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速遞(粵語) 西班牙訴江案

焦點速遞 (粵語) 2009年12月5日(15分鐘) 西班牙國家法庭近日做出了該國一項史無前例的裁定,決定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起訴包括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以及羅幹、薄熙來、賈慶林和吳官正等五名中共高官,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全國性的迫害以及“滅絕”等不法行動的起訴...... 新唐人粵語時事節目 焦點速遞 2009年12月5日 (15分鐘) 各位觀眾你們好,歡迎收看新唐人一週新聞追縱,我們一起看下這個星期的精彩的新聞鏡頭=============《九評效應》專欄9PING-XIAO-YING-OPENING=============在大紀元网站宣布退党的人數直至到北京時間星期六已超過6458萬。 焦點速遞 - 西班牙訴江案西班牙國家法庭近日做出了該國一項史無前例的裁定,決定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起訴包括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以及羅幹、薄熙來、賈慶林和吳官正等五名中共高官,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全國性的迫害以及“滅絕”等不法行動的起訴。西班牙國家法庭在經過兩年詳細的調查,包括曾經在中國勞教所受虐的被害人或受害者親屬的證詞,“國際特赦組織”、“人權觀察”協會,以及聯合國的“人權委員會”等國際團體所做的調查報告後,依斯瑪律‧雷諾(Ismael Moreno)法官通知“人權法律協會”律師卡洛斯‧伊格雷西雅斯,法庭同意根據訴狀內容,受理起訴被告所犯下的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等重大罪行。法院通知書內容表示,若被告的罪名成立,將面臨至少20年的徒刑,以及須支付受害人索賠金。被告有四至六周的抗辯期,期限過後,法庭將發出國際逮捕令。被告若進入任何一個與西班牙有簽訂引渡條款的國家,西班牙可依法將被告引渡到西班牙國內。Footage片段西班牙法庭以滅絕罪起訴江澤民此案是針對由江澤民一手挑起的,對堅定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全國性的迫害以及「滅絕」等不法行動的起訴。法院通知書內容表示,若被告的罪名成立,將面臨至少20年的徒刑。被告有四至六週的抗辯期,若無異議,法庭將對他們發出國際逮捕令。在過了此期限後,被告若進入任何一個與西班牙有簽訂引渡條款的國家,西班牙可依法將被告引渡到西班牙國內。法院通知書上也說,根據訴狀所述,依被告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的相關具體事證,寄調查委託書給五名被告。被告需要在規定時間內,向法庭回答所負的刑事責任的問題,原告訴訟律師表示案件等於已經進入法官審問的階段。Footage片段審訊江澤民 西班牙法庭歷史性裁決原告訴訟律師卡洛斯向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表示:【錄音】「最重要的影響就是我們的起訴案已經進入法官審問的階段,那些被告人江澤民、羅幹、薄熙來、賈慶林和吳官正會被送到被告席上接受法官的審問。其次,同樣重要的就是很快,就是現在,中共當局會收到由我作為起訴律師代表被害者向那些被告人提出的20多條問題,他們作為被告必須一條一條的回答這些關於他們在迫害法輪功中所負的刑事責任的問題。」 西班牙的訴江案被很多律師認為是劃時代案件。第一,案件是刑事案件,是由公訴人控告的,不是民間起訴的。第二,起訴的是現時執政黨高官。第三、這項裁決是根據“普遍管轄原則”(universal jurisdiction)法條;無論被告是在何處犯罪,普遍管轄原則法條允許各國法院審判違反人權的群體滅絕罪罪犯。也就是說,即使迫害是發生在中國,這個國際公法給西班牙法庭審判這五名中共高官的權力。有關的法律內涵,我們聽聽美國著名人權律師葉寧的簡介。Footage片段審訊江澤民 西班牙法庭歷史性裁決美國著名人權律師葉寧接受新唐人採訪說:【錄音】「我覺得這確實是一個劃時代的重要案例,因為這次對江澤民為首的5名被告起訴的特點,第一個是立案的地點是正式的國家法庭,而且提出的是刑事起訴,他對被告提出控告的內容是滅種罪和酷刑罪。」 聯合國於1948年通過《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公約對滅種罪所下的定義是:蓄意全部或部分地毀滅一個民族、種族或宗教的人群的行為,如殺害該人群的成員,對其加以嚴重的身體或精神的傷害。 葉寧律師說:【錄音】「對法輪功的迫害確實帶有滅種罪的、非常明顯的鮮明法律特點。比如講,美國國會在它的兩項決議當中,就使用了eradicate,就是整體消滅、連根拔除的意思。」 根據聯合國公約,滅種罪超越國家國內司法管轄範圍,聯合國有權進行干涉。西班牙、中國、美國等一百多個國家,都是聯合國反滅種罪和反酷刑罪公約的締約國。 葉寧律師說:【錄音】「首先滅種罪是一種國際罪行;第二個,對於犯下滅種罪的被告,所有滅種罪公約的締約國都可以用自己國內的法庭,對這樣不是自己國民的、也不發生在自己本國國土上的滅種罪罪行,進行刑事追究,並且作出制裁。」 為甚麼用群體滅絕罪和酷刑罪來起訴這麼重要,因為涉及豁免權的問題。中共常常用“國家元首豁免權”為藉口,阻擋海外對其罪行的起訴。郭國汀律師表示國家元首豁免權是來自傳統國際法,只有國家和國家組成的國際組織才是主體,個人不是主體。但自從二次大戰後,納粹戰犯被送上紐倫堡國際法庭。一種新的罪行被寫入法律中,這就是“群體滅絕罪”。國際公法在40年代末就突破了國家主權高於一切的這個大原則,在國際人權法領域,任何個人、國家和國家組成的國際組織都是主體,也等於個人可以起訴國家的犯罪行為。在羅馬國際刑事法院規約,如果這個國家的高層官員所做的是一種殘害人群,是一種酷刑,是一種迫害人道的罪行時,這時候是不能享有國家豁免權的,即使是國家元首,都不享有國家豁免權。一個例子就是國際刑事法院進行國際性的逮捕,讓前南斯拉夫總統米諾塞維齊到荷蘭海牙接受審判。西班牙法庭的法院通知書已經在11月中發給5個被告,目前國際焦點就在中共是否在4到6個星期限期內應訴,被告不應訴等於自動放棄辯護權,面臨缺席判決。應訴就面臨將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公佈天下,所以有律師就表示中共無論應訴不應訴,都已經輸了。Footage片段審訊江澤民 西班牙法庭歷史性裁決對於西班牙國家法庭傳訊江澤民等5名被告,葉寧說:【錄音】「在4週的時間以內,中共必須做出一個非常艱難的選項,到底是應訴還是不應訴,中共無論是做出哪一種選擇,都已經輸了這個官司。」 葉寧分析說:【錄音】「如果中共不應訴,那麼法庭審判的速度會加快,中共勢必會被缺席審判,被定罪,這5名被告。如果應訴的話,那這一場剛剛開鑼上演的人類社會正義與邪惡、在國際法領域的一台大戲,中共就把自己變成了一具道具,也是一個敗陣。」 如果案件一旦判決五名被告敗訴,將具有國際法律效力。被告進入任何一個與西班牙簽訂引渡條款的國家,西班牙可依法將被告引渡到西班牙國內,其中包括中國。自1993年以來,中共只與大約30國家簽署了引渡條約,主要是周邊國家,而西方國家近年來與西班牙、法國和澳大利亞有了突破,推測是為了引渡外逃貪官。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四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西班牙王國引渡條約》在馬德里正式簽署,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九日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正式批准簽署該引渡條約。也就是說如果西班牙提出引渡江澤民等,中共按條約有責任交人。一個實例就是智利的獨裁者皮諾切特,在99年他到英國去治病的時候,因為有人在西班牙告了他,英國就要引渡他到西班牙。當時英國的“上院”裁決,只要你犯的是像酷刑罪這樣的反人類的罪行,整個外交豁免權,或是高級官員豁免權、國家領袖豁免權都不能保護他,後來出於人道考慮,出於身體考慮,沒引渡到西班牙,讓他回到了智利。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亞洲分團副團長邱晃泉進一步表示,引渡的前提不一定要有引渡條約,所有國家都可以。Footage片段西班牙起訴江澤民 律師籲引渡公審邱晃泉則強調,所有重視人權的國家都可以將這五名被告引渡到案。 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亞洲分團副團長邱晃泉:「引渡的前提不一定要有引渡條約, 只不過在引渡條約的簽訂之下,國與國之間互相負有義務,負有符合一定條件之下的引渡義務,這並不表示沒有簽訂引渡條約的國家就不能互相引渡,還是可以的。」 「美國人權法律協會」亞洲區執行長朱婉琪:「希望這些所有有法輪功學員訴訟的這些國家,都能夠採取普遍管轄原則,都能夠利用他們所簽訂的引渡條約也好,還有被通知的國家逮捕令也好,一起來審判法輪功學員所控告的這些中共官員。」 他們也呼籲國際社會所有的國家都能尊重國際司法正義的要求,協助西班牙國家法院將迫害人權的兇手送到國際刑事法庭,接受審判。國際引渡也有一些其他規定。例如“死刑不引渡” ,即是請求引渡方必須保證被引渡人不會被處死,不過西班牙憲法早有免除死刑的條目。另外一個是“政治犯不引渡”,不過江澤民等根本就是執政者,沒所謂反對國家的問題,不符合政治犯的情況。到底江澤民等被告會不會成為從中國引渡到西方國家受審的第一批人,很多人都認為不可能,但中共怎樣處理自己簽訂的引渡條約,相信國際間都很有興趣知道。 另一個中共要面對的難題是,西班牙法庭的受理案件是開了一個先河,如果其他國家都跟上,例如加拿大等跟隨,中共就會四面楚歌,。Footage片段安世立:江澤民等應被判最高刑罰被喻為中國通的加拿大律師安世立表示,西班牙法庭的決議,把中共當局對法輪功修煉者所犯下的罪行,推到全世界人的面前,他說,實質的行動,勝過千言萬語。安世立:對這些人提起的訴訟,由一個民主國家的法庭作出了判決的事實,它所帶來的影響遠遠超過許多對中共的批評和抗議的行動,我認為一個民主法庭所掌握的事實證據,把這一事件提升到了一個更高的層面,讓他有更大的公信力。安世立律師對起訴江澤民等人事件的進展表示欣慰,他說,這對於那些一直關注中共當局多年犯下的種種暴行的人們來說,是個好消息,而且西班牙法庭掌握了壓倒性的證據,這些人最終會被法庭定罪,他希望加拿大政府能做出同樣的行動。安世立:我期待著本屆政府會參考西班牙的率先行動,其實幾年前就有一份請願書送交加拿大司法部,要求在同樣的法律基礎上對這五人提起公訴,我很想看到加拿大政府也能作出同樣的行動。安世立指出,江澤民等5人位高權大,發起如此長時間、大規模的殺人罪行,每個人包括西班牙法庭,都應該秉持對反人類罪和戰爭罪的正義精神,判處其最高刑罰,安世立說,他期待著這一結果。目前還有幾個星期,中共政權的五名被告的抗辯期就完結,事態會怎樣發展,會不會同很多中國專家預計,中共不會正面回覆,一如以往的用黑箱操作的解決方法,威迫利誘西班牙政府,我們會繼續觀察,今集時到了,下次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