對他發出了「Who's胡?」誰是胡錦濤?誰也不知道。現在更多的人在猜測習近平的位置到底是什麼?薄熙來又怎麼樣?這種事情推諉下去的話,使中國政府的政壇有很多不安定的因素,追究原由都是上層不按法律辦事,它自己有黨政國法它也不按其行事,所以造成底下的人也不按章行事。主持人:好的,今天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節目只能進行到這裡了。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這一次的《熱點互動》節目,我們下期節目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