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薄打黑觸發中共高層亮劍

【新唐人2009年11月2日訊】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節目。薄熙來在重慶打黑,中共高層對此一直沒有明確的表態,薄熙來對媒體說打黑是不得已而為之,此話更加耐人尋味。近日中央派出工作組進入重慶進行督導檢查工作,更加突顯了中共高層權力鬥爭的白熱化,到底是真的打黑還是爭權?這一系列的背後究竟又會引發什麼樣的後果?今天我們請來本台資深評論員李天笑博士來為大家作解讀分析。天笑博士,薄熙來在重慶打黑,這場運動可以說表面上搞的是非常熱鬧,也非常的高調,有人說他「折騰得很厲害」,用這個來形容是更加恰切。那麼他這場打黑究竟有什麼特點,您能不能給我們大家分析一下?李天笑:薄熙來這個人在中共官場裡一慣是比較張狂的,他曾經派他手下的一幫文人寫過文章貶低李克強、汪洋。他這次的打黑基本上有三個比較突出的特點:一個是它的權鬥性。薄熙來其實是中共黨內鬥爭的一個驅動力,他的背景是從中央商務部長下放到重慶來,但他不服這一點,一直還想回中南海。而他想要在短期內回到中南海的話,他覺得最方便、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採取「短、平、快」,也就是採打黑的方式。因此他這個打黑運動的主要對手就是汪洋,雖然他在明面上沒這麼說,但實際上一直是把汪洋視為對手。因為汪洋是在他之前的重慶巿委書記,所以他打黑的目的就是在向外界說明,黑幫、黑勢力很嚴重是因為前面積留下來很多問題,就這樣把矛頭指向汪洋。第二、它屬於一種運動性。從目前來看,基本上他有245個專案小組,投下了7千多警力,而所有這些權力都掌握在薄熙來一人手裡,他可以隨時調動他們,要打誰就打誰,這跟中共在1983年時的嚴打運動非常相似,這個模式,這個傳統是一直這樣遺留下來的。第三個特點,它是跟「唱紅」結合在一起的。「唱紅」就是要繼承所謂的革命傳統,讀紅書、唱紅歌、發紅信等等,我覺得這實際上是應對前一波所謂「保持共產黨員的先進性」這個運動失敗以後,他想從革命傳統結合打黑,進一步應對共產黨目前所面臨的嚴重危機。主持人:我們還看到了一個現象,薄熙來這個打黑是從6月份開始的,在最初幾個月,中共高層一直沒有明確的表態,直到最近才有所動作,您如何解讀中共高層沒有明確表態這樣一個舉動?李天笑:我想胡錦濤對這個問題早有警覺,從各方面的管道他都可得到這樣的資訊,很多人都跟他講過這件事情,但現在問題是他處在一種矛盾狀態,他在尋找最佳的反擊點。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可以看到,他明明知道汪洋是薄熙來打黑時叫號的對手,實際上他針對汪洋也是在針對團派。但是有這麼幾個問題,薄熙這個打黑是受到了江澤民和周永康的支持,這一點在政治局裡邊也有不同的看法,這一點是他要考慮的。第二個,他考慮薄熙來狡詐之處在於他藉著某種名義,比如薄熙來說打黑是因為老百姓對黑幫不滿了,所以他要打黑,從這一點來講,跟胡錦濤所講的「和諧社會」又有相同之處,所以他還不好輕易去打,這是第二點。第三點,薄熙來講唱紅打黑,這一點從總體來說,對保住中共政權是有利的,所以他左右考量和權衡這個問題的利弊。這一次他找到這個著重點以後,我想胡錦濤最近可能要發出比較重要的資訊,比如開頭講的派中央巡視組去,實際上就是制約薄熙來,所以以後的事情我想就不會像先前這麼順。主持人:那派出巡視組,實際上我們知道這個巡視組就是派出一個大員--劉峰岩,他曾經在查處陳良宇案中有功,被晉升為中紀委的常委副書記,同時兼任中央組織部第三巡視組組長。劉峰岩進駐重慶之後,馬上召集領導班子開會,對打黑的事情作一個闡釋,說打黑不能搞人人過關,不能搞紅色恐怖,不能砸爛公檢法系統,要對前階段打黑進行清理。您如何解讀這樣一個動作?李天笑:那就很明顯了,因為前一階段有各種各樣的分析。有人說也許胡錦濤還能容忍這個事;有人認為中央還在研究琢磨這個事情。那現在就很明顯了,胡錦濤是明確的持否定態度了,他派工作組去很明顯就定性了,「打黑不能搞運動」、「不能搞紅色恐怖」。這實際上就否定了薄熙來打黑所宣傳的性質,說他是為了民意,那胡錦濤說「你不是為了民意,你是為了搞紅色恐怖、搞運動」。再有一個,我覺得雙方的最高層開始「亮劍」了,雙方背後的組織都出來露面了。胡錦濤這次派工作組去主要目的很明顯,對外發出資訊,為什麼要派當初治理陳良宇的這個人去,說明這案子可能跟陳良宇案子有相同之處。確實是有相同之處,比如當初陳良宇是通過他在上海的地位搞獨立王國,跟中央挑戰;比如公開對溫家寶的宏觀調控叫板,還蒐集中央的材料等等,而且工作組到上海之後,他還採取一些對抗措施,比如包圍飯店等等,後來溫家寶不得不調派外地武警過去。而胡錦濤這次派工作組去實際上是針對薄熙來,薄熙來也有一些反抗動作,而且薄熙來做商業部長時一直對吳儀和溫家寶不太禮貌,出國時也對溫家寶不太禮貌。他雖然沒有對胡錦濤公開挑戰,但實際上對汪洋挑戰就是對胡錦濤挑戰,所以胡錦濤這種舉動本身就是對他的一種制約。再有,胡錦濤現在派工作組進去,我想有下一步要動手的準備,一方面給他制約,給他警告,再一方面為動手作準備,派工作組去本身就說明胡錦濤認為自己已占了上風,覺得現在可以在某種程度上跟薄熙來翻臉了。主持人:我們注意到還有一個現象,劉峰岩這個工作組已經派了進去,已經表態要對前一階段的打黑進行清理,而另外又有一個有趣的資訊,27號《重慶日報》有一篇報導,報導重慶市委副書記張軒稱,打黑除惡的專項鬥爭得到中央領導的支援和肯定,並舉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指:「掃除黑惡勢力是為老百姓過安定生活的民心工程」。您怎樣解讀他這種解釋?李天笑:周永康很明顯的是江澤民當初安插到政治局常委的班底的,他在裡邊起的作用就是防止江澤民被侵犯,維護江家的利益,同時也制約胡錦濤。所以這次把周永康抬出來,特別提周永康講的「民心工程」,就說明雙方在這問題上公開攤牌了,也就是讓周永康來替薄熙來撐腰,因為很明顯的,薄熙來現在處於下勢,有點招架不住,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請他出來。至於周永康講到的民心工程,用「工程」這兩字,實際上說明了一點,他還是啟用原來嚴打運動型的治理黑幫模式,這種模式明顯的帶有中共政治統治的特色。而且他還講到民心的問題,我覺得他是故意要跟胡錦濤的所謂「和諧、親民」政策聯繫上,使自己能夠具有合法性。他這個東西一方面是想為薄熙來撐腰,但是一方面又想攏絡胡錦濤這邊,所以他這個手法是比較狡猾的。主持人:無獨有偶,在同一日,也是27日,廣東一家日報出現了一個截然相反的報導,它的報導說:廣東省委已經按照公安部的佈署把打黑的工程納入常規工程,而不是運動式的、專項鬥爭式的形式。您對這個文章、這個動作做什麼樣的解讀?李天笑:《南方日報》是中共的機關報,所以提出了這樣的問題。我們看到在中共歷史上曾經有所謂的兩條路線鬥爭,兩種不同觀點的鬥爭,不同路線互相之間也有殘殺的歷史,但是我們很少看見通過不同的地方報紙互相叫罵。所以這種情況正說明江派跟胡派之間的矛盾已處於非常公開化、白熱化的程度。我想主要問題在於一方舉出來打黑,也就是汪洋主政下的《南方日報》指出來薄熙來的打黑是專項打黑,是運動型的,而我這打黑,我不斷的在進行,我日常也在進行,我是常態型的,所以我這個高過於你那個,你說我不打黑,我在這兒比你打得還厲害。所以汪洋這樣做實際上是在反駁他,也就是把薄熙來的打黑給貶低了,而使自己處於不敗之地。那麼關鍵問題在於汪洋在廣東省提出要「騰籠換鳥」,要搞徹底的、進一步開放的政策,實際上這針對的是江澤民和江澤民的「三個代表」。如果他要把「三個代表」否定的話,肯定會對江派施以更大的打擊,所以周永康這麼一來,實際上可以看出來,針對汪洋的話也就是在保江澤民,這一點通過打黑這件事情也越來越明顯了。主持人:「打黑反腐」實際上老百姓是非常關注的,也希望這件事情落到具體實處。您是如何解讀中共打黑反腐這樣的動作呢?目前薄熙來打黑這件事情,究竟會引發什麼樣的後果?老百姓的願望能否實現呢?李天笑:我想薄熙來打黑只是作秀而已,他不會持久也不公正。首先因為他是以黨內內鬥為動力的,所以當這個內鬥出現某種成果,或者到了某種階段性的時候,他這東西就持續不下去了;第二個,他的打黑是超越法律的,完全是在法律之外,用非法的東西去打黑,不會得到合法的結果,這東西完全是跟法制相違背的;再有一點,他打黑不可能剷除打黑的基礎,因為共產黨的體制就是產生黑幫的溫床,只要這溫床還存在的話,打黑沒有用,越打越黑,黑幫還繼續存在,所以我想是不能持久的。主持人:所以老百姓說「越打越黑」,這確實是一個值得人們深思的問題。好,我們節目時間已經到了,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節目,我們下期節目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