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話壇】大都市裡的怒吼(十二)被救濟的冤民部長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今天到我們百姓話壇節目來做客的是來自上海的周雪珍。十六年前的周雪珍是兩個工廠的老闆,有幾十名工人,就在她生意蒸蒸日上,準備投資數百萬元建第三個廠的時候,一場車禍改變了一切。周雪珍:我現在是上海市寶山區今年55歲,93年我5月29號發生了一個車禍,15噸的羅曼大卡車把我壓殘疾了,我先開一個廠,一個玻璃儀器廠,剛建立成功啊,230萬投資下去啊,後來5月29號發生車禍的﹔好了全部報廢,230萬,93年的230萬到現在甚麽價格?主持人:車禍造成了周雪珍身體的嚴重傷殘,但是上海市寶山區公安局副局長金龍法對肇事車輛卻袒護包庇,導致了周雪珍無心經營自己的企業,致使剛投產的玻璃儀器廠因無法正常運轉而倒閉。周雪珍:我腰三節壞掉,肋骨壞掉4到9根,包括這一個正手全部壓壞,手指甲都沒有的,我傷到這個地步,他們沒有報導上面,根本沒有把我當重傷的車禍處理,寶山公安局開的後門,軋我的對方是淞南村的,就是一個公安局的副局長就是淞南村的,叫金龍法(音),他們當地的老百姓告訴我的,他講金龍法(音)就是副局長,他們花了5000塊,後來又花了4000塊買通了,你這個車禍沒有人給你作見證,他們正好在分房子的時候,誰作見證誰房子就沒有,沒有一個人敢作,給我當面作見證,而且他們在作偽證的有,我自行車有32個平房的一個塑料地毯,知道吧,我推著走,他講我騎在這個車子上,騎的飛快,和車子搶道,實際這個車子推也要有本事,不要講騎。駕駛員就講了一句真話,他講我在發動車子的時候,沒有看清,這個駕駛員也受到侮辱,給這個單位裡面也搞得挺厲害。主持人:車禍問題沒有得到公正的處理,應有的補償周雪珍也一直沒有得到。2006年,她的家位於邊防檢查站租用地的住房又面臨拆遷。周雪珍只有借錢去別處買房,新房才剛剛找到,還沒來得及搬進去,原住房就遭到邊防檢查站的強拆。周雪珍:造了370來個平方,他們要這個地塊派用了,我在9村一百九十幾號,全部看好了,我不管怎麽樣把這個房子,買好房子把這個東西再搬過去,準備是計劃這樣,應該就是講,你要拆的話,你最起碼跟我談妥,給我安置,把我家裏的東西拿出來。是強拆的話,也要有法律的手續,由我們寶山區的政府甚麽法院甚麽,他甚麽都沒有,把我兩個電話全部線剪斷,先把我所有通訊路剪斷,反正家裏沒有電已經早就沒有了,水也斷掉了。邊防檢查站來來了270個兵,還有武警,有防暴,反正有領導吧,在那個時候我身上就一套,穿了個睡衣睡褲,6個人把我撳在地下,渾身踢的都是傷,把我身下小便都踢壞掉,我就叫救命啊救命啊,他們領導講,把她嘴封住,小兵口袋裡拿出來那個封條帶,就把我嘴封了三條。我女婿睡在樓上,我女婿開出租車的,開個通宵早上才回家,大概7點多鐘到家洗好澡,剛睡著,就發生這個事情。他們幾個人把我女婿從樓上抬出來,就一條短褲,就一條短褲,他晒了一天,把我四個月大的孫女,四個月零十天,正確的數是,來了一幫人把我女兒手上的小孩去搶,把小孩身上的衣服全部拉破掉,看好小孩就要拉兩段了,我女兒就沒有辦法就放手,小孩就呆掉了,小孩嚇的直到現在將近4歲了,晚上聽到一個聲音噗通一聲響就哇哇直叫,哭個不停,直到現在還是這個樣子,看了好多醫生看不好。就是那個時候房子倒下來,“啪”就在旁邊哭,小孩又給他搶,又把房子爆掉,那個時候小孩就嚇得呆掉,一聲都不哭啊,沒有哭一聲,現在小孩就這個後遺症。在這個時候一家子都搞得病了,我們晚上都沒有睡的地方,就在一個人家剛建好的理髮店,牆還沒粉,就牆漆好,我們就放個靠背椅就躺在那邊,我真的多少天我都沒有睡過,我的女婿我的老公,我老公那個時候已經今年68歲了,我老公是文化大革命給共產黨整的傻了,他沒有敢叫一聲,我說你笨不笨呀,在大門口你不叫救命呀,他講我已經呆掉了,我的女兒女婿反正都給他們頭拷住,手銬住,電影裡面放出來的抓壞人,那天我們一家就是給他們這樣鎮壓,他們根本上沒有人性的。主持人:家被野蠻強拆後,周雪珍開始四處上訪,從上海跑到北京告到了公安部。協商到最後雖然沒有拿到正式的賠償,卻意外被“救濟”了52萬元。周雪珍:就想辦法告他們,寶山區的所有的人大,檢察院,區政府,市公安局,市政府,檢察院都到,沒有一個人理的。到07年的7月份吧,周永康要陞官的前面吧,在寶山公安局作的筆錄是賠償我52萬,到市公安局救濟我52萬,因為周雪珍經濟困難,救助52萬。我不同意。我一生的心血全部在裡面,連我買房子的錢在裡面四十來萬,我全是借來的,我開廠的不鏽鋼有好多,有這個1噸多一點吧,反正我遺下來這個設備,原來開廠的設備,最起碼我一年的錢連設備家產最起碼七八十萬,我的女兒的嫁妝啊,我的一生的東西,反正樓上的甚麽都沒有拿下來,都蓋在裡面,後來去撿垃圾的老百姓外地的民工有幾百個,真的數也數不清的人,你想有誰來管?當兵的走掉了,就是他們扒房子的人全部能拿走的拿掉。你知道我裡面的,那天就是附近撿垃圾的幾個人,一個收廢品的人家,就收了一萬八千左右,一個下午,就一個人家收廢品的一個老闆,廢品啊收到這麽多,所有的東西全部推在裡面,就把我全家丟在馬路邊上。主持人:雖然52萬元的救濟款遠遠不能補償她們的損失,但是周雪珍迫於生計,還是勉強接受了。但是她並沒有放棄申訴公道的權利,她接著上訴上訪,但是都毫無結果。中國冤民大同盟在香港成立,無處申冤的周雪珍也報名參加了。周雪珍:當天我就跟我老公講,不管它三六九千,先把現鈔拿下來,為甚麽,我已經告狀告出來,錢都是借的,借了已經十多萬,已經沒有人敢借給我,包括我的弟弟和弟媳婦都不敢電話都不敢打給我,我真的已經是死路一條了,我就參加了冤民大同盟,他們就想一切辦法整我,今年的2月28號把我綁架進去,第一次綁架。 主持人:在周雪珍被釋放出來之後,她接到了擔任中國冤民大同盟宣傳部長的邀請,這一任命可算是捅了馬蜂窩了。周雪珍:我沒有想到我關了半個月出來以後,我就接到一個電話,我就拿到這一份我做冤民大同盟的部長。13號給我公布出來了,他們14號來綁架我了,把我身上全部拉碎掉,把我人放到地下拖得,這個小門不好出去,四五個人把我抬著,抬著怎麽抬出去,這個地方就是歪歪擠擠把我拉出去,好了屁股上全是血,到了這裡他們還要把我的手全部銬在案板上。綁的一個是我們派出所的警察,他穿著便衣的,姓李的,還有兩個人是保安吧,大概來了七個人,正確是七個人,把我綁到裡面,房門不給你出來。下午有一個開集裝箱的,我就在窗戶拜拜給他鞠躬甚麽的, 鐵柵欄我抓住這個鐵柵欄,我叫他們(路人)給我拍一些照片,沒想到他們(公安)知道了,已經晚飯過來了,下午大概4點多鐘吧,他們就嚇得屁滾尿流呀,就把我馬上拉來就走呀,拉到下面就轉移掉了,怕我家裏人到那邊去了,他講這裡曝掉了,轉到下面開車到我們南北高架裡面和中環線,在上面蕩到大概八點鐘左右,在這個高架上面,逛馬路逛了幾個小時,兩個多小時或三個小時。主持人:車子兜了好幾個小時,最後把周雪珍帶到了上鋼一廠一個已經廢棄的迎賓樓,將她繼續關押在裡面,當作政治犯看待,只要她反抗就拳打腳踢。周雪珍:廢掉了這個廠, 這個迎賓樓,好多年都沒有人住的。,進去了以後這個地毯上全是有大甲虫,有好多小虫看不好出的虫,腳上咬一塌糊塗,包括他們也咬的一塌糊塗,晾衣服的地方都沒有,洗澡水只有冷水沒有熱水,他們房間都修好,就是我房間不給我修。好了反正在裡面也沒有好日子過吧,10號給我放出來,你知道在我綁架的這段日子裡,把我的女兒老公我的外孫女全家都受苦了。我女兒從來沒有上訪過,我們這裡的警察,姓李的還有一個叫李衛東(音)來讀告知書,叫我女兒哪也不要去,我女兒就笑著講,我從來沒有去過,你對我講這些沒有用,他講你如果一動的話就把你抓起來,我女兒講隨便你。到我弟弟家去騷擾,一天騷擾三次四次,晚上也去騷擾兩次,到我大弟弟家小弟弟家都吵,我弟媳婦嚇得要死,和我吵架。今天找我煤氣明天找我水表,好了結果把我的電錶拆掉,我都沒有理他,我都給他上電腦。主持人:周雪珍告訴記者,她家從今年8月到10月中旬都被斷電,這兩個月是點著蠟燭過日子的,有兩次差點把房子燒掉、附近的百姓受到了派出所公安局的壓力,沒人敢租房子給他們,現住的房子是消防局的,只要出門有警察保安跟著,總之,家中沒有一個人能過上安穩的日子。周雪珍:我們寶山公安局穩定科的對我講,你不退下來,你後果自己負責,勞教就是三年!本身都沒有安全感,天天有人在敲你門。沒有一天太平的時候,現在上海市可以講要把我全家滅掉。他們把我虐待的時候,我睡在甚麽地方,睡在這個地鐵站上,這個超市裡面。他們政府腐敗到甚麽地步,把我全家鎮壓到這個地步,這一次現在寶山公安局和市公安局,市公安局一個叫嚴寶珍(音),寶山公安局一個岳林(音),他們已經報到中央講房子給我解決了,包括這裡的死周老百姓都知道.三室一廳給我解決,車禍給我解決,邊防檢查站給我解決。他們連升幾級官。這裡派出所也有警察講,他講踩在你身上陞官發財,你17年的冤情沒有人給你解決。嚴寶珍(音)親口給我講的,你周雪珍你再告狀的話,你還做部長,他要叫我部長退掉,我不願意退掉,他講你就把你全家牽連進去,你沒有考慮過,你最喜歡的外孫女,小心一點!他們都這樣威脅過我,現在就要這樣做。講我這個冤民大同盟也是這個組織,你們的媒體和記者全是外國的,都不好理睬,全是敵對組織的。我就講他們是他們我是我們,我是有冤對不對,你們把我造成了冤案,所以我就參加了這個。也是你寶山公安局叫我參加的,也是你市公安局叫我參加的,你們把我逼到這個地步。主持人:周雪珍覺得自己實在太冤,但是為自己喊冤就被迫害到走投無路的境地,她想不通這世道還有沒有老百姓的一條活路?周雪珍:我要講真話他們不讓我講,要滅我全家,所以我一直得不到公道。這個樣子你們中央胡錦濤,我們的大寶寶溫家寶你聽到了嗎?你們應該知道吧?周永康來到上海,我們訪民就有勞教,關的厲害,有拘留,你看看!!主持人:觀眾朋友們,當您停完了周女士的講述,您是否對大上海的印象又增加了一些新的內容,類似周女士的經歷我們在過去已經報導了很多,但是還遠遠沒有結束,好的觀眾朋友們這一期的節目到這就束了,謝謝您的收看,下次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