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災難大片《2012》給人的啟示

【新唐人2009年11月25日訊】主持人:各位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好萊塢災難大片《2012》以其震撼性的效果全球熱播。除了給索尼電影公司帶來了可觀的票房收入之外,也引發了人們對於大災難、瑪雅文化、諾亞方舟以及人類的未來等等問題的思考。那麼電影《2012》是純娛樂性質的科幻電影嗎?災難大片是不是讓人應該好好的思考一下,人類的未來出路到底在哪裡?如何才能避過災難,走向歷史的新紀元。我們今天就請資深評論員李天笑博士跟我們分享他對《2012》這部電影的觀感。天笑博士您好!李天笑:主持人好!主持人:您看過正在熱播的電影《2012》嗎?李天笑:對!我覺得這個電影在科技手段上非常令人震撼!主持人:很震撼是吧!那麼您可不可以給我們沒看過電影的觀眾先大概介紹一下故事的梗概。李天笑:其實這部電影有它的現實意義。比如說我們現在面臨的甲流大蔓延,之前的SARS,還有東南亞海嘯。那麼這些東西給人一種警示,就是人類為什麼會有這個多的災難?這部電影的導演羅蘭.艾默里奇(Roland Emmerich)和編劇哈拉德.克盧瑟(Harald Kloser)。他們兩個人當時想到一個靈感是什麼呢?就是瑪雅文化,按瑪雅的日曆推算的話,到2012年就是這一期人類的結束,而人類將進入下一個新紀元。主持人:是瑪雅曆法第五個太陽紀結束時?李天笑:瑪雅曆法是一種輪迴的曆法。同時他們又想到了歷史上曾經在聖經《創世紀》裡記載過大洪水。在大洪水來時,神讓諾亞建造一艘很大的方舟,使他全家逃出來,作為人種在世界上又繁衍下來了。那麼這兩個東西結合在一起使他們想到,首先人類是不是能夠繁衍下去?是不是會有一個大災難?會使人人感到是跟自己性命有關,所以會很吸引人。再有一個是運用了好萊塢的科技手段,比如說聲音、音響效果,還有畫面、震動等等這些,能夠得到很好的票房價值。那麼就是在這個情況下推出這部電影。這個電影實際上主線不是很複雜,就是當時有一個白宮的總統首席科學顧問艾德裡安(Adrian Helmsley)到了印度以後,發現了一個特別驚人的現象,就是太陽風暴正在衝擊著地球表面,使得地殼發生著激烈的變動。可能就是在2009年到 2012年這幾年裡面,地球會出現龜裂、地震海嘯,最後地球表面被摧毀,接著發生巨大的變化。他就把這個消息千方百計的傳回了白宮,那麼這出現了兩條線索。一個線索是什麼呢?就是白宮。白宮在接到這個訊息以後,開始研究這個事情,各國商討在喜瑪拉雅山祕密的建立了三艘大的像諾亞方舟一樣的大船,準備救一部分人出去。那麼這期間還發生了比方說科學顧問跟白宮裡面其他官員的一些衝突,還有其他各國政府有的想隱瞞等等。主持人:就是對這件事情的態度。李天笑:這是一條線索。還有一條線索就是有一個科幻作家傑克森(Jackson Curtis),他也是一個俄國富人的司機。那麼他偶然帶他前妻的兩個小孩到黃石公園,發現了一個巨大祕密,就是乾涸的河底下正在進行一個祕密的計畫,是在探測人類的未來,怎樣來避免這個災難。同時又發現了一個似乎是精神失常的人,在黃石公園裡在不斷的預報這個事情。那麼科幻作家回來以後,實際上災難已經在發生了,他們一家人,兩個孩子和他的前妻,及前妻現在的男朋友,怎麼樣逃亡的過程。最後他們當然經過很多的劫難到了這個船上。到這個船上以後,這三艘大船衝破了冰川,沒有撞到喜瑪拉雅山那個頂峰。最後當地球發生變化以後,歐洲的好望角就變成地球最高的地方,就出現了人類的新紀元,也就是 0001年主持人:這個電影是用好萊塢的手法,完全是高科技的震撼效果,來描述面臨大災難的時候,人們的表現。這個電影是不是完全是一種娛樂性質的,讓人感覺到就是個科幻片,還是能對人起到一種警示作用,就是當人類面臨大災難的時候會怎麼樣?會起到警示作用嗎?李天笑:我覺得這個電影從某方面來說,通過好萊塢的高科技,以及它直接談到了瑪雅的日曆,以及大洪水和諾亞方舟這些話題,能夠使人們對災難到來有一種比較真切的感覺,能夠使人們警覺到這是一種警告。主持人:有一定的警示作用是嗎?李天笑:其實現在的自然災害都結合在一起,人們一直在思考這些問題,為什麼會發生現在的甲流?甲流會漫延多少人?跟本世紀初的黑死病死掉的幾千萬人之間有什麼連繫?2012年會不會出現比這個更大的一次災難?我覺得這是給人的一種警示。還有一點,我覺得這個影片,除了高科技的手法之外,主題其實是比較嚴肅。這個導演1996年的《獨立日》講的是要怎麼對抗外星人入侵的問題;2004年他拍了一部《明天之後》講氣候變化等等。這些事情跟現在連繫的很緊。所以這個主題要比現在色情、暴力、荒誕不經的這些事情,相對來講是有積極意義的。另外裡面講到的善惡有報,人與人之間你要先救別人,你才會得救,還有要讓更多人得救,美國的總統要與人民共患難等等,這些我覺得都有一定的積極意義的。主持人:但是我們在電影裡也看到了,在梵諦岡,教皇在那兒對著信眾在宣告的時候,就在那時候大災難來了,而且全部都傾覆了。還有麥加伊斯蘭教在朝聖的時候,包括巴西的耶穌像也是在瞬間之間傾覆了,還有美國的白宮。這些畫面是不是會給人一種感覺,讓人感覺好像人信神沒有什麼用,面對災難的時候信神也沒什麼用,也保護不了他?李天笑:我倒不這麼認為。我覺得人出於對神的敬仰或崇拜,基於某種原因建立了這些教堂、神像,上教堂做禮拜。這些東西是不是真正代表神?我覺得這些東西仁者見仁,智者見智,這些東西可能就是一種符號,這個符號本身並不代表神。所以這些符號瓦解也好,倒塌也好,並不是說神本身就會被摧毀。反而這問題提出了一個嚴肅的思考,當你信神的時候,你朝拜神時,你是不是照神的意志去做了?主持人:什麼才是真正信神?李天笑:對,什麼才是真正信神?比如你每個星期上教堂,教堂回來後,你是不是按照神的旨意,按照聖經去做了?還是上教堂回來後就我行我素,照樣在日常生活跟人家惡鬥、爾虞我詐等等這些事情,我覺得這是最重要的。還有一個,當這些人在朝拜之後,我想最重要的問題是在你平時,對神是不是按照這個做的?不是說臨時抱佛腳。即使當最後到來的這一刻,全部人都集中在大廣場上,有千百萬人,這能不能起作用?當然這要看你平時的情況,不是說你平時做的一塌糊塗,最後臨時抱佛腳就能成的。我覺得這個不是神的問題,而且是人們對神真正信仰到什麼程度?是不是真正照神的意志去做?這麼樣的一個問題。主持人:所以這個電影可能會促使人去思考,什麼才是真正的信神這個問題。李天笑:對,我覺得就這一點上講,這部電影確實有積極意義的。主持人:在電影裡我們看到,最後還是建造了三艘像諾亞方舟那樣的船,把一部分人運出去,逃離了災難。好像給人的感覺是說沒有別的辦法,最終人還要靠自己,還要靠科學的手段,才能夠挽救得了人。李天笑:我認為這點來講可能是這部電影比較主要的敗筆。為什麼呢?如果是按照劇作者和導演從諾亞方舟當中攝取的靈感來看,當初諾亞方舟是按照神的旨意來建造的。神為什麼會在這些人裡選擇了諾亞呢?因為諾亞按照神的說法,他是個非常正直的人,而且他是幾乎近於「完人」的這麼一個人。主持人:他完全是遵從神的旨意的。李天笑:而且是跟隨著神,用的英文來說是非常明確「跟隨著神」。當時世界充滿了罪惡,邪惡的生活,充滿了仇殺等等。在這充滿罪惡的環境當中把他選出來,他是個好人,所以才是這樣的。那麼按照這個選擇標準的話,應該是只有好人才能上這個船。現在按照影片的選擇標準,我們看到的首先是有權力的人,比如各國的首腦。第二是有錢的人,能花10億歐元能買張綠卡,比如像阿拉伯的富翁等等。如果神真實存在的話,這個標準就跟當初神選擇諾亞的標準是完全相悖的。主持人:所以這個標準是好萊塢的標準,不是神的標準。李天笑:這點上這影片並沒有成功的把諾亞方舟的故事完整的告訴人們,或者把諾亞方舟的精神告訴人們,所以在這點上講不是特別的成功。主持人:還要提到一點電影裡的中國「原素」問題。這個導演說看了解放軍救災讓他很感動,所以在裡面加入解放軍在喜馬拉雅山上建方舟的情節。但是有一些中國的網民就說,這導演是在惡搞中國。您對電影裡的中國元素是怎麼個看法?李天笑:首先當然是好萊塢的一個賣點,這是亳無疑問的。因為最近這幾年都是「中國熱」,而且這電影上映正好是奧巴馬訪華前。所以奧巴馬在中國時,有人就開一個玩笑說,奧巴馬是不是要來檢查諾亞方舟建造的情況,這當然是一個玩笑。但說明一個問題,按照影片的說法,在黃石公園找地圖,認為好像中國可能是世界的希望,但是問題是希望是在中國的什麼人身上?是在中國的好人身上?還是在中共政權這些官僚身上?這個影片沒有詳細說明。但它提供了一個啟示,很多解放軍用喇叭對著西藏人喊,「黨和政府會疏散你們的」。實際上是押著這些藏人去幹苦工。有一個藏人他本身是修築這個船的,結果他也上不了船,最後還是通過一個藏人民工從邊門鑽進去的,成為唯一進入方舟的藏人。這說明一個道理,這個政權本身雖然建造這個船,解放軍也在幫助這個事情,但是不能真正起到一個作用。為什麼呢?在船上我沒有看到中國人的臉,有人說看到了,我是沒看到。這說明一個道理,如果你不把民眾利益放在首位的話,可能自己也很難得到救度。主持人:這部電影還使人進一步思考,像瑪雅文化也好,聖經啟示錄也好,人類可能會面臨一個超大的劫難。您對於「災難」說是怎麼一個看法?李天笑:我覺得現在世界有大量的各式各樣的傳說,都指向一點:人類可能會有這麼一個劫難。在瑪雅文化中也有一個非常明確的說法,現在西藏僧人也有明確的說法:從1992年到2012年實際是地球的淨化期(Earth Purification Period),和一個精神提升的時期。我們現在看到中國大陸,從1992年正好是「法輪大法」傳出的時候,而且上億人在「真、善、忍」這個原則下,確實在精神方面是提高了。這個事情將來會怎麼樣結束?如果你是按照「真、善、忍」這個原則去做,做一個真正地好人的話,人類是有希望的,而且個人也能得到拯救。主持人:就是說您認為對更多的人來講,做一個好人可能就是走向未來新紀元的一條路。李天笑:對。可能會有這種形式,可能會有方舟的形式或其它形式出現。但是做一個真正地好人那就有很大的希望會得救。主持人:一句話老話說「但行好事,莫問前程」,可能應了這句話。好的,非常感謝您給我們的評論,我們的節目時間到了。各位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