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中共爲何封堵馮正虎回國?

【新唐人2009年11月18日訊】主持人:各位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上海維權人士馮正虎11月4日從東京飛抵上海,被上海的警方強行押上回東京的飛機,這是他5個月來的第8次失敗的闖關行動。目前馮正虎有國不能歸,有家不能回,滯留在日本的成田機場已經十幾天了,他的處境讓人關注,那麼這又是怎麼樣一個故事呢?讓我們今天來聽一聽資深評論員李天笑博士給我們講講。天笑博士您好!李天笑:主持人好!主持人:這個馮正虎他到底是何許人也,為什麼中共這麼不高興他,就不讓他回家呢?李天笑:所以說我們聽說過荒唐的事情,但是沒有聽說過這麼荒唐的事情。馮正虎他是中國公民,持合法護照;原來在復旦大學拿過碩士學位,然後他到日本進修了以後,他回到中國;然後出版了兩本關於日資企業和中國在日本的企業這兩本書,這兩本書實際上當時是…主持人:屬於資訊性質的吧?李天笑:資訊性質的,裡邊就是沒有任何的世界國家機密,也沒有什麼反動和黃色,這樣那樣的在裡面。然後就無故的被找了個罪名,當時說是他非法經營等等這些,然後把他判了3年徒刑。3年徒刑以後他當然不服了,就反復的上訴,他實際上在中國的訪民當中,享有較高的威望。主持人:因為這件事他成為一個訪民了。李天笑:成為了一個長期的訪民。而且這個人是不屈不撓的,就是你怎麼打他還是要訪,甚至把那個上海的新聞出版局也告上法庭,甚至把法院也告上了法庭。那麼這次主要就是他對所謂這個「闖關」,實際上他並不是闖關,他有合法的護照,同時中共當局沒有任何公開的理由,也沒有任何的法令依據,同時也沒有任何公開的文書,就是「三沒有」,就這樣把他拒之門外。我想主要的原因在第一,現在中共忙於接待奧巴馬,奧巴馬頭一站要到上海跟上海青年進行交談。這個馮正虎在上海訪民當中影響非常大,而且在他這一次短暫去日本之前就曾經被關了41天,這41天被關押期間,「大赦國際」也就是在西方非常有影響的人權組織,發表了一個聲明。它一直在世界上是有一定影響的。那麼他回去以後,中共的恐懼心就覺得,這個人可能會對奧巴馬的訪問造成負面的…主持人:奧巴馬是現在11月訪問,可是他在6月份的時候就已經被拒絕回國了。李天笑:是,但是原因就在於說,奧巴馬在11月4日這一次,中共一開始就強制的…其他幾次就不讓他入關,我想中共現在害怕的是訪民大潮過程當中,像馮正虎這樣的人他能夠凝聚起很多訪民在他周圍。比方說今年早些時候,大概在6、7月份的時候,當時有一千五百多個訪民就是各界人士,不單是訪民了,簽那個公開信,公開支持馮正虎返回自己的國家。主持人:而且在國內的這些訪民當中,他有相當的影響力。李天笑:這些人全部都是真名實姓簽上這些名字的。這是一個。再來就是最近奧巴馬要訪華;還有一個,就是現在北京是把馮正虎當成是一個國際的訪民。我們知道在北京清查就是把所有外地的訪民清出北京,那現在就是把國外的訪民要隔離在國外。所以說整個是清場的一部分。主持人:我從馮正虎這個簡歷當中來看,他在80年代的時候在中國的企業界、商業界都是很活躍的人物,甚至是對中國的改革開放都有一定的貢獻,90年代到日本也是從事這方面的一些研究。這樣的一個人物,今天卻變成了訪民當中的一個軍師,領軍人物,而且讓中共這麼頭疼,這件事情本身就是讓人很不可理解,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李天笑:我想主要有幾個原因,第一個就是在中共的專制體制下,你只要被確定是一個所謂的「危險人物」,或者是中共認為你有問題,就變成了一個內控人物,這個人物很長階段可能就成為一個被迫害的對象。比方說馮正虎,實際上他是個研究生,畢業以後他組織了一個叫「中國企業發展研究會」的學術組織,這個學術組織跟六四之前的《世界經濟導報》有比較密切的關係,他們學會的成員經常發表文章,在六四的過程中也發了一份公開的聲明,反對李鵬的戒嚴令,同時還有致所有的廠長、經理的一封公開信,這封公開信使他處於中共的監督、迫害的理由中。主持人:就是跟中共沒有保持一致。李天笑:所以六四之後他連續兩年被審查,同時被迫辭職。這樣一個原因,實際上我想很多的中國人都會有支持學生這種心情在裡面,但是這就種下了中共迫害他的部分,中共認為這個就是不行了。還有一個,後來他出版了兩本資訊的書,這兩本資訊的書實際上根本就沒有觸犯中國任何現行的法律,而且按照上海的國家新聞出版法,他沒有必要附上樣本的,如果說有必要附上樣本的話,這個原因很簡單,一個電話就可以打通了,如果你材料送得不夠,你可以再附一個東西。它現在判他3年的原因就是,上海新聞出版局認為他的附件不夠,然後把他四十多萬的財產都封了,所有的書也出了,人也抓了,判他3年,在獄中受到酷刑,使他身心受到很大的損失。出來以後,偏偏又碰到馮正虎這個人是不屈不撓的,你非法判了我,現在我就要把這個案給翻過來。因此他就不斷的上訴,把新聞局也控告了,把法院也控告了。還利用自己朋友的關係,比方原來上海的…後來當到最高法院副院長的一個同學,而且向人大常委發公開信等等。所有這些行動使得中共覺得他非常撓頭,而且對他又沒有辦法,因為這個人不怕坐牢,也不怕死。在這樣的情況下,你覺得不可理解,但是我覺得可以理解,在中共這種環境下非常可以理解。洋人最近也出了一本叫《楊秋菊打官司》,說為了她男朋友是個保安員,由於鄰居的糾紛被抓起來,被抓了之後,這個人就不斷的上訪,他是哈佛大學的碩士生,跟奧巴馬據說還有同學關係。這個事情在外國人看來,通過一段的經歷以後他也會理解,所以這個事情並不是不可以理解的。主持人:這在任何國家來說,一個公民被剝奪回到自己祖國的權利都是不可思議的,因為他真的從法律上是站得住腳的,而且這也是人的基本權利。可是中共卻屢屢用這種方式來對待它不喜歡的人,它不怕這種行為在國際上對它的名譽有損嗎?李天笑:它應該有所顧忌,因為按照聯合國的人權宣言,還有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公約,以及中國本身的憲法、刑法,都沒有賦予中共政權有任何理由拒絕它本身的公民回國。所以這完全是一個非常荒誕的現象。但是我們知道一點,雖然這是一個自然權利,就是人本身具有的權利,政府只不過是執行某種職責而已,但是因為中共政權是一個沒有底限的流氓政權,你可以想像任何古怪刁鑽、狠毒的方法,但是你可能想像不到中共還有更甚於這些的方法。人的基本權利,比方你要回去探親,父母如果病危要探望一下,或者有人流落國外很多年想探探自己的家鄉,這是人之常情,這是最基本的人的權利,也就是說人的感情跟祖國的聯繫,你把這個阻斷了,我覺得這是非常沒有理由的。還有一點中共不讓他回去的原因,當然除了剛才講的「死豬不怕開水燙」以外,還有權衡利弊的關係,它覺得整個維權運動不斷高漲,而且訪民對中共的衝擊不斷加大的情況下,馮正虎他回去後凝聚很多的訪民在他的周圍。而且這個人的威望使得中共覺得把他阻斷在國外,要比讓他回去來得更妥當,而且他又不怕死也不怕苦,所以你不怕中共,中共就怕你,所以就把他堵在國外。主持人:這一次馮正虎滯留東京機場期間,剛好是奧巴馬到亞洲訪問的時候,您認為像馮正虎這樣一件事情,他現在實際上已經引起國際的關注了。以這種非常明顯的人權迫害案例來講,對國際社會認識中共迫害人權的現狀,是不是能有一些幫助呢?李天笑:絕對是有幫助的,因為這一次奧巴馬實際上他已經兩次從東京機場入境跟離境,應該跟馮正虎是擦肩而過。而且奧巴馬是偶然或者在某種機會下得到了諾貝爾和平獎,但是得獎並不等於他已經具有這種資歷、成就,只不過他還需要有個證明機會,這時候證明他奪得諾貝爾獎並非浪得虛名,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但是我覺得這個機會他很可能會放棄或是錯過。主持人:有沒有機會發生呢?李天笑:我覺得奧巴馬現在的人權政策是把它放在經濟利益、氣候變化等等之後,可能敬陪末座。為什麼會這樣呢?他認為現在第一,跟中共政權搞好合作或者簽定某種條約來說,能夠促使中共政權走向所謂的「改良」,或者進一步進行改革等等,走向好的方向,但是實際上我覺得這東西在很大程度上迷惑了很多美國政府機構的成員還有智庫。第二就是經濟利益,比方貿易上的經濟利益,人民幣經濟利益,外債啊等等,還有簽定氣候條約,還有北韓等等。當然不只是經濟利益,還有政治利益。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一個是幻想,一個是利益,所以奧巴馬在這個情況下,我想他現在處於一個非常矛盾的狀態。主持人:我們來看這個馮正虎,他以一人之力來抗拒這樣一個專制政權,他的這份堅毅和勇氣實在很讓人敬佩。您認為用他這樣的精神堅持下去的話,這件事情本身會有什麼樣的結果?李天笑:從表面看極權專制政權它有強大的軍事力量、行政力量可以阻止,但是我覺得這是非常短期的,如果馮正虎這件事情堅持下去的話,因為他具有基本人道的感召力,所以很多人聚集在他周圍。比方短期有一千五百多名的簽名信,而且「大赦國際」還有其他的民運組織等等,都站在他這邊,這樣會使中國整個反抗中共暴政的力量不斷的加強。從長期來說,中共政權是自己在給自己找麻煩,鎮壓自己對立面的這些人。我們可以看到今年是東德柏林牆被推倒20週年,很可能在一夜間,在中國很多民眾都覺醒的情況下,中共也會發生類似柏林牆被推倒這種情況,而馮正虎事件很可能是個觸發因素。主持人:民眾也越來越意識到中國人的人權,要想得到一個根本的改善,靠外國或其他的力量可能都很有限,還是要民眾自己從內心覺醒。您認為這種真正民眾覺醒的力量來自於哪裡?李天笑:我覺得首先是一個很基本的人權要求,比如我要回家,我要回我的祖國,我跟祖國的聯繫你割不斷,這就是對中共最大的打擊,你沒有理由,你是非法的,這是一個根本的道理。再有一個就是,既然所有產生問題的根源都在中共這裡,我們知道只有中共政權被取消、被代替之後,人民才可能自由的回家。這是一個因果關係。主持人:可能這才是最終的解決之道。好,非常感謝您的分析。各位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期節目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